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人三十〕〔张大夫,你大胆一〕〔仙尊归来〕〔穿越者纵横动漫世〕〔万相之王〕〔妖夫在上〕〔男人三十〕〔万古帝尊〕〔大夏文圣〕〔将军夫人惹不得〕〔摄政大明〕〔毒医狂妃:邪帝请〕〔盖世人王〕〔六道仙尊〕〔我的治愈系游戏〕〔每天都离现形更近〕〔自律的我简直无敌〕〔神权之上〕〔官路高升笔记〕〔人道大圣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心头好 第八十七章
    有钱人的快乐是令人想象不到的。

    这是乐瑶第一次坐私人飞机,很多地方她都很新鲜,抱着极大的好奇。

    但反观温漾,他就习以为常甚至有些意兴阑珊,很快便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

    乐瑶瞄了一眼前方身影若隐若现的空姐,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她们似乎总是在悄悄观察她。她微微颦眉,靠近温漾一些,垂眸盯着他放在扶手上的手,忍不住伸手握住了。

    温漾好像真的睡着了,被她握住手也没什么反应。

    乐瑶心情有些复杂,她一根根抚过他的手指,看他平静安和的样子,与她的生涩拘谨形成鲜明对比。似乎和他在一起时间越长,越能从各个方面感受到他们的差距。

    以前觉得只是钱的差距,现在发现是生活习惯和环境的差距。

    在他看来再普通不过的事,对她来说却是很有新鲜感的。

    乐瑶不是个爱自惭形秽的女孩,但也就像她过去和温漾说得那样,他让她那样一个自信理智的人,很多时候开始自我怀疑,开始觉得自己哪里都不够好。

    现在也是这样。

    缓缓放开她的手,乐瑶转开视线望向一边,想了想,她也闭上了眼,对不远处投来的视线恍若未见。

    本以为会睡不着,只是想闭目养神,但意外的是闭上眼没多久她就睡着了。

    她甚至还做了个梦,梦里的内容跟睡前温漾有些轻佻的话关联了起来。他想要的弥补方式可谓五花八门,什么车上,沙发上,厨房里,浴室里,各种各样,听得人耳根发痒,脸红气愤。

    她想都不想就拒绝了,他似乎料到了,也不失望,只是笑吟吟地看她。

    本以为这个话题会就此掠过,谁知她竟然梦到了他说的那些地点和方式。

    乐瑶猛地醒过来,一睁眼就对上一双若有所思的长眸,她吓了一跳,看见这张熟悉的英俊脸庞便立刻想起了梦里让人脸红心跳的场景。她倏地推开他,温漾从善如流地后撤,嘴角勾起似有若无的笑容。

    “到了。”他轻声细语道,“叫了你半天,可算醒了。”

    乐瑶脸颊发热,不用照镜子就知道自己肯定脸红极了。

    她低下头,不去看男人讳莫如深的双眼,手上利落地拿起口罩和帽子戴好。

    她倒也没刻意全副武装,反正她和温漾的关系都这样了,估计来机场上飞机之前就被拍到了,也没必要再躲躲藏藏。

    温漾应该抱着和她一样的想法,所以他连口罩帽子都不戴,大大方方挽着她的手臂下飞机。

    广州的天气比江城温暖许多,乐瑶一上飞机就换过衣服了,温漾则是自始至终一身简单规整的西装,两手空空干净利落地下悬梯。

    出机场的时候,不意外地看到了蹲守的媒体和接机的粉丝,温漾虽然不是公众人物,但他的相貌实在扎眼,一出现就吸引了全部注意力,本来还打算堵乐瑶的全都去拍他了。

    乐瑶跟在他身边,被他紧紧抓着手,注视着他从容随意地应付着媒体,在保镖开道下与她亲密地走出大门上了接机的车子。他那样自然而然,那样毫不避讳,真是和当初甚至都不想公开在和她谈恋爱时判若两人。

    想来时间是有诚意的,虽然它总是流逝得那样快,但至少还是给了人不少收获。

    到车上坐好,乐瑶摘了口罩望向车窗外,媒体还在对着车拍照,乐瑶忍不住回头问温漾:“你这样高调好吗?真的不需要避着点人吗?”

    温漾慢条斯理地整理着稍有些凌乱的西装,语气柔和道:“为什么要避着人?”

