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荒岛之王〕〔天皇巨星从做天仙〕〔他那么撩!〕〔绝品医圣〕〔我给渣男当婶婶简〕〔退婚后,我被状元郎〕〔九尾之夜,我截胡〕〔穿越后,和夫君带〕〔超凡医王〕〔凌天独尊〕〔从一人开始开发诸〕〔农女福妻有点娇〕〔御兽:我的分身是〕〔综网的巫:从艾泽〕〔正德崛起〕〔持剑〕〔逆天换明〕〔财经新手有系统〕〔师姐,你们离我远〕〔修真高手的田园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只是外门弟子 第一百三十六章 查验隐藏魔修
    在礼殿门口的广场上,一排长长的队伍摆在那里,队伍中的人都在焦急的等待着,他们都希望尽快地知道自己是否可以有那个机会前往南洲。 许静也在这个队伍之中,他非常幸运的被分在了第一批次之中。 他看着这个队伍,发现里面有不少的人脸上都有忐忑的表情,其中就有一些是他原本准备动手的目标。如此看来,这些隐藏起来的魔修们还是有了一定的预感。 在礼殿中,三个相互独立的空间正有着三位元婴期老祖各手持一面铜镜站在那里等待着前来进行考核的人。 很快首日进行考核的时间便到了,最先的三个人按照顺序进入礼殿之中,这三个人都是金丹期的修为,是门中的三位长老。在进行人员安排之时,金丹期长老有着优先进行考核的权利。 他们在进入礼殿之后便被分别带到了一位老祖面前。老祖直接用铜镜往他们的身上一照,一道青光射在了这三个金丹期长老身上,玄光的颜色并没有发生变化。 对他们进行考核的元婴期老祖告诉他们考核已经结束可以离开了,让他们回去之后不要和其他人说任何有关考核内容的事情。 正因为考核的步骤如此简单,所以李店外面排的队伍长度变化的非常快。只是半个时辰不到的时间,第一批的金丹期长老就已经全部完成了考核随即便是筑基期弟子进去礼殿。 元婴期老祖们原本因为第一批金丹期长老中并没有出现一个魔修而而持乐观态度时,接下来筑基期弟子的情况就一下子给他们泼了一盆冷水。 这三个元婴期老祖像之前一样向铜镜之中导入灵力,往今天的第一个筑基期弟子身上照去。清光售出之后,他们就准备收起铜镜喊下一个人进来,却没有想到那青光能在这三名筑基期弟子身上显露出了淡淡的红色,说明他们的体内都含有魔气。三位老祖脸色立马就变了,准备将这扇人定为是魔修,不过仔细一看却发现那红色的深度并不是多么深,与昨天他们从筑基期魔修身上查看出来的红色深度相比要浅一些。这说明这三名铸机器弟子身上的魔气是非常稀薄的,他们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所以只能将这些人先行记下,然后继续接下来的查验。 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接下来的猪及其弟子依旧是这样的情况。从这第一个参加考核的筑基期弟子开始,后面的每一个人在流明验魔镜下都是显露出了红光,这怎么能不让他们心惊。 两个时辰过去之后,外面等待考核的队伍已经缩短了三分之一。这些人中只有四个人在流明验魔镜下显现出比较深的红色,这四人自然被明确了魔修的身份。 老祖们并没有直接去动他们,只是将他们都记了下来,等所有的人都查验完之后再处理这些魔修不迟。 轮到许静时,他进入礼殿,见到了一位元婴期老祖手持着一面铜镜,他知道那便是张远所说的可以查验魔修身份的宝物。 老祖没有说什么,一挥铜镜,青光射在许静身上。 他能够明显的他感觉到自己的丹田被窥视了一般,好在他及时的将生灵之火隐藏了起来。 流明验魔镜的青光在许静的身上并没有任何的变色,这让那位元婴期老祖到时眼前一亮,对他多关注了一眼。 第一天的考核结束之后,在车英华的洞府之中,昨天的那些魔修又一次聚集在了一起,相互之间分析着今天的情况。 “魔使,今天去参加考核的人我已经询问过了。他们遇到的情况都是一样的,被玄天门的那些元婴期修士用一面铜镜照了一下后就结束了考核过程。” “那面铜镜是什么情况?” “这个就不是很清楚了,所有的人都没有见过那种用东西,只是知道那面镜子会发出一道青光照在人身上后会变成红色。” “你们有没有问过那些不是我们的人,是不是也是这样的情况?” “问了,他们也是如此。