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人三十〕〔张大夫,你大胆一〕〔仙尊归来〕〔穿越者纵横动漫世〕〔万相之王〕〔妖夫在上〕〔男人三十〕〔万古帝尊〕〔大夏文圣〕〔将军夫人惹不得〕〔摄政大明〕〔毒医狂妃:邪帝请〕〔盖世人王〕〔六道仙尊〕〔我的治愈系游戏〕〔每天都离现形更近〕〔自律的我简直无敌〕〔神权之上〕〔官路高升笔记〕〔人道大圣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心头好 第三十六章
    电话接通的一刹那,电话两端的人都没有先开口说话。

    安静的环境中,彼此的呼吸声通过电话传递过来,乐瑶缓缓坐起来,靠在床头漫不经心地盯着自己空着的手,似乎非常有耐心和他僵持。

    最后,到底还是打来电话的人先开了口。

    “我不太了解,但你是在跟我生气吗?”

    电话那头传来温漾沉静和缓的声音,单听声音真的听不出来他是什么心情,只能感觉到一派平和真诚,可乐瑶已经算是有些了解他了,所以她不觉得他现在内心真的很平静。

    “没有,我只是在按照你之前的要求做事而已。”乐瑶不带任何感情地说。

    温漾这下又沉默了一会,良久才道:“我不记得我提过什么让你几天不见人影,甚至不接电话的要求。”

    乐瑶闻言忍不住笑了,挺奇怪的不是吗,以前连他私人电话都拿不到的人,现在都可以不接他电话了,这待遇,真是质得飞跃,也难怪温漾会不解疑惑了。

    “温总还真是贵人多忘事。”乐瑶不咸不淡地缓缓道,“您不记得了吗?您当时可是跟我说,我的过度在意让您不胜惶恐,我回来后仔细想了想,就决定少在意温总一些。这可不就是在按照您的要求做事吗?”

    乐瑶的话没有很快得到回应,在她不耐烦到想要挂电话的时候,温漾才再次开口。

    “你说话的语气让我不太舒服。”温漾难得直白表达自己的真实情绪,在乐瑶开口气人之前,他直接道,“我在你楼下,你下来。”

    乐瑶怔了怔,倏地从床上爬起来,跑到窗户边拉开窗帘朝外看,果然看见了停在楼下的黑色迈巴赫。她整个人都愣了一下,她觉得温漾主动打来电话已经足够难得了,没想到他人也来了,这还真是让她有点……受宠若惊。

    她的语气稍微好了一些,但没有立刻下去:“这么晚了你怎么还过来了?不回家休息吗?”

    温漾淡淡地说:“听周铮说韩慧侨和你见了面,他说这件事有些严重,建议我来看看你。”

    周铮可没直白建议他这么做,他哪敢啊?但他表达的就是那个意思。

    乐瑶想到今天和韩慧侨的见面,想到他来这里的初衷不过是担心她,想要解释一下罢了。哪怕他拿周铮的话当幌子,但如果他心里不在意不担心,又何必如此放低姿态?

    他这辈子大概都没有如此放低姿态过,这应该是他人生头一次为一个女人如此费心如此低声下气吧。

    乐瑶喜欢温漾。

    所以她不忍心他太难过。一开始的较量结束了,他先低头来找她了,那就代表她的战役已经胜利,那她就给该败家一点点甜头。

    所以乐瑶想了想,简单捋了捋头发,披上大衣便下了楼。

    她下楼的时候挂了电话,如今是深夜,下楼的时候她一个人都没遇到,到了楼梯口她先警惕地看了看周围,确定没人在偷拍才快速跑出来,直奔温漾的车子。

    温漾端坐在后座上,在电话挂断后就有些心绪不宁。

    自从长大脱离温宅之后,他就很少有这样的心情了,他皱着眉,在一片黑暗中沉默压抑着情绪,而这些肆意发散的情绪在乐瑶上车之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怔了怔,有些发愣地望向她,乐瑶坐好了看向他时,正看见他近乎有些茫然的英俊脸庞。

    夜幕的灯光下,温漾整个人仿佛在闪闪发光。他穿着dior当季新款的深色修身西装,系了条深湖蓝色的领带,侧着的脸庞白皙莹润,如月光般皎洁无瑕。

    乐瑶看着他这副模样,望着他那双颇为魂不守舍的桃花眼,本就不再坚硬的心缓缓化为了春水。她抬眼瞥向驾驶座的司机,司机很有眼力见地升起了车子的前后座挡板,当后座变为私密空间的时候,乐瑶才抬手轻抚过温漾的脸庞。

    这一刻,她竟然觉得他们身份调了过来,她是男朋友,而他才是女朋友。

    “这么晚跑过来,只是因为韩慧侨见了我吗?”乐瑶轻轻开口,倾身靠近他耳边低声道,“难道就没有别的原因?”

