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者纵横动漫世〕〔万相之王〕〔妖夫在上〕〔男人三十〕〔万古帝尊〕〔大夏文圣〕〔将军夫人惹不得〕〔摄政大明〕〔毒医狂妃:邪帝请〕〔盖世人王〕〔六道仙尊〕〔我的治愈系游戏〕〔每天都离现形更近〕〔自律的我简直无敌〕〔神权之上〕〔官路高升笔记〕〔人道大圣〕〔深空彼岸〕〔乡村作曲家〕〔神霄之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心头好 第二十二章
    温漾在温宅的房间在二楼,乐瑶跟着管家扶着他一路上楼,在二楼尽头的一间房门外停下了脚步。

    “那我就不打扰大少爷和乐小姐休息了,我先下去了。”管家很懂分寸,眼睛都不往依偎在一起的乐瑶和温漾身上看,拿捏着恰到好处的距离离开了他们。

    乐瑶回眸看了一眼他的背影,用肩膀支撑住全身心依靠着她的男人,空出手推开门,低声说:“进屋吧。”

    温漾没出声,但很温顺地跟着她。两人走进房间,乐瑶摸了摸墙边,摸到开关打开了灯。

    灯光亮起,她无心打量装修风格极其性冷淡的卧室,直接侧目去看身边的男人,她刚才心里乱糟糟的,没太注意到他是什么模样,现在仔细观察,他醉意深沉的模样近乎媚态横生,看得乐瑶有些心猿意马。

    他的衣服褶皱了,领口乱了,乐瑶扶着他到床边坐下,他直接挡着眼睛仰躺到了床上,乐瑶看了他一眼,起身去关了门,也不知想到了什么,顺便把门反锁了。

    再回到他身边时,他已经在漫不经心地扯领带,乐瑶见他眼睛都不睁,扯领带的动作不同往日的温柔淡定,反而带着些粗鲁意味,领带针都快伤到他的手了,实在无法置身事外下去。

    她弯下腰,想了想,直接半躺在他身边,撑着身子仔仔细细替他把领带针解开,顺便解了领带,放到了一边。

    “舒服点了吗?”

    她轻声问着,温和柔软的声音送到闭着眼睛的男人耳边,让他微微睁开眼望了过来。

    灯光下,乐瑶的脸庞好像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光晕,看起来那样不真实,也那样美丽。

    说得通俗一点的话,她现在真的好像仙女一样。

    温漾看着她轻轻“嗯”了一声,声音沙哑低沉,带着极具男性荷尔蒙的磁性,听得乐瑶口干舌燥。

    她没有立刻坐起来,就那么侧靠在他身边,看着他身上的衬衣因为他的动作凌乱起来,本来好好塞在裤子里,现在都抽出来了不少。

    她凝着他精瘦的腰身,压低声音问:“要帮你把衬衣抽出来吗?”

    温漾似乎怔了一下,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醉得太厉害了,竟然点了一下头。

    乐瑶心头跳了一下,也不看他,只是伸手放在他腰上,一点点帮他把衬衣抽出来。这个动作让她不可避免地看见了他衬衣之下的腰腹,他身材很好,腰线劲瘦,腹肌特别漂亮,一点都不像个养尊处优的贵公子,乐瑶的手似乎无意地从上面划过,带起身下人一丝丝战栗。

    乐瑶好像什么都不明白一样,低声说:“我手太冷了吗?”

    温漾这次没回答,只是撑着醉意朦胧的双眼看着她,他的眼神那样温柔,乐瑶几乎醉死在他的温柔之中。

    她缓缓俯身而下,拉近与他之间的距离,他身上除了红酒的味道还有一股淡淡的木质雪松香,带着清清冷冷的意味扑面而来,倒是让她清醒了不少。

    “你好香。”她莫名说了一句,圣女般的面容,恶女般的眼神。

    温漾仰视着她这般模样,视线从她的脸往下移动,停在她胸前时,薄唇开合,暗哑沉澈地说了句:“你走光了。”

    乐瑶似乎笑了一下,又似乎没有,她低头看一眼胸前,深v的裙子就这点不好,动作大一点就容易走光,不过没关系,她虽然没穿bra,但贴了胸贴,他是可以看见一些春光,但看不见最关键的地方。

    她不甚在意道:“没关系,这里又没有其他人。”

    温漾的眼神因为她这话变了几变,两人近距离对视着,呼吸几乎都混在一起。

    乐瑶清晰感觉到温漾此刻的情绪不似方才了,方才他虽然醉,但醉得还是比较正经的,好像分分钟就能睡着。

    但现在,他那双总是柔情似水的眼睛滚烫起来,秋水般的眼波仿佛都沸腾着。

    乐瑶和他对视了一会,突然将手放在了他胸膛上,单薄的衬衣无法阻挡她手上的温度,也无法阻挡她感知到他的体温。

    “你身上好烫。”乐瑶低低地说了句,又往下低了低头,在两人几乎鼻尖挨鼻尖的时候才停下来。

    温漾的呼吸有些紊乱,但人还好端端躺在那什么也没做,不主动,但也不拒绝。

    乐瑶快速笑了一下,放在他胸口的手开始肆无忌惮起来。

    她倒也没探进衬衣里面,只是在外面轻抚着他的胸口,带着些力气,将他的衬衣弄得越发凌乱,甚至还崩开了一颗纽扣。

    温漾的呼吸从这里开始越发混乱起来,渐渐的甚至有些粗重,乐瑶也不撑着身子了,直接趴在他身上,温香软玉在怀,温漾终于给了一些回应。

    他抬手环住了她纤细柔软的腰,修长的手指在她腰线上来回撩拨,好像在拨动古筝的琴弦。

    “什么时候离开。”

