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误惹大神:乖乖萌〕〔锦堂玉华〕〔我真是个富二代〕〔重生辣妻:席少,〕〔国产英雄〕〔隋末之大夏龙雀〕〔凰妃凶猛〕〔开海〕〔酒鬼醉天〕〔重生甜蜜蜜:总裁〕〔第一侯〕〔我是巨人〕〔极品朋友圈〕〔九星圣主〕〔重生南非当警察〕〔特种兵之至尊高手〕〔都市之我真的无敌〕〔重生特工小娇妻〕〔重生最强女神:帝〕〔斗罗之冰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湖情侠录 第五十七章 普陀寺
    小玉几人都觉得眼前这个才是他们想象中的、江湖上的泰斗人物赤霞老人。☆菠〞萝〞小☆说周全孝说道:“找魏忠贤不易,找他的那些手下却不是什么难事。我们抓几个魏忠贤的手下,慢慢拷问,自然能拷问出他的下落来。”沈宗周摇头道:“那个老狐狸狡诈的紧,他不会把自己的落脚之处告知于那些手下的。眼下我们却又一处去处。”

    周全孝说道:“去普陀岛守株待兔?”

    沈宗周说道:“正是,我们在召集本门的几位好手,去普陀岛等他魏忠贤自己回来。”

    小玉几人好奇普陀岛上有何秘密,却不敢多问。这时无锡城内和太湖上的前来援手的百余名赤霞城帮众才到了。沈宗周吩咐无锡城内的帮众,告知其他地方的兄弟去查探魏忠贤的下落,岛上的两位护法再带几名好手,去普陀岛和他们会和。沈宗周诸人暂时回到无锡城内,先是沈宗周好魏忠贤过了两招,沈宗周颇处下风,他身平久负大名几十年,从没见过魏忠贤那样高强的身手,简直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他生平第一回知道忌惮别人,在面对强敌时选择走为上策。及至他和几个护法联手和攻魏忠贤,却又觉得魏忠贤没有自己想象的那等修为通天。此时的沈宗周子侄受制于魏忠贤,反倒一心要找到魏忠贤,将魏忠贤碎尸万段,以泄心头之恨。

    沈宗周几人坐在客栈里,商讨对付魏忠贤的良策。几位护法武功在江湖上都是一等一的好手,联手围攻,魏忠贤眼下反倒不是最难对付的。那批死士却让护法们大有谈虎色变之虑。沈宗周在灯下给大家说着自己年轻时,跟随江湖豪杰们去剿灭湘西赶尸派,江湖上许多神通广大的人物面对那些死士们,都是束手无策,几次大战,许多好手丧命于那些死士的手下。后来有为江湖人士出计策,建议大家试试火攻。众豪杰带上硫磺煤油等物,再和死士们交手时将这些东西撒在死士身上,在引燃。死士们大多被烧成焦炭,赶尸派才被剿灭云云。傅山说道:“既如此说,我们也就有大破死士的方法了,我们但如法炮制。硫磺煤油等物也不难找到。”

    几位护法对魏忠贤不甚在意,唯有那批死士,实在忌惮的紧。他们都怀疑此法可行与否,沈宗周说道:“眼下也只好如此,我们且照此法试试。”

    小玉几人都哈欠连连的,沈宗周挂念着沈亦儒和沈峰,没有半点睡意。他坐在椅子上,想着自己和兄长种种不和,闹别扭。偏生在兄长遇害前闹得最不可开交,他有两年多没见过兄长,只在过节时派沈嵩几人去问候兄长,送点礼物过去。这时想见一面,已经是阴阳相隔了。又想到偏生魏忠贤将沈亦儒给阉割了,他兄长一脉竟要绝传。沈宗周想着想着,不禁大恸,他叫声“大哥”,哭出声来,

    小玉几人初时只在旁边看着,沈宗周越哭越伤心,他嚎啕大哭起来。田姨娘站在沈宗周身边,牵着沈宗周的衣袖。她自觉有负沈宗周,也只在旁边嗫喏着,不敢出言相劝。过一会,田姨娘扯扯沈宗周的衣袖说道:“老爷,该歇息了。明天还得赶路。”沈宗周大哭着,一听田姨娘相劝,哭声戛然而止。沈宗周用袖子擦擦眼泪,拿出手绢擤了两下鼻子,起身说道:“大家去睡吧,明早咱们早些赶路去普陀岛。”

    顾允文几人都被沈宗周哭的悲从中来,他们默默地站在板壁边不做声。沈宗周往外走去,田姨娘扶着沈宗周,看看杜鹏飞也出去了。周全孝抿抿嘴说道:“快去睡吧。老三和老四就轮流放哨,大家去睡吧。养足精神了,明天好赶路。”

    第二天早上,赤霞城在无锡的帮众送来马车和马匹。田姨娘和小玉几人乘坐马车,沈宗周几人骑马,一行人往普陀岛而去。

    往南走了两天,这天沈宗周一行人到达了吴淞。周全孝到处寻找,好不容易找到渡船。几人在吴淞口歇了一夜,第二天早上乘船如海,往舟山而去。

    穿过茫茫大海,几人午后到达舟山岛。两位护法带着西山岛的十余名好手,已经提前赶到舟山岛了。无锡城外一战,让沈宗周摸清了魏忠贤那伙人的底细。只要想法能制住那些死士,以八大护法和西山岛那十余名高手之力,全然可以制服魏忠贤。两位护法带上了沈宗周吩咐的硫磺等用来火攻的物事。沈宗周报仇心切,一上舟山岛,就率领众人直奔普陀寺而去。