    温漾已经回过神了,他没有动,任由她靠自己那么近,垂下眼帘道:“你认为还有什么原因。”

    乐瑶轻笑一声道:“我认为还有什么原因啊……我认为还有……你想我了?”

    温漾不知道思念是何种情绪。又或者他以前知道,但现在不知道了。

    他在众多的失望中渐渐变得麻木,直到如今披着伪善温柔的面具面对所有人,让人觉得他平易近人却又不敢冒犯他。他这样的形象一直无往不利,直到遇见了乐瑶,直到来到此刻。

    他不说话,乐瑶便撤回身子靠到车椅背上继续说道:“韩慧侨没和我说什么,我们不过聊了十来分钟,大多数时间还都是沉默。我看得出来她喜欢你,我也不害怕她来和我竞争,你们如果能在一起,早八百年就在一起了,哪里还轮得到我。既然你们这么多年都没能真的发展什么,就代表你们以后也没什么可能。”

    她如此直白坦然的话语让温漾都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他迟迟未语,在时间无情的流逝中,在乐瑶都有些犯困的时候,他才后知后觉地来了句:“也许我的确想你了。”

    乐瑶一怔,睡意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她目光灼灼地望向他,他侧过身来,倾身靠近她,近距离观察了一下她素面朝天的美丽脸庞,声音低柔沙哑地说:“我之前说你的过分在意让我惶恐,现在却又发现你不在意我之后,我好像更加惶恐。”

    他会这么觉得,正好是乐瑶的目的,可他这样坦白表达出来了,乐瑶反而有些不忍。

    她想,女人就是容易心软,尤其是对没有犯太大错误的情人心软。如果这个情人还长得十分英俊,面对你时柔情似水的话,那所有的防备就更加溃不成军了。

    乐瑶慢慢低下了头,只用侧脸面对温漾,温漾沉吟了片刻,语气里带着毫不掩饰的失落道:“你之前说喜欢我,那是真的吗?如果你真的喜欢我,怎么能忍心这样对待我呢?”

    他说着可以称之为哀怨的话语,像在抱怨她最近的冷落,抱怨她对他的喜欢不深刻,有虚假成分。

    可他的语气一点都不像是在抱怨,倒像是在精准分析一件事。他只对这件事的真实度感到疑惑,因为这份怀疑而失落,但不会真的哀怨它们。

    乐瑶皱了皱眉,她没想到温漾会是这个反应,事实上她自己这几天的确不好过,虽然她的理智让她一直克制着自己,可她的感情还是很充沛的。

    她没说话,但直接侧头吻住了温漾的双唇,他靠得她那么近,她做这个动作轻而易举。

    当两人唇齿相接,近日来的疏远隔阂似乎都消散不见了。乐瑶没有闭眼,温漾也没有,两人四目相对,呼吸纠缠,情绪渐渐火热起来,让十分宽敞的迈巴赫后座都显得狭窄起来。

    温漾的手忽然环住了乐瑶的腰,他稍微用了点力气,乐瑶便领悟了他的意图,起身跨坐到了他身上。

    他手臂有力地圈着她,缓缓加深了她浅尝辄止的吻。

    乐瑶呼吸渐渐气促起来,慢慢的还有些窒息感,她的手紧紧抓着他的西装外套,直把昂贵的西装抓得皱皱巴巴。

    不知过了多久,温漾终于缓缓放开了她,两人额头抵着额头,黑暗中两双眼睛以极近的距离对视,似乎彼此所有的情绪都在此刻暴露无遗。

    乐瑶看着温漾那双动情的眼眸里倒映的自己,她几乎是有些衣衫不整了。

    她也没急着整理衣服,只是短促地喘息着说:“所以你知道错了吗?以后还会觉得我的关怀和在意让你惶恐吗?”

    都这种时候了,她居然还记着这个,温漾不但没觉得不耐烦,甚至还笑了一下。

    他的笑声柔和低沉,带着蛊惑人心的魔力,听得乐瑶神不守舍。

    “我知道错了。”他带着笑意说了这么一句,修长的手轻抚过她的长发,带着些深意轻轻说道,“以后我不会再说类似的话,你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晾了四五天,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回答,却又觉得太轻易了一些。

    乐瑶有些怀疑,便直勾勾盯着他观察他是否在说谎,可当温漾想要隐瞒自己的情绪时,是没人可以看得出来的。乐瑶不行,温家的人不行,商业对手更不行。

    乐瑶有些颓丧,她想离开他的怀抱,但失败了。

    “韩慧侨那边周铮会处理。”温漾的手扣着乐瑶的腰,语气温柔地说,“周铮说不解决她的问题,你会不高兴,那如果我解决了,你会高兴吗?”