    乐瑶很不解风情地在此刻突然开口,打破了本来旖旎良好的气氛。

    温漾落在她腰间的手顿了顿,缓缓挪开了。

    “你现在就要走了吗?”他轻轻问着,胸膛因为说话而微微震动,乐瑶就靠在他怀里,扑在他胸膛上,将这些感知得清晰真实。

    “我还得回家陪我哥守岁,不能在这里待太久。”她抬起头,盯着他白皙的下巴以及削薄的唇,顿了顿接着道,“你应该也不喜欢这里,所以我这个提议应该算皆大欢喜。”

    因为角度问题,乐瑶没看到温漾的表情,只听见他温柔的笑声。

    “你说得对,但也不全对。”他沙哑地说,“以往我的确不喜欢这里,但今天,我不是那么想马上就走呢。”

    这似笑非笑的话暧昧极了,乐瑶判断了一下他的意思,迟疑了一下说:“你说过一句话。”

    “什么。”

    “你说绝对不会和女艺人发展超出商业合作以外的关系。”

    煞风景这块上,乐瑶认第一就没人敢认第二。

    她这话一说完,温漾便缓缓侧开身和她分开了。

    “还要多谢乐小姐提醒我了。”他语调依然十分温柔,但乐瑶就是察觉到他和刚才不一样了。

    她撑起身子望向他,他也坐了起来,漫不经心整理着凌乱的衣服,目光落在衬衣崩开的纽扣时,嘴角玩味地抿了抿。

    “不用多谢。”乐瑶不咸不淡地说,“只是怕你今晚借着酒意说了一些话之后,明天想起来又后悔,从而来怪罪我。我可不敢再得罪温总,我的前程都握在你手里。”

    温漾开始系纽扣了,就一颗扣子,系了足足五分钟。

    “是吗,那么怕我?”他低着头,自语般说了一句,语气漫不经心。

    乐瑶看着他说:“是啊,特别怕你,可害怕了。”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只是正常答话,可就是听出了一些打情骂俏的味道。

    温漾终于系好了纽扣,他抬头看乐瑶,那张俊秀的脸,说是如花似玉都不为过,真真是香艳极了。

    “真的怕我,就不会打岔破坏气氛。”他毫不留情地戳破乐瑶那点小心意,盯着她看了几秒钟,站起身旁若无人地解开了皮带。

    乐瑶也坐了起来,身为一个女孩,还是和眼前的男人没有任何亲密关系的女孩,她一点要避开的意思都没有,甚至好像也不担心他突然解开皮带是要对她做什么。

    温漾也的确没有要做什么,他只是笔直地站着,解开皮带后将衬衣塞进裤子里,然后再利落地将皮带系好,全程不避着乐瑶。

    乐瑶看着他的背影,将他行云流水的动作一览无余,她不想问那个问题的,但她还是冲动地问了。

    “韩慧侨也看见过你现在这种样子吗?”

    这个问题让气氛刚刚稍微好起来一些的房间瞬间又沉默了起来,似乎还有若有若无的寒意飘散其中。

    乐瑶看着温漾,他系好皮带就开始整理外套,她伸手往床上一摸,将他的领带够过来递给他,他侧过身来看了一眼,顺手接过去,本来直接要系的,但乐瑶拉了拉他的衣服。

    他望向她,她站起来说:“我帮你。”

    他没回答,但也没拒绝就是了,乐瑶趁着他沉默的时候将领带拿了回来,帮他拉起衬衣领子,将领带缠绕上去,手上稍稍用了点力,让温漾一个大男人顺着领带的拉扯往她面前靠了一些。

    这“一些”距离,几乎让两人的身体贴在了一起。

    温漾身上的酒味混着雪松味扑面而来,乐瑶这下倒是心无旁骛地帮他系领带,甚至还在系好之后变戏法似的拿出了他的领带针,仔仔细细帮他戴好。

    “可以了。”她仰头看他,“温莎结,喜欢吗?”

    温漾没说话,只是看着她,乐瑶的手依旧放在他胸口,看似在整理领带,其实已经早就不需要了。

    “你再看着我,我可不知道自己会忍不住做出什么事情来。虽然我酒量不错,可你身上的酒味却好像让我醉了。”乐瑶缓缓诉说着心里话,眼睫颤动了几下,终于收回了放在他身上的手。

    她转身,似乎要就此离开,走路时小心地整理着自己,不露出分毫失态。

    温漾看着她的背影,在她开门之前突然说:“没有。”

    乐瑶怔了怔,回眸望向他,温柔地问:“什么没有?”

