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人三十〕〔张大夫,你大胆一〕〔仙尊归来〕〔穿越者纵横动漫世〕〔万相之王〕〔妖夫在上〕〔男人三十〕〔万古帝尊〕〔大夏文圣〕〔将军夫人惹不得〕〔摄政大明〕〔毒医狂妃:邪帝请〕〔盖世人王〕〔六道仙尊〕〔我的治愈系游戏〕〔每天都离现形更近〕〔自律的我简直无敌〕〔神权之上〕〔官路高升笔记〕〔人道大圣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心头好 第七十六章
    乐瑶在傍晚时分才回到家,冬日天黑得早,气温也低,她到家的时候身上一片寒意。

    乐清担心了一下午,见她终于回来了才松了口气。

    “没事吧?”他不确定地问。

    乐瑶笑笑说:“没事啊,我能有什么事,只是普普通通的工作安排而已,见完面就回来了。”

    “又有新工作了?不是说演唱会结束要休息一阵子?”乐清一边给她倒热水一边问。

    乐瑶平静道:“我已经休息好几天了,该开始工作了,接下来可能不会在江城了。”

    这个地方她还是远远离开比较好,尤其是两天后那场婚礼,她不确定那场婚礼到底还会不会举行,为了避免自己忍不住跑过去,她想先离开。

    “我还以为你可以多休息一阵子,你最近瘦了很多。”乐清还是有些担心她。

    乐瑶坐到沙发上接过哥哥递来的水杯,喝了一口才说:“瘦了是因为我在节食,彤彤接下来想给我接电影,我想试试拍戏。”

    乐清闻言有些意外,笑了笑说:“那我以后可以在大荧幕上看到我妹妹了?”

    乐瑶笑眯眯道:“是的没错,你还可以带同事一起去给我捧场,指着荧幕告诉他们那是你亲妹妹。”

    乐清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叹息道:“其实我没想到你真的可以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以为混娱乐圈很难,哪怕你拿了冠军也不怎么容易出头。”

    乐瑶心想,娱乐圈确实很难混,虽然她的开头是比别人艰难了一点,但她还是红了的,红得也算快。不过她一点都不敢懈怠,想想宋雨婷,想想韩慧侨,前者只是耍了点小心机就彻底毁了自己,后者都那个地位了依然被迫退出娱乐圈,相较于她们,她也没安稳到哪里去。

    她要让自己尽快变强,她现在还是太弱了,只能任人宰割。

    她不喜欢被动,在任何方面都希望自己能做到最好,这也是她现在愿意接触其他尝试的原因。

    只是唱歌的话,很难让她在短时间内在圈内因自己的能力建立地位。她愿意去拍戏,虽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这个天赋,但总要去试试的。

    很快乐瑶就等到了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赵彤给她拿来了一部电影的剧本,电影是大制作,是警匪题材,导演是国际知名的林煜,不少大明星都在抢本子里的角色,林煜坚持通过海选试镜来挑选演员,他在偶然的机会下看到了乐瑶的mv,觉得她很适合其中一个角色,所以给她发来了试镜邀请。

    巧的是,试镜时间就是明天,是温漾提到过要举办婚礼的日子。

    乐瑶沉默了一下对赵彤说:“试镜地点在哪?”

    赵彤看了她一眼说:“北京,明天上午十点钟开始,我们下午赶飞机的话,时间正好。”

    乐瑶顿了顿才说:“这个本子你拿给周铮他们看过了吗?”

    如果周铮他们知道,应该不会让她在这个时间离开。毕竟……温漾之前不是在准备婚礼吗?如果明天婚礼如期举行,周铮不可能现在放乐瑶走。

    果然,赵彤很快就说:“还没呢,我也是今天才得到这个消息,按理说应该提前一段时间通知我们的,好让你看完本子好好琢磨一下角色,但也不知道他们中间出了什么差错,反正是昨晚才送过来。”

    赵彤本来还想说送剧本来的是吕平,叶淳的经纪人,老前辈,但想想这也没什么关系,人家似乎也只是捎带脚的,所以她就没提了。

    乐瑶听完又过了一会才说:“那你去订机票吧,带上小诺,就咱们三个,尽快离开。”

    赵彤有些意外:“不用和上面说一声吗?”

    “你是经纪人,带你的艺人去试镜,这点权利还没有吗?”乐瑶没什么情绪道,“你有时候太依赖周铮了彤彤,他是艺人总监,本来就不需要什么事都麻烦他拿主意的,你看他什么时候管过别的女艺人?”

    赵彤这么一想还真是,大概是周铮总是主动关照她们帮她们做安排,做了许多她这个经纪人需要做的工作,她习惯使然了吧。

    “那我马上去安排,你要收拾什么东西吗?”

