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相之王〕〔妖夫在上〕〔男人三十〕〔万古帝尊〕〔大夏文圣〕〔将军夫人惹不得〕〔摄政大明〕〔毒医狂妃:邪帝请〕〔盖世人王〕〔六道仙尊〕〔我的治愈系游戏〕〔每天都离现形更近〕〔自律的我简直无敌〕〔神权之上〕〔官路高升笔记〕〔人道大圣〕〔深空彼岸〕〔乡村作曲家〕〔神霄之上〕〔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心头好 第九章
    赵彤赶到总裁办公室外的时候,闹剧已经结束了。

    乐瑶受伤离开,维修工正在修理总裁办公室的门,她只是粗略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她再次被乐瑶的行动力和胆量所折服。

    大秘经历了乐瑶这种不走寻常路的艺人,又看见了该艺人的经纪人,别提多心塞了。

    “赵小姐,总裁现在不见客。”大秘挡住了赵彤的去路。

    赵彤看了看对方防备的样子,叹息一声道:“你别把我当做和瑶瑶一样性格的人,我还没她那么强悍。”

    大秘打量了她一下才说:“那最好,今天再发生第二次意外的话,我们就可以集体提交辞呈回家了。”

    赵彤迟疑着:“这是温总的意思?”

    大秘微笑:“怎么会呢,温总那么温柔的人才不会这么说呢,是我们自己从现在的气氛中感受到的。”

    赵彤点点头,转身想走,可又想起自己和乐瑶的关系,以及想要告诉周铮却没机会的事情,她斟酌半晌,又转回了身。

    大秘刚松口气,见赵彤又转回来了便再次警惕起来,二秘也走上来挡在了赵彤面前,两人那严阵以待的架势,好像把赵彤一个年轻女孩当做了洪水猛兽。

    看来乐瑶的能量有点大啊。

    赵彤牙有点疼,但还是耐着性子道:“我想见一见温总,还请两位帮我跟温总说一声。”

    “温总今天不见客了,之前约定好的会面也都推后了,赵小姐还是别为难我们了。”二秘立刻拒绝她。

    赵彤说:“你们总要问过温总才知道他是不是会见我,你们就和温总说,我是来解释乐瑶索要签约金那件事的。”

    大秘二秘对视一眼,都有些为难,向云在这时从办公室里走出来,对赵彤说:“你进来吧。”

    这会儿总裁办公室的门开着,修理工正在修理,赵彤在外和秘书们的对话,门内的向云和温漾听得清清楚楚。

    赵彤点点头,客气地越过两位秘书走进门内,一眼就瞧见了端坐在会客区喝茶的温漾。

    不得不说,温漾的皮相真的非常好,也难怪乐瑶那么强悍的姑娘都对他钟情不已。

    但经过这件事,乐瑶今后怕是绝对不会再喜欢他了吧?

    这挺让人遗憾的,虽说赵彤最初并不看好乐瑶和温漾,觉得这俩人不可能在一起,但经过了乐瑶这一系列的操作,她突然觉得,也许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的吧?

    “赵小姐请坐。”向云引着赵彤坐下,问她需要喝什么,赵彤摇头拒绝了。

    “我不喝了,我还是赶紧说事儿吧,不敢耽误温总的宝贵时间。”赵彤特别懂事的样子。

    向云笑笑未语,把空间留给他们,自己离开,还带上了门,让修门的工人暂时停止了工作。

    办公室里安静下来后,赵彤开门见山道:“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见温总,和您对坐我还有点紧张,所以我也不卖关子了,长话短说。”她思索了两秒钟说,“是这样的。我是在接手乐瑶之后才意识到公司想要雪藏她的。我稍微调查了一下,原因也基本都知道了。”

    温漾从容优雅地喝茶,听到这里他放下茶杯,温和地笑了笑说:“那赵小姐认为公司这个决策如何?”

