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归来〕〔穿越者纵横动漫世〕〔万相之王〕〔妖夫在上〕〔男人三十〕〔万古帝尊〕〔大夏文圣〕〔将军夫人惹不得〕〔摄政大明〕〔毒医狂妃:邪帝请〕〔盖世人王〕〔六道仙尊〕〔我的治愈系游戏〕〔每天都离现形更近〕〔自律的我简直无敌〕〔神权之上〕〔官路高升笔记〕〔人道大圣〕〔深空彼岸〕〔乡村作曲家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心头好 第三十八章
    乐瑶这一晚睡得很踏实,一点换了床的不安感都没有。唯一让她不太满意的,就是睡着之后的姿势不够舒适,醒来时身上有些酸疼。

    她睁开眼,没去管身上的感觉,只专注地看着她的男人。

    温漾还没醒,他闭着眼睛,睡颜安宁,透露着几分与醒着时截然不同的温柔。

    乐瑶缓缓抬起手,轻抚过温漾静谧柔和的面部线条,他真正温柔的时候,比他伪装出来的温柔吸引人得多,他如此无害的模样,如此脆弱的时刻,让乐瑶止不住地想要占有他。

    她想她是真是自我折磨,再次坚定了自己不该答应过来陪他的想法。心里这样想着,人已经有些不受控制地往前凑了凑,也顾不上早晨刚醒还没洗漱,就这么轻轻亲了一下温漾的鼻尖。

    这个亲昵的动作让男人睁开了眼,乐瑶去看他的眼睛,原以为会看见他睡眼惺忪的可爱模样,但看见的却是他眼神冰冷的无情样子。前一刻还温柔无害的男人下一秒就变得凉薄冷酷,这种无缝转换让乐瑶怔了一下。她察觉到自己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畏惧害怕,而是……

    越发好奇他了。

    果然啊,还是神秘又危险的两面派男人最招人了不是吗?

    乐瑶近乎沉迷地看着他,温漾也在意识到亲吻他的人是乐瑶后柔和了脸色。

    他眼神都变得很温柔,那种和对待其他人完全不同的温柔让乐瑶心猿意马,她往他怀里钻了钻,在他搂住她腰时把脸埋在他劲窝低声道:“早安。”

    温漾没有立刻回答,他斜睨向挂钟,看到时间时愣了一下。

    八点了。竟然都这个时间了,他从来没有睡得这么晚过。

    腰间的手倏地挪开,被子被撑起来,乐瑶仰头,看见温漾直愣愣地坐在那。

    “怎么了?”乐瑶也不打算马上起来,就那么侧躺着看他,“这是你家,你总不会不知道这里是哪儿了吧?”

    女孩的调侃带着些意味深长,温漾抬手按了按额角,低头去看她时依然不说话。

    “干吗不说话。”乐瑶眯了眯眼,“难不成睡了一晚,就打算过河拆桥,不认账了吗?”

    她这话总算撬开了温漾的嘴,他很认真地说:“还没睡。”

    乐瑶微微一笑:“这是我聪明。如果昨晚真被你得逞了,搞不好你现在的态度更冷漠了。”

    温漾微垂眼帘与她对视:“我现在很冷漠?”

    乐瑶重重点头:“早上醒来没有早安吻就罢了,还一直不说话,摆出一副不知置身何处的样子,怎么会不冷……唔。”

    乐瑶的话没说完,温漾便俯下身来吻住了她的唇,她睁大眼睛与他近在咫尺的双眸对视,温漾在她唇上辗转了几下才挪开,后撤身子轻声道:“不是不想给你早安吻,只是我还没洗漱。”略顿,他第一次对一个女人解释自己的行为,“至于不说话,只是没想到我会睡到这个时间。”

    乐瑶仰头看看挂钟,打了个哈欠说:“你昨晚很晚才睡,今早会晚起也很正常。如果是我,按照昨晚那个时间睡,估计要睡到早上九点十点。”

    九点十点,真是荒废光阴,毫无紧迫感。

    温漾从小就生活在紧迫感十足的环境中,他必须严阵以待,时刻不松懈才能保住自己的位置。正是因为他的早熟和几十年如一日的警惕,才造就了他如今在温家几乎说一不二的地位。

    说是“几乎”说一不二,是因为他的爷爷和母亲还健在,他们还在,他就拿不到全部的股权,拿不到全部的股权,就还要看看他们的脸色,听听他们的意见,防备二叔三叔家的人试图侵犯他的领地。

    这很累,很麻烦,但他以前都乐在其中,觉得这是件非常有趣的事,可今天,此时此刻,他突然觉得有些索然无味。

    于是本该早就起来去健身,然后洗漱吃早餐工作的温漾,又直直地躺回了床上。

    “嗯?”乐瑶并不知道他这么短时间内思索了多少事情,她只是意外地看着他,“不起来吗?我以为你会马上起来洗漱去上班。”

