刚刚更新: 〔重生空间之全能军〕〔变身绝色女友〕〔婚然心动:总裁老〕〔一夜锁情,总裁先〕〔邪帝狂后:废材九〕〔一胎双宝:总裁大〕〔最强医圣〕〔吾乃大皇帝〕〔高冷大叔,宠妻无〕〔地球穿越时代〕〔美女总裁的龙血保〕〔超级英雄之恶邻〕〔绝美总裁的全能保〕〔甜妻在上:总统大〕〔魔王奶爸的幸福人〕〔重生之胆大包天〕〔篮场执剑人〕〔美漫之道门修士〕〔明廷〕〔我能看见熟练度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湖情侠录 第五十五章 夜战无锡城外之三
    顾允文也觉到长剑刺挑劈砍,出招收招,在手中别先前得心应手了许多。∞菠ぁ萝ぁ小∞说他暗想这《传心诀》果然非同寻常,眼下众人处境危急,顾允文也顾不得和沈宗周的约定了。他一面舞者长剑,一面心里暗想传心诀里的心法口诀。几十招过去,先前传心诀里一些模模糊糊,似懂非懂的地方,这时一经过实战,含义都清晰起来。顾允文一柄长剑如蛟龙出水,腾跃灵动,凛凛生威。一个一个的敌手不断的倒地。

    沈宗周和两位护法向魏忠贤猛攻,两边还是僵持不下的事态。小玉看魏忠贤出招渐见散乱滞带,渐显不支之状。小玉想起沈亦儒,她问沈玉芝道:“沈姐姐,你那个弟弟长得真秀气,像个女孩子一般。”沈玉芝不觉脱口而出的问道:“那你爱不爱他?”沈玉芝这些天跟着顾允文和小玉,也动不动就说这些调皮的轻薄话。沈玉芝话出口了,发觉失言,她对田姨娘笑道:“姨娘,我不是有意的。”田姨娘冷笑道:“你们乳臭未干的,知道什么爱不爱?”小玉笑道:“爱嘛倒是不爱,我听魏忠贤说,他给沈公子去势了,这是什么?”沈玉芝摇头说道:“不知道,多是怎样加害于小弟的。”田姨娘正色说道:“说你们不知道什么是爱,就是……亦儒以后不能生孩子了,不能给咱们沈家传宗接代了。”田姨娘颇难措辞。杜婵不禁好奇的问道:“为什么去势了就不能传宗接代?”田姨娘说道:“你这个傻丫头,亦儒也像魏忠贤一样,变成太监了,还能传宗接代吗?”杜婵和沈玉芝还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太监不能生孩子,这个她俩都知道,也就不在多问了。小玉虽然隐约知道了一些,但也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眼见身边只有她们几个女人,小玉无忌讳的问道:“姨娘,到底太监是怎样了?”田姨娘指指小玉手中的柳叶刀,手掌划一下,做出切斩的手势,说道:“就是切掉了。”小玉这些天和顾允文缠绵缱绻,她立刻明白过来,她不禁脸上火热起来。田姨娘叹道:“水灵灵的一个孩子,真是可怜,——可惜。”

    几人才说着,小玉和沈玉芝同时叫声:“不好。”

    几人看去,那批死士平举着双手,向几位护法跳过去了。护法们饶是武艺高强,也都脸上变色。李全忠先发制人,抢先上去,往最前面的一具死士的脖子上就是一掌,他内力较周全孝稍逊,这一掌只是劈断了死士的脖颈,却没能将死士的头颅“切下来”。那死士脑袋耷拉在肩上,开始四处乱跳乱撞起来。其余三位护法也都先后抢上,一位护法格挡死士的双臂横扫,被打翻在地。其余两位护法却也得手,打断了僵尸的脖子。

    死士一上场,魏忠贤的那些手下立刻前拥后呼的往前抢攻。火把的火光忽明忽灭的闪耀着。那些人护着死士,不让护法们劈斩死士的脖颈。场上骚乱起来,护法们奋力抵挡,端人瑞等几个高手已经去攻沈宗周三人,给魏忠贤解围。魏忠贤看手下们冲破了几个护法的阻隔,他开始奋力反攻沈宗周。

    没过几个回合,几位阻截这些魏忠贤手下的护法们被分割开来。那批人几十人一群,几十人一群的护着十几具死士,围攻沈宗周和几位护法。沈宗周眼见围攻魏忠贤得手,此时却功败垂成。他还不甘心,带着两个护法向魏忠贤强攻。小玉回头叫顾允文:“顾大哥,你们来这边帮忙。”顾允文和傅山三人还在和几个人缠斗,小玉喊了一声,三人撇开那几个对手,回来给几位护法做助攻。

    两具死士在那个年轻道士的指引下攻向沈宗周三人,魏忠贤精神大振,他一条黑色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忽前忽后、忽左忽右的向沈宗周三人出狠辣招式。周全孝叫道:“老爷,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咱们且退一退。”环顾四周都是魏忠贤的手下,此时全身而退也不是易事。周全孝喊道:“老三老四,先掩护老爷退下去。”储全福和李全忠试着往沈宗周身边靠拢过去,身边的那个包围圈也跟着储全福和李全忠移动。这些人仗着死士的掩护,进退趋避的伺机向几位护法抢攻。顾允文和杜鹏飞、傅山三人武功不似护法们高强,他们被几个人纠缠住,已经是寸步难进。

