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归来〕〔穿越者纵横动漫世〕〔万相之王〕〔妖夫在上〕〔男人三十〕〔万古帝尊〕〔大夏文圣〕〔将军夫人惹不得〕〔摄政大明〕〔毒医狂妃:邪帝请〕〔盖世人王〕〔六道仙尊〕〔我的治愈系游戏〕〔每天都离现形更近〕〔自律的我简直无敌〕〔神权之上〕〔官路高升笔记〕〔人道大圣〕〔深空彼岸〕〔乡村作曲家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心头好 第七十九章
    乐瑶没有正面回答温漾的请求。

    后面她都没说话,安安静静坐在那不知在想些什么。

    车子行驶在公路上,不知目的地是何处,乐瑶也没再问。

    后来她手机震动起来,垂眼看了看,见是乐清,便也不在意温漾在旁边,接起了电话。

    乐清急切的声音很快从点头那头传来:“瑶瑶,这到底怎么回事啊,怎么莫名其妙你就结婚了?你们不是分手了吗?”

    密封很好的豪车后座上,乐瑶哪怕没开免提,乐清的声音也可以从电话里传出来一些。温漾离乐瑶那么近,当然听得见。他侧身看着她,面容温润精致,嘴角轻轻抿着,脸上没有往日里惯有的柔和笑容,但这一刻的他却真实得让人不忍苛责。

    “这事儿太复杂了,电话里说不清楚。”乐瑶有些头疼地按了按额角,“哥你别担心,我心里有数,我会处理好。”

    乐清无奈道:“我怎么能不担心啊,我就你这么一个亲人了,你突然结婚了,我这个做哥哥的都不知道……”

    “我没结婚。”乐瑶冷静地说,“这一切都是误会,会解释清楚的,只是需要点时间。”

    乐清沉默了一会道:“你现在在哪?”

    乐瑶如实说:“我在车上。”

    “回江城了?”

    “回来了。”

    “几点钟到家?”

    乐瑶顿了顿,转眼看了看缄默的温漾,阖了阖眼道:“恐怕今天回不去了。”

    乐清到底还是了解妹妹,人也聪明,很快就猜到:“你和那个男人在一起?”

    “我总得把事情解决好才能回去。现在我也不太方便回去,恐怕很多媒体都蹲在小区外面等着我。”乐瑶就事论事。

    乐清沉吟片刻道:“那你可以和彤彤她们一起住,不该和他走。”

    “可我总要和他见面说清楚,不是现在也是明天,能快一点没必要推后。”

    乐瑶的语气透着坚定,乐清也不好再说什么,毕竟年纪都不小了,大家都是成年人,有能力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哪怕是亲人也不该随意干涉彼此的人生。

    乐清的电话挂断,车子也缓缓驶入了一栋临江而立的别墅,乐瑶这才注意到周围灯光明亮了许多,透过这些光可以看见附近景色宜人,别墅周身呈透明设计,江面的波光粼粼折射在落地窗上,让此刻的夜景看起来美好又梦幻。

    是个好地方,适合度假,乐瑶看完就在心里做了判断。

    “下车吧。”

    温漾先下了车,绕到侧面给她开门,乐瑶本来想自己下去的,但看景色时走了神,只能顺着他的手下了车。

    温漾在前面带路,乐瑶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他站在门前,周围很安静,他用指纹开锁,门打开后让她先进去。

    乐瑶抬眼看了看昏黄灯光下他如玉俊秀的眉眼,突然说:“你确定要我进去吗?”

    温漾垂眸和她对视:“我为什么不确定?”

    “你不怕我对你做什么吗?”乐瑶轻声问。

    温漾觉得这个问题有些好笑:“这难道不该我问你吗?”

    乐瑶笑了笑说:“你把女孩子想得太简单了,温漾,你一会后悔的。”她说话的时候,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着拳,显然十分克制。

    温漾没说什么,但目送她进去的意图很明显。

    乐瑶也不再废话,径自进屋,身后的门缓缓关上,温漾的脚步跟上来,乐瑶想都不想便转过身给了他一巴掌。

    “在车上就想打你了,但顾忌着司机在,不想给人看笑话,所以推后到这会儿。”乐瑶拽住他的领带,拉着她往沙发的方向走,温漾一点反抗的意思都没有,只是抬手抹去嘴角的血迹。

    她用的力气真的很大,他这辈子为数不多的被人扇耳光全都是乐瑶干的。

    乐瑶回头,看见他有些凌乱的发丝和红肿的侧脸,以及身上被她拉扯得乱七八糟的领带和衬衣,怎么说呢,这样的他站在灯下,被灯光笼罩下来,特别有凌虐的美感。

    甩了甩头,把脑子里的糟糕念想甩出去,乐瑶将温漾按到沙发上坐好,弯腰看着靠到沙发背上的美男子,靠近问他:“我打你,你生气吗?怪我吗?”

