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凡医王〕〔凌天独尊〕〔从一人开始开发诸〕〔农女福妻有点娇〕〔御兽:我的分身是〕〔综网的巫:从艾泽〕〔正德崛起〕〔持剑〕〔逆天换明〕〔财经新手有系统〕〔师姐,你们离我远〕〔修真高手的田园生〕〔赛点〕〔我只想苟且偷生〕〔重生后我成了三个〕〔无敌从斗破开始打〕〔兽域无疆〕〔时域领主〕〔重生之繁花似水〕〔重生我对感情没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只是外门弟子 第四章 蕴气丹
    今天许静凭借自己的高效率竟然完成了四个人的活,一脸疲惫地拖着沉重的步子回到舍房之中。此时怀中那块令牌上表示贡献点的数量的数字已经变成了六。虽然还不知道这些贡献点具体可以做什么,他还是非常的兴奋。 不知道是不是今天的那人将自己的态度上的变化告诉了车俊,许静今天回来舍房之后并没有受到他的什么责难。 许静得以在角落里面好好的休息一番,恢复一下自己的精力,待会等夜深之后还要去进行今天的修炼。 其实他今天在干活的时候有去仔细在脑海之中对比一下自己昨天新修习的那套功法和自己之前的一直修炼的那套残缺功法,发现两者之间虽然看着在部分上都是相似,可是两者不同的地方也正是真气运转最为关键的地方。正是将那些关键点处理好了,才使得许静在修炼之时真气运转才可以更加高效地从周围环境之中灵气。 除了这些问题外,新的功法比之前残缺的功法多出不少经脉的路线需要用自己的真气去打通,来加入每次大周天的真气运行轨迹之中。 一天的研究使许静对功法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他相信今天晚上的修炼效果会比昨天更加好。 他在角落里一直关注着舍房中其他人的状态,心中却在焦急希望时间快点过去。可是不知道今天舍房之中的那些人到底是怎么了,竟然没有一点想要睡觉的意思,就连每天睡得比较早的车俊也是和自己的手下在那里交谈着。 这让许静非常的难受,他的心里开始盘算起来,自己如何才能拥有每天安慰修炼的时间。虽然自己现在有了更好的功法,但是如果自己不能保证每天足够的修炼时间,那么自己想要快速提升自己修为也是比较难的。 在胡思乱想的时间里面,舍房之中总算是渐渐安静了下来,不少人已经躺到了床上。许静静静地等待舍房之中鼾声渐起开始此起彼伏,站起身来扫视了下舍房中的所有人一圈,确定大家都睡着了之后,蹑手蹑脚出了门,猫着腰向着茅厕那边快步走去。 抓紧时间,依照着功法控制丹田处的真气流入自己的经脉之中运行起来。数十个周天之后,许静突然感觉你觉得自己的丹田一震,经脉之中的真气突然很有一种膨胀的感觉,只要后边看到自己全身一个激灵,一股温暖之意从丹田流遍全身,许静知道自己这是突破到练气二层。 虽然他没有想到自己只是修炼着全新的玄天功两天便如此简单的突破了,但是心中最主要的情绪还是兴奋与喜悦。 自己境界上的突破是他的心神激荡不已,现在自然不是修炼的好时候,而自己的时间还有一些,徐静便将怀中的那块铭牌取了出来,再次贴在自己的额头上,用心神去查看那块令牌,看是不是能知道更多的一些东西。 他这一看竟然还真的让他看到了和昨天很有不一样的地方。或许是因为自己境界的提升让他可以使用这块令牌更多的功能,这一次他从令牌之中看到了那些贡献点具体可以用来做什么。 这些贡献点可以通过这块令牌兑换相应的奖励,这些奖励便是修真者最为需要的各种资源,丹药、法宝、功法、术法之类的。 当然许静以自己现在的境界只能简单地知道这些奖励的分类,在这些奖励之中他现在所能看到可以兑换的东西只有一种丹药,蕴气丹。 这种丹药许静是知道的,这是以一种最为基础的修炼丹药,普遍流行于修真界之中,是练气期修士用来促进修炼日常使用的丹药。练气期修士在服用之后修炼可以提高自己吸收天地灵气的效率,至于效果如何取决于个人的资质和修炼功法的层级。 这个丹药玄天门中也是在普遍使用,只不过门中只会给普通弟子以上的练气期弟子发放,外门弟子中只有那些有背景的人才能通过一些手段搞来一两颗。 在知道自己可以已从这块令牌中兑换到自己一直眼馋的蕴气丹时,许静眼睛都是冒着精光。 虽然蕴气丹时最为低级的丹药,但是却是最适合现阶段许静的丹药。 他原本因为新功法的原因修炼速度就加快了不少,现在又可以有蕴气丹服用,那么自己的修炼速度将再次大幅提升。 看到蕴气丹后面标注的所需贡献点数量后,许静觉得可以接受,一点贡献点兑换一颗蕴气丹,在他看来算是便宜的了。 