    温漾几步走过来,挺拔的身姿,温热的胸膛贴着她的后背,乐瑶轻轻低呼一声,往前挪动了一些。

    “回答你之前那个问题。”

    他说着话,直接握住她放在门把手上的手,试图将门打开,但失败了。

    门被反锁了。

    他好像刚意识到这个,低头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会,才慢条斯理地打开反锁,将门打开。

    乐瑶没再说话,只是乖顺地垂着头跟在他身边,两人与还在客厅寒暄的假面亲戚告别后,乘坐来时的车子离开。

    坐在车上,乐瑶想到了温漾的母亲,她知道自己没资格问这些的,可她还是想要了解他,也不想通过别人了解,所以她直接问了他。

    “你妈妈今年多大了?”

    看似很普通的一个问题,却让身边的男人气势立刻不一样了。前座的司机显然非常熟知老板的脾气,在乐瑶问了这个问题后直接打开了前后挡板,与他们隔绝开来。

    乐瑶见此,也意识到自己这个问题终于踩到了火线,她轻轻叹息一声,说:“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个不能问。”

    莫名的,在她叹息之后,温漾周身的寒意好像消散了一些。乐瑶侧目去看他的表情,他望着窗外,她只能看见些微的侧脸,那脸上半点表情都没有,没有虚假的温柔,也没有刺骨的冰冷。

    车子安静行驶在街道上,夜幕渐深,路况好了许多,从温宅出发,约莫一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乐瑶小区的后门。

    乐瑶没再磨蹭,心里惦记着哥哥这会儿睡了没,车子停稳便自己开门下了车。

    站在车门外,她快速说:“这身衣服应该挺贵的,我不知道怎么洗比较好,所以还是不乱洗了,直接收拾好让彤彤拿给公司。手包也是,会一起送回去。”

    温漾坐在车里,这里光线昏暗,她在外面不太看得清他的脸,也有点冷,后面的话都开始带着颤音了:“我上去了,晚安,新年快乐。”

    话音落下,乐瑶直接关了车门转身就走,双臂搂着自己,脚步越走越快,显然很冷。

    温漾在她走后便挪到了她刚才的位置,座位上还残留着她淡淡的温度。他微微眯了眯眼,注视着车窗外那个纤细窈窕的背影缓缓消失,好像还能感知到她手落在他胸口的力道。

    他抿了抿唇,在司机开始询问后道:“走吧,回颐园。”

    说完话,他收回目光仰靠在车椅背上,对几十年如一日的独自度过新年没什么感受,但偏偏对身下属于乐瑶留下的温度感受深刻。

    车子行驶了一会,他突然睁开了眼,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关樾很意外在这个时候接到他的电话,接起来就问:“是老宅那边出什么事了?还是乐瑶搞砸了什么?”

    他的猜测全错,温漾也没多少解释,他直接道:“不用担心,一切都好。我找你是有另外一件事。”

    “这个时间来电话,不是你的风格啊,看起来是很重要的事了?”

    “重要?”温漾意味不明地笑了笑,低声说,“或许吧。”

    “到底什么事?我都被你勾起好奇心了。”

    温漾看向车窗外,看着飞速倒退的街景,语调温柔和缓地说:“有个人说我是个不会委屈自己的人,我觉得她说得对,所以不打算委屈自己,想要什么就要。”

    “……所以?”

    “过完年你联系一下乐瑶,看她要不要接受我的赞助。”

    “赞助”这个词说得更直白些,就是包养了。

    关樾吃了一惊,他比任何人都知道温漾是个多么不喜女艺人的人,在娱乐圈龙头企业里当大老板,他却从来没有多靠近过一个女艺人,就连总是陪他出席活动的韩慧侨也只是个工具人,用完就扔,一点私下接触都没有。

    他今天竟然直接提出了“赞助”乐瑶的想法,这可真是让关樾又惊又兴奋。

    “我会帮你办好这件事的。”关樾乐呵呵道,“但我劝你换个说法,可千万别提什么‘赞助’,否则以乐瑶的性格,你绝对不能如愿以偿。”

    温漾淡淡道:“何必换说法,我希望的只是如此,再多的也给不了她。”

    “你别管了,你只要别提‘赞助’的事就行了,其他的我来搞定,你等着收人就行了。”

    关樾说完就爽快挂了电话,温漾握着手机抵在下巴处,他很清楚关樾的潜台词,不过是欺骗乐瑶罢了。不把话说清楚,欺骗女孩子的感情,这有些卑劣了。可想到关樾那句“绝对不能如愿以偿”,他又低低喟叹一声,觉得善意的谎言,也未尝不可,她总不会吃亏就是了。

    他素来运筹帷幄,觉得没什么是超出他掌控的,也从来不认为自己会做错事。他万万不会想到的是,今日这种自负和想当然,在今后会给他带来那般大的祸患。

    让他伤筋动骨到近乎自我毁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这个世界不对劲!〕〔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快穿】病娇修罗〕〔不装了,抱上厂长〕〔司少甜妻,宠定了〕〔我的姐姐是群扶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