    温漾静静回望着她,没说话,但摇了摇头。

    他修长白皙骨节分明的手指再次抚过嘴角,那里已经不流血了,但有些破裂,他白生生的手轻抚过的时候,说不出的挑逗味道。

    啊,这可真是要命,其实他真的只是随随便便做个动作吧,但却已经足够诱惑人了。

    他真的是能够非常不动声色的撩拨人,他自己可能不知道,所以眼神清明,表情沉静。他越是这样,越是让人觉得燥热难耐。他真的是……俊秀又荒淫,旖旎又冷淡,没救了。

    “你确实不该生气,也不该怪我。”乐瑶直起身,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和他说,“因为这是你该得的。你不用觉得自己是在迁就我,因为喜欢我所以随便我打你。我打你是因为你一意孤行,不尊重我的意见,把我逼到如今的境地,使我如此被动,你一点都不冤枉。”

    温漾垂下眼眸,不和她对视,但整个人沐浴在她的眼光之下。

    他过了一会才轻轻“嗯”了一声,道:“我知道。”

    乐瑶头疼地闭上眼,沉默了一会再次睁开眼看着他说:“你知道?你根本不知道。和你分手的时候就是因为你凡事都不和我商量,什么都自己做决定,把我排除在外。现在你想回头,还是这么做,你觉得你这种方式能成功吗?这也就是你了,换另一个人敢这么逼我,我就是豁出命也得报复回去。”

    温漾倏地抬头看着她的眼睛,看得她愣了一下,他的眼睛很红,好像她再说什么他就会掉眼泪一样。

    他真的不是在用苦肉计吗?乐瑶在心里猜测着。

    温漾在她的沉默下低声道:“我不这么做还能怎么做?我不这么做你根本就不会和我见面,也不会回来。我知道你去林煜那里试镜了,一旦你被选中,就要去外地拍电影,那么长的时间,我不抓紧现在,到时候又要怎么办。”

    他好像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样其实也说得通,毕竟他这辈子都没做过挽回女人的事情,不得其法也可以理解。

    乐瑶没说话,她挪了几步在他身边落座,很累地靠着沙发背闭目养神。

    温漾就坐在她身边,观察了她一会说:“你不回家是对的,媒体现在都挤在你住的小区外面,都在等你出现。”

    乐瑶安静地靠在那,不理他。

    温漾不着痕迹地靠她近了一点,想了想继续说:“我会派人把他们赶走,你很快就能回家。”

    乐瑶还是不开口,好像听不见他说话一样,眼皮都没动一下,整个人气息凉薄得很。

    温漾沉默了一会,有些忍耐不住地靠在了她身边,将头轻轻侧着枕在她肩上。

    乐瑶身子僵了一下,但没动。

    温漾不安躁动的心稍微平复了一些,他在她一片抗拒中安然地轻声说:“现在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是我老婆了,事情都已经这样了,你不能不管我。”

    乐瑶这次开了口,她不咸不淡道:“我管不起你。”

    “你管得起。”

    “我帮不了你任何事,我只会给你带来麻烦和灾难。”乐瑶闭着眼睛说,“我记得你以前说过很不喜欢自己被扯进舆论里,你还因为宋雨婷和徐静做过的事那么生气,但你现在自己把自己投入其中,整天被人评头论足,你难道不难受吗?”

    温漾没吭声,乐瑶继续说:“还有你家里,你和我在一起,我不能帮你事业有成,还会让你失去轻而易举就能得到的利益,说不定还会给你招来强大的对手,你真是脑子有病才会做这些事。你之前不是挺理智的吗?选得也都对。怎么现在我不需要了,你反而死心眼了?”

    这次好像轮到温漾无话可说了。

    乐瑶也觉得他大概不会说出什么来,他那么内敛的人,其实很多情绪都喜欢憋在心里,如果不是她和温老爷子坦白说,估计他家里人这辈子都不会知道他真心想要的是什么。

    可就在乐瑶觉得温漾会一直这么安静下去的时候,他好像终于反应过来了一下,从她肩上挪开,抬手按住她的肩膀,逼她睁开眼和他对视。

    她刚一睁开眼,他就紧盯着她说:“所以你不肯给我机会,是因为这些?”

