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军工霸主〕〔七零辣媳妇:帝少〕〔重生之绝世帝君〕〔灵子狂潮〕〔血刃主宰〕〔我的老婆是白富美〕〔写手的古代体验手〕〔雷霆〕〔异界召唤之神豪无〕〔漫威世界的霍格沃〕〔明日传奇〕〔惊世凰妃:邪王,〕〔大侠给跪〕〔万界摸尸王〕〔仙宫〕〔还是地球人狠〕〔独家蜜宠,老公请〕〔甜蜜婚宠:少将大〕〔璀璨王牌〕〔重生回村里当巨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湖情侠录 第六十八章 战太湖
    杜鹏飞俯身溜上湖岸,开始穿衣服。≒菠﹤萝﹤小≒说田姨娘故意又走近一些,大声喊了一遍。顾允文和傅山浸在水里,只露出脑袋。田姨娘笑着走了,傅山和顾允文上岸,穿上衣服后回到沈玉芝的屋里。沈玉芝已经差丫鬟去备下花船了,顾允文三人披头散发。田姨娘先拉过杜鹏飞,给杜鹏飞梳头,不一会杜婵给傅山梳头。只有顾允文在旁边站着,沈玉芝嗫喏着说道:“我们得快些过去,我给把头梳好吧?”顾允文得不到一声,过去坐在水银镜前。沈玉芝拿着梳子,手颤抖着给顾允文梳好头发。

    几人乘着沈玉芝的花船,往西山岛而去。

    到了西山岛,岛上旌旗飘扬,到处都驻扎着前来守卫西山岛的帮众。沈玉芝和顾允文几人来到金顶大殿,沈宗周会同几个护法和头领,正在商议御敌之策。沈玉芝叫道:“爹爹,我们过来了。”沈宗周看看沈玉芝几人说道:“过来了?好。你们武功练得怎么样了?”沈玉芝说道:“这两天天太热,午后就不练了。”

    沈宗周说道:“我们去院子里,几位护法在商议御敌之策。”

    到了院子里,沈宗周看小玉没来,他问道:“小玉姑娘呢?”

    沈玉芝说道:“小玉和她师父走了。”

    “走了?”沈宗周出奇的问道。

    沈玉芝说道:“多是她师父要让她做什么事,小玉的师父去救小弟了,说小弟愿意待在魏忠贤身边,不愿回来。”

    沈宗周微做沉吟,说道:“小孩子家,懂得什么?被魏忠贤怎样蒙骗住了。”

    田姨娘问道:“老爷,怎么不见魏忠贤那些人?”

    沈宗周说道:“魏忠贤召集了江湖上的大批好手,正集结在苏州城内,眼下就要往西山岛而来。”才说着,周全孝快步走过来说道:“老爷,老三出事了。”

    沈宗周“嗯?”了一声,周全孝说道:“老三去探查魏忠贤消息,失手被擒。魏忠贤差人将他的尸体送过来了。”沈宗周脸上微微变色,说道:“过去看看。”他说着快步往大院门口走去,周全孝和几位护法也跟着沈宗周往外走去。

    顾允文几人到院门口,一块白布上躺着储全福的尸体。储全消瘦的长脸脸色淤青,嘴唇紧闭。周全孝俯身转一下储全福的脸说道:“老爷你看,是魏忠贤下的手。”顾允文几人也凑过去看,储全福的脖子上一个墨色的手印,显然是被魏忠贤掐住喉管,让储全福窒息而死的。

    八位护法情同手足,眼下无端少了一位。个个脸色阴沉,看着地上的尸体一言不发。沈宗周背负着双手,站在储全福身边,一动不动的看着储全福的尸体。过一会,沈宗周叹了一口长气说道:“把储兄弟抬下去,好生安葬。”周全孝叫几个仆人抬着储全福的尸体抬走。

    沈宗周背着手,在门前来回走着,越走越快。李全忠气氛的说道:“老爷,我们去苏州,还照先前的法子,将那阉人捉了来,千刀万剐。”沈宗周沉吟着拿不准主意,正在犹豫间,湖上监视魏忠贤的手下跑来禀告道:“老爷,魏忠贤的人马已经登船了。”沈宗周说道:“武舵主那边的手下准备的怎样了?”周全孝说道:“都已经埋伏好,就等魏忠贤上钩了。”

    沈宗周果决的说道:“你们都带上家伙,允文你们也去,咱们去湖上看看。”

    沈宗周抱着趁机生擒魏忠贤的想法,护法们应一声,片刻间去而复回。田姨娘说道:“老爷,我也去看看。”沈宗周不耐烦的说道:“你去做什么?谁照看你?”田姨娘昂头说道:“我不管,我也要去。”

    沈宗周不理田姨娘,带着护法们走了。顾允文几人跟着沈宗周,往湖边走去。

    沈宗周几人乘坐上一艘大船,两艘小船在大船两边护着大船,大船往东而去。

    沈宗周和几位护法,顾允文诸人站在大船船头。大船驶出一个时辰,远远看见湖面上排成一排的船只如同一条黑色的波浪般在湖面上缓缓移动着。周全孝对沈宗周说道:“老爷,那就是魏忠贤的船只,他们总人数在五六千之众。据说紫元道长这些人也来了。”沈宗周一惊问道:“这些人怎么也被魏忠贤收买了吗?”