    舟山岛比西山岛要大许多,正值暮春时节,岛上许多小玉几人没见过的花草树木,——叶子像锯子一样长着锯齿的树,比数长得还高的草和叶子。小玉几人在西山岛上玩的野了,这时只想着怎样在岛上好好玩玩。田姨娘也跟着小玉几人,这儿看看,那儿洗洗手脚。沈宗周急着赶路,却被小玉几人耽搁了不少路程。到普陀寺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小玉几人远远的看见昏黄的暮色里,豆大的灯火在晚风中摇曳明灭着。及至到了普陀寺,寺内笼罩着一股静穆的安谧,灯火将林立的庙宇照耀的金碧辉煌。小玉几人绕着那些宝塔,追逐嬉闹,沈宗周和几位护法神情严峻,他们戒备着径直朝大家都能看见的,巍峨庄严地大雄宝殿走去。沈宗周和护法们处处留意,不时的约束动不动就跑出他的视野的几个姑娘。经过一座座庙宇。一行人来到大雄宝殿前面。大雄宝殿前面,巨大的长明灯里火焰像舞蹈一样摇摆着燃烧,寺内没有一个僧人。沈宗周被沈玉芝几人嬉闹的烦躁起来,他喊道:“玉芝,凤儿,你们不要乱跑了,过来在我身边。”沈玉芝几人来到长明灯边,她们依然察觉寺内出了变故,却仍旧收不住玩性。小玉抹着额头上的汗水对顾允文说道:“顾大哥,寺内有些异样,不知出了社么事情?”沈宗周说道:“多是魏忠贤抢先我们一步来到了普陀寺。你们跟在我后面,不要乱跑。”沈宗周说着往大雄宝殿的经堂内走去,几位护法小心护卫着。周全孝说道:“老爷,要不要向普济大师打声招呼。”沈宗周点点头,周全孝气运丹田,朝着普陀寺喊一声:“普济大师,赤霞城沈城主冒昧拜寺。”空荡荡的寺院里,只有周全孝的呼喊声涟漪般荡漾着,并没有一个人应答。沈宗周叹口气说道:“我们来晚了一步,进去看看吧。”到了大雄宝殿门口,经堂里烛光荧荧,几个黄色的蒲团乱扔在地上。进入经堂中。田姨娘和杜婵先尖声惊叫起来。偌大的经堂里,佛祖金身宝相庄严,面带微笑的供在经堂的中间。桌上的贡品和拉住狼藉凌乱。经堂里上百名身着僧袍的光头和尚横七竖八的躺着,或眼鼻流血,或面容扭曲狰狞,显然都已经毙命了。

    沈宗周和几位护法也为眼前所见惊慑住了,半日作声不得。沈宗周先说道:“去查看一下,有没有活口?”护法们听了,立刻去查探那些人的鼻息,他们俯着身子,抬脚跨过一具具尸体,百余名僧人都断气已久。周全孝站在尸体堆里,对沈宗周摇摇头。大家猜测到这多是魏忠贤干的,沈宗周依然让护法们去解开僧人们的僧袍,,再做详细查看。周全孝先去查看那几个俯身趴在地上、穿着袈裟的僧人。那是寺院里的主持和寺中的高僧,当是魏忠贤亲手杀害的。周全孝将一个矮胖的和尚身子翻过来,那僧人圆脸上一副白胡须,面容慈祥,周全孝认得这时普陀寺的主持普及大师。周全孝向沈宗周说道:“老爷,普及大师在这里。”沈宗周和沈玉芝几人忙走过去,普及大师手中握着念珠,一缕鲜血从他的嘴角流出来,粘在他的白胡子上。沈宗周素来不信佛,这时也不禁向普及大师双手合十的念声:“阿弥陀佛,愿大师早升级了。”沈宗周过去,在佛祖像前烧了三柱香,取过一个蒲团望着佛祖像拜了三拜。他让周全孝解开普济大师的衣服,小玉几人也不回避,都眨巴着眼睛,好奇的看着。普及大师白胖的身上,肩上和小腹上都是一个淡红色的掌印,项间也有被人抓伤的痕迹。周全孝说道:“老爷,是魏忠贤的阴阳和合手。”

    其余几位护法解衣查看,这些僧人们身上所受之伤不是一种武功所为。沈宗周大殿外走去,小玉几人不敢再放肆嬉闹了,都紧紧跟在沈宗周身边。周全孝问道:“老爷,大师的法体怎么安置?”沈宗周说道:“明天估计官府的人就能过来,让他们安置吧。我们快去藏经阁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重生之都市狂尊〕〔海贼之无双弓兵〕〔木叶起航〕〔史上最强狂帝〕〔辣手兵王〕〔最强神医〕〔毒戮天下〕〔盛世鲛妃〕〔为妃两世〕〔丫头,悔婚无效〕〔有你便是晴天艾天〕〔神秘总裁太给力〕〔我能看到成功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