    小玉和沈玉芝护着田姨娘和杜婵不敢离开,太湖那边援手们的号角声越来越近了,从无锡城赶出来的赤霞城援手也不断的向夜空发出信号流星弹。

    护法们处境险峻,小玉和沈玉芝在局外,看的一清二楚。护法们全神应战,倒不觉得,沈玉芝和小玉欲待上去助攻,但看场上形势也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小玉忽然想到玉面狐要是在附近,她能来援助的话,拿下魏忠贤就是易如反掌。小玉手掩在嘴上,朝着北面西面,连啸几声。小玉在地上跺着脚,等待玉面狐的呼应。过不多久,无锡城方向果然传来玉面狐凄厉悠扬的狐啸声。

    小玉大喜过望的朝着无锡城的方向又是急切的啸叫两声,田姨娘笑道:“你怎么学着狐狸嚎叫起来了?”小玉等不急的样子看着无锡城方向说道:“我师父就要来了。”小玉忽然想到玉面狐听命于魏忠贤,不知道她愿不愿意帮沈宗周对付魏忠贤。小玉顾不得这些,急切的看着无锡城方向。护法们听得援手的号角声越来越近,不再抢攻了,他们都出稳招严守门户,不断的击伤抢攻的敌手。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小玉招手向远处的黑暗里叫道:“师父,在这里。”沈玉芝和田姨娘看去,黑暗里一个黑影在迅疾的往这边飘来。那身影似乎临风御空,脚不着地一般。田姨娘吓得头皮发麻,小玉蹦蹦跳跳的向那黑影招手。才过片刻,黑影已经在小玉面前了。

    田姨娘看去,玉面狐浑身黑纱衣服,面容却甚是俏丽,只是冷冰冰的不像活人。小玉见过玉面狐,说道:“师父,那边是沈城主和他的手下。”玉面狐转眼看看场上的形势说道:“沈城主他们支持不住了。”

    小玉和沈玉芝看去,周全孝和刘全义又被一群人格开,沈宗周独战魏忠贤。魏忠贤招式狠辣凌厉,沈宗周拼尽全力接招。几位护法们无法对付死士,也左支右绌,迭遇险招。小玉不禁急道:“师父,你救救他,沈城主宽宏大量,没准会不计前嫌,宽恕咱俩的罪过。”玉面狐似乎没有出手援助之意,她看着场上的形势说道:“我有不需要他的宽恕,魏忠贤也不是轻易能得罪的,——沈城主就是榜样。”玉面狐知道魏忠贤的阴险毒辣,她不愿招惹魏忠贤,已经打定不援助的主意了。小玉知道师父性子执拗,打定主意后雷打不动,自己多说无益。她着急的在地上跺起脚来。这时顾允文三人也是身陷重围,眼见赤霞城的援手一时半会赶不到,护法们快支撑不住了。小玉灵机一动,对玉面狐说道:“师父,你总得救救顾大哥吧?”玉面狐看顾允文长剑挑刺砍削,奋力迎敌。围攻顾允文那几人也都是高手,擒拿手连环脚的往顾允文身上招呼。玉面狐问道:“他怎么武功长进了不少?”小玉急道:“沈城主给他穿了一些武功,师父你先救救他。”玉面狐和魏忠贤本来只是势力之交,全然无所谓交情。让她救沈宗周她不救,让她救顾允文,她却一口应允。玉面狐长袖一扬,跃身一个起落,冲进包围顾允文那些人的中间。她先一把揪住顾允文的肩上衣服,将顾允文甩出包围圈。小玉跃身接住顾允文。玉面狐双手横抓直拿,瞬间已经捏断几个人的喉管。她将长袖作为兵刃,一甩黑色的长袖,两柄攻到身边的长剑已经被她的衣袖打断。玉面狐出手如电,一抢一戳,那两截断剑已经插入拿剑人的身上。

    玉面狐本待只救顾允文,只听一人喊声:“这边爪子硬,兄弟们过来几个。”才说着,那人头上已经被玉面狐一掌拍中。那人哑然惨叫一声,瘫软倒地。那个湘西的年轻道士身影在玉面狐身边一闪,玉面狐才要追出去,小玉喊一声:“师父,小心那些死士。”玉面狐游目四顾,两具死士奔跳着跳向玉面狐。玉面狐知道这些死士的来历,却没和死士交过手。她一看那些人都躲在死士身后,一步步向自己逼近。玉面狐说声:“鬼蜮伎俩。”跃身一掌往死士的头顶拍下去。小玉才喊:“师父,打死士的脖子。”玉面狐已经一掌拍在一个死士的头顶上。玉面狐只觉手掌像拍在坚硬的铁石上一般,手心隐隐作痛。那死士被玉面狐拍的晃一晃,双脚齐跃,伸直的双手戳向玉面狐面门。玉面狐挥臂一挡,一掌又劈在死士的肩上。她手掌又是劈的巨疼,那死士被击落在地,立刻跃身转臂,扫打玉面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从僵尸先生开始的〕〔颜夕江墨琛〕〔踏天争仙〕〔盛世鲛妃〕〔我有24颗定海神珠〕〔反派老公破产后[穿〕〔未来武道修练网〕〔毒戮天下〕〔大美女的至尊高手〕〔忠贞不渝的生死爱〕〔爱你,如灿烂烟花〕〔风雨歇马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