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嘉平关纪事〕〔神降天劫生〕〔天神封名录〕〔重生曼哈顿1978〕〔男人三十〕〔张大夫,你大胆一〕〔仙尊归来〕〔穿越者纵横动漫世〕〔万相之王〕〔妖夫在上〕〔男人三十〕〔万古帝尊〕〔大夏文圣〕〔将军夫人惹不得〕〔摄政大明〕〔毒医狂妃:邪帝请〕〔盖世人王〕〔六道仙尊〕〔我的治愈系游戏〕〔每天都离现形更近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心头好 第六十一章
    韩慧侨这辈子头一次这样近距离接触温漾,与他那般亲密的耳鬓厮磨,感受着他难言的坦荡和温柔,却用的是别人的身份。

    他的身体沉重地压在她身上,她躺在地毯上,长发散乱了,铺了满满一地毯。

    她脸色有些茫然,但想到自己的处境,想到徐静的处境,她咬咬牙,翻身将他压倒在地,开始扯他的衣服。

    “嗯?”温漾疑惑了一下,“你做什么。”

    他哑着嗓子问了一句,却根本不反抗,韩慧侨一想到他是把自己当做乐瑶才如此顺从,就心酸得眼泪直掉。

    她的眼泪落在温漾脸颊上一些,他好像稍微醒酒了,撑起身子要坐起来,韩慧侨担心他会看见自己的脸,急忙将他重新按在地上。她发挥了她影后的演技,哪怕不说话,周身气质也变得类似于乐瑶,温漾脑子里昏昏沉沉的,又或者说他没想过有人敢这么设计他,还有能力设计到他,所以没那么警惕,很快闭上眼睛任她作为了。

    韩慧侨看着他狼狈地躺在地毯上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从未如此真实得嫉妒过乐瑶。

    是因为她,他才如此。如果他知道此刻与他亲密相处的人不是对方,估计哪怕动手伤人,他也会即刻离开。

    韩慧侨深吸一口气,低头在他颈间落下一个吻,温漾本来是温柔顺从的,但突然因这个吻皱了皱眉。他睁开眼想起身,韩慧侨却在这时彻底披散了发,遮挡住她的脸,然后拉开裙子的拉链,一点点褪去身上的衣服。

    温漾眼前是一片白花花的皮肉,他渐渐察觉到不对劲,他虽然醉了,可他也有脑子,哪怕不能像平日里正常思考,可他也下意识知道乐瑶不可能在这种地方这种时候真的做这种事。

    他以为“她”只想玩玩,等来了真的,就有些怪异了。

    “瑶瑶。”温漾突然开口,“说话。”

    “乐瑶”不说话,只是将脱下来的礼裙丢在他身上,遮挡了他的视线,上面满是他熟悉的香水味。

    她低头看着他衣衫不整的样子,他此刻看起来特别有被凌虐过的脆弱感,引人沉迷。

    韩慧侨的理智没剩下多少了,她起身从早就准备好的背包里拿出丝巾,拂开裙子后想要蒙住他的眼睛,然后再把裙子和首饰处理掉,这样等他们生米煮成熟饭之后,乐瑶再看见眼前这一幕,就不会发觉温漾是认错了人才就范。

    韩慧侨将一切都安排得很好,又或者说温柔给她提供了极大的便利。是对方支开了向云,也是对方安排那些世家小姐们拖住了乐瑶,否则乐瑶怎么会突然在晚宴现场不见踪影呢?

