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王奶爸〕〔不灭武尊〕〔穿越1480之新世界〕〔灰烬领主〕〔渡劫之王〕〔世界首富之我是股〕〔星环使命〕〔温柔的背叛〕〔在乃木坂找爹的日〕〔全能金属职业者〕〔王者荣耀之最强路〕〔樱花之国上的世界〕〔男人三十〕〔我缔造了文娱盛世〕〔穿越者纵横动漫世〕〔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人道大圣〕〔猎户出山〕〔诡异入侵〕〔陆爷的小祖宗又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大概率不是人了 第12章 第12章
    听着外面的动静,江肆基本确定,门外不是正常人。 他猛的拉开门,先是看到门上的血迹,之后才看向准备上楼的胖阿姨。 胖阿姨满脸是血,没有眼瞳的眼睛,像极了当初的余奶奶。 胖阿姨看到江肆,又折返回来,双臂垂直不动,脚步飞快靠近江肆。 江肆挥出打鬼棍,打在胖阿姨的肩膀上,胖阿姨浑身一哆嗦,被打退一步,很快再次扑上来。 江肆继续打,每打一下,胖阿姨就会一哆嗦,几棍下去,不等江肆继续,胖阿姨砰一声倒地! 苍老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双脚脚尖抵着门框,出现在门内,一双死灰色眼睛怨毒的盯着江肆。 江肆:“花椒!” 早已蓄势待发的柯基,汪一声扑过去。 遗像鬼瞬间消失,柯基扑了个空。 江肆:“……” 这遗像鬼太狡猾了,打不过就跑,没事就出来骚扰。 柯基没有就此放弃,冲进客厅,趴在电视柜前,小短爪在里面不停扒拉。 江肆快步跟进去,趴在电视柜前往里看,下面黑黢黢的,什么也没有。 柯基还在用小短爪扒拉,里面肯定有东西,只是江肆没发现。 江肆躺在地上往里看,在电视柜底部发现了黏在上面的遗像! 江肆伸手去撕下来,突然从遗像里伸出一只手,一把抓住江肆的手腕,那手干枯阴冷,力气极大,几乎要捏断江肆的手腕,拽着江肆往遗像里拖! “汪!汪汪!”柯基怒了,爬起来后退。 这一刻,江肆突然读懂了柯基的意图,急忙阻止,“别,别拆!弄坏人家电视柜是要赔的!” 准备前冲的柯基僵住了。 江肆用左手在电视柜底部一阵摸索,抠到遗像边缘,用力一撕,遗像被拽了出来,轻飘飘的遗像像是有一股斥力,想从江肆手中逃脱,那只干枯的手还抓着江肆右手腕不放。 遗像刚出现,柯基一口咬了上去,精准咬住那只干枯的手,鬼气激荡,吹得江肆睡衣刷刷响,成功拯救右手。 柯基咬着干枯的手拼命往外拽,遗像鬼被从遗像上拉了出来,柯基一个前扑咬住了遗像鬼的脖子,咬住就不松口,无论遗像鬼如何撕扯击打,柯基就是不松口。 遗像鬼一下下打在柯基身上,每打一下,柯基身上的白光就会黯淡几分,江肆抓起掉在地上的打鬼棍,照着遗像鬼的脑袋就是一下! 遗像鬼是阴灵,没有实体,可打鬼棍却实实在在打在了遗像鬼脑袋上! 遗像鬼像是漏了气的气球,黑色鬼气从脑袋上往外喷,遗像鬼身影消失,又想钻回遗像,柯基却先遗像一步,用它的尖牙和利爪几下撕烂了遗像! 遗像鬼出现在破烂的遗像旁,它像是彻底被激怒了,嘴巴大大张开,露出黑洞洞的口腔,像在愤怒咆哮,却没有声音发出。 一条对话框弹出。 【遗像鬼:死!死!你们死!】 浑身冒着鬼气的遗像鬼,从原地刷的一下出现在江肆身后。 透体而过! 江肆整个人都僵住了,他感觉身体像个破风箱,被阴寒冷风透体而过,来了个真正的透心凉。 遗像鬼也僵住了。 原本鬼气缠绕,凶恶无比的遗像鬼,此时身影虚化,变得飘忽不定,像是一阵风就能把它吹散。 遗像鬼看着自己的身体,像是难以置信。 柯基不给它反应时间,高高跃起,一口咬断它的脖子,脑袋掉了下来,场面血腥粗暴,虽然没有血,但依旧很恐怖。 遗像鬼变成破碎鬼气,轻飘飘的飞入江肆的身体中。 江肆:“……” 这……这不算……吃人吧? 江肆感到头皮发麻。 对话框出现。 【大开眼界,居然有阴灵想要入侵你的身体,听说过肉包子打狗没?这就是!不要你动手,人家自己钻你身体里,多好的遗像鬼,多高的思想觉悟,可以安息了。】 江肆:“……” 感觉你又在骂我,而且有证据。 【诡体解锁6.7%,饥饿状态4,灵值169】 【半灵身柯基,23点灵值,没有灵冥草,宠灵就没有自我恢复的地方,只能人工补足。】 人工补足? 什么样的人工补足?难道又要重画一遍吗? 他倒是不怕浪费灵值,只是一次次消耗彩绒砂,迟早有用完的一天,能省一次是一次。 江肆回忆起,对话框提到过灵子外放,那他能不能直接灵子外放给宠灵补足消耗的灵值? 江肆觉得可以试试。 他看着自己的右手,有点犯难,他不会灵子外放啊! 江肆把右手递给柯基,“你要不要自己试着吸一口?” 柯基歪着脑袋看他,眼中明晃晃写着三个字:傻瓜吗? 