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凡医王〕〔凌天独尊〕〔从一人开始开发诸〕〔农女福妻有点娇〕〔御兽:我的分身是〕〔综网的巫:从艾泽〕〔正德崛起〕〔持剑〕〔逆天换明〕〔财经新手有系统〕〔师姐,你们离我远〕〔修真高手的田园生〕〔赛点〕〔我只想苟且偷生〕〔重生后我成了三个〕〔无敌从斗破开始打〕〔兽域无疆〕〔时域领主〕〔重生之繁花似水〕〔重生我对感情没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只是外门弟子 第一百三十九章 门中动乱
    考核的第三日是平静的,平静得有些诡异。许静拉着冯玉璃九待在舍房之中安心的修炼。外界要是发生了什么,自己布置在舍房外面的三品防御阵法也能够抵挡一阵子。 这份平静并没有持续多长的时间,当天深夜里,门中便出现了动乱。 当天晚上,宗门之中大多数的人都已经休息了。这时阴暗处不断地走出来许多人,其中两名金丹期长老,剩下的十几个人都筑基顶峰的修为。 这些人分成了两个队伍,一个队伍向着外门弟子舍房的聚集处奔去,而另一个队伍也是向着门中核心弟子聚集的地方赶去。 很快的两处就亮起了火光,然后喊杀声响起。这些人就是隐藏在玄天门中的魔修,他们在到达自己的目的地后直接就对着遇到的玄天门弟子发动了攻击,攻势极凶。 两处地方虽然声势都比较的大,但是情况却是完全的不一样。外门弟子那边在这些魔修的手下基本上就没有什么抵抗之力,短短的时间里面外门弟子就死伤惨重。 而核心弟子那边却是另一种情形,那一队魔修还没有能够找到核心弟子的身影就被人拦了下来。在他们面前的是两名元婴期老祖,看样子是已经在这里等着他们了。 这队魔修领头的那个金丹期魔修心中明白今天他们这些人是没办法全身而退,应该是全部都要交代在这里。不过他也不会坐以待毙,临死之前也要爆发一下,“众位同胞们,现在到了为圣宗魔主献身的时候。圣宗永存!” 动乱发生的时候,伍雄和慕容青正在许静这里,他们还想从许静这里磨一顿灵兽肉吃。听到宗门中的动静后,伍雄一脸疑惑地站起身看向动乱发生的方向,“那里是怎么了?” “似乎是发生了什么战斗,会不会是魔宗的人攻来了。” “我过去看看,小青你在药园这里守着,有什么情况告诉我。” “好的,伍哥。” 伍雄和慕容青相继离开了许静这里,许静像是不关心那边动乱的情况一般,进房间休息了。 等到伍雄再次回到药庐之后,许静从他的口中了解到了这次动乱的具体情况。 伍雄对那些隐藏在门中的魔修非常的愤懑,“这些魔修实在是太嚣张了,竟然敢隐藏在我们玄天宗门之中。这些人可是在门中已经待了很长的时间,实在是太可恶,竟然那么早就开始算计我们了。昨天晚上的战斗我没有赶上,要是再让我遇到魔修,我就一定不会手下留情,直接打的他们神魂俱灭。” “伍大哥,你肯定是会有机会的,这山门外面可是还围着好多的魔修呢。我想与他们之间的战斗应该很快就会到来了。对了,昨天晚上发生那样的事情,今天的考核还继续吗?” “宗门老祖们并没有什么消息传出来,不过现在大家都人心惶惶的,想来考核应该是没有办法继续进行下去了。” 虽然昨天晚上的动乱很快就平息下来,但是还是在门中引起了极大的反响。 宗门中氛围变得紧张起来,毕竟那是几十个魔修,之前都是他们的同门。这让长老和弟子都是有些恐慌,每个人之间都是互相提防,生怕身边之人会突然变成一个魔修对自己动手。 许静对于这次的小动乱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只是为那些死去的外门弟子心痛。许静知道只是暴风雨到来前的前奏,车英华他们这些大鱼都还没有暴露出来。 “许师兄,宗门中竟然有这么多的魔修,山门外面还有魔宗的包围呢。”冯玉璃有些担忧宗门所遭遇的情况,她一直以为宗门之中是安全的,现在这种安全感消失了,自然有些手足无措。 “不用担心,宗门的那些老祖肯定有着应对的。就算是魔宗真的攻进宗门中来,大不了我们离开山门这里就是咯。当然那是宗门真的支撑时我们最后的选择。放心吧,我都会带着你的,我还要安稳地把你交到冯师叔那里呢。” 许静如此说让冯玉璃安心了不少,心中还有一丝的欣喜。 宗门之中许多弟子和冯玉璃的想法是一样,觉得门中不安全,甚至有些人有离开山门这里的想法。 金丹期的长老们也是有不少的人心思浮动,一些人都偷偷的聚集在一起商量着一些事情。 众多长老和弟子都是相互之间议论这件事。“昨晚的事情你们听说了吗?” “嗯,没有想到宗门里面会有那么多的魔修隐藏。” “就是,上次的那事后,我还以为只有个把魔修在宗门里面兴风作浪呢,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的情况。” “实在是太可怕了。外门弟子那边可是死了不少人呢。”