    乐瑶被反问得有些无言,她低头摸出手机去看,果然微博上已经热热闹闹地在讨论着他们的事情了。

    什么“只有想不到没有乐瑶做不到”、什么“理讨乐瑶如何摘下温氏集团太子爷这朵高岭之花”之类的八卦层出不穷,一个个头头是道地分析着她是如何俘获温漾“芳心”的,把他迷得“爱美人不爱江山”,一副昏君纣王的模样。他们说得有鼻子有眼,好像他们就在他俩床底下听着般,乐瑶看来看去,又去看温漾了。

    “还是处理一下吧。”她想了想说,“闹得太凶了,你以前那么不喜欢被人评头论足,连照片网上都搜不到几张,现在被人当饭后谈资,这会儿不烦,以后肯定会烦。”

    她想得很现实,现在温漾新鲜于他们刚刚和好,失而复得,所以可以容忍这些,但之后呢?时间长了,讨厌的事情终究还是讨厌的,为了避免到时候闹得大家都不开心,还是一开始就遏制的好。

    温漾何尝看不出她心里的想法,他很想跟她解释一下他真的不会在意,但看她坚持的表情,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好,我会让人控制一下,不让他们闹得太厉害。”

    乐瑶这才松了口气。

    车子一路行驶到温漾新买的别墅,因为早就打听好了拍摄地点,别墅的选址也非常合理,乐瑶哪怕不坐车去片场,也只需要步行十来分钟就到。

    赵彤和小诺她们先一步来广州,这会儿已经在酒店安顿好,乐瑶和温漾进了别墅之后,向云将一切交代清楚就也去了酒店。

    放下行李箱,乐瑶回身看向正在脱外套的温漾,屋子里很凉快,但外面挺热的,骤然从冷的地方来到这里,饶是温漾也出了些薄汗。他褪去西装外套,挺拔的上身穿着灰色的衬衣,衬衣肩膀和腰腹收得特别齐整,将他优越的身材体现得淋漓尽致。

    不知怎么的,乐瑶又想起了那个光怪陆离的梦,为了避免被看出心中所想,她迅速提着行李箱跑上楼去了。

    温漾听到响动回眸望去,盈盈含水的眼眸定定看着她窈窕摇曳的背影,想到飞机上她喃喃自语的梦话,嘴角轻轻勾了勾。

    傍晚时分,乐瑶在别墅安顿好,和赵彤联络好确定了进组时间。

    刚放下电话,在浴室洗澡的温漾就出来了,乐瑶转眸去看,他没换居家服,穿着浴袍就出来了,浴袍腰带松松散散系着,领口大片大片敞开,露出他颜色漂亮线条优美的胸膛。

    乐瑶脸嘭得一下子就红了,她忍不住朝后挪了挪,温漾正在擦头发,发梢上的水滴落下来,他优柔深邃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嫣红的唇瓣轻轻抿了抿,笑着问:“躲我做什么?”

    “……”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要真解释她为什么躲避,确实解释不出来。

    乐瑶张张嘴,却发不出声音,只是又不自觉地往后挪了一下,因为他在渐渐朝她靠近。

    “几号正式开机。”温漾一边走向她一边问。

    乐瑶脸颊发热,转开视线用十分镇定的语气说:“后天,17号。”

    “哦。”温漾的声音靠近了,身边的床陷下去,他坐在了她身边。

    “到时候我陪你?”他轻声问了一句,呼吸就在她耳边,悦耳低沉的声音极具男性魅力,荷尔蒙强大到乐瑶后面说话有些情不自禁的颤抖。

    “不用。”她吸了口气说,“彤彤和小诺会来接我。”

    温漾又“哦”了一声,似有些遗憾道:“但她们都不是我,我陪你去的意义不一样。”

    略顿,他靠近一些,温热的唇瓣贴着她柔软的耳廓:“你说是不是?”他呢喃地着问。

    乐瑶真的被撩拨得不行。

    她迅速转回头,唇瓣擦过他的下巴,他似乎低低笑了一声,听得乐瑶心头炸开烟花。

    “说话就说话。”乐瑶屏住呼吸,“别离那么近。”

    温漾放下毛巾,双手朝后撑在床上,慵懒地斜睨着她说:“我怕你听不清,所以才靠那么近。”

    “我又不是聋子,哪里需要你靠得那么近才能听见。”乐瑶皱着眉反驳。

    温漾“嗯”了一声,拖长音调轻声说:“但是在飞机上的时候,我靠得很近喊你你才醒。”

    “……我那时睡着了,我现在醒着。”

    “是睡着了吗?那你当时说的话是梦话了?你居然梦到了和我……”

    他戛然而止的话让乐瑶警惕起来,她不自觉靠近他,与他几乎鼻尖贴鼻尖道:“我说梦话了?说什么了?”