不过那些金丹期的长老我们就没有去怎么询问,怕引起他们的警觉。” “这个等我明天亲自去打听一下。” “那么魔石大人,我们明天要怎么做?还是和今天一样吗?” “嗯,还是和今天一样,暂时不要轻举妄动。” “是。” 与此同时,玄天门的元婴老祖们全部都是脸色不善地聚在了一起。今天他们查验的结果有些让他们难以接受。虽然金丹期长老中并没有发现任何一个让流明验魔镜青光变红的,但是筑基期弟子中那诡异的情况让他们心头都是沉沉的。 虽然说筑基期弟子并不是宗门核心力量,但是却是宗门未来发展的根基。如果这些人全部都成为了魔修,那么哪怕玄天门这次打败了进犯他们的魔宗,后面玄天门也很难继续进行有效地发展。数十年之后,玄天门就会出现人才的断代,这会让玄天门的整体实力大减,很有可能直接从最一流的大型宗门行列跌落到中型宗门之中。 “今天的这个情况实在是太诡异了,你们说到底是因为什么呀?难道我们整个宗门中所有的筑基期弟子都是魔修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们玄天门直接叫魔宗算了,那样反而更合适一些吧。” “应该不至于吧。如果他们都是魔修的还要和我们打什么呢?早就利用这些人攻破我们山门了。我倒是觉得应该是有人对我们的这些弟子做了手脚,这样的手段是为了他们后面布置。” “我觉得这说得靠谱。只是魔宗他们是怎么做到这些事情呢?” “我刚刚仔细看了一下,发现有这种情况弟子都是筑基期的弟子,而且修为基本上已经都是筑基九层,而炼气期的弟子都没有这样的情况。” “他们不屑于对炼气期做手段吧。” “筑基期弟子中也是有少部分的人体内没有检测到魔气。这些人多是一些修为比较低的弟子,都是在初期和中期。” “修为低的筑基期弟子?现在门中还有修为低的筑基期弟子?不是有益宝丹吗?门中给他们分配益宝丹了,他们怎么到现在还只是筑基初期,难道是新从炼气期突破过来的?” “这看着倒不像是新晋升突破的。他们大部分都是内门弟子和核心弟子的身份,要是是最近才突破到筑基期的,那么他们之前应该是不可能成为内门弟子的。要不我喊过来问问情况?” “可以,但是不要把他们都喊来了,就每一种身份的弟子喊两三个人就可以了。我记得好像还有一个筑基期的外门弟子体内也没有查到魔气,他的修为好像是筑基三层。” “明白了,我这就去安排。” 许静在完成考核之后便回到了自己的舍房。那一直在不远处盯着自己的金丹期魔修今天已经离开了,应该是因为宗门安排的这次考核让车长老彻底的转移了注意力。 啊,也是因为还有这样的情况,许静放弃了,当天晚上再次出去继续猎杀隐藏魔修的打算。 其实许静还是有些想能去的,毕竟那是一笔比较丰厚的贡献点。 因为现在门中的局势比较复杂,许静这段时间并没有再去继续提升自己的修为。要是修为提升的太快,不得不进行筑基期的七转,他的战斗力就会很大程度上的减弱。接下来肯定会出现重大形势变化,甚至有可能爆发大战,那样他很难能够保证自己的安危。 许静没有着急再修炼,而是在身份令牌中寻找战斗手段,比如说是技法或者法术之类的。之前他们在战斗上就发现过自己一直都是在用自己的灵力实力压制别人,战斗方式有一些太过于单一,缺乏灵活性,需要多一些与人斗法的手段。 就在许静正在自己的舍房中查看身份令牌里面的东西清单时接到了一张传音符,是伍雄找他有事。 他赶过去的时候发现在那里除了伍雄之外竟然还有一个元婴期老祖在等着自己。对方根本就没有和他说什么,直接带着他一路飞行来到了宗门的一处宫殿之中。 在这宫殿之中,还有这几位元婴期的老祖。许静不知道他们找自己到底有什么事,只能在那里静静地等待他们开口。 “把你喊过来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就是有一个简单的问题要问你。” “老祖您问。” “今天在对你进行考核的时候,发现你的修为只有筑基三层,想问一下你突破到筑基期已经有多长时间了?” “有三四年的时间了。” “既然已经有三四年时间了,那你的修为为什么会还这么的低,宗门不是每个月都会给你们发益宝丹吗?就算你是外门弟子,依靠这每个月的益宝丹,也不至于几年了修为还只是筑基三层。” “启禀老祖。门中每个月发的益宝丹我都没有服用,全部拿来换灵石了。” “这是为何?你很缺灵石吗?” “这倒不是,主要是我不想服用那益宝丹?”