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荒岛之王〕〔天皇巨星从做天仙〕〔他那么撩!〕〔绝品医圣〕〔我给渣男当婶婶简〕〔退婚后,我被状元郎〕〔九尾之夜,我截胡〕〔穿越后,和夫君带〕〔超凡医王〕〔凌天独尊〕〔从一人开始开发诸〕〔农女福妻有点娇〕〔御兽:我的分身是〕〔综网的巫:从艾泽〕〔正德崛起〕〔持剑〕〔逆天换明〕〔财经新手有系统〕〔师姐,你们离我远〕〔修真高手的田园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只是外门弟子 第四十五章 魔修劫道
    在离华方城还有一路程的夜里,许静正在修炼突然听到帐篷外面传来非常大的动静,然后就听到了几声惨叫。 他收了功法和阵法,钻出帐篷看到外面一群黑衣人正冲入商队的营地之中残杀高家商队里的那些人。 高家商队也是有着护卫的,在经历前期的慌乱之后很快就在高主事的吩咐下组织起了有效的防御。 战斗的对方都是一些世俗武功好手,但是高家护卫这边的势力也不赖,双方战得是个旗鼓相当。 不过对方还有几个人站在战场后方并没有加入战斗,看那架势应该是这些人的头目,想来实力应该要比战场上的人还要强上一些,这就让高主事比较担心了。 而站在高主事身后不远处的许静有着异样的表情,因为他从那几个头目的身上感受到了灵力真气的波动,这就是说那三人修仙者。于是他对着那三人使用了天眼望气术,发现三人都是练气中期的修为,一个练气六层,两个练气五层。 修仙者竟然来抢劫世俗商队的货物,这样许静有些不明白,难道高家商队里面有着什么让他们这些修仙者心动的宝物? 许静这边正想着,那边的三人已经对战场的焦灼战况有些不耐烦了,一人直接奔到战场上,然后一法术在高家一护卫的身上炸开,血肉横飞。 这个修士一挥手,那飞溅到空中的鲜血全都改变方向飞到了他的面前,聚集成一个血球。 这一幕让高家所有的人都是吓了一跳,刚刚那人的死状实在太惨了,现在那人的行为又那么的诡异。 许静也是被这人刚刚的动作从思考汇总唤醒过来,感受着刚刚那人的法术,他觉得其是有的灵力真气与自己的有着不小的区别。自己的灵力真气柔和清新,而那人的灵力真气却是透着暴虐邪魅。他略微一思考就反应了过来,这人是一个魔修。 没有想到自己还没有到达任务地点就碰到了魔修,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不好。 那边那人的动作没有停,双手虚拍面前的那个血球,血球便直直砸向人群中一人,速度非常快,都不容躲闪,直接就是一声惨叫,又有一人丧命了。 高主事看到对方有修仙者,还有可能是三个,便没有了对抗之心,对着那边的三人喊道:“各位壮士,我们有眼不识泰山,这次我们认栽,所有的货物我们都给你们,希望你们可以放我们离去。”他这是准备破财消灾了。 可是那些人却没有想要放过他们的意思,冷冷哼了一声,“货物和你们的命我们都要了。我们修炼还需要不少的鲜血和生魂呢,怎么可能放你们离开。哈哈。有了你们这些人的我的修为又可以提升不少,突破到练气后期都有可能。”说完剩下的两人都准备动手结束战斗。 许静知道自己不得不动手了,高主事待自己不错,他不能看着高家这些命丧于此。“三位道友,人家都愿意交出货物了,你们为何还要如此地苦苦相逼呢?” 那三位魔修突然听到有人喊自己道友立马知道这里有其他的修仙者存在,都是停下了动作,目光扫视着周围,很快就都停留在了一个少年身上。对面的所有人中只有这个少年一脸的淡然没有什么惊惧的表情。 这三个魔修没有从许静的身上感受到灵力波动,不过对方刚刚那么说就说明他也是一个修仙者,看不透对方的修为,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小子,你是谁?藏头露尾在凡人之中,有本事就亮明了身份,划出道来。” 许静可没有那么傻将自己的实力暴露出来,“呵呵,自己没胆子就没胆子还在那里废话作甚,要么就来战上一场,要么就滚蛋,别在这里打扰我。” “小子狂妄。”那之前出手的那人忍不了许静的挑衅,直接就扑向许静,同时还将那颗血球砸向他。 许静早就在等着对方动手了,手上一把短剑凭空出现,空中法诀一念,一个火球出现手边射向那颗血球。两者在空中碰撞在一起,然后炸开了,双双泯灭。 而许静与那人已经快要碰上了,许静手中短剑向前一刺,在对方的没有想到的情况下变长了一倍,直接此进了对方的胸口。 那人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许静,然后不甘地倒在地上没有了生息。 “初级中品法器。”剩下的那两名魔修惊呼出来,然后他们才注意到自己的同伴已经在许静手上丢掉了性命,“三弟!” 许静没有管那两人的表现,而是从储物袋中拿出应魔石,取了一滴刚刚那人的血滴在上面,很快应魔石上就留下了一个印记,确认这人就是个货真价实的魔修。“你竟然杀了我们三弟,我们要把你碎尸万段。”说的是咬牙切齿,眼睛却是盯着许静手上的短剑放光。他们虽然不是散修,但是平时的修炼资源也不多,连日常的修炼都有些紧张来,哪里会有初级中品法器用。