    周全孝说道:“魏忠贤向江湖上传言是我们凯觑普陀寺的武功秘籍,屠灭了普陀寺,抢走了普陀寺的秘籍。江湖上许多正义之士都被魏忠贤招揽到麾下,为其所用。魏忠贤身边有几个以前是他的心腹的大内高手。此次我们要拿魏忠贤,恐非易事。”

    沈宗周望着湖面说道:“紫元道长这些人以前是和我们齐名的人,久已退出江湖。这次被魏忠贤的妖言蛊惑,我们赤霞城纵然再怎么强盛,怎能敌得过这些人?”

    刘全义往前说道:“老爷,我们不能让魏忠贤这些人登上西山岛。”

    沈宗周沉吟片刻问道:“我们唯有在水上取胜,是也不是?”

    刘全义说道:“倘若这些人上了岛,西山岛恐怕会有灭顶之灾。我们的人常年以水上船上为家。魏忠贤招揽的这些人未必有我们这样精通水性。我们的一线希望全系于此。”

    沈宗周恍然大悟似得说道:“去告知各水寨头领,将所有的船只和兄弟集结起来,咱们就在这里和魏忠贤决一死战。”

    李全忠听了,跑进船舱里,不一会,他拿出一只镶金嵌玉的海螺号角。李全忠站在湖面上,鼓着腮帮子呜呜的吹起号角。这号角声音较之寻常的号角要嘹亮清澈许多,湖面上的船只都知道,这是沈宗周亲自下达号令。号角声在无垠的湖面上传出去。不几时,附近的船只也吹起集结的号角。号角声一传十、十传百的响彻整个太湖。

    顾允文几人听得惊心动魄,周全孝眯着眼睛,看着远处湖面说道:“那边的兄弟们动手了。”顾允文几人看去,本来像一条笔直的横浪般驶向西山岛的魏忠贤的船只,南面出现了混论,——像是直线的一头褶皱蜷曲起来了一般。波平如镜的绿色湖面上,溅起的白色浪花格外醒目。

    不一会那边又归于平静,北面的魏忠贤船队又被西山岛的水手袭击。

    沈宗周说道:“船只走快一些,再往那边靠近一些。”沈宗周看潜伏在水里的水鬼已经出动了,他急于一看场上形势。大船拉起布帆,快速向魏忠贤的船队靠过去。

    魏忠贤的船队船只渐渐清晰起来,沈宗周的大船掉头往东北向而去。船只又驶出一程,沈宗周这边船上渐渐能看见对面魏忠贤坐船,那是在船队正中间的一只豪华庞大的船只。沈宗周看着船只冷笑道:“一个朝廷要犯,还这等招摇作势的。”田姨娘害怕,说道:“老爷,我们看看就回去吧,离得这么近,万一有个不防备。”沈宗周说道:“我们在往东北那边靠近一些,看看那些船上做的都是什么人?”大船又往西北向驶出一程。这时已经能看见站在甲板上的人了。

    两下里相距不过半里,沈宗周的大船后面两三里处,上百艘大船渐渐靠拢,排成阵势。顾允文几人看魏忠贤船队最北面的船只又被赤霞城的小船偷袭,小船来去如风,或用投掷物砸穿敌手船只的侧舷,或将燃烧物投到对面的船只上,引燃对面的船只。魏忠贤的船队不为所乱,缓慢的往前行进着。

    杜婵给沈玉芝说道:“你看,那边那两艘船上,是那些湘西死士。”周全孝对沈宗周说道:“老爷,那是关中的刀客,那是崆峒派的道士。那边武当派尽然也派人过来了。”赤霞城源出武当,和武当颇有渊源。沈宗周听了,在耀眼的阳光下眯着眼睛详细看去,一个黑色的大旗上果然绣着“武当”两个金字。那大旗下面,一个精瘦的道士穿着黑色道袍,须发皓白。沈宗周喃喃说道:“真元道长亲自出马了。”周全孝几人看去,许多武林大派都派人过来进攻赤霞城了。

    顾允文几人江湖阅历不广,对这些门派的来历倒还不怎么在意。周全孝几人一看这许多武林大派的名手都被魏忠贤招揽到自己那边,进攻西山岛,顿时泄了气。周全孝问沈宗周道:“老爷,我们当如何是好?”沈宗周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还能怎样?”

    他从北往南打量魏忠贤的船队,其中有几个和赤霞城交情匪浅的门派,想必也是抱着凑热闹的想法,跟着大伙来了。沈宗周说道:“这一帮老糊涂,以前还和我称兄道弟的,现在都受魏忠贤的煽动,来和我为难。”

    沈宗周说道:“备下一艘小船,我去会会这几个老混蛋。”周全孝说道:“老爷,这是墙倒众人推、树大招风。我们赤霞城在江湖上招人忌、招人怨的事做过不少。老爷还是不要去了。万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从僵尸先生开始的〕〔颜夕江墨琛〕〔踏天争仙〕〔盛世鲛妃〕〔我有24颗定海神珠〕〔反派老公破产后[穿〕〔未来武道修练网〕〔毒戮天下〕〔大美女的至尊高手〕〔忠贞不渝的生死爱〕〔爱你,如灿烂烟花〕〔风雨歇马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