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归来〕〔穿越者纵横动漫世〕〔万相之王〕〔妖夫在上〕〔男人三十〕〔万古帝尊〕〔大夏文圣〕〔将军夫人惹不得〕〔摄政大明〕〔毒医狂妃:邪帝请〕〔盖世人王〕〔六道仙尊〕〔我的治愈系游戏〕〔每天都离现形更近〕〔自律的我简直无敌〕〔神权之上〕〔官路高升笔记〕〔人道大圣〕〔深空彼岸〕〔乡村作曲家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心头好 第八十六章
    为了不和送温柔离开的关樾撞上,温漾不得不破坏气氛,结束了亲密的拥抱,牵着乐瑶回到了车上。

    坐在车后座上,温漾扯了扯领带,将领口松了松。

    乐瑶瞟了他一眼,他松领带的动作优雅又随意,眉宇间带着些处理完烦心事的慵懒。

    他不主动说话,她也不主动说话,除了司机在全神贯注地开车,一切都静悄悄的。

    后来温漾休息够了,虽然明知道那个问题的答案,但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你不是该上飞机了?怎么会来这儿?”他侧头看乐瑶,如玉的眸子凝在她身上,视线上下一扫,不动声色地描绘着她的模样。

    乐瑶摘掉渔夫帽,揉了揉头发说:“因为事不过三啊,前面两次你去见她我都没陪你,这次我想着,我怎么也得来一趟了。”

    这和温漾预想到的答案不一样,他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所以你是答应跟我复合了?”

    他撑起身子,不再靠在椅背上,倾身挨近她,眼神灼热直接。

    乐瑶没正面回答,她近距离盯着他漂亮的眼睛轻轻道:“你猜猜。”

    虽没得到直观的答案,但也足够温漾感到欣慰了。

    说实话刚才应付温柔让他有些疲惫,虽然他们也没说几句话,可他精神上真的有点累。

    现在见到了乐瑶,听她说了这些话,他心中倦意一扫而空,没忍住直接将她拉了过来,让她斜躺在他怀里。

    这个姿势挺别扭的,乐瑶有点不舒服,所以挣扎着想坐起来。

    温漾不想放开,脸埋在她颈间轻轻呼吸,有些腼腆地低声说:“让我抱一会儿。”

    明明只是一句简单的话,被他用这般柔情沙哑的语调说出来,就是有让人难以抗拒的力量。

    乐瑶在心里叹息了一声,调整了一下姿势,让自己稍微舒服一点,安安生生靠在他怀里。

    豪车减震效果好,司机开车技术也好,乐瑶靠在他身上时特别踏实,就跟躺在温热的床上一样。

    乐瑶不说话了,也不逃开他的怀抱了,温漾才有心思和她说温柔的事。

    “慕云平离开她了。”他不需要提“她”的名字,乐瑶就知道他在说谁。

    乐瑶闻言,福至心灵道:“这是不是和你有关?”

    温漾似乎笑了一下,他低了头,下巴抵着乐瑶的肩膀,乐瑶想去看他的脸,但被他手一遮,只能看见他修长白皙的手了。

    “非要这么说也不是不可以。”温漾思忖了一下道,“上次去疗养院,我和他聊了聊,我原也没想着真的会说动他,现在算算,他们在疗养院这段时间,他应该过得很不好。”

    乐瑶靠在他怀里,脸贴着他的胸膛,听着他平稳淡定的心跳,视线低垂就是他衬衣的贝壳纽扣。她忍不住抬手去揪,温漾呼吸一顿,侧头看她,她这下倒是不想看他的脸了,一门心思和他的纽扣作战。

    “别闹。”温漾试着阻止她,“这是在车上。”

    乐瑶漫不经心道:“没闹,就是玩一会儿,你的纽扣真好看。”

    温漾看了看靠近心脏位置的衬衣纽扣,想了想说:“回去剪下来送给你。”

    乐瑶忍不住笑了,终于飞快地和他对视了一眼,从揪纽扣变成解,直接把他领口的几颗纽扣全解开了。

    本来温漾就扯开了领带,如今又松了大部分纽扣,胸膛就在她面前展露无疑了。

    乐瑶的手缓缓抚过他漂亮的锁骨,温漾微微仰起头,呼吸有些不均匀。

    乐瑶一边轻抚着他,一边轻声说:“总是被辜负的人,早晚有一天会心灰意冷。我大约知道温女士今天为什么会在这里了,你透露消息告诉她慕先生离开后住在这?”

