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凡医王〕〔凌天独尊〕〔从一人开始开发诸〕〔农女福妻有点娇〕〔御兽:我的分身是〕〔综网的巫:从艾泽〕〔正德崛起〕〔持剑〕〔逆天换明〕〔财经新手有系统〕〔师姐,你们离我远〕〔修真高手的田园生〕〔赛点〕〔我只想苟且偷生〕〔重生后我成了三个〕〔无敌从斗破开始打〕〔兽域无疆〕〔时域领主〕〔重生之繁花似水〕〔重生我对感情没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只是外门弟子 第二十五章 贵客到来
    炼丹室中,许静再一次完成一个灵脉丹的炼制,随后开始收拾炼丹室,这已经是开始炼制灵脉丹的第四天了。如果仔细看许静的面色,就会发现其脸上暗淡消散了不少,精神头也非常的饱满。这两天他已经开始炼化自己身体内的丹毒,没有让丹毒侵袭的程度变得更深,自己的修为也算是保住了。 不仅如此,许静还感觉自己练气六层的修为夯实了不少,等到自己身上丹毒清理完也能将自己前期服用升经丹的后遗症给解决掉了。 正在清理炼丹室的时候,许静突然听到提示的声音,这说明外面有人找自己。 推开石门走出炼丹室,看到是张远,同时也注意到外面许多急促的身影。 “许师弟,赶紧的。黄长老召令我们赶紧去礼殿那里。” 许静走出炼丹室看着外面的天色,“现在天都没有亮,黄长老召集我们干什么?” “贵客要来了,我们要提前准备去那里列队等待。整个玄天门所有人都要去欢迎他们。”张远拉上许静就往外面走,“我们快一点,我们药庐的人都算是黄长老手下的人,要是因为我们让黄长老在那些贵客面前失了面子,黄长老绝对会要我们命的。” 两人一路急赶,来到礼殿前的那个大广场,这里已经是站满了人,都是身着各种弟子服饰。同时这些弟子有分成作不同的阵列,分属各堂各殿。 许静他们两人提前已经被告知药庐人员所在的位置,走到阵列的最后面站好。每个阵列中都是长老站在最前面,跟着分别是核心弟子、内门弟子、普通弟子,最后面的弟子就是外门弟子。许多阵列中都是没有外门弟子在的,大部分的外门弟子都是有外门管理的,所以有个单独的阵列。 药庐人员的阵列前面并没有黄长老的身影,他作为执事是要和掌门和老祖他们一起迎接贵客的。那里只是站着一名金丹期长老,在他的后面就是一排内门弟子。 药庐里面并没有核心弟子,门中的核心弟子都是修炼资质极佳的人,一门心思都是在修炼上,少有人愿意花费精力在炼丹上。而且核心弟子也基本上都由元婴老祖收为弟子的,药庐种并没有元婴老祖,自然也是没有核心弟子。 “许师弟,你知道这次来的贵客是什么人吗?”张远在那里站着有些无聊,轻声地问许静。 “张师兄不知道吗?”许静原本以为大家都是知道来人是总宗那边来人多的,没有想到张远竟然不知道,看来这个消息还是在小范围里面流传的。他心里在考虑是不是要告诉张远,害怕给伍雄带去什么不好的影响。 思索再三后,许静还是觉得没有什么,“张师兄,我听说来的是大地方来的人,似乎是那里也有玄天门,是我们这里的祖宗。” “什么?南洲玄天宗那边的人?”张远脱口而出。 “张师兄,你刚刚说的南洲玄天宗的人是什么?” “这个……”张远此时也有些语塞,刚刚自己下意思说出了南洲玄天宗,不过想到刚刚许静都说了自己知道的事情,他也不好意思瞒着,“我给你说啊。我们玄天门虽然在南浔这里是最强大的修仙门派,可是创派时间却不是很长,要比青灵谷、万古门那些历史悠久的门派短太多了。因为我们玄天门是外来门派,是南洲玄天宗两千年前在南浔这里设置的一个的分门。后来渐渐发展成为了南浔最强大的修仙门派。虽然玄天门发展迅速,但是在南洲玄天宗跟前还是如孩童一般。 你刚刚说的我一听,下意识就想到了南洲的玄天宗,想来这次来的人应该就是他们的人。只有这些人来了,我们玄天门的掌门和老祖们才会如此重视。” “原来是这样啊。张师兄你知道真多,我都不知道南洲是什么地方。” “南洲是非常大的地方,就算是元婴期大修士遁光飞行飞上数年都不一定能够飞完。而我们南浔就是南洲中南部一块非常小的地方,在南洲中想南浔这样的地方不知繁几。” “这世界真大啊,有机会真想出去走走。”许静感慨道,他的确非常憧憬游历修真界。他没有去问张远为什么知道这么多,毕竟这是人家的秘密,人家想说就说,不想说他问了反而不美。 两人这么轻声聊着,天色已经亮了,阳光撒着广场上,映照在每个人的脸庞。