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荒岛之王〕〔天皇巨星从做天仙〕〔他那么撩!〕〔绝品医圣〕〔我给渣男当婶婶简〕〔退婚后,我被状元郎〕〔九尾之夜,我截胡〕〔穿越后,和夫君带〕〔超凡医王〕〔凌天独尊〕〔从一人开始开发诸〕〔农女福妻有点娇〕〔御兽:我的分身是〕〔综网的巫:从艾泽〕〔正德崛起〕〔持剑〕〔逆天换明〕〔财经新手有系统〕〔师姐,你们离我远〕〔修真高手的田园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只是外门弟子 第一章 人人可欺
    南浔的玄天门,一个统御一路所有修真门派的霸主存在,在南浔地域内那些不管是凡人还是修仙者都是觉得玄天门中的人都是过得极为舒服。但是他们哪里知道即使是在最为华丽的仙宫之中也是有着苦人儿为那些仙人打扫着仙宫,做着最苦的活儿。 这玄天门坐落在南浔最好的修炼圣地之上,人人都想进入其中的地方,里面也是有着那样的人存在,就是那些被称为外门弟子的杂役。 玄天门中是没有杂役存在的,做那些杂活的人就是门中数量最多的外门弟子。只有真正进入玄天门成为一名外门弟子才会知道之所以被称为外门弟子也只是为了好听而已,当然也是为了多招一些来干活的人。 一间大殿中一个少年正跪坐在地上不停地擦拭着地面,脸上已经是大汗淋漓,可是站在少年身边的那个男子却是不为所动,只是时不时地催促少年一句,“快一点,这么慢什么时候才能干完啊?你不准备吃饭,我还要吃饭呢。” 这个少年叫作许静,今年十六岁,正是一名玄天门广大外门弟子中的一员,还是没有什么实力、没有什么背景的一个。所以处在外门弟子最底层的他每天都是干着最累的活,吃着最差的饭菜,还没有机会去修炼,甚至每天还要被其他的外门弟子欺负。 在玄天门的外门弟子之中也是分层级的。虽然大家都是干杂役的,但是因为实力、出身、背景不同,活法也是不同的。 那些外门弟子之中的头目自然是活得最为滋润的,每天的活儿都是有人帮着做完了,同时还能享受到其他外门弟子的伺候。 比这些头目差上一点的是那些有些许背景的外门弟子,其他的人都会给他们身后的人一点面子并不怎么会去招惹他们。 再下面就是投靠这些头目的人,他们需要帮助头目管理手底下的外门弟子,自然是有着一些优待。 然后就是那些普通的外门弟子,坐着自己的工作,靠着门里面施舍的一些资源过活着,只要是顺从那些头目就不会怎么被针对。 最底层的就是像许静这样的外门弟子,从一开始就是被那些头目欺负的对象,被欺负的久了,就连一些普通的外门弟子都会加入欺负他的阵营之中,大家都会习惯于欺负这些底层的弟子。 这不,在做完今天自己一天的工作之后,许静还是被这个同为外门弟子的人要求着帮他把这个大殿的打扫工作也一并做完。 对于这些人无理的要求,许静现在已经不敢拒绝,因为他已经算是任命了。刚刚开始成为外门弟子时,对于这些人的刁难,他还是会反抗。可是每次反抗换来的结果都是更加暴虐的毒打。 那个时候的他还以为门中有着公理,有一次实在忍受不了去向一位外门执事告状,却没有想到那名执事不仅不帮自己主持公道,甚至还将自己呵斥了一顿。 待他从执事那里离开后立马就被一个头目带着几个外门弟子拦下,拖到僻静之处,好一阵毒打,将他打得是进气多出气少,差一点就没了。后面好长时间才恢复后来,就是恢复过程中也没有躲得掉被欺负的命运。 从那以后他就再也不敢和那些外门弟子龇牙了。只要是旁人的要求他都会去做,在这外门之中毫无尊严地活着。 每每深夜,许静都会蜷缩在舍房的角落里,一个人偷偷地流眼泪,却是一点儿不敢哭出声来,深怕惊醒某位师兄,再起来毒打自己一顿。每当这时他都会后悔自己当初一时冲动央求着父母送自己到玄天门来学艺。 那时自己还是一个在家乡和伙伴们厮混的少年,没有什么太大的烦恼,时不时还和小伙伴们谈论着自己想要成为什么侠客的美梦。 直到自己的玩伴中那个一直是领头大自己两岁的大哥被路过的玄天门修仙者看中收入门中,连带着他妹妹也跟着进入了玄天门。 少年心性的许静哪里会如此平静地看着自己的伙伴都进入仙门以后可以求仙问道,而自己却是在那里平凡终老。 于是他一冲动就在自己父母那里央求,虽然自己父母并不希望自己儿子这么小就离开自己身边,但是拗不过许静抵死要求,只能忍痛将他送来了玄天门。 清晨许静从角落里面轻手轻脚地爬起来,没有吵醒其他人,走出舍房前往自己今天干活的地方。现在为了能够少挨一些毒打,许静是能够躲着那些人就躲着的。 许静这些天里面被分配的工作就是打扫门中最为污秽的地方,兽圈中的那些牲畜排泄的地方。 当然这兽圈可不是什么灵兽圈,就是一些普通的的牛羊马,为门中的外门弟子和那些还没有辟谷的普通弟子提供肉食的。每天这些牲畜都会产出数量庞大的污秽排泄物,由许静和几个与他同样境遇的外门弟子打扫。 