    她这会儿估计还被那些小姐们围着走不开,她有充足的时间完成使命。

    低下头,丝巾渐渐蒙住了男人的眼睛,醉酒的温漾看起来越发柔弱可欺了,他的唇单薄红润,唇形十分漂亮,此刻他微微启着唇,呼吸短促沉重,额头渗出了薄薄的汗。

    虽然快十月份了,江城的天气已经开始凉爽了,但折腾了这么一大会儿,他还喝了酒,出汗很正常。他烦躁地想要扯开蒙眼的丝巾,韩慧侨按住了他的手,这次她想挪开手的时候失败了,温漾突然反握住她的手,力道大的她骨头都有些疼。

    不对。韩慧侨心里刚冒出这两个字,就听见了有人踹门的声音。

    她倏地抬眸,看见了表情冷漠至极的乐瑶。

    她站在门口,盯着只着内衣的韩慧侨、已经抓着她手的被蒙住眼睛的温漾,还有那与她身上一模一样的礼服和首饰,还有什么是不明白的呢?

    韩慧侨惊呆了,她万万没想到乐瑶会突然出现,她还没来得及隐藏!

    “乐小姐!”向云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但乐瑶直接反手把门关住了不让他进来。

    “在外面等着。”乐瑶语气十分镇定地说。

    这种情形确实不适合向云进来,韩慧侨几乎是没穿什么衣服,哪怕乐瑶心里愤怒至极,也没想过让更多人来看这春光。

    “我以为韩小姐是聪明人,可没先到你没把聪明用在该用的地方。”乐瑶握紧拳头冲上来,一把扯开韩慧侨,将她推倒在地,看都不看一眼她的狼狈,直接将蒙着温漾眼睛的丝巾扯开,把他从地上扶起来,低声问,“醉了?”

    温漾睁开眼,定睛看了她一会,低声道:“是你啊,我还以为不是你。”

    乐瑶强忍着怒气道:“你没以为错,刚才的确不是我,现在才是我。”

    温漾微微凝眸,酒意散了不少,理智稍稍回归,他拧眉不语,看了看周围的情形,散落的礼服以及被乐瑶挡住的半个身影,瞬间明白都发生了些什么。

    他脸颊红极了,双眼微微睁大,看上去有些茫然。这茫然是因为他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经历这种事,他不觉得韩慧侨有这么大能量如此周密地算计他,掐准了他身边无人的时间点,拿到乐瑶的全部信息。哪怕他依然有些醉,却很快意识到这应该是他那位好母亲的安排。

    温漾缓缓站稳身子,乐瑶扶着他,身影始终挡着韩慧侨。

    韩慧侨似乎傻了,愣在那一动不动,乐瑶忍无可忍道:“还不赶紧把衣服穿上!愣在那里做什么?被揭穿了难道还打算继续勾引他吗?!”

    韩慧侨活到这个岁数,已经很少有人敢这么对她大呼小叫了。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知到底哪一步错到了底,她现在竟成了任何人都可以颐使气指的人。

    她屈辱地站起来,捡起礼裙快速穿上,乐瑶等她穿好衣服才放开温漾,从他身边挪开。

    她才挪了一步,温漾就抓住了她的手拒绝她挪开,他垂着头看着角落道:“对不起。”

    他在道歉,为他竟然认错了人,为他和别人搞出这种事还被她看见。

    乐瑶麻木地说:“你没必要道歉,这不是你的错,当我被一群人拦着以各种借口不允许我离开的时候,我就知道不对劲了。”

    温漾头疼极了,他抬手使劲按着突突直跳的额角,乐瑶顺势看了一眼,就看见他脖颈上的口红印。那肯定不是她留下的,是谁留下的不言而喻。

    乐瑶气得深呼吸,她使劲闭了闭眼,转身望向韩慧侨:“我不认为韩小姐是如此拎不清的人,那么是谁配合你给了你这个机会?如果我没猜错,是温女士?”

