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凡医王〕〔凌天独尊〕〔从一人开始开发诸〕〔农女福妻有点娇〕〔御兽:我的分身是〕〔综网的巫:从艾泽〕〔正德崛起〕〔持剑〕〔逆天换明〕〔财经新手有系统〕〔师姐,你们离我远〕〔修真高手的田园生〕〔赛点〕〔我只想苟且偷生〕〔重生后我成了三个〕〔无敌从斗破开始打〕〔兽域无疆〕〔时域领主〕〔重生之繁花似水〕〔重生我对感情没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只是外门弟子 第四十九章 易容算计
    许静等车俊两人离开许久之后才从藏身之处走出来,他心情有些不好。自己已经帮那些外门弟子解决了阵法的问题,他们要是当时就立马出来是有很大可能性跑出来,可是他们他太贪心,最终葬送掉了自己的性命。所以你永远也救不了不自救的人。 一番感慨后许静准备回华方城了,不过他并没有选择原来的路回去,而是先是想东行了一段距离,然后才改变方向回华方城,为了避开车俊两人。 城外许静没有立即进城,而是想到了一个问题。那车俊和自己可是有这过节,要是之前车俊只有那些手下,他倒是不怕他,可是现在他有了筑基期修为的长辈在,要是遇到了肯定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现在最好的办法是直接打道回府,回玄天门中。他相信在玄天门中车俊是不敢明目张胆地对付自己的。 不过他有些不甘心,他还是想把车俊他们在做什么弄明白,就算不行可要将车俊给解决掉,不让他以后有机会影响自己的修炼计划。他可不想在车俊的身上浪费太多的时间。 现在他面临的问题就是如何接近车俊还不被他发现。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最后还是从身份令牌中找到了,从里面兑换出了几颗初级易容丹。这种丹药可以让人在一定时间内相貌变成完全不同的样子,还不会被金丹以下的修士看出来。 许静服用下一颗后,立马就变成了一个阴柔模样的年轻男子,一点原来相貌的痕迹都看出来,连声音也跟着变了,变成了一副公鸭嗓。 虽然易容后的样子并不怎么好看,但是许静却是非常的满意。自己现在就是站在车俊面前,他也认不出来自己是谁了。 为了方便自己以现在的这个身份使用法器,许静还从令牌中兑换出一把扇形法器,非常符合现在他的气质。 准备好一切,许静才进了华方城,并没有回到自己原来住的那间客栈,而是重新找了落脚点。 后面的几天里,白天许静就在城中闲逛,希望能够看见车俊的踪迹,夜晚则是安心的进行修炼。 从考核开始到现在时间已经过去十天的时间,华方城中的玄天门外门弟子已经少了不少,有些事完成击杀五名魔修的任务离开的,有些是自知无法完成任务提前回去的。 以练气后期的极限速度,要想回到玄天门山门至少需要四天的时间。也就是说留给华方城这边的外门弟子只有一天的时间了。 许静的运气不错,让他看到了车俊的身影。车俊这带着自己在玄天门外门中的几个手下有说有笑地走进一间酒家。 许静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在他们的后面也进入了酒馆,就在车俊他们那一桌旁边背对着坐下,偷听着车俊他们的谈话。 “俊哥,你太厉害了,竟然带着我们大家击杀了那么多的魔修,让我们每个人都拥有了五个印记可以去完成考核了。” “这没什么,既然你们愿意跟着我,那么自然是要给你们解决问题,我们大家一起成为普通弟子,后面还能互相照应一番。可惜了那些牺牲在魔修手上的那些师兄弟们。”车俊做出一副痛心的样子。 旁边人赶忙安慰,“车俊哥,不要难过。那些师兄弟没有能挺过来这些都是因为仙途与他们无缘,这是命,不是你的错。”其实他们心里却是大骂车俊虚假,之前在门中的时候谁不知道车俊什么样的人,知道他就是在这里装装样子。 “众位不必劝我,我已决定以后与魔修势不两立,但凡遇到必是不死不休。” 坐在旁边桌子上的许静已经无语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车俊自己一边与魔修关系密切,一边去在高呼与魔修不死不休,脸皮实在是太厚了。 “俊哥,与魔修的事情是以后的,我们现在已经都凑够了五个印记,是不是应该回山门了,不然有可能来不及在考核结束之前赶回去。” “这是自然,我们明天一早就出发。这次还是有些遗憾的,本来我是要将许静那小子给解决掉的,可是一直没有看到他的踪迹。” “搞不好他已经丧命于魔修手中了呢。就算他侥幸回到了门中,俊哥想要对付他不还有的是机会嘛。” “也只能是这样了。” 许静知道现在是时候了,便站起身来对着车俊那桌问道:“几位师兄刚刚说的可是许静?就是那个之前在外门找他干活绝对没有问题的那个许静?” “嗯?