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者纵横动漫世〕〔万相之王〕〔妖夫在上〕〔男人三十〕〔万古帝尊〕〔大夏文圣〕〔将军夫人惹不得〕〔摄政大明〕〔毒医狂妃:邪帝请〕〔盖世人王〕〔六道仙尊〕〔我的治愈系游戏〕〔每天都离现形更近〕〔自律的我简直无敌〕〔神权之上〕〔官路高升笔记〕〔人道大圣〕〔深空彼岸〕〔乡村作曲家〕〔神霄之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心头好 第七十四章
    温老爷子一生好强,平生唯一的憾事就是对不住原配妻子和独生女。

    也是因为如此,当年哪怕温柔做尽了蠢事,他也毫无怨言地在后面替她收拾烂摊子。

    后来她没什么经营集团的才华,他也努力找人辅佐。

    可能他做的第二件错事,就是认为血浓于水,哪怕没怎么相处过,做儿子的人也不会忤逆自己的亲生母亲。

    他小看了温漾,也高看了温柔,但他纠结的同时也会庆幸,庆幸温漾的才能,让温氏集团在他手里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状态。

    温柔做不到的,温漾做到了,虽然他的女儿是被欺负得惨了点,但家族基业却更好了。

    温漾是一把双刃剑,他和温柔,始终都用得不够好,否则也不会像如今这边遍体鳞伤。

    “你回来要做什么。”温老爷单刀直入,不虚晃周折,这种谈话风格正是温漾需要的。

    “回来通知各位一声,我准备订婚。”温漾也回答得很直接,但顿了顿,他改口道,“不,我要结婚。不订婚了,直接结婚。”

    温老爷子皱起眉:“……和那个女明星?”

    温漾温文尔雅地笑了,有些羞赧道:“看来还是董事长比较了解我,如果温女士也这么聪明的话,事情就不会发展成今天这样了。”

    温老爷子有些头疼,他抬手按了按额角道:“如果我说我不同意呢?”

    “我是来和您商量的吗?”温漾好笑道,“我是来下通牒的,您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您从来没有不同意的资格啊。”

    温漾的话说得过于刻薄,温老爷子眯眼看着他,良久才说:“你觉得你现在真的能全力对抗我了?”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温漾的语气不痛不痒,显然对他言语之间暗示的要挟毫不在意。

    温老爷子观察了他一会,克制道:“你这么强硬可不是个聪明的选择,到最后我们只会两败俱伤,受损的是祖宗家业。”

    “我不太在意这些的。”温漾依然笑着说,“过去是我太想不开,但细想想,祖宗家业和我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不管温氏集团如何,我拥有的钱也是这辈子都花不完的,再不济,没了现在的温氏,我完全可以自己创建一个全新的只属于我的温氏,董事长相信我有这样的能力的,对不对?”

    温老爷子当然相信。

    现在的温漾不是数年前那个刚大学毕业的温漾了,更不是小时候那个唯命是从的温漾。

    他觉得有些气闷,但还是耐着性子道:“没必要为了一个女人闹到这种地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妇人之仁了?你已经三十多岁了,何必再浪费时间从头开始?我已经松口给你一半的股份,到时候你轻轻松松就是董事长,女人的话真喜欢可以包在外面,闹得像如今这么满城风雨实在愚蠢。”

    “愚蠢吗?”温漾斜睨着温老爷子,“我不觉得,我觉得这才是明智之举,不过爷爷不懂也可以理解,毕竟你从来没有真正地爱过一个人。”

    毕竟你从来没有真正地爱过一个人。

    温老爷子听见这话就愣住了,他脑海中回忆起被他辜负的女人,更加坚定了要站在独女这边的想法。毕竟温柔那么像她,而他亏欠她们母女的实在太多。

    “你真想好了?”温老爷子目光锐利道,“我拼劲一身老骨头的话,未必不能把你打回原形。”

    “无所谓。”温漾慢条斯理道,“愿赌服输,如果我真的败了,哪怕去做别人身边的一条狗,也绝不会回温家摇尾乞怜的。”

    他如此决绝,真是出乎温老爷子的预料。

    这不是他希望的发展方向。

    他沉吟良久,换了个态度说:“是不是家里同意你娶她了,你就会恢复正常,不再发疯?”

    温漾也不介意长辈说他如今做的一切是发疯,笑了笑诚恳道:“是的,这对大家都好不是吗?只是我的婚姻而已,它其实没你们想象得那么重要,我的妻子只会和我生活在一起,跟你们不会有任何联系,你们点点头,我们皆大欢喜,说不定温氏经此一劫还能更上一层楼。”

    这话说得敞亮,事实也确实是如此。

    温漾的婚姻哪有那么重要呢,温家也确实不需要什么千金小姐锦上添花,他要娶个女明星,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的事情。

    温老爷子对这个要求其实不高,可问题出在——温柔接受不了。

    仿佛只要温漾把乐瑶娶进门,就是侮辱了温柔,就是挑衅了温柔。

    温柔现在还在疗养院里住着,温老爷子心里打定主意要护着女儿,就不会轻易朝温漾妥协。

    “你今天来这里说这些话,那个女明星知道吗?”温老爷子突然说,“她清楚你做的这些事吗?她也愿意和你结婚吗?”