    赵彤如实道:“如果我了解到的乐瑶真是那种目光短浅的人,我会认同公司的决定。”

    “这么说来,赵小姐了解到的乐瑶不是那种人了。”

    “我只靠一张嘴来说,温总肯定不会相信我,但如果听完我的解释,温总还是那么认为,我也不会再想着为她争取什么了。”

    温漾终于对此提起了一点儿兴趣,他拉开手臂靠到沙发背上,微微蹙起的眉头,忧郁清贵的气质,无论哪一点都非常迷人。

    赵彤就这么看着,也有点分神,为了不影响自己的判断和后面要说的话,赵彤垂下了眼睛。

    “乐瑶要签约金是为了给她哥哥治病。”她直接点明主题,“我调查过了,乐瑶家里已经没有其他人了,只有他们兄妹俩相依为命。几年前她父母相继重病去世,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她是靠自己勤工俭学读完医学院开始实习的。我猜测她之所以去学医,也是因为至亲接连重病,求医艰难,才起了自己做医生的心思。她哥哥也很争气,学得金融,毕业后帮了妹妹不少。但好景不长,她哥没多久就查出了尿毒症,两兄妹本来就没什么存款,她哥这一病还需要换肾,那得一大笔钱,她那会儿正值是否留院任职的关键时期,这个阶段她是拿不到什么高薪水的,就算熬到主治医师主任医师,也需要时间,并且收益不高。她大约是因此才参加了《梦想的歌声》,打算置之死地而后生吧。”

    温漾安静地听完赵彤的长篇大论,脸上笑意消散了不少,他薄唇轻抿道:“这就是你们商量了这么久想出来挽回局面的借口?”

    如果乐瑶在这,一定会高呼一声——看看吧,果然被她猜对了,她没解释一点都没错,这家伙的反应和她所预料到的完全一致。

    赵彤并不知道乐瑶心里怎么想,她只说她想说的:“是不是借口温总调查一下不就知道了吗?我说的话您不信,但您可以让您信任的人去调查。”

    温漾没有很快说话,赵彤沉吟片刻继续道:“温总还记得乐瑶那次去机场被拍吗?还闹出了绯闻。”

    温漾依然不说话,不说记得也不说不记得,赵彤不介意,接着道:“那次闹绯闻是她挽着另外一个男人的手臂,恰好被人拍到了。她事后在微博辟谣了,那天是三人行,她送她哥和学长出国,这也是事实。她学长叫师之然,是医学博士,在国外进修,他是专程来接乐瑶哥哥去国外做手术的。”

    温漾斜睨着赵彤,桃花眼除了疏离的柔和看不出半点其他情绪。

    赵彤有些失望,觉得他太冷情了,要知道她了解实情之后,可是十分为乐瑶感到不平的。但细细想来,公司不知道这些事,乐瑶没解释过,那公司做这样的决定也无可厚非。

    现在公司知道了,当然也可以坚持之前的决定,一个小艺人而已,对先成娱乐来说就像一只蚂蚁,实在微不足道,这只蚂蚁经历过什么,日子多艰辛,站在高处的人才不在意。

    赵彤有点生气,态度坚硬起来,她站起身朝温漾鞠了一躬,直起身才再次开口:“我知道即便解释清楚了,即便温总调查清楚我的话确实属实,也只是让您稍微改变一些对乐瑶的坏印象。您可能依然不会改变您的决定,但我作为乐瑶的经纪人,作为知道实情的人,不说出来我会憋死。我也不道德绑架您就非得可怜她,给她一条生路,具体要怎么做也不过是您一念之间的事,我说完了我想说的,心里轻松了,也便罢了。不打扰温总休息了,再见。”

    赵彤说完最后一个字便走了,头都没回过一次,和乐瑶走的时候一样。

    看得出来,她说的都是实话,是真的没奢望温漾会因此改变他做的决定。

    她来之前很多人劝过她了,他们都跟她说放弃吧,说了也是白说,何必去触大老板的霉头呢?他们就职先成这么久,就从没见温漾做过的决定有哪样更改过的。

    他是个绝对不允许自己犯错的人,即便真的犯了错,做了错误决定,他也会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将错误的变成对的。

    赵彤走后不久向云便打开了办公室的门,让工人继续修门。

    漂亮的雕花木门被踹坏了,虽然还可以关上,但打开后会摇摇晃晃。

    温漾坐在沙发上扫了一眼,耳边响起修门的噪音,他觉得有些头疼,便抬手按了按额角。

    向云走过来低声问:“温总要不要先去休息一下?”

    温漾开口说的却是另外一件事:“让关樾去查查,乐瑶要钱到底是为了什么。”

    向云意外地看着他,半晌没动作,温漾睁开眼安静地望着他,向云瞬间回神,忙不迭去通知关樾了。

    他走后,温漾自沙发上站了起来,他回到办公桌后,缓缓落座,翻开笔记本电脑,打开工作邮箱,翻找出乐瑶发的两封邮件,回想起她走时那个眼神和最后说的话,等他意识到他竟然这么长时间一直在想她的时候,脸色特别难看。

    他倏地扣上笔记本,将这点不正常归结于这件事的内情过于复杂。

    他按下内线,叫来总裁办的人,重新开始工作,进入工作状态后很快便将这些事抛开了。

    乐瑶离开先成娱乐大厦之后就关了手机,去了医院。

    她去的医院是之前实习的医院,她在门诊挂了号,等叫号,进去之后见到的是熟面孔。

    “乐瑶?”骨科大夫惊讶地看着她,“你今天怎么过来了?哪里不舒服吗?”

