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嘉平关纪事〕〔神降天劫生〕〔天神封名录〕〔重生曼哈顿1978〕〔男人三十〕〔张大夫,你大胆一〕〔仙尊归来〕〔穿越者纵横动漫世〕〔万相之王〕〔妖夫在上〕〔男人三十〕〔万古帝尊〕〔大夏文圣〕〔将军夫人惹不得〕〔摄政大明〕〔毒医狂妃:邪帝请〕〔盖世人王〕〔六道仙尊〕〔我的治愈系游戏〕〔每天都离现形更近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心头好 第四十八章
    如果说在乐瑶接电话之前,温漾还想过和她一了百了,就此分开的话。

    那么在乐瑶接起电话,说了分手之后,他就彻底没有这样的念头了。

    至少这一刻是没有的,他现在满脑子都是:“为什么?”

    电话那头一片沉默,没人回答他的疑问。

    温漾等待了一会,耐心告罄:“因为我没接你电话?还是因为我让公司否认了和你的关系?”

    乐瑶依然不说话。

    她的沉默撕裂了温漾所有的假面具,他语气不再温柔,不再春风和煦,他阴沉冷漠的声音通过电流运送到她耳边,更具有不同寻常的男性魅力了。

    “乐瑶,需要我告诉你,我们之前就已经说好现在不公开了吗?我不认为公司发的澄清声明有什么不对,外界说你和我是包养或者潜规则的关系,但我们的确不是,我否认有错吗?”

    他的质问几乎一字一顿,乐瑶听在耳中,不知不觉就笑了。

    她带着点笑意说:“你没错,你否认得对,我们也的确说好了暂时不公开,但这并不影响我想要和你分手。”

    温漾沉默许久,才充满克制地说:“你是介意我没接你的电话?我当时……”他顿了顿,才隐忍道,“当时没注意到。”

    乐瑶这次回答得很快,她轻飘飘地问了句:“你真的没注意到吗?”

    温漾是真的不擅长撒谎。又或者他以前擅长过,但现在不了。他走到今天这个位置,距离完全成功只差临门一脚,实在不需要再撒什么谎。

    他只要做好他的伪装,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表现就可以了。

    如今他近乎吞吞吐吐的撒谎,只让乐瑶觉得可笑。

    “哪怕我是故意没有接,我也不认为这件事严重到了要分手的地步。”

    温漾沉默许久才忍耐着心中的破坏欲说了这么一句。

    乐瑶听完认同道:“是的,只是不接电话并没严重到要分手的地步,但你是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分手吗?一定要我说白了吗?温漾,你自己应该非常清楚,你当时不接我的电话究竟是因为什么。”

    因为他在事情刚发生的那一瞬间怀疑过她。温漾在心里这样说,却绝不会说出口。

    “你不说,我替你说。因为你怀疑我,或者说怀疑过我。”

    温漾沉默不语。

    乐瑶继续道:“你现在打来电话,说了一堆似乎不想分手的话,应该是你已经意识到这一切不是我做的,我很庆幸这还不算太晚,但你哪怕只怀疑过我一瞬间,都让我觉得难以接受。”

    “乐瑶。”温漾叫她的名字,却没有其他言语,乐瑶听在耳中,嘴角弧度渐渐扩大。

    “被我说中了?你也不用太在意这个,我也不是完全因为这个和你分开,我只是忽然觉得很累,以前我总是充满斗志,觉得自己没什么做不到的,但现在我觉得累了。我想过我们会遭遇这种事,但我没想过你会怀疑我。我想的是我们坐在一起,认认真真商量该怎么处理,哪怕是暂时否认,我也没有任何意见。我要的不是被你的下属一个冷冰冰的电话叫回去,不得不中断工作,丝毫不被尊重。我不要你自己想起来要联系我的时候就联系我,不想搭理我的时候就不理我。这不是我要的感情。”

    乐瑶的话说得太清楚,清楚到了温漾没办法否认的地步。

    他长久的沉默不语,乐瑶也没耐心再等他组织语言,她直接道:“还好我们在一起时间不长,彼此又比较忙,感情没那么深厚,现在分开是及时止损,相信温总也能明白这个道理。”

    及时止损,多么理智的四个字,温漾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了,在收益明显低于支出的时候,他当然要及时收回本金,不再往无底洞里投资。并且目前的情况已经不仅仅是及时止损的地步了,他继续下去不仅仅是损失本金那么简单,这份失败的投资会引起一系列的负面影响,很可能会破坏他更大的计划。它必须停止,又或者说,这个项目,它不能再损失那么多。

