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嘉平关纪事〕〔神降天劫生〕〔天神封名录〕〔重生曼哈顿1978〕〔男人三十〕〔张大夫,你大胆一〕〔仙尊归来〕〔穿越者纵横动漫世〕〔万相之王〕〔妖夫在上〕〔男人三十〕〔万古帝尊〕〔大夏文圣〕〔将军夫人惹不得〕〔摄政大明〕〔毒医狂妃:邪帝请〕〔盖世人王〕〔六道仙尊〕〔我的治愈系游戏〕〔每天都离现形更近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心头好 第三十二章
    温漾的吻来得热烈凶猛,混杂着他今夜喝下的红酒味道,让乐瑶都有些跟着他微醺了。

    她身上的大衣不知何时掉了,只穿着傻乎乎的毛绒睡衣,与抱着她深吻的西装革履的男人十分不匹配。她偶尔睁开眼看到两人如此天差地别的一幕,忍不住轻轻笑了一声。

    她不专心接吻,反而还有心思笑,这简直是对男人的挑衅。

    温漾也睁开了眼,微眯着眸子对上她含笑的双眸,惩罚般地将她直接按在了茶几边的地毯上。

    “不问问我笑什么吗?”喘息间,乐瑶仰躺在地毯上快乐地问。

    温漾将头埋在她颈间,黑色的发,雪白的肌肤,淡淡的体香混杂着洗发水的味道扑面而来。他不知为何有些沉醉于这种对于他来说十分洗漱用品的味道,本来没什么醉意,却好像真的醉得不省人事了。

    他将全部重量都压在乐瑶身上,乐瑶惊呼一声,喘息有些加重。

    “你好重,要压死我了。”乐瑶推着他的肩膀,他西装的面料很好,是英国著名手工西装品牌制作,连面料都是混杂了青金石进去的。乐瑶轻轻抚过他的肩膀,将手落在他有力的手臂上,轻轻掐了一下他的肱二头肌。

    “你的肌肉很有力。”乐瑶低下头,强迫男人和她对视,两人视线接触的时候,她的手回到他脸上,轻抚过他细腻白皙的脸颊,感慨道,“我的男人就是完美。我眼光真好。你长成这个样子,以后恐怕我们吵架了我也只会生自己的气。”

    被女人称赞外貌不是件坏事,但这种气氛之下一直聊这种东西还真是没什么值得高兴的。

    乐瑶和温漾四目相对,他眼神朦胧,似乎醉了,但手下的动作一点都不含糊,很快探进了她宽松的睡衣。

    “不行。”乐瑶立刻按住了他的手,皱着眉阻止他继续往上。

    温漾微微眯眼,片刻后露出无辜迷茫的神色,轻轻问了句:“为什么。”

    乐瑶抬起他的下巴,在他薄唇上轻轻亲了一下,柔声说道:“太快了,不能让你这么快得逞。”

    “快么?”男人将脸在她手里轻轻蹭了蹭,“距离我上次跟你提这件事已经过去几个月了。”

    “可距离我们正式在一起还不到一个小时。”乐瑶又亲了亲他的额头,安抚地说,“耐心点,我不想就这么稀里糊涂完成我们的第一次,我希望它可以美好一点。”

    温漾不再说话了,只是漫不经心地压在她身上不肯起来,乐瑶想了想,用了点力气将他反推过去,自己趴在他身上,一点点扯掉他的领带。

    “但可以先给你一点甜头儿。”她莞尔一笑,明明是那么清纯可爱的脸,却笑得那么妩媚动人,这样矛盾的气质在她身上融合得那样完美,饶是温漾这般阅美无数的人都有些失了心神。

    就那么失神的片刻,温漾的衬衣被乐瑶从腰带里抽了出来,他垂眸去看,她抬手捂住了他的眼睛,低柔地说:“别看,闭上眼睛感受。”