    韩慧侨僵在那不说话,但沉默已经是一种回答。

    “看来我没猜错。”乐瑶冷冰冰道,“你没成功,估计对她也没利用价值了,你可以走了,回去告诉她,搞我可以,直接来对付我就行,但是搞我的男人——不行。”

    韩慧侨倏地抬眸与乐瑶对视,那句“我的男人”说得掷地有声斩钉截铁,说得那样理所应当坦坦荡荡,这是她这辈子都做不到也没机会再做的事情了。

    她泪眼朦胧,对一切都绝望了,几乎是浑身僵硬地离开了这里。

    向云守在外面,当他看见穿着打扮和乐瑶相差无几的韩慧侨从里面出来的时候,一时间也有些分不清谁是谁。

    韩慧侨是影后,拿过不少奖,她真想模仿谁扮演谁的时候,是很难分清楚的。

    所以……所以不要怪温漾。

    他不是有意认错的,他们都是被人有意算计才会如此的。

    他们都是受害者。

    乐瑶一遍一遍这样劝说自己,勉强平息怒火之后,从手包里取出纸巾,使劲去擦温漾脖子上的口红印。

    温漾被她擦得有点疼,但一声不吭地忍耐着。他扶着桌子勉强保持站立,人还是醉酒状态。

    乐瑶长舒一口气对门外的向云说:“去买点醒酒药,尽快送过来。”

    向云自己都没发觉他已经习惯了乐瑶的发号指令,很快就按照她说的去做了,门口留了几个人高马大的保镖。

    纸巾是干的,口红印印上去有段时间了,擦起来不好擦,乐瑶费了很大力气还是有些痕迹,温漾白皙娇嫩的肌肤也被她折磨得发红了。

    看他一声不吭忍耐,醉酒了也不发酒疯不推开她,乐瑶不知自己是该挫败还是该高兴。

    她心情复杂极了,放弃了擦那扰人的印子,将纸巾丢到纸篓里,坐到另一侧的椅子上,不说话了。

    温漾顺势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单手撑头去看沉默的乐瑶,过了一会才喃喃地说:“别生气,是我的错。”

    乐瑶闭了闭眼说:“不是你的错,你应该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温漾阖起眼睛斜靠着椅背道:“的确是这样。这种手段下作又熟悉,像极了几年前发生过的那些事。我以为现在她该不敢这样了,是我太自信了。”

    “醉了就别说那么多话。”乐瑶皱着眉说,“趴着歇一会,你现在别想回晚宴现场了,衣服乱七八糟,混身都是女人的香水味。”

    温漾沉默了一会,老老实实趴到桌子上,片刻后语气低柔委屈道:“连香水味都一样……”

    乐瑶:“……”做到这种程度,真的真的不能怪他吧。

    乐瑶无奈极了,虽然心里还是膈应,但到底还是拉着椅子坐到了他旁边。

    她盯着他说:“你确实有错,警惕性太差了。以及,你给我安排那个造型师团队肯定有问题,你回去自己找找透露消息的是谁。”

    温漾趴着不吭声,身子轻轻颤了颤,好像哭了一样。

    乐瑶知道他不可能哭,可还是忍不住担心,她扶住他的肩膀,将他拉起来查看,发现他其实在笑。他笑得自嘲,笑得讥诮意味十足。他身上酒味很重,被她扶起来就直接靠在了她身上,枕着她细弱圆润的肩膀。

    “不用你说我也会那么做。这次的事的确怪我,平稳日子过久了,就忘了他们之前多卑劣。我想过她会做些事,但没想过她会做得这么愚蠢。”

    温柔大约觉得韩慧侨和温漾那么多年,总该有点情分的,但她以为错了,所以满盘皆输,别说是搞坏乐瑶和温漾的关系,还引火上身。

    但凡温漾真的对韩慧侨有几分的另眼相看,今天的事情也不会变成这样。

    乐瑶沉默着不说话,温漾睁开眼看她的下巴,问她:“还生气?”

    乐瑶叹息不语,温漾在她肩头亲了一下:“别生气了,我只是一开始没认出来,后面已经认出来了。”

    “什么时候?”她有些好奇。

    “她亲我的时候,和你不一样。我抓着她的手,和抓着你的手感觉也不一样。那个时候我就意识到不对劲,正打算反抗。”

    “然后我就来了?”