    乐瑶怔了怔,没说话。

    “你是不是也想过回来参加婚礼?”温漾突然问。

    乐瑶又愣了愣,张张嘴想否认,但没办法否认。

    赵彤和小诺都不知道她是直接从试镜途中跑掉的,但她自己知道。

    她没跟别人说,是觉得羞于言表。她当时是真的,产生了回去看看的想法。

    他说过他会等她,她很想看看他是不是真的会等。

    放弃试镜之前,走出那扇门之前,她甚至都不确定他是否还会照常举办婚礼。

    在那样的前提下,她放弃了摆在眼前的机会,为的是什么,心里还有什么,不言而喻。

    乐瑶的沉默仿佛给了温漾莫大的信心。

    他突然靠近她,不容拒绝地吻上她的唇,力道很重地亲她。

    乐瑶试着推拒,但他真的用力桎梏她的时候,她没能力反抗他。

    于是后面不知不觉就呼吸交织,气息混杂,脑子发昏了。

    最后什么时候停下的,她记不清了,只是气喘吁吁,眼前发黑。

    温漾将她紧紧抱在怀里,贴着她的耳廓轻声道:“你说的那些我都不在乎,你说我之前理智,现在反而死心眼,这其实很好理解,那是因为我之前没看明白自己的心,又或是你没明白我的心。我一开始就没想过真的要和你分开,我一直在重申这件事。至于现在,只要你给我机会,就算整天被媒体拿来调侃也没关系。只要你给我机会,就算毁了先成也没关系。我会重新建立自己的公司,只要你陪在我身边,一直不离开。”

    乐瑶好不容易平复了呼吸,眼神复杂地望向他。

    温漾和她对视,脸颊上的手指印还很明显,看得乐瑶眼睛疼。

    “你放心,就算我什么都没有了,也还是很有钱,不至于破产。”他带着安抚意味道,“总会有翻身那一天的,而且我也不一定会输。”

    他的确不一定会输,温老爷子也和乐瑶说过他们分胜负的几率是五五开,可是……

    乐瑶抿着唇说:“真的有必要做到这样吗?你之前不是觉得不值得做到这样吗?”

    “值得。”温漾回答得很快,“你上次说这几个字我就想告诉你了,我很不明白你为什么觉得自己不值得?”

    “是你的选择告诉我的。而且我也不是个好女人,这段时间我也在反思,我有很多缺点,自私又做作,一直给你提要求,但其实没为你付出过什么,你对我的感情也不该那么深……”

    乐瑶耷拉着眼睛说:“我没办法为你提供任何助力就算了,还会给你带来麻烦。不仅如此,我还让你心情不好,让你百忙之中还要为我心烦意乱,这样的女人,你确实没必要……”

    “乐瑶。”温漾打断了乐瑶的话,抬起她的下巴让她看着他,“你在说什么?”

    乐瑶看着他没吭声,温漾凝着她,他唇瓣嫣红,嘴角还有红红的破损,他不知道他现在的样子充斥着一种狼狈的美,让人想狠狠侵犯。他只是缓缓替她顺着背,乐瑶这个时候才意识到她刚刚不自觉开始剧烈地喘息。

    她稍微冷静了一点,温漾这才轻声细语地说:“你为什么要那样说自己?你真有你说得那么不好吗?即便有,难道你觉得我会不知道吗?”

    乐瑶愣了愣,惊讶地看着他。

    “你不需要提醒我这些,我为你做这一切之前就考虑过这些。我不在乎,又或者说,我觉得可以接受,甚至喜欢。”温漾停顿了一下才说,“这样的你会让我更能感觉到自己是活着的。”

    乐瑶张口语,被温漾捂住了唇瓣。

    “听我说完。”他压低声音抱住她说,“你也没你说得那么不好。你一点都不作,是我先伤害了你,你每次生气都是有原因的。你也不自私,你完全可以毫无心理负担地接受我,但你没有,你在为我着想,你甚至还会为顾妍着想,你怎么会自私呢?”

    说到这他从口袋里取出手机,解锁后递给乐瑶说:“手机备注的事,是刚认识的时候你让我存你电话时突发奇想存的,后来一直没改。这也是我的错,是我最开始的不认真不尊重让你后面那么伤心。你怎么生气都是应该的。以及……”他吻了吻她的脸颊,“我不该和顾妍见面,我一直说自己没犯什么不可弥补的错误,但我和顾妍见面,本身就是对我们感情的背叛。”

    乐瑶真的不知道她该说什么了。

    她所有的话,所有的后路,都被温漾强行封死了。

    她头疼地闭上眼睛,温漾就那么抱着她,也不再强求她直白告诉他会给他机会,他抱着她享受着这难得静谧温馨的时刻,直到两人都疲惫地睡着。

    乐瑶这一觉睡得糊里糊涂,醒来也有些困扰。

    她浑身酸疼,举目看了看陌生的周围,再去看抱着她的男人,两人侧躺在沙发上,地方那么小,真是难得他一直抱着她没让她摔下去。

    她注意到温漾脸颊上的手指印消了不少,只剩下细微的痕迹,但他脸色红得有些不正常。

    她愣了愣,抽出手碰了碰他的脸,很烫很烫。

    他生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这个世界不对劲!〕〔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快穿】病娇修罗〕〔不装了,抱上厂长〕〔司少甜妻,宠定了〕〔我的姐姐是群扶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