    温漾故意加重了呼吸,在乐瑶红着脸想要退开时紧紧抱住她的腰。

    “你说‘可以’。”温漾搂着她轻柔道,“你说‘在哪儿都可以’。”

    “……”确实还记得不少梦境画面的乐瑶无法反驳,她好像的确在梦里很破廉耻地那么说了。

    后面发生的事似乎水到渠成自然而然,乐瑶被折腾得够呛,整个人都不太好。好在第二天不需要出门,她整个人赖在床上什么也不想干了。晚上的时候好不容易恢复了点精神,她翻出剧本窝在床上看。她已经一整天没下床了,脸都没洗,她自己都嫌弃自己,温漾倒是一点都不嫌弃,不但给她做饭,让她在床上吃吃喝喝,还时不时亲一下她的脸颊。

    “我没洗脸。”乐瑶皱着眉说,“你快点走开,别熏到你。”

    温漾斜靠在一旁笑道:“我洗了就好。”

    乐瑶瞪了他一眼,放下剧本去洗手间洗漱。她实在是太累了,精疲力竭,睡到十二点多才醒,所以拖到现在才去洗漱。

    她在卫生间里的时候,温漾扫了扫门口,轻轻拿起了她丢在床上的剧本。

    虽然早前就知道拍的是什么题材,但想到电影里乐瑶要扮演一个喜欢上叶淳的坏女人时,温漾还是有点不高兴。好在他已经让周铮打听过,这部电影里女三号安遥和男一号程凛没有任何亲密戏份,前百分之九十五都在相杀,唯独最后安遥赴死的时候才有点感情戏。

    就这一点感情戏,都让温漾浑身不舒服。

    乐瑶洗漱完出来就看见温漾皱着眉头一脸冷酷,她看了看他拿着的剧本,站在原地问:“是不是不想让我拍戏?”

    听到她说话才意识到她已经出来了,温漾望向她,不确定她站在那多久了,只是柔和了眼神道:“没有。”看她满脸不信,他叹了口气,坦诚道,“只是不希望你喜欢上别人而已,哪怕是拍戏也觉得无法接受。”

    乐瑶倒是没料到是因为这个,她走上前坐到他身边,他顺势揽住她的肩膀,两人依偎着靠在床上,她轻声说:“我就拍这一部。”

    温漾愣住了,难掩惊讶道:“只拍这一部?”

    乐瑶没看他,盯着剧本点点头:“之前想要拍戏也是打算加快走红,那时和你吵架,心里计划着离开先成,想要有些底牌,所以才去试镜。”

    话音落下,她清晰感觉到温漾身子僵了僵,乐瑶这才抬眼看了看他,坦白道:“虽然你肯定不爱听,但我也不想瞒着你,当时我确实有过远远离开你的念头。如果不是为了这个,我也不会拿这么多时间去拍戏,我更喜欢安安静静写歌。”

    温漾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什么感受。

    他好像这会儿才真正体会到她离开的决心。

    原来那时,她竟是宁愿一切都不要,也想抛开他远走的。

    心情复杂,表情阴晴不定,温漾久久未语,直到乐瑶将他轻轻推倒在床上。

    她不再提那些不开心的事,亲昵地蹭了蹭她的鼻子,暧昧地问他:“昨天折腾了一晚上,现在还行吗?”

    温漾凌乱的思绪被强行聚拢在一起,他黑色的眸子定在她身上,幽幽说道:“男人不能说不行的,瑶瑶。”

    “可你都这个年纪了。”乐瑶小声说,“又不是十八九岁碰一下都不行的年纪,三十多岁的男人多少会有些力不从心了吧。”

    力不从心四个字成功让温漾停止了全部的胡思乱想。

    他紧紧抓着乐瑶的手,咬了咬红润的唇瓣道:“我让你看看我到底有没有力不从心。”

    语毕,乐瑶天旋地转,整个人摔在床上,她轻笑一声,接着又尖叫一声,后面全部的声音都被吞下去了。

    这两天他们过得奢靡又放肆,好像要将过去吵闹分别的时间全都补回来。

    乐瑶也在这个夜里清楚意识到,哪怕温漾都三十多岁了,可他到底是温漾。

    他真的行。

    而且很行很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这个世界不对劲!〕〔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快穿】病娇修罗〕〔不装了,抱上厂长〕〔司少甜妻,宠定了〕〔我的姐姐是群扶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