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来了。”广场上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是将目光投向北边天空。 只见那边的天空之中出现了一个小黑点,在不断地变大,眼神较好的人已经能够隐约看清楚那是一艘飞舟。 飞舟飞来的速度很快,只是几个瞬间之后,飞舟便已经到了众人的头顶上。这是一艘体型巨大、外形富贵华丽的飞舟,外面的通体朱红色木质船体没有一丝接口缝隙,表面上还镶嵌这各式各样的宝石,就如同一件艺术品般。飞舟停在礼殿上空,那阴影将下面的礼殿和前面的广场全都囊括在了里面。 停稳后,飞舟上一道霞光射出,落在礼殿门前,礼殿门前已经久候多时的掌门、老祖以及各堂各殿连忙往那霞光落下之处迎上去。 从霞光中走出数人,为首的是一位银须老者。这老者一身道袍,姿态随意,那双名目却是最为吸引人,非常透亮,目光如炬就像是能够射到旁人的内心深处一般。 在老者身侧是一个眉清目秀的英俊少年。这少年的修为不高,只是练气九层,可是却能够现在这个位置,这就说明了他的身份。玄天门的那些高层门都是人精可不会因为他的修为低就轻视他。 在这两人的身后跟着年龄不一、修为不一的数位修士,这几位明显以前面的两人为首。 “恭迎尊者。”玄天门掌门对着,那位银须老者躬身一礼,其身边的那些老祖和执事长老们,也都紧随其后。 紧接着广场上所有的弟子都向着这边躬身行礼,然后高呼“恭迎尊者。”呼声震天,似是要传遍整个南浔,宣誓玄天门在南浔的霸主地位。 “多谢各位道友了。”银须老者淡然一笑,一股柔和之力散遍全场,将所有人都扶了起来。如此实力让玄天门众人都是震惊不已,尤其是广场上的众弟子们。 许静刚刚就是感觉到一种类似于神识的力量,将自己身体笼罩在里面,然后轻柔地将自己扶了起来。这种力量笼罩自身时他就有种被扒光了衣服被看穿的怪异感觉,心中不免有些警惕。可是他看了眼旁边的张远发现他的面色并没有什么异样,怀疑是不是只有自己有这样的感觉。因为这个怪异的感觉让许静对这个总宗来人的感官不是很好,不过他的想法没有人会去关心在意。 礼殿门前,银须老者身后一人走了出来,他是南洲玄天宗安排陪同总宗一行人前来的一位李姓长老,对这南浔玄天门的情况比较了解。 他先是对老者行礼,然后指着玄天门一众高层一一给老者介绍,“老祖,这位就是南浔玄天门骆天昊,去年刚刚由金丹圆满破丹而化婴,原本应该讲掌门之位传于后辈的,等此间事了就会卸任专心修炼去了。” “骆掌门两百余年边修成元婴,可见资质不错。如此还为玄天门发展费心费力实在可敬。”说着一挥手,一颗闪着炫光的丹药飞到了骆天昊的面前,“这是定婴丹,服用后可快速稳定元婴境界,筑实元婴根基,不会让你因门中杂事影响你后面的仙途。” 骆天昊心中狂喜,立即接过丹药,伏下身子,“多谢尊者。” “嗯。”银须老者轻应一声,那位李姓长老继续给他介绍玄天门其他的元婴期修士。 所有被介绍的人被银须老者简单勉励而来一两句,并赐下了一些丹药、法器、符篆的赏赐,都是兴奋不已,心中暗自赞叹总宗的人就是大方。当然得了好处的人只是元婴期的修士,那些金丹期长老可没有资格让那位李姓长老介绍的。 待介绍完,骆天昊对着银须老者恭敬说道:“尊者,我们已在殿汇总备好了灵茶灵果,请诸位进殿品评细叙。” “如此也好。”银须老者抬脚向着礼殿走进去,其他人都是跟着依次走进了礼殿。 殿前广场的上的众弟子在各堂各殿长老的安排下开始有序地离开广场,做自己的事情去了,不管是修炼还是干活做事。 “我们这么多弟子就是过来行个礼,喊一句?太耽误我们的时间了。” “这就是大人物的面子呗。你没有看到嘛。连掌门都对那人如此恭敬。你要是有那样的权势、实力,也可以如此耽误别人的时间。”向着各个方向散去的弟子中不少人都在如此议论着,都是对那贵客羡慕不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明日星程〕〔赵浪秦始皇〕〔猎谍〕〔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为了成为英灵我只〕〔我只是外门弟子〕〔十分红处〕〔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斗破之开局魂二代〕〔见龙卸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