    温漾靠在床头没说话,乐瑶一笑,趴到他身上,拉住他的手拥住自己:“不过不起来也好,我还想睡个回笼觉,如果你在的话,我应该能睡得很香。”

    温漾低头看她,温声说:“睡吧,我在这里陪你。”

    乐瑶点点头,闷声说道:“那你也睡,我一个人睡多无聊。”

    温漾其实没什么困意了,只是不想起来,难得想要放松一下而已。

    不过他也没想扫乐瑶的兴就是了,他很顺从地说:“好,我陪你睡。”

    得到满意的答案,乐瑶又迷迷糊糊地在他怀里睡着了。温漾就这么一直抱着她,手轻抚过她缎子般的黑发,眼神落在前方,眼中没有焦距。

    也不知过了多久,敲门声响起的时候,温漾猛地睁开眼,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真的又睡着了。

    他眯了眯眼,望向身边,看见乐瑶还睡着,眼睫颤动,好像梦到了什么,有些不踏实。

    敲门声再次响起,温漾轻轻推开了她,掀开被子下了床。

    他穿着睡衣去开了门,看到了站在门外的向云。

    “温总,已经九点钟了。”向云看到温漾身上的睡衣,低眉顺眼道,“您九点十分有个视频会议,要转到楼下会议室开吗?”

    本来该在公司会议室开的,现在这种情况只能在家了。

    温漾微微颔首,直接转身去洗漱,向云想替他把门关上,在关门的时候,他不自觉抬眼的瞬间,看见了躺在温漾床上的女人。

    乐瑶好像也醒了,伸了个懒腰,声音绵软道:“温漾?你起来了?”

    向云浑身一震,立刻认出那是乐瑶,他脑子里飞快脑补了许多,在里面的人发现他之前快速把门关上了。

    温漾正在刮胡子,下巴上都是剃须泡,他没说话,只是轻轻“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乐瑶从床上下来,走到洗手间门口看着认真洗漱的男人,这是她第一次看见晨起的温漾,褪去了西装革履的武装,他看起来柔和了许多,也好接近了一些。

    这个时候她并不知道,这份容易接近,只是因为温漾渐渐将她划入了自己人的范围内。

    “你今天还去上班吗?”乐瑶靠在洗手间门边建议道,“五一劳动节,你也不给自己放个假?”

    温漾拿起剃须刀流畅地刮胡子,等刮得差不多时他一边清洗剃须刀一边道:“我从来没有给自己放过假。”

    乐瑶走上前接过他的剃须刀,低着头帮他清晰。他看向她,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她颤动的眼睫。

    她此刻的模样让他想到了她睡着时的样子,她是在不安吗?

    “凡事都有第一次。”将清洗好的剃须刀放在它的位置上,乐瑶抬头道,“不如今天放个假?”

    温漾没说话,只是看着她,乐瑶让他看了一会才继续说:“要是实在不行,那就去上班。我也没别的意思,也不是想缠着你,只是觉得你好像很累,需要休息一下。”她指了指自己的眼圈位置,“你有黑眼圈。”

    温漾下意识望向镜子,见到白白净净一张脸,才发觉到乐瑶在逗他玩。

    他微微挑眉,低下头抿唇笑了笑,将脸洗干净了。

    乐瑶没得到他的回答有些气馁,侧身出了洗手间,等他洗漱好出来也不和他说话,自己进了洗手间去洗漱。她洗漱时还关上了门,似乎不想面对他。

    温漾神情内敛,看不出什么情绪,他瞥了一眼紧闭的洗手间门,抬脚走进衣帽间,也不关门,就那么开始换衣服。

    乐瑶洗漱完出来的时候没看见他,以为他下楼了或者干脆已经走了。她心里很不舒服,但也知道自己不该有这种情绪。她有些恼怒于自己肆意发散的任性,皱着眉走到床边,三两下解开睡袍丢到一边,打算换上自己的睡衣。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皮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乐瑶浑身一震,猛地回头望去,看见了从衣帽间缓缓走出的温漾。

    他正在戴手表,但动作已经停住了,一双多情温柔的桃花眼定在她身上,眼底带着几分诧异和幽幽翻腾的暗潮。

    乐瑶只觉脸烧得很,脊背僵硬,手停顿在半空无法动弹。

    她虽然没低头去看,但很清楚自己整个身体恐怕都已经成了粉红色。

    他怎么还在这里???他怎么没走??他刚才是在衣帽间换衣服?我的老天鹅啊,虽然知道两人早晚得坦诚相见,可乐瑶根本没想过会是今天,会是在这种情形下。

    她内心崩溃,脑子里不断刷着“冷静”的弹幕,于是她在屏息半晌之后,尴尬又僵硬地来了句:“你没走啊?”