今天他是没有时间去尝试一下这蕴气丹的效果,因为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他需要赶紧回到舍房之中,省得有人发现他在外面待了这么长的时间。许静只能压着心中的兴奋冲动再忍耐一天,明天就能够在蕴气丹的作用下更加快速地提升自己的修为了。 第二天许静一直都是处在期待之中,急盼着时间快点过去。不过好事多磨,这一天并不如昨天那般平静度过,许静在完成大殿打扫后,正准备离开,却看到有一波人走进大殿扫视了一圈,然后就有人走到许静旁边,一脚将他边上的水桶踢得老远,桶中的脏水飞溅得大殿之中到处都是。 许静一看自己刚刚辛苦的成果被人就这样破坏了,心中怒气升腾,脸上却是任何的表现,反而是陪着笑,“这位师兄,您有什么事情吗?”这波人许静是认识的,算是外门弟子中的另一波势力,这个势力的头目和车俊不是很对付,这次来这里应该也是找麻烦的。 “滚一边去。”那人对着许静就是一脚,将他踢到了一旁,然后他后面又走出来数人,将大殿弄得杂乱不堪。他们并不敢损坏大殿之中的东西,却可以将大殿弄得污秽不堪,这样负责打扫这里的车俊就要收到门中的责罚。 这两方势力之间的争斗许静可是没有打算要参合进去,他远远地站到角落里面,现在大殿的门口都有对方的人,他现在想走也出不去,只能在这里等待事情结束。 那些人将大殿弄得乱七八糟之后,车俊他们人还没有赶过来,大殿中的这些人等着无聊便注意到一旁的许静。 想着他招了招手,“许静,之前一直都是你在帮车俊干活的?” “是的。”许静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不希望对方因为这个事情对自己产生不满。 “你不知道车俊和我们川帮不对付吗?竟然还敢帮他干事,是皮痒了吗?”一个人对着许静呵斥,顺便抬脚给了他一下。 许静被一脚踹倒在地,赶紧敷在地上一句话也不说,此时他不能去解释,任何的解释都有可能加深对方对自己的不满。 那人又在趴着的许静身上踢了几脚,然后就被他旁边的人拉住了,“好了,这小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让他干活,他都不敢反抗。我们之前不也是让他帮我们做了不少活嘛。不要在他身上浪费体力,车俊那边的人应该要来了。” 那人本来还不想停脚的,不过的确如那人所说的,车俊带着人已经到了大殿之外,只能怏怏的收了动作,算是放过了许静。 此时许静趴在地上感受着周身的疼痛,心中却是将刚刚那人的样子牢牢的记了下来,这些都是自己今后要讨回来的。 两方的人都是聚集到了大殿的门口处,似乎是在那里相互争吵着,很快就转变成了群战。双方的人在大殿之前的空地上三三两两地战在了一起。这些人都是中低级的练气期修为,战斗的时候还是如同普通世俗武者那样靠着拳头。就算是那些懂一些简单法术的人也不敢在这里使用,生怕损坏了大殿丝毫。所以两方人之间的战斗就像是世俗帮派之间打群架一般,十分滑稽。 具体的战斗场景许静没有怎么看到,他已经趴在地上装受伤,以便可以脱离双方的纷争之中。 过了许久,外面的动静比之前小了不少,应该是战斗快要结束了,就是不知道到底是哪一边要获得胜利。 突然大殿之外传来一声洪亮的呵斥之声,“都住手。”这声音机具穿透性,连趴在大殿之中的许静都是感觉到声音是在自己耳边响起的。他知道应该是门中的那些执事发现了这边的情况前来制止,这些执事可都是筑基期的修士。只要他们一出现那些外门弟子立马就会停手,不再敢有一丝的动作。 “礼殿门前你们怎可如此。说,怎么回事?”执事训斥周围的外门弟子。 立刻就有人上前和执事说明情况,只是具体说了什么,许静在里面离得太远并没有听清楚。 就是没一会儿便听到那位执事大喝,“胡闹,你们不要以为身后有着内门弟子的关照就可以在这外门胡闹。今天在场的所有全部都给我关进禁闭室面壁十天。” 大殿之外一片哗然,很快就有执法弟子出现将在场的所有外门弟子全都抓了起来,许静自然也是没能逃掉。 如此一场闹剧就这样莫莫名其妙的开始,又同样莫名其妙的结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明日星程〕〔赵浪秦始皇〕〔猎谍〕〔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为了成为英灵我只〕〔我只是外门弟子〕〔十分红处〕〔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斗破之开局魂二代〕〔见龙卸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