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荒岛之王〕〔天皇巨星从做天仙〕〔他那么撩!〕〔绝品医圣〕〔我给渣男当婶婶简〕〔退婚后,我被状元郎〕〔九尾之夜,我截胡〕〔穿越后,和夫君带〕〔超凡医王〕〔凌天独尊〕〔从一人开始开发诸〕〔农女福妻有点娇〕〔御兽:我的分身是〕〔综网的巫:从艾泽〕〔正德崛起〕〔持剑〕〔逆天换明〕〔财经新手有系统〕〔师姐,你们离我远〕〔修真高手的田园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只是外门弟子 第三十四章 麻烦上门
    张远走后,许静坐在那里思索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决定先就保持现状,自己平时多注意一点,尽量不要到僻静的地方,能待在小院里面就尽量留在小院中。等到灵脉丹这件事结束后希望黄长老的对手就不会在关注自己。 放下心里这件事后,许静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块石板,就是之前从交易集市里面买回来的那块石板。他之所以将它买回来自然不是他所说的回来垫桌脚,而是在石板上看到了熟悉的纹路,和后山石壁上相似的纹路。 他将石板拿到自己的面前仔细端详,同样是使用上次的方法,很快就如自己猜测的那样,在石板上也得出了一副图。他将在自己这副图和从后山石壁上得到的那副图做了一下比较,发现两幅图的确有着相似相同之处,可是他在观想这新得的这一副图,却没有什么反应。 这倒是让许静有些意向不到,在他想来这幅图应该也是能和之前那副一样对自己的神识有提升的作用。 可是现在没有效果,那就是有什么问题,许静对着自己所获得的两幅图仔细查看,相互比较,突然一个念头出现脑海中。他感觉这两幅图之间应该还有图的存在,这样就可以将其连接起来。从石壁上得到的那副应该就是第一幅图,所以自己当初观想时就能有提升神识的效果,而现在新得的这幅图没有反应,应该就是其不是第二幅图不与第一幅图相连。 许静越想越觉得这个推测是正确的,如果这样的话他后面已经要多加关注这一类的东西,还可以去寻问一下当时卖这个石板给许静的那个普通弟子,看看是不是能够知道从哪里弄到这块石板的。 既然新得的石板现在并没有什么用,许静将其收进储物袋中,同时从里面取出了许多的废丹放在自己手边,开始打起坐进行日常的修炼。 接下里的两天里面出乎许静的意料,药庐里面很是平静,也没有什么人来找自己的麻烦。黄长老那边的进展也是非常的不错,还有十天左右的时间,其现在炼制出来的丹药已经非常接近真正的灵脉丹。 许静为了能够尽快的完成灵脉丹的这个事情,这两天对黄长老的建议也是越来越有指向性了。 这天许静清晨正准备前往炼丹室中去收集废丹,却是被一个不认识的筑基期内门弟子拦住了去路,他暗叹终于还是来了。 那人拦住许静后,非常客气地对许静说:“许师弟,你好啊!我有些事情想要和你谈一谈,请你移步。” “你有什么事情就在这里说吧。我还要去干活,要是没有做好黄长老会责罚的。” “活迟一点干也没有什么问题,到时候我来帮你和黄长老说。我要说的事情在这里不好说,你就跟我一起走吧,是有好处给你。” “这个师兄,你要带我到哪里去啊?现在旁边也没有人,就算有什么不能让别人知道的事情也是可以直接说的。”许静可是不敢跟这人走,坚持在这里说事情,他想看一下这人是不是知道自己与灵脉丹的事情。 “实话跟你说吧。是门中的一位金丹长老找你找你有事,他现在就在药庐外面等你。那可是金丹长老,找你一个外门弟子有事情,你要是能够让其高兴了,随便赏你些宝物,都是你无法想象的。” “哪一位长老找我有事啊?我可不认识门中的其他长老。” “这个……是炼器堂那边的封长老,封长老可是炼器堂的指示长老,是我们玄天门炼器水平最高的人,你要是帮封长老解决了事情,他一高兴搞不好就赏给你一个中级上品法器呢。”这人极力地诱惑许静。 “我一个外门弟子何德何能给长老做事,你莫要诓我。不和你说了,我要去收集废丹去了,待会黄长老就要来了。”说完许静就绕过那人向着一个炼丹室走去,他刚刚之所以和那人说那么多就是为了了解一下黄长老的对手到底是哪一位,没有想到竟然是炼器堂这个门中重要地方的执事长老。 那个筑基期的内门弟子见许静这个小小外门弟子竟然如此不上道,非常地气愤,准备追上去给他一个教训的。可是此时有人从外门进来了,他也只好作罢,不过心里却是已经将许静记恨上了。 他这次好不容易可以有机会巴结上以为金丹长老,还是炼器堂的封长老,封长老答应他如果他帮忙把一个外门弟子叫到药庐外面去,就会给他一件中级中品的法器。而许静就这样让他损失了一件法器,自然是恨死许静。 那边许静虽然摆脱掉刚刚的那人,心里却是警惕起来,他知道这个人只是一个开始。随着时间的退役,那位封长老对他的态度肯定会越来越差,现在还能客气地让人来请自己,等黄长老快要成功时,可能就让人强行带自己出去。 