    冷静点乐瑶,你又不是光着身子,你还穿着内衣呢,被看就被看了,比基尼的布料也就这么多,大家还不是大大方方穿着上海滩?

    想到这里,乐瑶终于镇定了下来,她躲开温漾的视线,转过身来对背着他拿起床上的衣服往身上套,嘴里还念念有词。

    “我以为你下楼了,或者已经赶着去上班了,我不知道你还在这儿,如果知道我肯定不会这么换衣服的……”

    她想说你可千万别误会,以为我在刻意勾引还是什么,但后面的话很快就说不出来了。

    她感觉到身后男人灼热的气息靠近,在她要接着说的时候,自后向前紧紧抱住了她。

    乐瑶身子僵得更厉害了,她低下头,看见自己只套了个上衣,下面还空空荡荡的。

    不过也没关系,就只是双腿露在外面罢了,睡衣上衣宽大,遮住了不该暴露的地方。

    她悄悄松了口气,缓和了僵硬的身体,低声说:“你不走了吗?”

    刚才那一眼对视,她已经看见他换好了衣服,又变回了捉摸不定无懈可击的温总。

    而事实上,温漾的确是打算马上下楼的,因为他有个时间很紧的视频会议,但是……

    他现在还在这里,还抱着怀里的温香软玉。

    他似乎有些明白,为什么古人常说温柔乡是英雄冢了。

    “我以为你刚才的行为是希望我这么做。”温漾缓缓开口,低沉悦耳的声音就在她耳后,呼吸喷洒在她耳畔,直吹得乐瑶耳根发言。

    “……那是个意外,我没这么想。”乐瑶果断否认。

    温漾还想说什么,但敲门声再次响起,向云的声音传来:“温总,已经九点十分了,分公司的人已经在线了。”

    乐瑶听见向云的声音就立刻挣开了温漾的手,她一边拉着上衣挡住下面,一边故作镇定道:“你快去忙吧,我换好衣服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温漾盯着不敢看他的乐瑶,这很有趣,他起先还以为乐瑶什么时候都不会害羞,毕竟她总表现得很强势很直接。

    他还以为哪怕两人进展到最后一步,她也会在他身下尽情绽放,毫不遮掩。

    但似乎不是的。

    她到底还是个小姑娘,比他小好几岁,稚嫩得很。

    很多时候,她只是精神上成熟,仅存在于生存这方面而已。

    “你别回去。”温漾忽然说,“只是个视频会议,结束后我就来陪你。”

    乐瑶惊讶地望向他:“你说什么?”

    温漾整理了一下手表,系好西装外套的纽扣,温柔地微笑道:“不是想让我放一天假吗?”

    乐瑶睁大眼睛:“可以吗?”

    “没什么不可以。”温漾语气淡淡,但面目柔和,如画的眉眼染上三分笑意,“你说得对,凡事都有第一次,我的确应该尝试偶尔给自己放个假。今天就当做是陪你好了。”

    乐瑶脸上的惊讶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她难掩激动地跑上前抱住他:“你真好。”她环着他的脖颈,在他脸颊上使劲亲了一下,“爱死你了。”她特别豪爽地说。

    温漾在听见“爱死你了”四个字的时候,身子僵了一下,但他很快就被别的吸引了视线。

    乐瑶衣服没穿好。

    她只穿了上衣。

    所以现在下面……

    “去把衣服穿好。”温漾突兀地推开乐瑶,头也不回地开门出去,高大的身影将屋子里的情形遮挡得严严实实,门外的向云什么也看不见,也不敢看。

    “走吧。”他关好门,对向云说话。

    向云立刻在前面带路,两人还没走出多远,身后的温漾就给了他今天致命的第二击。

    “除了一会的视频会议,今天的日程,能在颐园解决的都带过来,不能的全部推后。”

    向云脚步顿住,回眸问道:“温总有其他安排吗?需要我做什么?”

    “你什么都不用做。”温漾越过他下楼,脚步稳定,姿态优雅至极,但说出来的话让向云脑子好像被门夹了一样迟钝。

    “我今天放假。”温漾温柔和缓地说了五个字,语气随意自然到仿佛他要给自己放假是多么稀松平常的事。

    可不是那样的。

    向云跟着温漾好几年了,这些年来,温漾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影响工作,全年无休。

    可就在今天,他说他要放假。

    向云忍不住回头看,想到在卧室里看见的乐瑶,肚子里的话全都咽了回去。

    英雄难过美人关。这句话真是说得一点错都没有。

    可向云一直没觉得这位英雄是真心要拥有美人的。他以为他只是玩玩,好像很多有钱人宠爱女明星那样。他们早晚会分开,他很快就会腻了。

    可现在这是怎么回事?英雄在美人面前,是不是太认真了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这个世界不对劲!〕〔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快穿】病娇修罗〕〔不装了,抱上厂长〕〔司少甜妻,宠定了〕〔我的姐姐是群扶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