    温漾是个商人,他出自豪富世家,这些简单的理念他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就懂了,但人的感情就是那么奇怪,懂归懂,却不一定能做到。

    “我不会在电话里给你什么答复。”温漾最后只说,“想分手,回江城当面跟我说。”

    语毕,他直接挂了电话,不给乐瑶反驳的机会。

    乐瑶看着忙音的手机,不甚在意地丢到一边,见面说分手,的确是比较正式一些,既然他需要,那她就给他。

    之后两天,乐瑶若无其事地拍完了mv,沈斯奇很担心她,总是说些好玩的事情逗她开心,乐瑶很感谢他,他是个很好的朋友,是个真诚的人,这样的人在娱乐圈里真的不多,他太干净了,干净得乐瑶都不忍心靠近,担心将他染上颜色。

    所以她表现得理智疏离,在mv拍摄完毕后第一时间和赵彤回了江城。

    回到江城,乐瑶都没回家休整,便风尘仆仆地去见温漾了。

    温漾正在会客,听到向云说她来了,他和煦温柔的表情僵凝了一下,但也仅仅是一下,他很快恢复如初,低声说道:“我知道了。”回复了向云,他就对坐在对面的客人道,“真不好意思林总,我临时有事,剩下的问题我们只能改日再谈了。”

    林总笑着站起来道:“好的,那下次温总有时间再通知我。”

    温漾跟着站起来送客,笑容始终挂在他俊秀如玉的脸庞上,他将林总送到办公室门口,顺着对方离开的方向,看见了等候的乐瑶。

    她穿着一条精致的黑色大衣式长裙,裙子很长,垂落下来只露出纤细的小腿以及漂亮的脚踝。她穿着一双红底黑色高跟鞋,整个人都透露着一股禁欲端庄却又性感的矛盾气息。

    她还绾着长发,显得颈项修长,黑色的发丝松松散散地盘在脑后,还别了莹润的珍珠发夹。

    听到响动,她目光平淡地望了过来,额前无一丝刘海,干净明澈,也衬得眼神冰冷。

    她从未用这种眼神看过他,哪怕他们曾经交恶的时候。

    这让他一时忘了言语,只能淹没在她肃穆的优雅,内敛的迷人里。

    林总被向云送进电梯,她看了一眼便往前走了几步,近距离面对温漾。

    温漾因她的靠近视线下垂,无声拒绝和她对视。他的目光落在她翻领中央的黑宝石纽扣上,她现在的样子太强势冷静了,让她看起来不像是个刚从风波中走出来的女明星,倒像是回来继承他遗产的温太太。

    “温总有时间的话,我们谈谈?”乐瑶开口打破沉默,“占用不了您多久,不过一句话的事。”

    “温总”和“您”这些敬称在别人口中听到十分平常,可在乐瑶口中说出来,就让温漾特别不舒服。

    他不说话,也不看她,就站在那一动不动,与她沉默僵持。

    两人的对峙让周围的人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总裁办的人眼观鼻鼻观心地躲避着,害怕成为被殃及的池鱼。

    还好这份对峙持续时间不长,以乐瑶直接越过温漾进了办公室作为结束。

    温漾侧目望着她走进去的背影,她走过时带着一股冷风,他不知那是她的冷酷,还是中央空调温度太低了。

    他缓缓抬步,跟着她走进了办公室,向云在他身后体贴地关上了门,他站在门边,还来不及往里走,乐瑶就停住脚步望向他,果断地说:“分手吧。”

    温漾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他不再闪躲她的视线,目光直接地与她对视,那份沉默中饱含的阴厉与冰冷换一个人对上早就吓得发抖了,可乐瑶不动如山。

    “你说要我当面和你说,我认为这的确有必要,更正式一点,所以满足你。”她一身黑裙立在落地窗投射进来的阳光下,不痛不痒的语气好像她不是来分手的,只是来谈论天气如何。

    温漾笑了一声,就站在门边说:“看来你心意已决。”

    乐瑶点头:“的确是这样,我心意已决。”

