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嘉平关纪事〕〔神降天劫生〕〔天神封名录〕〔重生曼哈顿1978〕〔男人三十〕〔张大夫,你大胆一〕〔仙尊归来〕〔穿越者纵横动漫世〕〔万相之王〕〔妖夫在上〕〔男人三十〕〔万古帝尊〕〔大夏文圣〕〔将军夫人惹不得〕〔摄政大明〕〔毒医狂妃:邪帝请〕〔盖世人王〕〔六道仙尊〕〔我的治愈系游戏〕〔每天都离现形更近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心头好 第八十一章
    温漾当然不是在做梦。

    在乐瑶扶起他吃药的时候,他就彻底醒过来了。

    虽然头还有些昏沉,但不至于搞不清楚状况了。

    天黑了,窗帘拉着,屋里开着灯,乐瑶在身边,这样的场景美好到真的像在做梦,他都有些舍不得眨眼睛。

    乐瑶注意到他虽然乖乖吃药,省了她不少力气,但视线一直盯着她,还不知道眨眼睛,有些无奈地转开了脸。

    她闪躲他的视线,依然没能让他放弃盯着她,乐瑶没办法,只能转过头说:“你眨眨眼,眼睛不酸吗?”

    往日里慢条斯理运筹帷幄的温总此刻有些敏感和脆弱,听她这么说就疲惫地躺下道:“我怕一眨眼你就不见了。”

    “……”乐瑶无言以对,干脆沉默。

    温漾也不介意她的沉默,眨了几下眼发现她还在,便也不在那么刻意地维持着目光。

    乐瑶将水杯送走,在厨房站了一会儿,到底还是回了二楼。

    立在主卧室门边,门虚掩着,从她的角度能看见温漾靠在床头目不转睛地望着门口,显然是在等她回去。

    她左思右想了一会,还是迈开步子走了进去。

    “量个体温吧。”

    她拿出温度计,对着他的额头量了一下,已经降到三十七度三了,不怎么烧了。

    “没事儿了,再睡一觉,明天应该就好了。”乐瑶放下温度计,直起身说,“那我就走了,你好好休息。”

    温漾在她转身时用力抓住她的手腕,乐瑶停下脚步,看着他紧握着她的手,淡淡道:“怎么。”

    温漾哑着嗓子说:“别走。”

    乐瑶没说话,温漾接着说:“至少等我真的好了再走吧,我没那么容易好,我很少生病,但一生病就很难好。”

    乐瑶还是不说话,温漾沉默了一会儿又道:“我不清醒的时候没给你添麻烦吧?”

    乐瑶想了想道:“没有,你很听话,让做什么就做什么。”

    温漾似乎笑了一下,乐瑶没看他,不知道他是怎样的笑容,只能听到轻飘飘的笑声。

    她听到他有些自嘲道:“是啊,我生病了总是会很听话,因为担心任性的话会更惹人讨厌。”

    想到他小时候的成长环境,似乎还真没有任性的资本。

    乐瑶张张嘴,意识到他可能是故意说这些勾起她的怜惜时,皱眉挣开了他的手。

    温漾生着病,实在没什么力气,一挣就被她挣开了。

    他狼狈地垂下手,手背摔在床上,发出不轻不重的响声。

    乐瑶转过身,温漾闭了闭眼,躺倒在床上,呼吸微弱地等待她的指责。

    但是没有,乐瑶什么也没说,也没要离开的意思。

    温漾心快速跳了几下,再次睁开眼,有些迟疑地看着她。

    他在看她,乐瑶也同样在看他,两人视线相对,都在打量彼此的模样。

    有些日子没见,乐瑶看起来还和之前一样,倒是温漾变化有些大。

    他瘦了许多,锁骨越发明显,脸颊瘦削,此刻刚吃完药,唇瓣红润而富有光泽,皮肤苍白,黑发黑眸,病态中透着些阴郁,是非常矛盾诱人的模样。

    乐瑶一向知道温漾长得好看,要不然也不会在决赛时对他一眼万年。

    照顾了他一整天,现在看他好转了一点,心里的担忧褪去后,多了几分难以分辨的不舍。

    “不走的话,能不能陪我睡?”