在前往兽圈的路上,一直低头快速行走的许静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在喊自己,还是一个自己熟悉的女子声音。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许静不仅没有停下来,甚至如同不想听见一般,反而脚下步子迈得更加快了。 这个女子同样是一个外门弟子,名字叫作伍慧,与许静许久之前就是认识,在他来到玄天门之前就认识。这个伍慧的哥哥就是那个被玄天门高人收入门中的那位大他两岁的那位伙伴,现在已经是玄天门中内门弟子。 虽然自己之前就是跟着他们一起进入玄天门的,但是许静不想要对方看到自己现在的这种状态,所以一直以来都是刻意地避开伍慧。 其实他心里不愿意与伍慧产生什么交集的最主要原因还是不希望伍慧被那些外门弟子中的头目们盯上。虽然他知道这样的情况出现的可能性不是很大。 “静哥儿,你为什么老是躲着我啊?”伍慧并没有因为许静没有回应就放弃,直接快步跑到了许静的面前拦住了他。 “小慧,我这还有事情要去做,耽误不得的,有什么事我们后面有时间再说吧。”许静横跨一步没有停留绕过了伍慧。 “你每次都是这么说的。”伍慧转身对着许静的背影喊道,却没有得到许静的回应,他已经非常快速逃离了那里,好在时间还早,周围并没有多少人。 兽圈之中许静是第一个到的干活之人,那里除了一个夜间看守外并没有其他人在。那个人见到许静这么早就过来一点儿也不奇怪,毕竟许静一直都是这么早就来上工的。 此时这个看守还需要等他的交班人过来后才能回去美美地睡上一觉。 许静只是稍作准备,便开始了自己的打扫工作,他需要抓紧时间在半天的时间里面完成一天的工作量。因为他还需要帮助另外的几个外门弟子做一些活。 兽圈里面的牲畜非常的多,那满地的粪便气味实在是不好闻,而在这里许静就像是没有嗅觉一般,弯着腰脸色平静地清扫地上的污秽。 没有多久其他负责清洁的外门弟子也是来了,看到许静已经打扫了不少区域并没有什么表情,他们不会去找许静的麻烦,因为他们都是知道许静在做完自己的事情后也会帮这些人清理不小的一块区域。 作为一个普通的十六岁的少年,许静的身体对每天那负担沉重的工作难以坚持,在打扫粪便的时候都是一直在那里气喘吁吁,好像下一刻就会一口气喘不过来而丢掉自己的性命。 许静虽然成为玄天们外门弟子也有有一年的时间了,但是根本就没有真正修炼果,其他的外门弟子为了更好的控制他帮自己干活也不会允许他去修炼的。 以这样极差的状态,许静已经坚持了近一年的时间,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再坚持多长的时间,也许自己真的死去倒是一种解脱。 今天的许静在干活的时候显得有些漫不经心,也许是之前遇到伍慧的原因。他一双眼睛虽然是看着地面却是两眼无声,手上只是做着已经熟悉无比的习惯性工作在那里重复清扫地上的污秽。 突然他手上感觉到扫帚上传来了一个异样的感觉,在地上的粪便中似乎有一个坚硬的东西,而且还有一定的重量,扫帚竟然没有一下子扫动。他便从出神中清醒过来,眼睛看向扫帚下面的位置。 那里隐约可以看出十一个巴掌大的东西,表面覆盖着那些散发着恶臭的粪便,并不能看清其真实的模样。 许静也没有在意那东西有多脏,直接伸手将其拿了起来,用身边的清水冲洗了一番,发现那竟然是一个令牌样子的东西。 还没有等他仔细看看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就听到有人向这边走来,连忙将那个令牌塞进了自己的怀中,然后继续清扫地面上的污秽。 来人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少年,一脸嫌弃地走到许静的身旁,“你这事情做完了没有?赶紧到大殿那里擦地!今天除了大殿需要清理,还有俊哥搬运的活儿也要你去做,知道了没有?” “是。明白了。我这边立马就要做完了,待会就去大殿那边。”许静头也不抬就连连应声。 看到许静如此顺从的态度,那个魁梧少年比较满意,也就没有对他有什么其他的动作,转身快步地离开了这里,也许他是不想在这气味熏人的地方多待哪怕是一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明日星程〕〔赵浪秦始皇〕〔猎谍〕〔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为了成为英灵我只〕〔我只是外门弟子〕〔十分红处〕〔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斗破之开局魂二代〕〔同学婚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