“你说他们去杀那些炼气期的外门弟子却不把筑基期弟子作为目标是要干什么啊?” “谁知道呢?” “这样不好嘛?难道你想那些魔修找上你吗?” “当然不想。” “唉,现在门中也不安全了。” 那考核的确受到了动乱的影响,上午根本就没有人去参加考核。直到下午,宗门的元婴期老祖们才宣布后面的考核,并且也明确的说出了这次考核的主要目的其实就是为了探查出隐藏在宗门之中的魔修。等到所有人都被探查过后就能够清除掉宗门之中所有隐藏的魔修了。 这个消息一出,让宗门之中所有的人稍微安心了一些,当然心中难免有些失望,因为他们之前所期望的前往南洲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这次不是是在车英华的洞府了,一个金丹期魔修看了一圈周围的人,“昨天行动的那些人情况怎么样?一个也没有逃出去吗?”这次这些魔修并没有在车英华的洞府中聚集,人群中也没有车英华的身影。是因为昨天车英华已经通过益宝丹的问题暴露推测到自己魔修的身份也已经暴露,为了后来的行动能够成功进行,他需要将尽量不与玄天门中的同伴再接触,避免他们也暴露自己的身份。 周围的两人摇了摇头,“全部都牺牲了。玄天门的那些人一早就有好准备。” “唉,这也是之前就预想到的情况。虽然我们的这些同门都牺牲了,但是我们不能沉浸在悲伤之中。要知道他们都是为了圣宗的未来,为了魔主的大业贡献了自己的宝贵生命。我们要将这一笔账牢牢的记在心里,后面我们都是要讨回来的。” “是。” “昨天的那些同门的牺牲有有意义的。从今天玄天门那些老东西要求继续查验剩下人的身份就能看出他们并没有因为昨天我们的行动就认为昨天牺牲的就是我们所有的同伴。不过这也是我们之前的想好的,知道我们的目的达到了就行。原本今天需要去被查验暴露的人得以继续隐藏身份,等明天早上外围的大军进攻后,他们也没有时间再来一一查验了。到时候我们这些就将是此次作战成功的最大功臣。我们现在就再来研究一下明天的行动方案,务必要做到万无一失。” “是。” 在玄天门山门外围的那些魔修已经接到了车英华发给他们的消息,按照上面所说的行动方案开始进行准备。 虽然说这次临时提前行动有一些仓促,但是他们还是非常有信心,这次可以一举拿下玄天门的。 这次他们准备的力量要比上次强太多,光是元婴期的数量就是上次的两倍。而且为了对付玄天门那五品上的防御法阵,他们还特意准备了几样破阵的宝物。 此次他们进攻玄天门山门战斗的指挥是一名元婴中期的魔修,他曾家参加过上次对玄天门的进攻,上次的失利让他心里一直有个心结,这次正好是他解决这个心结的时机。 “一切都准备好了吗?” “虽然因为时间的问题,不是很完美,但是要攻破玄天门,剿灭他们是没有什么问题了。” “好。车英华那家伙在玄天门中布置那么长时间,就是为了能够为圣宗壮大多吸引些人进来,没有想到就在这快要成功的时候出了问题。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我就不在这里等这么长时间了。”这话说得显然是对车英华有一些不满。 “方魔使大人,车魔使大人那边也是出现了意外而已。虽然没有能够取得更加大的成果,但是明天的行动还是需要他们配合的。有了他们的配合我们攻破玄天门也能轻松一些。车魔使大人为了能够在玄天门中更好的隐藏一直压制着自己境界没有突破元婴期,也算是为圣宗尽心尽力了。” “不用你替他说好话,功过自有魔主去决断。我只是抱怨一声而已,不会影响到明天行动的。”身边这个人的身份有些特殊,他只能不咸不淡地说上一句。 “如此最好。” 在玄天门元婴期议事的宫殿中,孙老祖询问身边的其他人,“外围的魔修已经开始行动了吗?” “是的,从他们动作来看,应该就是一两天里面了。” “好。我们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都已经在等着他们了。” “门中那些已经明确身份的魔修要盯好了,只要外面的魔修进攻开始,就没有必要再留着他们了。这些魔修将我们宗门祸害成这个样子,绝对不能轻易的放过他们,一定要让他们形神俱灭。” “那些人都有人盯着在。这次一定要将魔宗针对我们玄天门的这个问题给彻底解决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明日星程〕〔赵浪秦始皇〕〔猎谍〕〔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为了成为英灵我只〕〔我只是外门弟子〕〔十分红处〕〔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斗破之开局魂二代〕〔见龙卸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