    温漾喉结滑动,终究还是顺从地闭上了眼,张开双臂毫无顾忌地躺在地毯上任她采撷。

    他这样的状态让乐瑶也有些心猿意马,她目光灼灼地盯了他好一会,将扯下来的领带系在他眼睛上,然后一颗一颗解开了他的衬衣纽扣。

    像是一股温柔微凉的清风拂过了胸膛,丝滑的触感让人脑子混乱呼吸加重,温漾能感觉到属于女孩的吻认真珍惜地落在自己胸膛每一处,他微微偏头,领带遮住了他所有的光,他什么都看不见,也正是因为看不见,这些感觉才那样明显。

    后面是怎么结束的,已经没人记得太清楚了。

    反正乐瑶是天蒙蒙亮的时候回的家,不是赵彤来接的,也不是她叫了出租车,是她新鲜出炉的男朋友亲自开车把她送回来的。

    “我走了。”乐瑶抬手抚过他的脸,爱惜地凑过去亲了一下,“回去再休息一下,别急着去工作,你看起来很累。”

    好像没人这样直白真挚地关心过他,乐瑶的话好像烧开了的水,直接浇在他冰冷麻木的心脏上,他觉得一阵心悸,有些呼吸困难,但面上什么都没表现出来,也倾身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你今天可以休息。”作为总裁,他很宽容地给她放假。

    乐瑶却笑着拒绝了:“我不用休息,我现在精神亢奋,迫不及待想要和彤彤分享我的快乐。”

    她看起来真的很快乐,不是因为钱或者权利,他还没给她任何资源,甚至也没真的和她在媒体面前公开关系。他现在只是答应和她谈恋爱,做了她的男朋友而已,她就这么高兴,好像不在意其他的一切了,这让他内心产生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绪。

    直到乐瑶轻轻松松下了车,高高兴兴进了小区,他也分辨不出那到底是什么。

    但它不坏就是了。

    乐瑶到家的时候乐清还没起来,她轻手轻脚进了卧室,扑到自己床上裹住被子打滚,把所有的惊喜尖叫都发泄在被子里。

    在温漾家里,乐瑶故作淡定,除了在他身上留下了许许多多红色的痕迹之外没表现出更多激动。可回到家里,她实在忍不住了,她难以相信温漾真的妥协了,他们真的谈妥了,真的在一起了!

    虽然这几个月没见面她也不见得多想念他,可只有她自己知道每天晚上做梦的时候,总有个飘忽的身影在梦中,她心里清楚他身份,却就连在梦里也不肯给他一个真实的五官。

    现在一切都不需要遮掩克制了,她可以彻底把理智扫到一边了,因为她得到他了!

    太高兴了,以至于乐瑶乐极生悲,连乐清醒了进屋都没发觉。

    “什么事那么高兴,都把自己裹成蚕宝宝了。”乐清倚在门边似笑非笑道,“昨晚回来情绪还很一般呢,一大早的突然这么高兴,让我猜猜,你有企图的那位答应和你在一起了?”

    “哇。”乐瑶从被子里露出头来,“真是知妹莫若兄啊。”她感慨道,“哥,虽然我们不是龙凤胎,但好像也有心电感应?”

    乐清不知道自己是该为她高兴还是为她难过,看她这么高兴,就知道对这段感情多认真,他是希望她可以尽情恋爱的,但飞蛾扑火的感情关系,放这么多真心进去,但凡最后结果不好,她得多伤心难过呢?

    “瑶瑶,我知道这些话难听,但还是想嘱咐你。”乐清站直身子,表情严肃道,“我不反对你和谁在一起,但我希望你时时刻刻记住保护好自己,珍惜自己。别让别人伤害到你,别太爱一个人,最爱的人要永远是你自己。”

    乐瑶的兴奋渐渐消散之后是清明的冷静,她笑着说:“你放心吧哥,我不敢说未来怎么样,但目前为止,我最爱的当然只有自己。哦不,还要加一个你。你是我唯一的亲人,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你更重要了。”

    乐清故作惊讶道:“是吗?那如果我让你和你喜欢的人分手呢?”