算了,先这样,等他什么时候学会灵子外放再说。 江肆进了卧室,看到一个男人躺在地上,人事不省,身上没有外伤,像是被吓晕了。 江肆拍了拍他的脸,把人弄醒。男人迷迷糊糊睁开眼,看到江肆后,先是一脸茫然,然后就开始“啊啊啊”大叫。 一个大男人叫得那叫一个凄惨,整个人抖成了筛子。 “有鬼!有鬼啊啊啊——!!!!!” 江肆:“……” 江肆:“别叫了,你们当初买这房子,没让原房主把老人遗像带走吗?” 男人面无人色,脸上都是惊恐,“什、什么遗像?我们没看到遗像啊!原房主说重要东西已经拿走了,剩下的都给我们,我们不要的可以丢掉,我们没看到什么遗像啊!” 江肆:??? 这遗像难不成还能自己把自己藏起来? 想想遗像藏匿的位置,不是没有可能啊! 江肆:“没鬼了,你媳妇儿一直拿头撞我家门,满头满脸都是血,你快叫救护车送医院。” 男人的恐惧都快凝成实质了。 江肆没再管后续,回家继续睡觉。 之后终于睡踏实了,没有人再来敲门。 江肆一觉睡到中午,被电话铃声吵醒,是一串陌生号码。 江肆挂断,没接。 电话很快重新响起,江肆按了免提,扔在枕头边。 “你在哪儿?出来见一面。” 江肆困意顿消,睁开了眼睛。 是江思林。 江肆嗤笑,“你敢见我?前几天不是还警告我离你家人远一点儿吗?” “我没时间和你废话,我让司机去接你。” 说完挂了电话,不给江肆拒绝的机会。 江肆想看看江思林又想干什么,洗漱完,背上包,出门去了。 包里是他的打鬼棍和装着柯基的卡套。 江肆下楼,经过物业门口,看到那边围了不少人,议论纷纷。 看到江肆经过,经常和余奶奶一起遛弯的老人喊住他。 “小江啊,听说昨夜你家隔壁闹鬼,买下老余房子的那家女人,一直用头撞你家门,是不是真的?” 所有人齐刷刷看向江肆,等着他的可靠消息。 江肆:“……” 不等江肆回答,有老人气愤道:“就是后代不孝,才让老余走了都不安心,这人刚没了,住了一辈子的房子就被卖了,换谁谁愿意?” 江肆:“……” 不是,这真不是余奶奶的锅。 “也是这家人贪便宜,也不想想现在是什么房价,比市场价低了这么多出售,肯定有不妥,要说人就不能贪小便宜。” “听说四楼昨夜亲眼瞧见了,今天正张罗着卖房子呢,人家不敢住这儿了。” “新搬来的这家也不敢住,听说要对外出租,这不是害人吗?自己不敢住,就租给别人住,真是缺了大德!” 江肆没有参与讨论,默默离开。 经过保安室门口,一名保安叫住他,“小江啊,你没事吧?” 江肆笑笑,“叔,我没事。” 保安大叔忧心忡忡,“你一个人,晚上睡觉门关好,听见什么动静不要开门,注意安全。” 江肆答应着,快步离开。 在路边看见一辆不算便宜的商务车,江肆开门上车。 司机一路上都在偷瞧江肆,他听说过老板是二婚,前妻生的儿子很邪门,谁靠近他谁倒霉。 来的时候,老板也提醒过他,让他不要和江肆说话,如果不听,出事了老板不负责。 司机当时就不想来了,他只想赚钱养家,不想玩命啊! 念及不低的工资,司机只好咬牙过来了,一路战战兢兢,生怕江肆和他说话,好在一路上江肆都没有开口的意思,更没看他一眼,这让司机放松了不少。 江思林约见的地方,是一家高档餐厅,司机把人带到包间门口就离开了。 江肆开门进去。 包间里只有江思林一个人,他一身西装,保养的很好,看着很年青,能生出江肆这样的孩子,自身容貌自然不差。 包间里放的是大圆桌,江思林指着最远的对面位置,让江肆坐。 江肆面无表情的坐下。 江思林指了指满桌丰盛,“先吃饭,吃完了再谈。” 江肆没动,“您可千万别,有事说事儿,我怕吃了消化不了。” 何况,他是真的不能吃这些。 江思林盯着江肆几秒,放下筷子,手腕上的手串滑到掌心,一下一下的摩挲捻动,这是江思林思考时习惯动作,这么多年一直没变。 “既然你不想吃,我就直说了,你手中是不是有宠灵?” 江肆差点没绷住嗤笑出声,他就说江思林为什么突然要见他,原来是为了宠灵。 江肆不认为江思林会关注他的事,很可能是韩家见他这边走不通,只能走江思林这边,毕竟江思林是个商人,要想在青市商圈混,多少要看青市豪门韩家的脸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赐我狂恋〕〔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七零嫁糙汉,知青〕〔全球探秘:开局扮〕〔误入歧途苏玥〕〔惊爆!团宠假千金〕〔开局洪荒:我能穿〕〔偷香(杨羽)〕〔徐南南帅〕〔大叔,你暗恋的小〕〔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全民种田:我的农〕〔国民法医〕〔占领异星从挖矿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