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人三十〕〔张大夫,你大胆一〕〔仙尊归来〕〔穿越者纵横动漫世〕〔万相之王〕〔妖夫在上〕〔男人三十〕〔万古帝尊〕〔大夏文圣〕〔将军夫人惹不得〕〔摄政大明〕〔毒医狂妃:邪帝请〕〔盖世人王〕〔六道仙尊〕〔我的治愈系游戏〕〔每天都离现形更近〕〔自律的我简直无敌〕〔神权之上〕〔官路高升笔记〕〔人道大圣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心头好 第二十七章
    沈斯奇如今在娱乐圈里的地位,可以说是所有男流量都望尘莫及的。

    这样的人愿意唱乐瑶写的歌,也是在给乐瑶做很好的宣传。

    赵彤听了宋阳的话有些激动,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乐瑶,乐瑶沉默着思索,宋阳也不着急,态度极好极诚恳:“乐小姐的才华有目共睹,与其说是斯奇愿意唱乐小姐写的歌,倒不如说是斯奇很期盼可以唱乐小姐的歌。”略顿,他如实道,“其实在乐小姐发专辑之前斯奇就有这个意思了,只是我一直在忙着他发新单曲的事,没把约歌的事提上日程而已。我们这也不算是看乐小姐火了才来借东风吧?”

    宋阳最后的话纯粹是开玩笑了,沈斯奇这种流量咖,不管什么时候来都是乐瑶借他的东风。他这么说不过是看得起乐瑶,给了乐瑶十足的尊重,乐瑶感受到,心里很舒服。

    仿佛在别的人那里得到的不公,在其他优秀的人这里得到了承认,心底那些隐藏的不平总算得到了纾解。

    她展颜一笑,点头说:“沈老师和阳哥看得起我,那我哪里有拒绝的道理?我当然愿意给沈老师写歌,并且很快就会把歌写好。”

    宋阳一喜:“可以很快吗?你不用参加综艺吗?我听说公司给你选了很多不错的综艺节目。”

    听了这话乐瑶表情淡了淡,稍微思索了一下才说:“那都没有写歌这件事重要,阳哥只管等我的消息就好。”

    宋阳满意了,高兴地和她们道别,等他进了电梯,赵彤才小心翼翼的轻声说:“瑶瑶,你确实要参加综艺啊,写歌估计没什么时间吧,你答应很快把歌给宋阳,是不是有点……”

    “托大”俩儿赵彤到底还是没说出来,因为她总会对乐瑶有股莫名的信心,觉得她是有原因才会这么做的。

    事实也确实如此。

    “把综艺节目推了吧,我不想参加。”乐瑶不咸不淡地说,“其实我本来就不喜欢参加节目,不管是参加《梦想的声音》还是参加参加《致富经》都是因为走投无路,现在公司不会苛待我了,我也没必要逼自己做不喜欢的事。”

    “……可你需要曝光率,需要宣传啊!”

    “给沈斯奇写歌,让他尽快发新歌,难道不是更好的宣传吗?”乐瑶偏头看赵彤,“像沈斯奇这样的人,他唱了我的歌,拿了很好的成绩,难道不是对身为歌手的我更好的认可?我不希望别人是通过综艺节目上的‘演技’认识我喜欢我,我还是喜欢唱歌。”

    赵彤惊讶地看着乐瑶,久久未曾言语。饶是她进入圈子不久,也清楚乐瑶这样的人在圈子里着实不多。她有些遗憾又有些庆幸,遗憾的是错失了轻易爆红的机会,庆幸的是遇见了清醒珍贵的朋友。

    她揽下了帮乐瑶拒绝上面安排的活儿,上面知道之后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倒是把远在外地参加活动的宋雨婷给气坏了。

    “什么?宋阳居然是去找她给沈斯奇约歌的?他是傻子吗?”她都那样说了,宋阳居然还会找乐瑶约歌,是有多不介意被一个新人压着自己艺人一头啊?

    电话里的小助理犹豫地说:“的确是这样,宋阳还约到了,乐瑶把综艺节目全推了,打算这段时间全力给沈老师写歌,据说沈老师可感动了,要不是在国外参加活动,应该会立刻跑去当面感谢她……”

    “……”宋雨婷气坏了,直接把手机摔到了地上,呼吸都有些粗重。

    封茜在一边锻炼身体柔韧度,淡淡地瞥了她一眼说:“你还是收敛一下你的脾气吧,你这样早晚会出事,背后有多大靠山都没用,我不想被你连累,所以你小心点。”

    宋雨婷望向她:“你倒是提醒我了,我做不到的事,不代表别人做不到。”

    封茜皱眉:“你为什么老是和乐瑶过不去呢?比赛的时候你就这样了,要说不服输,现在比赛都结束很久了,我们彼此都有了发展,你也该平心静气了,可你怎么反而愈演愈烈了?”