“益宝丹有什么问题吗?” “什么问题我是没有发现。只不过我也是一名炼丹师,知道这种短时间之内可以提升修为的丹药都是有着一定副作用的。就算是对身体没有什么害处,也会影响自己的修炼根基。本着谨慎的原则,我就没有服用。” “你说你是一名炼丹师,现在是什么品阶的?” “二品上。” “嗯?”宫殿之内的那些元婴期老祖都是有些惊讶,“你既然有这样的炼丹水平,怎么还是个外门弟子?没有去药庐吗?” “弟子之前就是在药庐中做杂务的,正是在那段时间分别得了黄长老和金长老的帮助才得以修习炼丹术。几年前被外派了出去一直到最近才回到宗门之中。” “是这样啊。行了,我们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许静向着那些元婴期老祖行了一礼,便退出了宫殿。 宫殿之中从一侧又走出来好几个元婴期老祖,其中一人问道:“如何?” “这名外门弟子的确没有服用益宝丹,看来是所有的问题就出现在那益宝丹上了。没有想到我们花那么大的精力找来这个姓童的炼丹师,却没有想到给我们宗门带来了大的灾祸。” “之前死掉的那些人中有车家那小子,我就怀疑车英华应该也有问题。现在看来是可以明确他就是魔修了。这益宝丹可以说就是他带进宗门的。” “这魔宗为了对付我们玄天门还真的是费尽了心思。这车英华在我门玄天门可是呆了几十年的时间。这几十年的时间里面,他已经算是在门中安了家,就连自己的儿子也加入了宗门之中。我们的如果不是有这样的实据根本就不可能会相信他是魔宗安排在我们这里的钉子。” “现在感慨这些又有什么用,我们现在要想的是后面该如何做。” “还要怎么做,直接过去将车英华和那些与他相熟的人全都都抓起来,不能让他们再在我们宗门之中为非作歹了。” “现在将车英华和那个童姓的炼丹师杀是非常简单的,但是我们宗门中那么多的弟子该怎么办?在没有找到解决益宝丹问题的办法之前就对他们下手,会不会让他们直接来个玉石俱焚?” “现在应该已经是没有时间让我们去解决那些弟子身上魔气的问题了。只要我们在门中发布消息让弟子们停止服用益宝丹,那些魔修就会知道我们发现了益宝丹的问题,相信他们也不会再给我们时间,就会选择比较极端的反应。” “所以我们就要将那些体内含有魔气的弟子全都放弃掉?” “也只能如此了,后面几天的查验我们继续进行,你一定要将门中那些没有任何问题的人挑选出来,他们后面都是我们玄天门延续下去的根基。” 众元婴期老祖脸色都不是很好看,但是他们知道这是现在所能做的最好的选择了。 许静在从元婴期老祖那里回自己舍房的路上一直在思考事情,他从刚刚老祖们的问话中就知道他们已经注意到了益宝丹之中的问题了。这样就是说门中魔修所做的主要手段已经暴露在了。正因为这个原因,许静刚刚获得了一笔不错的贡献点奖励,足足有五万之多,让许静的贡献点数量再次要迫近十万的大关。 许静正想着事情,并没有听到有人在喊他。那在后面喊他的人见自己的呼喊没有等到什么回应,立马有些不开心了,一路小跑到许静的身后,狠狠地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许静。” 这人正是冯玉璃,从她喊许静的称呼上看,就知道她是真的生气了。 “嗯?”许静感受到有人接近自己时就已经反应过来了,不过神识探查到是冯玉璃,也就没有做出身什么反应,“冯师妹啊。这么巧,在这里遇到了。” “有什么巧的,都在一个宗门中,相互遇到不是很正常事情吗?”冯玉璃语气中充满了怨气,“你应该回来有一段时间了吧?都不知道找我,或者是和我说一声吗?我还是今天去参加考核时看到了你,才知道你宗门了。” “这段时间我事情比较多,一直都没有什么时间。当初回来时是和冯师叔一起的,我以为她会告知你的,所以就没有刻意的发传音告诉你我回来了这件事。” “哼,我看你就是不想见我把。” "冯师妹,何出此言?" 冯玉璃没有回到许静,而已有些幽怨地看了许静一眼,便岔开了话题,“许师兄,这次宗门挑选去南洲的人,你有没有什么想法啊?今天的考核结果你是怎么想的啊?”“我?冯师妹,你想多了吧?我怎么可能通过考核?门中有那么多的年轻俊才,我是肯定没有任何希望的。” “许师兄你太妄自菲薄了。我还是知道你一点真实实力的。不过今天考核过程感觉有些太草率了,只是用镜子照照我们而已。