    温漾没否认也没承认,他想抓住在她在他胸膛作恶的手,但几次都被她轻巧逃开了。

    他微微低头去看她,忍不住喊她名字:“瑶瑶。”

    乐瑶看向他,他忍耐着说:“别闹。”

    乐瑶抿抿唇,缓缓收回手,认认真真给他系纽扣。

    “知道了,说事儿吧。”她带着些遗憾道。

    温漾这才平静了一些,轻轻“嗯”了一声说:“是你想得那样没错。但慕云平并不住在这,该说的我都跟她说清楚了,如果她真能想通,我再告诉她真的地址。”

    乐瑶这次久久不曾言语。她其实真的挺聪明,明明温漾半个字都没透露疗养院里发生了什么,慕云平和温柔之间到底怎么回事,但她也猜到个七七八八了。

    她帮他整理好纽扣,就继续靠着他的胸膛沉默,两人挨得那么近,她的呼吸热乎乎打在他胸口,让温漾刚刚平复一些的心跳又有紊乱的趋势。

    虽然是他主动要求抱着她的,但现在看来自作自受的也是他。

    好在车子没多久就到了目的地,下车之前,乐瑶仰头问温漾:“所以以后她不会再反对我们了是不是?”

    温漾快速并肯定地回答:“是。”他抬手摸摸她的头,带着安抚意味道,“别担心,哪怕她没想通,哪怕她不按照我们预想地那样改变,也不会再有任何能量干扰我们。”

    乐瑶阖了阖眼,抓着他准备下车前整理好的领带:“我能相信你吗?”

    她问这个问题,语气飘忽不定,但其实没什么求知欲的,似乎得不得到回答都可以。

    温漾给的回答依然坚定并快速,让乐瑶动荡不安的心彻底平静下来。

    “这个世界上你谁都可以不相信,但一定要相信我。”

    乐瑶没再说话,她戴好帽子下了车,仰头看向人来人往的机场,莫名想起刚和先成签约的时候,她来这里送乐清和师之然。那时她被人拍到了,闹出疑似男友曝光的绯闻,还处于被雪藏的状态,前路着实迷茫。

    还记得那时,她与温漾的关系更是遥不可及,势同水火。可回头看看,温漾已经走到了她身边,牵住她的手在保镖陪同下走进机场。他俊秀清隽的侧脸十分沉静,波光潋滟的桃花眼直视前方,揽着乐瑶躲开拥挤的人群,过安检,上私人飞机。

    直到上了飞机,乐瑶才恍恍惚惚回到了现实存在的时间。

    她坐在座位上,系好安全带,接过空姐递来的毯子,语气复杂道:“我刚刚想到了我们刚认识的时候。”

    温漾正在喝水,一听这话就呛到了,乐瑶嘴角勾起,接过他手里的水杯轻拍着他的后背,总是沉稳的男人咳得有些厉害,用手帕仔细擦着嘴角的水渍,眼睛和脸颊都因为咳嗽有些泛红。

    他轻飘飘地看了她一眼,很快收回目光,赧然地低声说:“……以前的事儿就别提了吧。”

    乐瑶笑了笑说:“你说的具体是哪件事?让我去养猪的事,还是雪藏我的事?又或者是之后……”

    “好了。”温漾放下手帕,红着眼圈用近乎可怜兮兮的语气说,“别提那些事了,当时我不是还没喜欢你,所以你不能拿那个时候的事怪罪我。”

    乐瑶轻哼一声,转开头避开他的视线不咸不淡道:“那得看我心情。”

    “那你现在心情怎么样?”

    “说实话不太好,刚上飞机的时候还有点分不清置身何地。”

    “……那我让你开心一点。”

    “怎么说?”乐瑶有些好奇地转回头,“你要怎么让我开心?”