    宋雨婷冷淡道:“与你无关,我愿意怎么做就这么做,那是我的自由,你别来添乱就行。”

    “我可不会添乱,但我也警告你别乱来,真连累到我,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封茜更冷淡地说完,调头就离开了。

    宋雨婷紧握着拳,最后还是捡起了摔在地毯上的手机,除了钢化膜碎了,倒是保存完好。

    她犹豫许久,还是拨了个电话,这次电话接通之后,她语气可柔软温顺了许多。

    远在先成娱乐练歌房的乐瑶可不知道宋雨婷还有力气折腾。她正坐在钢琴前戴着耳机听歌。她打算把沈斯奇出道至今的全部歌曲都听一遍,全面掌握他的曲风和声线优势之后再决定写什么样的歌。她一边听歌,还一边用手机搜索着有关沈斯奇的新闻,琢磨着填词从哪方面入手。

    关樾走进练歌房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夕阳下乐瑶十分认真的侧脸。

    不得不说的是,乍一看见那一幕,连关樾心跳都漏了半拍。

    金色夕阳下女孩饱满纯美的侧脸上写满了专注,她一头黑发随意松散地垂在肩后,随着她的动作轻轻飘动。她整个人都像是一幅动态油画,漂亮极了。

    无怪乎温漾会上心。关樾想了想,收了心思抬起手,在门上又用力敲了敲。

    这次敲门可算是让乐瑶听见了,她摘了耳机,有些惊讶道:“关总?您怎么过来了。”

    按理说这样的上级不该直接和乐瑶见面或者联络的,这等于越级了,真有事要来,也该是周铮来。

    但关樾还是亲自来了。

    他走进来,想了想,还是关上了门才开口。

    “我听说乐小姐拒绝了所有的综艺安排,只接了沈斯奇的约歌。”

    他选择这个话题切入点乐瑶倒也不意外,她放下耳机和手机,站起来说:“是的,理由我的经纪人应该也说了,比起参加综艺,我更喜欢写歌。既然两样都可以作为宣传,我为什么不挑自己喜欢的呢?”

    关樾微笑点头,他走进练歌房四处转了转,似不经意地说:“乐小姐这样选择也没什么问题,我已经都同意了。不过还有另外一件事,明晚温总有个活动要参加,需要个女伴,乐小姐应该可以抽出时间吧?”

    乐瑶已经很久没和温漾见面了,两人也没任何其他联络方式。现在乍一听有机会见他,还是比较亲密的安排,她还有些恍惚。

    但回过神来她便毫不留情地拒绝了:“抱歉了关总,您还是去请韩慧侨小姐吧,我要给沈老师写歌,抽不出时间。”

    关樾总觉得,哪怕她抽得出时间,她也不会去的。更不必说,他认为她肯定抽得出时间。

    关樾欲言又止的,但乐瑶丝毫不肯松口,他无奈之下只好点头离去。

    乐瑶目送他离开,等门重新关好,便再次戴上耳机认真听歌。

    关樾离开十三层,很快回到了总裁办公室这一层。

    他没回自己的办公室,而是敲开了温漾的门。

    “怎么。”温漾从文件里抬起头,有些疲惫地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语气温和道,“什么事?”

    关樾站在办公桌前,犹豫了一下,还是靠近之后双手撑在桌上压低声音道:“你明晚那个活动,我让韩慧侨陪你去?”

    温漾缓缓放下咖啡杯,沉默了一会淡淡道:“可以。”

    关樾夸张地松了口气,直起身拍了拍心口道:“你答应就好,你要是不答应我可就难办了。”

    温漾微微抬眸,波光潋滟的桃花眼微微眯了一下,语气平和地说:“你有什么难办?”

    关樾一副十分犹豫不知该不该说的模样,温漾重新握住钢笔,一边翻文件一边说:“没其他事就出去吧。”

    关樾明显看见他握着钢笔的力道不同寻常,嘴上却还喊他出去,实在口不对心。

    没办法,谁让他是天底下最好的副总裁呢?当然要为赏识自己的顶头上司分忧了。

    于是,关樾冒着激怒某人的风险如实道:“其实是这么回事,我先去找了乐瑶,问她能不能陪你参加,她拒绝了。我这才来问你韩慧侨行不行,你要是说不行,那我还要去求人家,这多难办啊。”关樾一副为难的样子,“人家忙着给沈斯奇写歌呢,全身心都投入在小鲜肉身上,可没工夫搭理我这个老腊肉……”

    也不知道是小鲜肉老腊肉的理论引起了温漾的不满,还是乐瑶拒绝陪他出席活动这件事本身让他不高兴,反正温漾再抬起头时,脸色并不太好看。

    这还是关樾第一次如此直观地看见他脸色难看,通常情况下,温漾是越生气越温柔的。

    关樾有些意外地望着他,须臾之后看见他放下了钢笔,拉开手臂靠到椅背上,似笑非笑道:“她拒绝了?”略顿,重复了一遍,“忙着给沈斯奇写歌?”