真不知道那面镜子如何挑选出最有潜力的人。” “谁知道呢?我们这样的低修为外门弟子,只要宗门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就行,想来宗门是不会还我们的。” “也是。这些根本就轮不到我们去操心什么。对了,许师兄,你回宗门后住在什么地方啊?应该不是在外门舍房那边吧。我之前都没有在那边看到过你。” “嗯。我主要药园之中。当时回来后就被分配到了药园中做事。” “就是那个前主事被魔修杀害的那个药园吗?” “是的。” “那里现在安全吗?毕竟之前出过那样的事情。” “还行吧。反正我在那里住得挺安心的。而且过得非常清闲,有许多的时间可以用来修炼。” “很清闲?”冯玉璃有些疑惑,她也是外门弟子,自然是知道外门弟子平日里有多少的杂务需要去做。不过她很快像是想到了什么,“哦。我知道了。现在药园那里的主事是伍雄长老。我之前在南浔坊市那边见过,你和他的关系非常的不错。他在药园给了你许多的方便吧?” “的确是这个样子。你这段时间很忙是吗?要不要我让伍大哥将你也弄到药园这边来,你也好有更多的时间来修炼。我看看的修为啊。哟,不错嘛,这几年不见,修为提升得挺快的嘛,现在都有筑基六层的修为了。” 听到许静的夸奖,冯玉璃还是一些小小的开心,“我这速度已经很慢了,只是比一般的筑基期修士稍快一些而已,与门中那些服用益宝丹的师兄师姐们要慢得多了,这还是有你之前给的那些丹药的帮助。” “你只要按照自己的节奏修炼就行,不要羡慕那些人,他们早晚因为自己短视的选择而后悔的。” “我明白你的意思。所以我一直都是没有去服用那益宝丹。哪怕身边的师姐们总是劝,我也没有服用过。许师兄,你刚刚说的事情算数吗?” “让伍大哥将你要到药园来的事?没有问题。我这就和伍大哥发传音。”许静说着就取出了一张传音符给将事情告诉了伍雄,让他帮个忙。 伍雄此时还在自己的住处有些坐立不安呢。刚刚门中元婴期老祖找上门直接就要带许静走,也不说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他很担心许静会不会出什么事情。 这时,他接到了许静发来的传音发现里面竟然是让他帮忙将其一个外门弟子朋友安排到药园中,给予她和许静一样的待遇,这让伍雄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 在伍雄有些哭笑不得的时候,心中的担心也是放了下来,许静既然如此给他传音就表示他没有什么问题。 不过为了自己安心,他还是给许静回了传音,让许静到自己这里来一趟。他想询问一下今天晚上老祖找他到底是有什么事情。 没有想到可以那么快就接到伍雄的回音,许静查看了一番,便告知冯玉璃她的事情伍雄已经答应帮忙解决了。 与开心不已的冯玉璃分开后,许静径直来到了伍雄的住处。伍雄早就在厅堂之中准备好了灵茶等着他了。 “伍大哥,你这找我是有什么事情?” “我还能有什么事情。自然是今天晚上的事。老祖找你到底有什么事情,竟然会亲自过来找你。我也有询问老祖,可是他在见到你之前什么也没有和我说。当时我还以后你摊上什么大事了呢。” “我一个外门弟子能摊上什么大事。老祖喊我过去就是问我几个简单的问题。应该是和今天的考核有关吧。” “什么问题?” “我有些不好意思说。” “许静你还和我卖什么关子,赶紧说。” “老祖问我突破筑基期多长时间了。我如实说了自己的情况,然后老祖似乎就有些不满意我的修炼进度。他问我怎么不服用益宝丹提升修为。我和老祖说我不希望益宝丹那种拔苗助长的丹药,老祖就让我回来了。” “就这些?” “就这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明日星程〕〔赵浪秦始皇〕〔猎谍〕〔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为了成为英灵我只〕〔我只是外门弟子〕〔十分红处〕〔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斗破之开局魂二代〕〔同学婚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