别说初级中品法器了,就连初级下品法器他们都没有,现在面前如此一个好机会获得宝物,哪里会放过。 可是他们根本就没有去细想一下许静的实力,既然可以轻松击杀掉一名练气五层的魔修,那么对付他们也不会是难事。而且许静在使用法术的时候已经展示出了练气后期的修为,可他们就是有意识地忽略了,这都是贪心带来的后果。 这两人一左一右冲向许静,同时数个法术丢过来,一般的练气七层修士应对起来肯定是有些吃力的,但是许静却是快速地放出两倍于对方火球术,迎上对方的法术将其全都是挡了下来,火球术爆炸的威力冲击那两人的身上让他们受了一些轻伤,对其动作也造成了一定的影响,止住了他们前进的脚步。 两人见自己的法术没有起到一点效果,也算是清醒了一些,没有再疯狂地扑向许静,而是如同自残般的一拍自己的胸口吐出一口黑血。 黑血直直射向许静,还没有接近,许静便闻到腥臭的味道,他知道那黑血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脚一点地向后飞退,同时两个火球术射向那黑血,与其碰撞在一起炸裂开,黑血却是穿过火焰继续射向许静。 许静发现那黑血虽然有所变小,但是并不明显,就算是自己再多几次的火球攻击也不已经能解决掉那两块黑血。不过他却是注意到对方两人一副全神贯注的表情,猜测这黑血是受其持续控制的,便有了主意。 他神识一动,手中的短剑便自己悬浮了起来,然后一动如同一道寒光闪过,等到它再次回到许静手中的时候,那两块黑血已经失去控制掉了在地上,将地面腐蚀出两个直径一米的坑。许静非常庆幸自己没有被其击中,这要是被其命中,就算不死也是要重伤的。 再看那边两人,此时早就已经身首异处,掉落在地上的头颅上一副永远想不明白的表情。他们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面这个少年只是炼气期的修为,却怎么可以使出飞剑,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许静竟然已经拥有了神识。 许静同样是将这两人的血滴在了应魔石上,再次留下了两个印记。这还没有到考核的地方,许静的任务已经完成大半,让他觉得有些可惜,毕竟自己是不准备通过考核的。 等到许静做完这些事情,高主事才走到他的身边对他躬身行了一礼,“感谢仙师出手,不然我们性命难保。” “高主事,无需如此。我第一次外出行走,许多事情不懂,你帮我了解不少事情,我一直都没有好好感谢你。这一路上你们又是对我多加照顾,你们有难我出手是理所应当的,高主事无需再谢。” “仙师怎么能这么算呢?我们做的都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您可是救了我们几十号人的命啊。” “高主事,你就别再如此说了,不然我不高兴了。还有不要叫我仙师了,我就是一个炼气期的小修士而已,你以后还是叫我许小友吧。那样显得亲切些。” “这……”高主事本还想再说什么不过看到许静已经板起来的脸,便收住了话头,“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这时许静才注意到那些跟着刚刚三人来的那些黑衣人,他们此时早已丢掉了武器向高级护卫们投了降。他们本来刚刚在许静击杀掉那三名魔修后是准备逃跑的,但是高主事吩咐高家的那些护卫将他们拦了下来。在知道逃不掉后在修仙者面前只能老老实实地投降了。 “许小友,这些人你准备怎么办?”高主事尊重许静的意见自是需要询问他。 许静对于这种事情哪里有什么经验,对于刚刚的那三个魔修,许静可以心安理得的将其击杀,但是这些世俗凡人,他是下不去手的。 他想了想觉得这件事还是交给高主事解决好一些,“高主事,劳烦你处理一下这些人了。我要去修炼了。” “好的。我来处理。” 第二天许静走出帐篷,看到高主事已经在外面等着自己了。 “高主事,这么早。有什么事吗?” “许小友,和你说一下昨天晚上那些人的处理结果。” “嗯。” “您休息后我带人对那些人进行了分开审问,得知他们这伙人就这些人,领头就是那三人,在老巢里面只有一些家眷。之前只是劫一些东西从不上人,不久前那三人来了后杀了他们原先的头目然后他们做起来杀人越货的勾当。了解了这些后我们便将那些人放了,让他们回去带着自己家眷离开这里去做正常生活不要再做强盗。许小友你觉得我这处置可妥当?” “嗯。非常好。高主事的处事方法值得我学习啊。希望你可以不吝赐教。” “哪里哪里。我只是痴长几岁而已。”高主事哪里肯受许静的夸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明日星程〕〔赵浪秦始皇〕〔猎谍〕〔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为了成为英灵我只〕〔我只是外门弟子〕〔十分红处〕〔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斗破之开局魂二代〕〔同学婚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