    “……嗯。”

    乐瑶“哦”了一声,又不说话了。

    温漾沉默许久,终于还是带了几分不安。

    “我以后不会再犯这种错了。”他坐直身子,强撑着精神和她对视,“我绝对不会再认错你,别生气了。”他生涩的安抚,紧张的道歉,处处都带着生疏,显然他从不曾为谁如此。大约他小时候被狠狠拒绝过之后,就再也没对谁这样低声下气哀求过什么了。

    乐瑶心里这样想,心情就越发复杂,她眼巴巴看着他,眼睛都红了。

    温漾怜惜地抹去她眼角的眼泪,听见她喃喃地说了句:“你不干净了。”

    温漾僵了僵身子,深吸一口气说:“干净的。要不然你再擦擦。”他倾斜了脖颈,让她为所欲为。

    乐瑶看着那个淡淡的口红印,生气地咬上去,温漾闷哼一声,明显十分不适,但没有躲开。

    向云买了药回来,就看见这一幕。他专业素质过硬,面不改色地无视了乐瑶仿佛小吸血鬼的模样,将醒酒药和水放到桌上就退了出去。

    一口咬完过后,乐瑶的口水很好地中和了口红印,她又擦了几下,终于把它全擦掉了。

    “没有下一次。”乐瑶不高兴地嘟囔,“连女朋友都认不出来,真过分。如果今天是我,换另外一个人和你打扮得一模一样,我也不会认不出来。”

    温漾本来正打算喝药,听她这么说忽然停下了,转头看着她问:“真的?”

    乐瑶一字一顿:“当然是真的,你在我心里的每一寸都是最深刻的,举个例子,今天是韩慧侨假装我,那么换到我身上,是某个影帝假装你模仿你,我绝不会犯你的错误。”

    “这么自信?”温漾眼神灼灼地盯着她。

    乐瑶面不改色道:“不是自信,是事实。你在我心里是独一无二的,是特殊的,哪怕那个人搞个人皮面具戴上,演技再精湛,我也不会认错。你不信大可以找人试试。”

    乐瑶是真不会认错,温漾也相信她的话。越是相信,越是觉得他今天的问题有些棘手。

    他倒是对那些结合起来算计他的人没太大怒火,程静也好,韩慧侨也好,温柔也罢,他都不怎么在意。他在意的是,在乐瑶心里,他是真的很重要很特别。

    温漾一直不说话,眼底若有所思,神色略有些凝重。

    乐瑶看了一会,就叹了口气端起水杯,把醒酒药递给他:“喝醉了就别费脑子了,下次不管什么宴会都不要一个人了,让向云寸步不离地跟着你。”

    “你不能跟着我吗?”他下意识问了一句。

    乐瑶失笑道:“我又不是什么场合都能跟着你,你总会有不能带着我的交际的场合,所以向云比我……”

    “更合适”三个字还没说出来就被温漾打断了。

    他将醒酒药吃下去,放下水杯后凝着她认真而沉静道:“不会有你不适合的场合。”

    乐瑶怔了怔,没言语。

    温漾后面的话都在心里,没有说出来,他觉得不必说出来。

    他开始考虑真的和她结婚这件事,他自己知道就行了。

    他开始真的计划他们的未来这件事,他自己清楚就行了。

    虽然他知道大概很难,得用点手段,有些麻烦,但没关系,他会解决的。

    他会给她一个身份,一个时时刻刻都能名正言顺站在他身边的身份。

    说起来,他还要感谢那些人今日的算计,否则,他大约不会这么早做这种决定。

    倾身靠近,温漾在乐瑶脸颊上亲了一下,低声说:“你说我是你的男人,搞你可以,搞你的男人不行的时候,我很开心。”

    乐瑶脸一红,呼吸错乱了一下。

    “这是我第一次被人保护,瑶瑶,我很开心。”

    低哑的话语带着无尽的魔力,乐瑶被蛊惑了,她闭上眼睛,抱住了她的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这个世界不对劲!〕〔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快穿】病娇修罗〕〔不装了,抱上厂长〕〔司少甜妻,宠定了〕〔我的姐姐是群扶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