    乐瑶眨巴了一下眼睛,决定不再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她带着汹涌的爱意扑进了他怀里,拉扯着他的衣服,想把西装革履一丝不苟的男人弄得狼狈不堪。

    温漾纵容她为所欲为,不多时他的衬衫领带就全乱了,他有些无奈地笑了笑,抽空看了看腕表,对她说:“跟我回颐园。”

    乐瑶动作一顿,望向他说:“去做什么。”

    “你说呢。”温漾没直说,只是看着她。

    乐瑶沉吟片刻道:“我现在还不想做。”

    温漾也不勉强:“可以不做,但你要跟我回去。”

    “不做的话,我跟你回去干什么?”乐瑶有些不明白。

    既然不做什么,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不是找罪受吗?

    温漾却对此有其他理解:“难道我和你在一起,就只是为了做吗?”

    乐瑶沉默下来,这的确是她的疏忽,正常的男女朋友关系,两个人在一起,当然不会全部时间都拿来做那种事。

    “可我哥不知道我出来了……”乐瑶有些迟疑。

    “早上发个短信给他,就说你提前去上班了。”温漾说完,直接吩咐司机开车,完全不顾乐瑶的顾虑。

    “但我已经开始休假了,他知道我明天不上班。”乐瑶皱着眉。

    “你开始休假了?”温漾将她紧紧搂在怀里,“作为老板,我怎么都不知道这件事。”

    “我今天决定的,明天彤彤会帮我跟公司说。”乐瑶垂着眼睛说,“我想休息几天,一个人静一静,在公司里到处都是人,到处都是大家打量的眼光,你又和我闹矛盾,我不想去。”

    温漾语气和缓地纠正:“不是我和你闹矛盾,是你单方面跟我闹矛盾。”

    “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吧。”乐瑶摆出一副渣女态度,“反正我不能不回家,我没办法跟我哥解释。”

    温漾这次没有很快回答,当车子驶出小区进入街道的时候,他才在路灯明明灭灭的灯火下淡淡道:“为什么没办法。”他语气难得有些清冷地说,“跟他坦白说你在陪男朋友,这样也不行?”

    他头一次这样直白称自己是她的男朋友,乐瑶眼睛一亮,盯着他俊美如画的脸看了许久,忍不住勾起嘴角,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说:“好。怎么不行。”

    她答应了,其实这个答案不意外,温漾不该有什么过多情绪,但情绪又何尝是人可以随意控制的?在乐瑶答应了,在她亲他脸颊的时候,他那颗冰冷麻木的心很不争气地悸动了一下。

    这不是个好兆头。

    温漾微微皱眉,在一片昏暗中若有所思地沉默着。乐瑶的情绪就比他简单多了,趴在他怀里高兴地等着到达他的家。她一点都不介意自己身上还穿着睡衣,反正晚上都是要睡觉的,穿着睡衣正合适。她心情不错,趴在他劲窝里还有心情哼歌。

    温漾感知到她轻松的情绪,非但没有因此放松,眉头反而越皱越紧了。

    乐瑶似乎发现了他的不对劲,后撤身子想看他,却被他按住了头。

    “乖,就这样,别动。”他语调低沉地说话,语气柔和极了,乐瑶听完便不再担心,老老实实地继续待在他怀里。

    她如此乖巧听话,让温漾脸上的神思不属更深刻了。他想,太过牵动他情绪的情人是不合格的。人可以有个挂念,可以有喜欢的宠物,可以将感情寄托给谁,但不能因此沉迷,那就得不偿失了。

    但如果她没有令他渐渐沉迷的本事,他又实在没必要跟她费心交流。有那个时间他不如去多见几个客户,多打击一下二房三房的人。

    他的理智告诉他,这会儿应该及时止损,不要继续投入,风险太大了,这毫无意义,但他的心却告诉他,这没什么,这不可能,他可以搞定一切,哪怕最后不想放手也没关系,养一个情人,别说是养一段时间,养到自己腻味为止,即便是养乐瑶几辈子,他也养得起。

    所以没关系,试试看吧。

    他可以将她乖乖地圈起来,磨掉她的棱角,让她心甘情愿做他背后的女人,不去计较他到底和谁结婚,和谁有真正合法的关系。

    他有达到这个目的的自信,却在这会儿刻意忽略了那样的乐瑶还是不是他所钟情的,也忽略了到了那个时候他是不是真的忍心那么做,以及……乐瑶是不是真的会让他成功掌控。

    他看着车窗外越来越熟悉的街景,自以为自己运筹帷幄,一切尽在掌握,但其实,他没发觉的是,从他和乐瑶开始交锋,一直在退步妥协的都是他。

    他如果肯从自负中清醒过来,就会发现,一直被掌控的人,其实不是乐瑶,而是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这个世界不对劲!〕〔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快穿】病娇修罗〕〔不装了,抱上厂长〕〔司少甜妻,宠定了〕〔我的姐姐是群扶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