    “不用了,带上剧本,即刻出发,余下的东西到了北京再买就行。”

    赵彤其实能感觉到乐瑶急着要离开,但她也没多问原因,她觉得乐瑶肯定是想出去散散心,或者很珍惜这次试镜机会,所以才这么着急。她这个身份是绝不会知道温漾在筹划什么的。

    她老老实实定了机票,和小诺一起跟乐瑶登上了前往北京的飞机。

    她们上飞机的下一秒周铮就得到消息了,他拼命打赵彤的电话,但每次都是关机。

    飞机起飞了,赵彤关机了。

    周铮浑身无力地靠到椅背上,头疼地想,如果飞机没起飞,还能动用关系让飞机晚起飞一会,让他们的人把乐瑶抓回来,但这都飞起来了,难道还让人家返航不成?

    这肯定是不成的。

    周铮实在拿不好主意,干脆去找关樾,关樾在一堆文件里抬起头,面无表情道:“这还不简单?你现在就带人赶下一班飞机去北京,趁夜把人抓回来,如果没有合适的返程航班,就直接用温总的私人飞机,他会很乐意给你用的。”

    周铮心中立时一片清明,用最快的速度带着人赶下一班飞机去了北京。

    倒是关樾,呆在办公室里想了想这件事,总觉得周铮办不好。

    为什么呢?因为对象是乐瑶。

    乐瑶这么急着离开,显然是想躲避明天的婚礼,她既然不想做这个新娘,那以周铮的手段,恐怕没办法让她就范。

    搞不好周铮晚上过去连她人都找不到,等第二天可以去试镜现场抓她的时候,就赶不上婚礼时间了。

    “哎……”关樾头疼地按了按额角,“爱情可真麻烦,老子这辈子都不要爱情。”

    秘书这个时候敲门进来,漂亮的姑娘端着咖啡放到桌上:“关总,您的咖啡。”

    关樾抬头,看见秘书漂亮端庄的脸蛋,噎了一下在心里想:其实爱情也没什么不好,他不能因为温漾的爱情太奇怪了就以偏概全嘛。

    周铮带人赶去北京的时候,温漾也得到了乐瑶离开的消息。

    他看着向云发来的航班信息,斜倚着沙发扶手缄默不语。

    向云观察了他一下,想了想说:“要跟林导联系一下,让他推后明天的试镜吗?”

    如果安排在明天早上的试镜不举行,那乐瑶就不需要参加什么,能尽快找到她的话,就来得及把她带回江城参加婚礼。

    向云是这么想的,但他显然不如温漾想得全面。

    “推后也没用。”他将手机丢到桌上,双手交握,垂眸看着手指,片刻后才说,“如果明天试镜照常举行,周铮或许还有机会在试镜地点附近找到她。如果推后……”他阖了阖眼,温雅俊秀的脸上浮现出几分讥诮,“那他别想找得到她的人。”

    向云犹豫道:“那我通知一下北京几家子公司帮忙找人?”

    这也是个办法,温氏集团总裁真想找谁的时候,一定能找得到。

    可温漾却说:“不用了。”

    向云有些意外,温漾缓缓侧头望向窗外,他依然没回公司,仍然住在滨江度假区,窗外就是那日复一日,看到厌倦的江景。

    “她不想回来,哪怕你们找到她,她也不会回来。”

    温漾的声音和缓低沉,好像说得不是他终于想和谁结婚,那人却百般不愿这种事。

    “她不想嫁给我,再怎么样也没用。”

    很多事情上,温漾都可以勉强别人配合他。他是个商人,他眼中只有利益,没什么原则和道义可言。但在结婚这件事上,他还是希望乐瑶可以心甘情愿。

    如果他要强迫她,三天前的晚上他就强行把她带走了。

    想到那天夜里她说的话,温漾陷入长久的沉默。

    向云在一旁看了良久,忍不住问了句:“那明天的婚礼……还照常举行吗?”

    本来就是准备非常匆忙的婚礼,花了不少代价才让人在三天内构建得那般梦幻完善。

    如今没有新娘,婚礼显然是不可能正常举行了。

    但凡温漾聪明一点,就不该自取屈辱,及时取消婚礼,结束这个闹剧。

    温漾这人又何止是聪明?他将一切都想得很透彻,但他给向云的回答却是否定的。

    “不取消。”他站起来,双手抄兜走向落地窗,直视着雾霭苍茫的江面说,“婚礼照常举行,我等她。”

    向云不可思议地望着温漾的背影,唇瓣动了动,却发不出声音。

    北京。

    乐瑶一行人下了飞机,没去住酒店,而是由乐瑶带着住进了她一个朋友家。

    其实从正式出道之后,乐瑶和朋友的联系就变少了。主要还是因为过去那些朋友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对她敬而远之,她也没有上赶着的习惯,就零零散散都断交了。