你问这个干什么?你是谁?”车俊反问道。 “这位就是在外门中威风赫赫的俊哥吧?我也是玄天门来这里参加考核的外门弟子,刚刚听到你们在说许静,我刚刚好之前在城中见到过他,就来问问你们是不是在找他。” “你在城中见过许静?”车俊立马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嗯,四天前见过。” “在什么地方?” “俊哥,您看我这……”说着许静易容成的阴柔青年手上示意了一个动作。 车俊明白对方这是在要好处,“你想要什么才肯说?” “这个消息不是很重要,您就给我个百八十块灵石就行。”他这算是狮子大开口,对于一般的炼气期修士这就是一笔巨款,可是在车俊那里倒不是什么难事。 车俊直接从储物袋中取出一百块灵石放在了许静的面前,“给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千万想着玩什么花样,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许静一边将面前的灵石收起来,一边说:“那哪能啊?我告诉你的绝对是货真价实的消息。不过四天时间过去了,那个许静还在不在那里我就不敢确定了。现在我就带你们过去,还是?” “现在我们就走。”车俊急着找到许静,希望可以在今天就把这个害了自己的小子给解决。 许静易容成的阴柔男子带着车俊来到了之前许静住的那家客栈,“四天我就是看到那个许静进了这家客栈。” 车俊走到客栈里面,那掌柜连忙迎了上来,哪里敢怠慢他。“几位仙人来我们小店是有什么事情吗?如果有什么能是老朽帮上忙的,老朽已经义不容辞。” 车俊掏出一张图给那掌柜看,“有没有见过这个人?” 掌柜明白这些人修仙者是来找人的,心里面倒是发松了不少,然后仔细地去看图上画的那人,不仅如此还将店里面所有的伙计也都喊了过来一起看。 “这个不是那位客官嘛?”一个伙计一眼便认出了图上的许静。 “你见过他?”车俊赶紧将那伙计拉过来。 “他就是住在楼上最东头那间客房里面的客官。当时他入住的时候向我打听了不少华方城中的情况,所以我对他的印象比较深刻。三天前他离开之后到现在就没有再回来,不过他的房费给得够,我也就一直没有去将那间房收了。” “带我去看看。”车俊听许静人并不在,有些不高兴,对着那伙计喝了一声。 “是,是,是。”伙计被车俊一喝吓得不轻,张皇失措地手脚并用往楼上爬,给车俊带路。 那个伙计刚刚说的话都是实话,只不过他不知道的是昨天晚上许静偷偷地回过自己在这里原先住的那个房间,在里面做了一番布置。 车俊推开房间的门走进去,发现房间里面竟然还有着不少的东西,一看就是有人住在这里不怎么收拾。 他一个人在房间仔细查看,让其他人不要进去在门口等他,他想看看能不能从这房间里的东西中找到许静踪迹的线索。他这一找还真让他找到了线索。 在桌子下面车俊找到了几张被撕碎的纸张,上面用笔画着一些不知道什么东西,非常的潦草,像是草稿。他将其拼凑起来费了很大劲从上面认出了几个字,“元婴”“洞府”,“宝物”,心中一动,立马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这个想法一出现就是一发不可收拾。 他猜测许静应该是从那里等到了一个关于已死的元婴期修士洞府的信息,在这房间之中确定了洞府的位置和里面有强大宝物的情况,然后也来不及收拾房间里面的东西就急着前往那处洞府了。 为了验证自己想法的准确性,他再次仔细地研究那拼在一起的纸张,在上面发现了几个特殊的标识。之前他并不知道这些标识是什么意思,现在有了之前的想法再看,很快就发现了这些标识之中有一个就是指现在他所在的华方城。 紧接着,车俊开始在脑海中对照华方城附近的地形很快确定了这纸上的就是附近的地图。地图之上那个被明显圈出来的很有可能就是洞府的所在。 心中狂喜,车俊没有想到只是找许静会有这样的额外收获,暗道许静的运气既好又不好。运气好是他竟然能够获得这样的机缘,运气不好就是他的这份机缘将要被他给抢夺过来了。 车俊将那纸上的东西记牢后便将其彻底化为了粉末,心中庆幸刚刚没有让其他人进来,不然这份机缘就不是他自己独有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明日星程〕〔赵浪秦始皇〕〔猎谍〕〔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为了成为英灵我只〕〔我只是外门弟子〕〔十分红处〕〔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斗破之开局魂二代〕〔见龙卸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