    乐瑶明知他是开玩笑的,还是认真思考了一下说:“如果你坚持的话,我会答应。不被你祝福的感情,哪怕我很想要,我也不会要的。”

    妹妹的话让乐清心酸又温暖,他长叹一声,上前摸了摸她的头道:“起来吃饭吧,一会彤彤要来接你上班了。”

    这意思就是这个话题过去了,他不看好她和温漾,但也不反对。

    乐瑶早料到哥哥不会看好自己的恋情,其实她自己也没抱太大希望,能有这样的进展她本人都很意外,更别说别人了。但她不会真的抱着必死的决心去恋爱,她还是希望可以和温漾好好的。这是他们正式在一起的第一天,她想用积极的心去面对。

    乐瑶在家里简单吃了早饭,赵彤准时来接她,两人一起去了公司。

    给沈斯奇写完了歌,乐瑶暂时没有安排什么新工作,便一直在公司里写歌。

    她家里不够大,乐器也不齐全,公司设备齐全,环境又好,她还蛮喜欢在这里写歌。

    两人结伴进了公司大厦,赵彤从路上就开始观察她,等他们进了电梯,其他人分别下了楼之后,赵彤终于忍不住问了:“昨天晚上你和温总,你们……”

    她欲言又止的样子逗笑了乐瑶,她歪着头道:“我还在想你能憋到什么再问呢,这么快就忍不住了呀?”

    赵彤无奈叹息:“我能憋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你是不知道人的好奇心有多恐怖,我这一晚上抓心挠肺的,觉都没怎么睡,就想知道你那边怎么样了。”略顿,观察了她一下继续说,“但看你的心情和状态,我粗略估计,昨晚的结局应该很好。”

    “确实不错。”乐瑶十分平静地说,“我和他在一起了。”

    赵彤下意识“哦”了一声,电梯门打开她们一起走出去,走出几步她才反应过来,惊呼一声大声道:“什么??你和温总在一起了??”

    很好,乐瑶本没想这么让公司里的人知道她和温漾在一起了,但赵彤这一嗓子,成功让走在前面的人回过了头,也让几个正在关门进屋的停住了脚步。

    乐瑶淡定地扫过他们,最后将目光定在捂住嘴巴一脸抱歉的赵彤身上。

    “是啊,是这样的。”她的语气没什么起伏,“我们现在是男女朋友了,他说过了,在公司里可以不必隐瞒,所以你不用捂着嘴巴了彤彤。”

    这下赵彤更震惊了:“你的意思是说……”她干巴巴道,“你和温总不但在一起了,他还允许你让公司里的人知道这件事?”

    乐瑶笑了笑没言语,拉着她走向练歌房,当路过被雷劈在原地的一群人时,她客气地笑笑,留给他们一个窈窕的背影。

    “不可能。”有人反映过来了,不愿意相信这件事,“她们说的温总肯定不是我知道的那个温总,我知道的那个温总是绝对不会和女明星谈恋爱的。”

    “……可这个世界上有几个温总?看赵彤那个样子,说得明显就是那个温总。”

    “那我也不信,绝对是她在胡说八道,温总和她谈恋爱?昨晚做梦还没醒吧!”

    “我也不愿意相信,但这种事如果她敢造谣,就不怕惹毛了温总前途玩完吗?”

    “……这也是,可这太不可思议了,我不敢相信。”

    “应该没人敢相信吧,但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等等就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了。”

    说话的两人进了一侧的办公室,另外一扇门前,一个中年男人推了推眼镜,意味深长地笑了。

    “笑什么呢?”房间里有低沉富有磁性的男声问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关门进屋,带着兴味道:“叶淳,你绝对想不到我刚才听见了什么。”他坐到沙发上,似笑非笑道,“有个小女孩说她和温总在谈恋爱。谈恋爱……哈哈,潜规则三个字都比谈恋爱三个字适合温总。”

    叶淳斜靠在沙发上,一双迷人的眼睛微微弯起:“如果我没猜错,你说得那个小女孩,名字一定是两个字。是公司去年底新签的那个?”