    “……嗯,是这个理由没错。沈斯奇你知道吧,你肯定知道的,就是给咱们赚了不少钱的那位海归小帅哥……”

    关樾明知道现在不该说这些激怒某人,却还是这么说了,可谓十分豁得出去。

    温漾倒是平静下来了,他单手托腮沉默了一会,笑着问关樾:“她现在在哪?”

    虽然口语中分不清她他它,但关樾很清楚他现在问的是乐瑶。

    他从善如流道:“十三楼的一号练歌房,在里面听沈斯奇的歌呢,好像还在看他的新闻,挺认真的,应该对小帅哥了解得非常透彻了……”

    后面的话关樾还没说完,温漾就倏地站起身离开了。

    他越过关樾身边时讳莫如深地斜睨了他一眼,似乎很清楚关樾所有的话里都埋着引诱他的陷阱,但他还是心甘情愿地上钩了。

    关樾目送他离去,在办公室门关上之后缓缓松了口气。

    “你以后会感谢我的。”他喃喃说了一句,抬脚回自己的办公室。

    第二次有人闯进一号练歌房的时候乐瑶依然没注意到。

    这也不能怪她,之前关樾来至少还敲门了,但温漾来直接推门进来了,他大概到哪里都没有敲门的概念,毕竟整栋大厦都是他的。

    乐瑶依然坐在钢琴前听歌,有首歌她很喜欢,便跟着耳机里沈斯奇的歌声一起唱,等她意识到有人靠近的时候,对方已经站在她身后了。

    她吓了一跳,飞快摘掉耳机朝一侧躲避,等看见是谁之后,很不可思议地揉了揉眼睛。

    “……怎么是你?”她不自觉皱起眉,这个皱眉看得温漾本就不怎么样的心情更差了。

    他也不说话,漫不经心地捡起乐瑶掉在地上的耳机,放进耳朵里稍微听了两秒便不耐烦地拿开重新丢到了地上。

    乐瑶看见他这种行为眉头皱得更紧了,她蹲下去想把耳机捡起来,但蹲到一半被温漾拦住了。

    “我听说你拒绝陪我参加活动。”他的声音温柔至极,如春风般和煦,却听得乐瑶毛骨悚然,“……只因为你要给别的男人写歌?”

    他意味深长地说出后半句话,声音就在乐瑶头顶,但她不想抬头看他,使劲抽回了被他抓着的手臂,直起身望向另一边,冷着脸道:“与你无关。”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让温漾直接掐住了她的下巴,强迫她转过头来,柔和地说:“看着我。为什么不看我,你不是最喜欢看我吗?”

    这话让乐瑶眯起了眼,她被迫注视眼前的男人,温漾的确是长在了她的审美上,他太好看了,今天穿了一套深色条纹西装,白色衬衣,系了一条孔雀翎印花的亮蓝色细领带,说得直白点,那领带配上他的气质,近乎是风骚的。可这份风骚中还混杂着高不可攀的距离感和绅士温柔的矛盾感,好几种气质融合在一起,让他英俊得越发不似凡人。

    “你这是在干什么?”乐瑶看着他慢慢冷静下来。

    她使劲扯下他的手,力道大的在他白皙极了的手腕上留下了红印子。温漾垂眸看了一眼,长而浓密的眼睫在眼下打上一层阴影,使他整个人又多了几分忧郁阴沉的贵族气质。

    乐瑶抬手揉了揉下巴,意味深长地说:“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所作所为特别像什么?”

    她往前一步靠近他,他垂着头视线自下而上看她,她面带玩味道:“你现在的所作所为,会让我觉得,你是在……吃醋。”

    温漾突兀地抬起头,他后撤一步,皮鞋踩到了什么东西,发出咔哒的声音。

    乐瑶听见就啧了一声,再次往前一步,语气惋惜道:“你还把我的蓝牙耳机踩坏了,挺贵的,你打算拿什么赔给我?”

    温漾被乐瑶迫得不得不后仰才能保持两人之间的距离,他因为上身后仰的动作,胸膛朝前挺着,乐瑶视线下移看了看他挺括精瘦的胸膛,看着那包裹在白衬衣下的胸肌线条,非常遗憾地抓住他的领带把他扯了回来。

    “别躲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躲,把前胸暴露在我面前,就好像是在吃醋的同时,还很想勾引我。”

    温漾缓缓稳住身影,他侧目看了她一眼,秋水般的眸子里萦绕着些许难懂的情绪。

    在乐瑶以为他会羞涩或者直接被气走的时候,他竟然柔和轻淡地笑出了声。

    他单手揽住乐瑶的腰,将两人之间本就不大的距离彻底抹灭,两人几乎紧挨着彼此。

    她恍惚了一下,听见他温柔地低声问:“那你被我勾引到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这个世界不对劲!〕〔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快穿】病娇修罗〕〔不装了,抱上厂长〕〔司少甜妻,宠定了〕〔我的姐姐是群扶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