许静后面除了在小院和炼丹室中外,都是要外门有人才行动的,就为了尽量避免自己一个人的情况出现。第一个人请他没有成功的当天下午就有另一个人找上了他,这人同样是一个筑基期的内门弟子,他直接在许静收集废丹的时候走进他所在的炼丹室,语气冰冷地对他提出要求,“你跟我出来。” “你有什么事吗?”许静一边询问对方,一边向着炼丹室的门口移动。 那人显然是看出了许静的打算,直接堵在了炼丹室的门口,让许静根本就没有办法跑到外门去。 许静看到这样情形,知道这次应该是躲不过去,“好,我给你走。你等我把这些废丹放进储物袋中。”说着将手放到储物袋上蹲下身子做着准备去收取身旁废丹的样子。 那人听到许静同意和他走,便没有其他什么动作,没有想到许静却是突然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张符篆,并没有向对方丢去,而是丢在了地面上。 那人想要阻止可是已经迟了,那张符篆已将接触到地面发动了。 只听一阵巨响,炼丹室中间的炼丹炉被震得裂开,然后整个炼丹室都是剧烈晃动起来,头顶开始不断有碎石掉落下来,许静护着自己的脑袋不断在炼丹室里面躲避落石。 许静对面的那人身上亮起一道灵力护罩将所有的落石都挡了下来。他原本已经许静使用的是什么厉害的符篆,可是看着场景知道他刚刚使用的只是一个初级下品的裂地符。这符篆的威力不大,连炼丹室的地面都没有损坏。 那人一脸嘲笑地看着许静,“你真是愚蠢,浪费这么一张符篆有什么用呢,好不如老老实实地跟我走。原本我还不想对你动粗的,现在看来得给你一些教训了。”说着缓步走向靠在墙壁上的许静。 那人嘲笑许静,许静却也同时在讥笑对方,“你以为我放出符篆是为了攻击你?我有那么傻吗?你一个筑基期修士,我只有练气七层再怎么样也不会是你的对手。可是你不要忘了这里是哪里,这里可是有人可以对付你的。” 那人听了许静话顿时像是想起什么,然后就听见炼丹室门口传来暴喝声,“怎么回事?” 来人正是药庐执事长老黄时礼。他刚刚正在那里替换凝血草炼制灵脉丹,却听到上层一个炼丹室里传来巨响,神识一扫便将弄清楚了炼丹室里面的情况,看到许静在那炼丹室里面立马就出现在炼丹室门口。 “启禀黄长老,我刚刚看看这个外门弟子在炼丹室中行鬼祟之事,便进来准备询问他,没有想到这小子不知道做了什么炼丹室中出现了灵力爆炸。长老,定是这小子做什么坏事怕被人发现毁灭了证据。”那人竟然向黄时礼告起状,将刚刚的事情全都退给许静。他相信对于一个内门弟子和一个外门弟子之间,黄长老会选择相信他的。 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黄长老竟然没有理会自己的话,而是对着许静询问,“刚刚怎么回事?” “刚刚我突然想到一个解决问题的可能性,准备自己先试验下是否可行,就没有去租用炼丹室,就在这里进行了,而这位师兄走进来看见我一个外门弟子竟然在尝试炼丹,就对弟子冷嘲热讽。弟子专注于试验没有理睬师兄,他不高兴便对我出了手,导致我试验失败并造成如今的情形。”许静编起故事来时也是不错的。 黄长老听着许静话在听到其有新的想法一喜,不过听到后面的失败,喜悦便消失了,心中对那个筑基期的内门弟子非常的不满。 “黄长老,你别听这个外门弟子乱说,这都是他为了躲避惩罚胡编的。”对于许静将所有的事情推给自己,那人自然是要极力辩驳,“您想他一个外门弟子能研究什么。” 说到他突然想起了封长老让自己待许静出去的事情,现在再联想到黄长老刚刚对许静的态度和许静的话,他想到了一个可能。然后一脸不可置信地指着许静,“你……是你帮助黄长老……”后面的话他再也没有机会说出去了。 黄长老收回自己的灵力,对着许静细声询问:“刚刚这人虽然影响了你的试验,但是你应该还记得自己准备用什么灵草吧?”因为黄长老在这里发火,其他人并不管靠近这里,他与许静交谈不用顾忌什么。 “是的,黄长老,我这两天就一直在想我们不一定总是使用珍贵的灵草,倒是可以试一试普通常见一些的灵草,这些灵草的药性更加容易中和融合。于是从刚刚收集废丹联想到了一种非普通的灵草,炎藤茎。我觉得使用炎藤茎非常有可能炼制出灵脉丹。” 得到许静如此的回答,黄时礼大喜,大笑几声,向着下层的玄天鎏金炉走去,连那具尸体都没有管了。只得由许静将现场收拾赶紧,同样向着下层走去,他也是看看自己这么多天研究出来用于替换焚血草的炎藤茎是不是真的可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明日星程〕〔赵浪秦始皇〕〔猎谍〕〔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为了成为英灵我只〕〔我只是外门弟子〕〔十分红处〕〔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斗破之开局魂二代〕〔同学婚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