    “你知道我绝不会挽留你,乐瑶,你真的想清楚了?”温漾双手负后,她看不见他说这话时紧握着拳的手,只看得到他状似镇定淡然的脸。

    于是乐瑶也淡然道:“是的,我想清楚了。”她理智道,“以前我有浑身使不完的劲儿,觉得我可以面对一切艰难险阻。其实我没跟你说过,我对你的家庭有很深的畏惧感,但只要你在,我就愿意去尝试靠近他们,让他们接纳我。我其实也没你想得那么自信,有时候也会觉得我们俩不可能,哪怕现在在恋爱,未来也绝对会分开,或早或晚,反正不可能永远在一起。但我的一腔热血让我无视了这些,又或者它们让我认为自己可以战胜这一切。”

    她说到这停住了,温漾正听得认真,她忽然停住,他微微皱起了眉。

    乐瑶往他面前走了几步,在两人之间距离不到半米的时候,她才再次停下来。

    “我现在突然没有那一腔热血了,倒也不是怪罪你什么,只是忽然觉得很累。”乐瑶微微颦眉,终于露出了淡然之外符合分手状态的神情,她看着温漾轻轻道,“也许你怀疑过我,这只是一个契机,它让我从沉迷恋爱游戏的状态中跳脱了出来。你知道我一个人待在酒店,看着新闻发酵的时候在想什么吗?我那时想,只要你现在打电话过来,跟我说你相信我,我就还会继续抗争下去,继续努力和你走下去。但是你没有。事情发生的一瞬间,你在怀疑我,但哪怕是个不怎么相干的外人,也肯去相信我。说到底,在你眼里我依然不是什么好人,或许是我最初给你的印象太恶劣,让你觉得我有那么做的可能,这也是我的错。”

    “不是的。”温漾下意识否认,他当然知道她提到的相信她的不相干的人是谁,不过是沈斯奇或者韩慧侨罢了,但他否认完了,却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

    他一向口才好,能把黑得说成白的,但现在他突然就哑口无言了。

    他的才能离他而去,他只能站在那任凭乐瑶打量。

    “不是?不是这样又能是什么样?”乐瑶浅笑了一下说,“别浪费时间了,我也不想占用温总太多宝贵时间,您日理万机,处理分手这种小事,这么会儿时间足够了。”她看了看手机,“我该走了,今天开始我们就没关系了,希望温总能给机会让我继续在先成发展,别因为分手了就又雪藏我。”

    温漾心里又涩又紧绷,他薄唇轻抿道:“我不会。”

    乐瑶点点头:“那就好,我走了,你忙吧。”

    她抬脚离开,走的时候必然要路过他身边,她以为自己会畅通无阻,但却在握住门把手的一瞬间,被人从后面紧紧抱住了。

    “我不会挽留你,乐瑶。”

    温漾说这话时,她看不见他的表情,但听得出来他的阴沉,甚至是咬牙切齿。

    乐瑶沉默着不说话,温漾加大了抱着她的力道,她被勒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他像一条蛇一样,声音低沉沙哑地在她耳边缓缓道:“我也不想和你吵架。事情已经解决了,我会找出幕后的人给你个公道,以后也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所以你现在可以停止胡闹,安静待着了吗?”

    这话说得,听起来是询问商量的语气,但手上的动作不是那么做的。

    他太强硬了,前所未有的强硬,伪装的温柔羞涩半点不见了,她过去给他的爱有多强烈,现在对他就有多残忍,温漾只觉撕心裂肺,别说是伪装平和了,连遮掩他的阴郁都费力。

    “你说你不会挽留我,那你现在是在做什么?”

    乐瑶用力挣开他的手,回过头和他对视,温漾笔直地立在那,手握成拳,指节发白,脸上一片冰冷压抑,妩媚的桃花眼里黑漆漆一片,凛冬在他眼中滋生,她所见之处皆是一片灰暗。

    “我也不想和你吵架,温漾,你搞清楚一件事,和你吵架,说明我还想和你在一起,还对这段关系抱有期望,希望缓和它,但我现在没有。我不想你吵架,因我真的想和你分开,我很累,现在一句话都不想说了,我走了,你自便。”她停了停,冷淡地说,“别再拦我,做不符合你言论和身份的事了。”

    她说完话毫不留恋地转身要走,温漾在她转动门把手的时候,深吸一口气,黑漆漆的眸子定在她身上,语调极度沉郁道:“看来你的爱和喜欢也不过如此。这就累了?这就心灰意冷了?是我高看了你的感情。是我自作多情,自取其辱,真是愚不可及。”

    乐瑶微微一怔,不知为何,忽然有些挪不动脚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这个世界不对劲!〕〔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快穿】病娇修罗〕〔不装了,抱上厂长〕〔司少甜妻,宠定了〕〔我的姐姐是群扶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