    如今这个还是之前一个宿舍的室友,虽然后来大家分隔两地联系少了,但当初她也对乐瑶伸出过援手,借给她一些钱,虽然不过杯水车薪,但心意是真诚的。

    乐瑶早就连本带息还了对方,如今借住对方家里,也拿了不少礼物。

    和老同学寒暄到了晚上,告诉了小诺和赵彤关机不要和公司的任何人联系之后,乐瑶就一个人站在卧室的窗前发呆。

    她睡不着。今晚她可能就得这样睁着眼睛度过了。只要一想到明天可能举行的婚礼,她就心乱如麻。

    也不知道温老爷子和温漾谈过了没有,如果他们可以敞开心扉解除矛盾,明天的婚礼应该就不会出现了吧。

    希望它不要出现才好。她不会回去的,她真的不会回去。

    乐瑶垂下眼眸,双手撑在窗沿,任由冬日的寒风吹过她面颊,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清醒一点,让她心中那跃跃欲试不肯熄灭的火焰渐渐冷却。

    不合适就是不合适,她不想自己变成最讨厌的那类女人,也不想改变温漾,就像现在这样永不回头,对他们彼此都好。

    同一时间,温漾确实见到了温老爷子。

    这次是温老爷子主动来找他的,当他看见门外站着的老人时十分惊讶。

    “滨江离江城挺远的,温董身体不好,百忙之中还跑到这里来找我,实在让我受宠若惊。”

    温漾站在门口,没打算请温老爷子进去,就这么居高临下看着对方。

    温老爷子挥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保镖和管家离开,只留下他们二人面对面。

    温漾似笑非笑地注视着他做完这一切,浅笑着问:“想阻止我?那您可错了,我已经准备好了一切,不管您说什么我都不会停手。”

    “哪怕你明天注定等不到你的新娘?”温老爷子沉着地问。

    温漾嘴角的笑意渐渐消失了,他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己的长辈,血脉的原因让他们眉宇间有几分相似,温漾不无恶劣地想,如果他老了也像对方这样刻薄寡恩,那或许就算是幸福的生活了吧。毕竟温老爷子看起来就很幸福,过得毫无负担不是吗?

    温老爷子看得出温漾心底隐藏的讽刺,他的眼神一点都不柔和,极具压迫感的气势让哪怕是温老爷子也有些动摇。

    老人站在门前沉默了一会,突然低下了头。

    温漾有些愕然地看着他,温老爷子一生争强好胜,年轻的时候被人算计背叛了妻子,留下了两个私生子,明明心中只爱妻子,却也无法低头向妻子认错乞求原谅,哪怕后来妻子弥留之际想听他说一句对不起,他也是固执地维持着一句“我没错”。

    可如今这是怎么了?

    温老爷子——温思危他,低头了?

    “温漾。”温老爷子低着头,拄着拐杖说,“是外公错了。”

    温漾愣了愣,惊诧地反问:“你说什么?”

    他自称什么?外公?不是爷爷了?他终于肯面对现实了?

    “是外公错了。”温老爷子始终低着头,语气平静,但拄着拐杖的手微微颤抖,“不管是当初对你外婆,还是对你母亲,或者是对你,全都是我的错。”

    他慢慢抬起头,直视温漾不可思议的双眼,一字字道:“是我伤害了你们,如果我没破坏你母亲和你父亲的感情,说不定你们还家庭和睦的在一起。他只是有点贪钱,年纪还小,经不起诱惑,我不该拿成年人都抵抗不了的东西去引诱他,让他伤害了你母亲,最后还丢了性命。”

    温漾僵硬地站在门内,勉强道:“你又要搞什么鬼?你有什么目的?别以为说这些话就能改变什么。”

    温老爷子身子颤动了一下,远处的管家几步过来扶住他摇摇欲坠的身子,温老爷子推开管家,勉强站立着说:“都是我的错,我太自以为是,我太不服输,是我一手造成了你和你母亲的悲剧。我对不起很多人,活到这个年纪,我已经没什么能力偿还你们了。不管你相不相信,我今天是诚意来道歉的,你是我的外孙,是我的血脉传承,我心里是在意你的,之前要挟你的事也没有真的想把你逼上绝路,我坦白跟你说,乐瑶我见过了,她明天绝对不会出现在婚礼现场,你不要去强撑,我不希望你在媒体面前丢脸。”