    乐瑶笑了笑说:“今早健身的时候失了分寸,腿有些疼,陈医生帮我看看吧。”

    陈医生是个四十多岁的男医生,笑容满面道:“好的。说起来我还以为以后很难见到你了呢,你怎么一个人过来的?明星不是都有经纪人吗?你也没戴墨镜,不怕被人认出来吗?”

    的确是被认出来了,医院里人那么多,年轻女孩也不少,她们认出了乐瑶,但医院是什么地方啊,乐瑶低着头抗拒和人交谈,他们也就放弃了。

    “您还是先帮我看看腿吧。”乐瑶是真的有些难受,说话时声音都有些颤抖。

    陈医生不再废话,帮她仔细检查后,语重心长道:“你这真是健身搞得?那你也太拼了,你得用了多大力气啊?摸着看应该是没伤到骨头的,疼痛应该是太用力导致了肌肉韧带拉伤,回去之后贴点膏药,好好休息一下,三五天没改善的话再来找我。”

    乐瑶也是学医的,心里有数,只是来确认一下而已。

    她起身谢过大夫,转身离开,不多言语,让陈大夫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本来还想要个签名呢,但她走得太快了,也就算了。

    离开医院,乐瑶没打车,她将丝巾扯下来重新系了系,遮住了半张脸,再把墨镜戴上,步行回家。她不知道的是,虽然在医院没人真的上来打招呼,却有人拍了照片发在网上。

    她自致富经之后沉寂了许久,粉丝们早就着急了,也意识到本来说好了三人出道,最后变成了二三名组合出道,第一名solo出道,这听上去是件好事的事,但事实却不一定。

    你看人家组合天天有通告,第一名却一直没有消息,这还不是最好的证明吗?

    因着这份心态,粉丝们一看见路人拍图,得知偶像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去了医院,面目消沉,神情恍惚,瞬间就炸开了。

    乐瑶的粉丝都是真粉,她可没钱买水军,公司更不会出钱给她买。真粉数量庞大,做出来的事也就轰轰烈烈。他们全部修改了微博头像,头像上就一排字——要求先成娱乐给个说法。

    为什么他们的偶像明明是第一名出道,却一直没有通告,还要那么可怜的独自去医院看病?

    她又为什么去看病,到底受了什么伤?

    一句句质问出现在先成娱乐官方微博下面,事件热度甚至超过了当天宣布恋情的二线女演员,粉丝们甚至拿出了“霸凌”这个词来形容先成娱乐对乐瑶做的事。

    事情闹成这样,好像不管都不行。

    于是先成娱乐这边开始动手了,热搜很快被撤下来,官博底下评论被水军覆盖,弃车保帅的原则是,让车去承担责任,帅只要负责帅就可以了。

    于是乎,网上出现了大量乐瑶黑,不比乐瑶的粉丝能量低,他们很快将事态扭转过来,让路人们认为,是乐瑶太恶劣出了很多问题做了很多坏事才被针对的。

    甚至还有自称是乐瑶校友以及老邻居的人站出来说了一堆她的“黑历史”。

    舆论的扭转直接导致乐瑶回到家刚打开手机就被信息轰炸了。

    她面无表情地盯着不断弹出消息的手机,一点反应都没有。

    其实她早就想到了,在温漾的办公室里闹了那么一出,说了那么些对他来说可能非常过分的话,她今后在娱乐圈是怕是必死无疑,再无可能翻身了。

    那么现在网上这样的反转,排山倒海仿佛要逼死她一般的舆论压力,也就不怎么让人意外了。

    傍晚时分,先成娱乐总裁办公室,温漾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准备离开时,周铮来汇报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他重新坐到椅子上,看着周铮递来的文件资料,又打开电脑看了看网上的情况,最后才抬头说了一句话。

    “雪藏不等于污蔑,不捧她不等于毁掉她,你把事情做得太绝了,周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这个世界不对劲!〕〔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快穿】病娇修罗〕〔不装了,抱上厂长〕〔司少甜妻,宠定了〕〔我的姐姐是群扶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