    温老爷子从不打无把握的仗,他早就打听好了温漾和乐瑶的关系,知道他们分手了,也知道乐瑶非常坚决地不想再回头。

    他前面不提,是还顾着温漾的情绪,觉得没必要闹得那么难堪,但现在不说不行了。

    果然,温老爷子这话一出,温漾一直含蓄淡定的神情出现了裂缝。

    他搭在沙发扶手上的手缓缓握成拳,很快又松开,敛起那些细微的不自然,温声道:“她当然会愿意的,她做梦都想嫁给我,怎么会不愿意?”

    “是吗?”温老爷子淡淡道,“但愿如此。如果她真的愿意,同意你的要求也不是不行。但你记住了,你们结婚之后,你这辈子都别想从我这里拿到一毛钱了。你一直想要的股份,我可能会给老二,也可能会给老三,或者给他们的孩子也未尝不可。有个孩子叫温煦是吧?过年的时候吃饭他好像来过,看起来也是一表人才,进了公司应该可以小有成就。”

    温漾耐着性子听完长辈的话,等他话毕就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对方道:“董事长想做就去做吧,想给谁都可以,但我要劝您的是,不要对废物抱有太大期望,与其给了他们,还不如给您的疯子女儿,至少对她我还会稍微手下留情,让她不至于输得那么难看。”

    言尽于此,温漾说完便转身离开,他脸上的温雅笑容在他转身后荡然无存,他脚步很快地走出书房,留下温老爷子一个人。

    管家走进书房,询问温老爷子是否还好,温老爷子沉默了一会道:“安排一下,我要和那个女明星见一面,我要确保她不会回头,绝不会答应和温漾结婚。”

    管家眨了眨眼,点头去安排了。

    老宅外面。

    温漾回到了车上,耳边一直回响着温老爷子那个尖锐的问题。

    乐瑶会愿意嫁给他吗?若换做几个月之前,她肯定是梦寐以求,一口答应的。

    可是现在温漾是真的不敢如此笃定。

    他突然有些慌乱,担心自己和家里撕破脸换到的机会就这么白费。

    他倏地坐直身子,对司机说:“去乐小姐家。”

    司机应是,在下山之后便快速驶向乐瑶家。

    温漾心想,他按照她期望的选了她要他选的路,做了她想要他做的事,他打破了所有平衡,献祭了自己的所有,很可能还会给自己建立一个庞大的敌人,甚至可能会为此毁了温家的一切。他做到这样,乐瑶该觉得有诚意了吧?

    她该回头了吧?

    他带着万分的期待按下了那间屋子的门铃,开门的人不是乐清,正是乐瑶本人。

    今天乐清在公司加班,回来比较迟,而乐瑶开完演唱会就一直在家里放假休息。

    她开门之前已经看见了温漾,她想了很久,还是在他几次按下门铃之后打开了门。

    抬眸望去,门外站着的男人英俊如画的脸颊上挂着有些病态的笑意,他好像有些兴奋,见到她就抓住了她的手,这让很不适,使劲甩开了他。

    温漾猝不及防被甩开,手直接打在了一旁的墙壁上,剧烈的疼痛让他皱起眉,但他一声痛都没喊。

    乐瑶眼皮跳了跳,快速看了一眼他红肿起来的手,他食指有些怪异地弯曲着,好像是断了。

    她下意识想帮他看看是不是骨折了,但又强行忍住了。

    “你最好现在就走。”乐瑶面无表情道,“不管你要说什么我都不想听,你不走的话我就叫保安了。温总不会希望体验一次被保安赶出去的感觉的。”

    她可是在他那里体验过好几次,在他们还没有在一起之前。

    想到过去那些事,乐瑶竟有些恍然如梦的感觉。

    温漾丝毫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也不在意自己骨折的食指,他有些激动地看着她说:“我们结婚吧。”

    乐瑶愣了愣,眯眼望向他:“你说什么?”他在发什么疯?说什么梦话?

    “我说我们结婚。”温漾语气快速道,“我已经准备好了,三天内就能举行婚礼,老宅那边也打好招呼了。我都按你说的做了,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你一定要答应我。”

    乐瑶觉得有点可笑。

    如果他之前就这么做,那她当然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可看看他都做了些什么吧,看看他手机上给她的备注吧,他从一开始就对她不真诚,在欺骗她,他要是有本事就骗她一辈子,那她也认了,可他偏偏没有。

    他让她在最爱他的时候血淋淋地发现了一切,现在他后悔了,跑来想要和她结婚,她就要答应吗?

    她当然不知道温漾为了可以跟她说这句话都做了什么,她也不在乎。

    他们现在是什么关系,哪里轮得到她在乎那些?

    她唯一会做的,就是面不改色,连眼都没眨一下就毫不犹豫地——拒绝他。

    “不可能。”乐瑶盯着温漾美丽秀致的眼睛,一字一顿道,“你做梦。”

    温漾所有的兴奋,所有的期许,所有的热血,都被乐瑶的六字真言给浇灭了。

    他脸上的神情渐渐消失,沉郁的桃花眼静静看着她,像是要看清楚她到底是不是嘴硬心软,是不是故意强撑。

    她很平静地站在那给他看,甚至片刻后还要关门离开。

    她是认真的。

    认真地拒绝他打乱一切计划才要来的机会。

    温漾缓缓勾起嘴角,毫无笑意地扯了扯。

    他似乎现在才明白,有些人,爱你的时候是真的,说分开的时候也是真的。

    恰当的时间过去了之后,仿佛他做什么都是错误的。

    拼尽全力不对,低声下气不对,极力挽留不对,给予空间也不对。

    做什么都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这个世界不对劲!〕〔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快穿】病娇修罗〕〔不装了,抱上厂长〕〔司少甜妻,宠定了〕〔我的姐姐是群扶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