    温漾没说话。

    他手探进西装里侧口袋,取出一个熟悉的首饰盒,乐瑶看见,眼皮跳了跳。

    “上次你拒绝了。”他打开首饰盒,翡翠戒指安静躺在里面,“一个求婚戒指不会用第二次,但留在我身上也没什么用,你拿去戴着玩吧。”

    乐瑶看着漂亮昂贵的戒指,抿唇不语。

    温漾直接把戒指拿出来,握住她的手戴在了左手中指上。

    想了想,又换了个手指——左手无名指。

    “还是戴在这儿吧。”温漾盯着她漂亮的手看,“虽然我们还没领证,但别人都认定了你是我老婆,盖个章,免得其他人再觊觎你。”

    他还是有些耿耿于怀《暗歌》的男一号是叶淳,在处理温柔的事时,他已经查到了叶淳最近暗戳戳做的事。他趁着乐瑶和他吵架的时候搞小动作,意图翘他的墙角,真是让温漾难以忍受。如果不是这部电影是乐瑶第一次拍戏,他早就全组大换血了。

    电影可以拍,但演员和工作人员必须换,至于叶淳,也别想再过什么平静日子。

    可想想乐瑶,又觉得这样做不好,如果她进组发现人全换了,之前聚餐认识的主演不一样了,肯定会察觉到不对劲,她应该不会喜欢他太干预她的工作,他们之间才刚好转一点,他不能冒险。

    不过没关系。反正这次他也在,叶淳那边吕平应该已经得到警告了,如果这样他还敢乱来,他不会再客气。用在韩慧侨身上的手段,他不介意再用在叶淳身上一次。损失一个艺人没什么,哪怕是老牌影帝也没关系,他为了乐瑶矿工那么久,几个亿都损失了,还差这么一个艺人?

    乐瑶不知道温漾在阴测测地想些什么,她只是盯着手上的戒指看了半天,本来想摘掉,最后还是没有。

    想起上次她拒绝他,他的手不小心摔在墙壁上,手指骨折,现在回忆着还是有些心尖发颤。

    她忍不住反握住他的手,把神游天外的温漾拉了回来。

    “嗯?”青年雍贵的眸子看过来,“怎么了?”

    乐瑶垂着眼睛看他手指,还轻轻摩挲了一下,半晌才低声问了句:“还疼吗?”

    温漾的反应是很快的,他几乎立刻就明白她问的是什么,他下意识想说疼,以此来换取她更多的愧疚和关心,但看她眼睫轻颤,语调克制,他到了嘴边的卖惨都咽了下去。

    “早就不疼了。”他如实道,“其实当时也没觉得多疼,可能是注意力没在这个上面,后面去医院处理好就没什么感觉了。”

    怎么可能没什么感觉呢?骨折哪里是那么能好的,还是在要常用的手指上。她当时狠着一颗心对此不闻不问,现在回想起来,眼睛有些发热。

    “真不疼。”温漾看她内疚,低头靠近她,在她耳边轻声说,“你当时正生我的气,做什么都是可以理解的,不用因此难过。不过……”他顿了顿,拖长音调道,“你要是真的特别难过,我也可以给你一个弥补我的方法。”

    乐瑶抬眼睨着他:“要我弥补你?”

    他好像还没真正拿到关系确认函呢,就开始反过来要弥补了,似乎的确不合适。

    温漾秀致的眉眼内敛地垂了垂,有些羞涩道:“只是不希望你难过而已,你也可以不听这个方法。”

    他这么一说,乐瑶倒是好奇了。

    “你说说是什么方法。”

    温漾漂亮的眼睛轻快地眨了眨,被她握着的手轻轻勾了勾她的掌心。

    乐瑶:“……”

    “你靠近点,我小声告诉你。”他声音低沉道。

    乐瑶寻思这也没什么,那就靠近他听听吧。

    于是她靠了过去,柔软的耳垂贴着他的薄唇,她心下一片酥麻,听到他克制地低低说了一句话。

    乐瑶:“……你想都别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这个世界不对劲!〕〔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快穿】病娇修罗〕〔不装了,抱上厂长〕〔司少甜妻,宠定了〕〔我的姐姐是群扶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