    温漾突然开口,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还带着病中特有的清冷和沙哑,听得乐瑶耳根发痒。

    她觉得有些好笑,所以就笑了起来:“不走还可以解释,因为这里没人可以照顾你,但陪你睡觉是不是有点过分了?我们现在这样的关系,我真找不到什么理由陪你睡啊。”

    “……不是那种睡觉。”温漾试着解释了一下,“哪怕我想要,现在也没力气。”

    乐瑶沉默了一会道:“我也没说是那个意思。”

    意识到自己想多了,温漾苍白的脸上浮现出几分红晕,衬得他越发人如玉,唇似血了。

    “……就是想让你陪我睡一晚。”温漾转开视线,带着些腼腆和犹豫道,“床很大,你可以躺得离我远一些,不用挨着我也没关系。”

    乐瑶没立刻拒绝,她还是那句话:“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呢?凭什么呢?以他们两人现在的关系,她是真的没必要做这些的。

    温漾似乎有些难堪,呼吸急促起来,视线定在一处,不肯落在乐瑶身上。

    乐瑶等了许久,才听见他再次开口。

    他转过视线望着她,眼神如有实质,灼热滚烫。

    他开口说话,薄唇开合,语气低沉,语调近乎凄凄艾艾:“陪我睡吧,好么。”他试着抓住她的衣袖,乐瑶垂眸看了一眼,心头跳了跳。

    “算我求你,昨晚我们就一起睡的,也不差今天了是不是。”温漾摆事实讲道理,“我又不能做什么,你就当我是个枕头也好,反正……陪我睡吧,好不好。”

    乐瑶:“……”

    好像有人用温热的水浇在她心上,她的心像巧克力般融化。

    她咬了咬唇,缓缓蹲下来,迎着男人漆黑深邃的桃花眼,双手捧住他苍白炙热的脸颊,轻飘飘地问:“你这是在装可怜么?”

    温漾没正面回答,只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执拗地重复问道:“好不好?”

    乐瑶微微抿唇:“你要知道,就算我现在答应了也不能代表什么,只能说明你现在的样子真的很可怜,很脆弱,很招人疼。”

    温漾似乎不在意自己此刻的形象有损于他的威严,他顺势用脸蹭了蹭她的掌心,凝着她的脸庞柔声道:“那你就疼疼我,好么?”

    乐瑶:“……”