    温漾觉得这一切都太可笑了。

    他突然就明白温老爷子为什么转性了。

    他当然看得出来对方言词间的诚恳,显然他是用了真心的,说的都是真心话。

    可这样的转变,竟然是在他见过乐瑶之后。

    温漾勾起嘴角,自嘲地笑了笑,他麻木道:“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停下,明天的婚礼必然会照常举行,至于我是否能等到我的新娘,会不会颜面尽失,这都是我自己的事,我会自己承担,绝不牵连到温家。”

    “我不是担心你牵连到温家。”温老爷子脸上难得有了冷漠以外的表情,他眼神复杂道,“我只是担心你。”

    温漾后退了几步,心说,多可笑啊,一直以来心里期盼的一切,竟然用这种方式得到了。

    如果不是眼前还有这么多人看着,温漾一定会失态地大笑。

    他强撑着关上门,将一群人隔绝在门外。

    他失魂落魄地走到落地窗边,望着夜晚的江面,觉得自己这会儿似乎该给乐瑶打个电话。

    他该跟她道个谢,不管她明天是否会出现,他都要谢谢她。

    拿出手机,熟练地输入乐瑶的手机号码,备注出现在手机屏幕上,早就从之前无情嘲弄的一串文字换成了如今简单的两个字——老婆。

    这个词对温漾来说陌生又温暖,他按下拨号键,已经做好了自己被拉黑或者被拒接的准备,但是没有。

    乐瑶接了电话,并且也不需要他说什么,她直言道:“我觉得你会打电话过来,所以一直在等。”

    温漾沉默着说不出话来,乐瑶继续说:“温漾,我明天不会出现,你取消婚礼吧,别再执着。”

    温漾仿佛这时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有些沙哑地低声道:“我想谢谢你,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但我也要告诉你,不管发生什么事,不管谁来说了什么,明天的婚礼都会如期举行。我会等你,一直等你。”

    “我不会出现,你做这些不会有结果的。”乐瑶语气很快,说得毫不犹豫。

    温漾沉默许久,才声音低沉,语气复杂道:“……我不需要结果。”

    他闭上眼睛,额头抵着落地窗冰冷的玻璃面:“我只是想为你这么做。你说你想要的是我为你不顾一切,我想满足你愿望。”

    “哪怕我不会出现?哪怕我已经不稀罕?”

    “……是。哪怕你不会出现,哪怕你已经不稀罕。”

    乐瑶没有再说话了。

    她虽然没有挂断电话,但也没有吭声。

    她似乎在思索如何让他取消明天的婚礼,又觉得不管说什么他都不会听。

    他这个人在很多事情上都固执得很。

    长久的沉默后,先开口的是温漾。

    他突然问她:“你还爱我吗?”

    乐瑶顿了顿,良久才说了两个字:“爱过。”

    爱过……这个“过”字可真是让人心酸痛苦。

    温漾转了个身背靠在冰冷的落地窗上,觉得整个人都有些脱力,气息也有些不稳。

    乐瑶大约感受到了,叹了口气说:“温漾,是你先推开我。”

    “我知道。”他干涩地说,“但我后悔了。”

    “……抱歉。”

    “我很想你瑶瑶。这段时间我过得很辛苦,我很难过。”

    乐瑶半晌未语,许久才有些冷漠地说:“怨不得我。”

    是啊,怨不得她。

    一切都是他的错。

    “不管怎么说,都要谢谢你接这通电话。”温漾缓缓站直身子,轻声说,“明天的婚礼会按时举行,我还是那句话,我会一直等你,要不要出现你自己决定。我不会逼你,也不会让人真的去抓你回来。我现在不想强迫你,我想要你心甘情愿。我知道你或许觉得我不真诚,觉得我只是偏执,觉得在我心里有很人和事比你重要,你认为我如今所做的一切是性格使然,但我是有投入感情进去的。我不会再像爱你这样爱上别人,也不会像今天为你所做的一切这样为别人付出。这是我对我们的感情献出的最大诚意。”

    他悦耳的声音掺杂了几分难掩的忧郁,这让他后面说得话令人很难不为之所动。

    “有些东西是装不出来的,我到底对你有没有心,你心里应该有答案。我希望你能再相信我一次,相信我和你之间的感情,而不是别人的什么话。”

    “别人的什么话”自然指的是温老爷子说过的什么话。

    乐瑶沉默地听他说完,没有回应,直接挂了电话。

    温漾也没再打回去。

    很多事情他也会无能为力。

    比如乐瑶执意要分手。

    比如他固执地想要坚持明天的婚礼。

    哪怕她不会来,哪怕他注定是空等,哪怕明天他会在众人和各大媒体面前颜面尽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这个世界不对劲!〕〔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快穿】病娇修罗〕〔不装了,抱上厂长〕〔司少甜妻,宠定了〕〔我的姐姐是群扶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