    吕平惊讶地看着他:“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叶淳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却是不再多说了。

    吕平也不再问,拿起剧本和他商量起来。

    暂时没有其他工作安排,乐瑶便专心写歌,为第一张实体专辑做准备。

    其实现在歌手们已经不怎么发实体专辑了,数字音乐如此发达的今天,真去听cd的人太少了,但也不是没有。作为歌手也不能真的完全没有任何实体专辑。

    张玮很欣赏乐瑶,打算给乐瑶做一张实体专辑,专辑还是主打自己作曲自己演唱,乐瑶需要准备一些新歌来充实她的第一张cd,这对她来说一点都不难,不仅仅是因为她还年轻,刚刚开始做歌手,满脑子都是曲子,还是因为她刚刚得到自己梦寐以求的男人,心里爱意饱满,写起歌来都事半功倍。

    临近一点钟的时候,乐瑶才因为肚子饿意识到几点了。她看看手机,突然就想到了温漾,也不知道他吃午饭了没。

    想了想,乐瑶给赵彤发了个短信便独自离开了公司,到大厦附近一间中餐厅买了两人份的午餐,打包好快速回了大厦。

    她没回练歌房,进了电梯便按下了总裁办公室那一层,其他和她一起进电梯的人看见了都用怪异的眼神注视她。

    早上听见赵彤惊呼的人已经把他们得到的消息传播的七七八八了,现在整个公司只有很少人不知道乐瑶和温漾的“绯闻”。他们大多觉得不可思议,觉得乐瑶是在做梦,都在等着看她笑话。可现在吃完饭回来的几个人见她直接按了去总裁办的电梯层,面面相觑的同时,心里隐约意识到有些事即便很不可思议,却也有可能是真的。

    乐瑶可没管那么多,电梯里的人越来越少,陆陆续续只剩下她一个。她提着饭盒等到电梯停在总裁办公室这一层,等门打开便面色平静地走了出去。

    向云看见她的时候,看起来并不惊讶,倒是其他几个秘书表情十分复杂。

    “乐小姐。”向云很客气道,“您找温总吗?”

    “嗯。”乐瑶点头说,“他在吗?”

    “在的。”向云上前要为她开门。

    乐瑶想了想问他:“我不用预约了?”

    向云愣了一下,余光瞥见大秘二秘苦巴巴的脸,失笑道:“不用了,您现在当然不用预约了。”

    乐瑶也笑了,在向云打开门之后就走了进去。

    她一眼就看见了温漾,他果然还没吃饭,正低着头快速写着什么,偌大的落地窗外投射进来密密麻麻的午阳光芒,刺得他稍微有些睁不开眼。

    乐瑶见此,脚步很轻地走过去,按下墙边的按钮,落地窗玻璃颜色改变,刺眼的阳光很快还不见了。

    温漾缓缓抬眸,似乎这才发现进来的人不是助理也不是秘书,而是他新上任的“女朋友”。

    他垂眸看了一眼乐瑶手里拎着的午餐,直接放下了钢笔,靠到椅背上朝她伸出手:“来。”

    乐瑶嘴角都快翘上天了,她把餐袋放到桌上,张开双臂扑向他。

    “想我了吗?”她窝在他怀里语调甜蜜地问。

    温漾单手将她抱住,另一手轻抚过她的长发,视线落在她漂亮的脸颊上,好像早上所有的疲惫和烦躁全都消失不见了。

    如果这就是恋爱,那还不算差。

    至于她的问题……

    温漾低下头,靠近她的脸却不亲她,盯着她好整以暇看了许久,才勾起嘴角低柔地笑着说:“你说呢。”语毕,他眼睛飞快眨了眨,一点点羞涩汇聚在他漂亮的桃花眼里,当真是腼腆又热切,勾人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这个世界不对劲!〕〔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快穿】病娇修罗〕〔不装了,抱上厂长〕〔司少甜妻,宠定了〕〔我的姐姐是群扶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