    遭不住。

    真的遭不住。

    平时的温漾就是个美人了,生了病的病美人,就更让人遭不住了。

    乐瑶最后怎么躺下的,她都已经记不清了。她只知道自己真的顺从了他,就这么不明不白地躺在了床的另一侧。躺下之前,她甚至还关了门,开了夜灯,关了大灯。

    长舒一口气,既来之则安之,乐瑶真的像温漾说的那样不断自我催眠躺在身边的只是个发热的枕头,好像这样就能让不断乱跳的心平复一些。

    温漾侧过身,静静看着闭眼自我催眠的乐瑶,猜测到她在想什么,他嘴角若有若无地勾了勾,如果乐瑶看见他这个笑容,肯定会立刻起来走人。

    但她肯定是看不到的,所以她不知道他的势在必得,不知道他的“用心良苦”。

    总是奉行商场如战场,向来很不情愿对手看到自己任何软肋的温漾,今日里总算明白,有时候示弱也是一种非常好的达到目的的方式。

    不管别人吃不吃这一套,反正他的女人很吃这一套。

    在某些方面来看,乐瑶内心其实有点大女人。她一方面喜欢强势的无所不能的温漾,一方面也对脆弱敏感的他无法抗拒。

    她闭着眼睛催眠了一下自己,好不容易有点睡意了,身边却靠近了一具滚烫的身体。

    温漾还发着烧,整个人就跟电磁炉一样,哪怕现在是冬天,他的靠近也让乐瑶出了薄薄的汗。

    “越界了。”乐瑶闭着眼睛提醒他。

    温漾身子顿了顿,好像就此安静了下来,乐瑶等了一会见他还算老实,便没再管他。

    但很快,就在她放松警惕的下一秒,温漾的手一点点抚上了她的手臂。

    乐瑶倏地睁开眼,侧过头借着夜灯的光芒去看面颊泛红的男人,他眉眼秀致,眼中波光潋滟柔情似水,在昏暗的灯光之中深邃地凝视着她。

    乐瑶心跳漏了一拍,这一刻她心中的时间为他而错乱,等她回过神来,他的手臂已经搭在了她身上。

    “我不会做什么。”温漾的声音又低又哑,他慢慢蹭过来,侧身抱着她说,“就这样,我不会再做更多,别拒绝我。”

    乐瑶咬牙道:“是你别得寸进尺才对。”

    “我都道歉了。”温漾将脸埋到她劲窝,自语般喃喃地说,“我把我这辈子不曾对别人说过的好话都跟你说尽了,就算你不原谅我,也别那么抗拒我。”

    乐瑶深吸一口气,转开眼望着天花板,感受着他病态的体温,有些不明白自己怎么就那么心软,怎么就让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了。

    乐瑶不说话,温漾也不说话,他这次是照他说得做了,没有更进一步,但仅仅是现在这样虚虚抱着她,已经足够乐瑶心烦意乱了。

    她想挪开,但温漾加大了一点力道,他的呼吸喷洒在她颈项边,惹得她烦躁不安道:“你脸挪开,呼吸弄得我不舒服。”

    温漾抬起头,呼吸从颈间来到了耳边,乐瑶更不舒服了。

    “这里也不行。”她使劲去推他的头,“脸离我远点。”

    温漾顺从地后撤了一下头,等乐瑶稍稍松口气的时候,他才似不经意地喊了她一声:“老婆。”

    乐瑶浑身一震,不可置信地望向他:“你喊我什么?”

    温漾没吭声,只是看着她,但乐瑶也不是真的没听清,她听得很清楚。

    她张张嘴想说什么,却发不出声音,温漾呼吸顿了顿,在乐瑶没反应过来之前,靠近她,吻上她的唇。

    乐瑶阖了阖眼,看着男人近在咫尺的纤长睫毛,感受着他小心翼翼的爱怜亲吻,手下紧紧抓着床单,极力克制着内心的躁动。

    “不管你心里怎么想。”在缠绵悱恻的吻之间,温漾轻声道,“在我心里你都已经是我的妻子了。”他低低道,“婚礼上没等到你,那是我这辈子第二次感到无助。但我一点都不后悔举行婚礼,只是有些遗憾你没能参加,我花了很多心思,原以为你会喜欢……”

    乐瑶眼睛有些酸涩,她咬着唇,没说出自己其实也想过回去,甚至还从试镜现场跑了出来。

    “不过没关系。等你原谅了我,我们再补办一场。这次的婚礼还是太匆忙了,有很多我觉得你会喜欢的细节没有加进去,下次我会更有经验。我一定会给你一个终生难忘的婚礼,老婆,嫁给我很好很好,我很有钱,会满足你的一切愿望。我还很英俊,你看看我的脸,你不喜欢我吗?你真的不想要我了吗?”

    乐瑶心下一片怅然,顺着他的要求去看他的脸,侧躺的青年如璞玉浑金,他唇角挂着温柔如水的笑容,漆黑的眉眼细致修长,眼底的情绪内敛深邃,那样的笑容配上那样暗示的话语,他明明不掀起一丝波澜,却撩动了乐瑶全部的心弦。

    又美又淫,风情万种,真是要了她的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这个世界不对劲!〕〔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快穿】病娇修罗〕〔不装了,抱上厂长〕〔司少甜妻,宠定了〕〔我的姐姐是群扶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