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爷,听说你要断〕〔狂妃来袭:腹黑王〕〔禁区之狐〕〔真实的克苏鲁跑团〕〔万相之王〕〔骗了康熙〕〔一胎双宝:总裁大〕〔重生恭王府〕〔一品丹仙〕〔盖世人王〕〔星辰之主〕〔九龙归一诀〕〔我有一间白事铺〕〔仙都〕〔火影之无限瞳术〕〔全位面都跪求反派〕〔历史的征程〕〔超神级骇客〕〔都市风云〕〔都市沉浮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大概率不是人了 第14章 第14章
    江肆提着打鬼棍迅速离开,担心西装恶鬼再出现,人多眼杂,他要是真把西装恶鬼打死了,鬼气钻进身体里,估计明天就要有灵者约谈他了。 江肆一口气跑出去很远,尽量挑狭窄的巷子跑,这里不能开车,不信西装恶鬼还能让他出车祸! 途经一个大垃圾桶,江肆突然停住了。 垃圾桶旁躺着一只狗,瘦的只剩下骨头了,肚子大的吓人,像是随时都会爆开。 这是一只黑色杜宾,毛发稀疏,身上多处溃烂,一条后腿断了,惨白的骨头支棱在皮外,看伤口应该断了不短时间,狗狗只有一只耳朵和一只眼睛,另外半张脸已经完全烂掉,苍蝇围着叮。 江肆光是看着就感到头皮发麻,这样的伤势和疼痛,它到底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狗狗听到声音,费力的睁开一只眼睛,眼神已经开始涣散,呼吸由急促变得微弱。 江肆心脏揪紧,蹲在狗狗身边,摸了摸它完好的耳朵,狗狗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江肆蹲在地上久久没动。 许久之后,他去附近的店里买了一个行李袋,把狗狗的尸体放进去,骑着小绿,从小巷里穿过去,把狗狗送去了宠物殡葬馆。 江肆花钱,让殡葬馆的人把狗狗骨灰带到郊外单独埋葬,没和集体火化的狗狗混在一起。 这是人间可以留给狗狗的最后温柔了,生前没能得到善待,希望死后可以安息。 江肆骑车到家已经很晚了。 他还在路上就接到了牧为的电话。 鬼物制造了一起交通事故,已经报到了诡管局,那边有工作人员勘探,没有发现异常能量。 牧为让江肆小心,那鬼物很可能缠上他了,他们那边实在脱不开身,让江肆能解决尽量解决,解决不了就避开,不要正面冲突,等他们腾出手来。 江肆给柯基重塑灵身,让它又变成拥有50点灵值的半灵身,之前过塑加厚的画纸没用了。 这次江肆不打算再折腾画纸,指不定什么时候又得重画,只要没有灵冥草,他重画的几率太大了。 江肆洗完澡出来,接到段泓的电话。 他躺在沙发上,脑子里一片混乱,一会儿出现恶鬼,一会儿出现狗狗凄惨的模样,一会儿是江思林的恶毒咒骂,一会儿又是周欣茹苦苦哀求的脸。 周欣茹死了。 韩家给的100万被收回,周欣茹为了讨好韩家不被起诉,主动告知江肆的家庭住址,徐献俞他们来过江肆家,周欣茹之所以知道,肯定是徐献俞跟她说过。 韩家的主要精力在韩亦呈身上,暂时没空管周欣茹。 周欣茹防止自己控制不住跳楼,租了一间地下室,把自己反锁在里面,每天让朋友给她送三顿饭,她用这样的方式自救。 就在刚刚,她的朋友给她送晚饭时,发现她死了。 她用筷子刺进眼睛里,筷子几乎没顶,插得极深。 这也给那些被诅咒的人提了醒,鬼咒的自杀方式不只有跳楼,它还能以各种方式杀死被咒者。 江肆没有丝毫睡意,真切感受到了危险,死亡到来的方式千奇百怪,他能做的就是尽力避免自己走到那一步,他要确保自己安全,他需要强大的宠灵。 他没养过宠物,不可能有自己的宠灵,他想要宠灵,只能从外界寻找。 脑海中萦绕着杜宾凄惨的模样,他决定试一试。 江肆拿出绘画本和彩铅,他能画一天网络狗狗,肯定不想错过现实中的狗狗。 他没抱多大希望,狗狗太凄惨,生命里只有痛苦,没有宠爱,死后的妥善安置它也看不见,变成宠灵的机会太小了。 可江肆还是想试一试,认认真真的画了一幅。 让江肆没想到的是,居然弹出了对话框! 【你画了一只9点灵值的废物宠灵,真是糟糕透了。】 江肆:“!!!?” 这个惊喜太大了! 【废物杜宾:我们是不是见过?】 江肆没想到,它居然还记得! “几个小时前,我们确实见过。” 【废物杜宾:你是我的新主人吗?】 江肆有点难受,这些无家可归的宠物们,它们渴望一个家,渴望温暖,渴望被爱。 生前受到伤害,死后宁愿消失,也不想继续走进孤独和欺凌。 “你如果愿意,以后我就是你的新主人。” 【废物杜宾:愿意。】 江肆很激动,这无疑证明,从外界获得宠灵的方法可行。同时江肆又不明白,杜宾明明受到如此残忍的对待,为什么还能变成宠灵? 他想不通,但只要宠灵出现,他就要对它负责。 江肆用彩绒砂重新画了一遍杜宾,他笔下的杜宾,完全写实了死时的样子。 【你画了一只70点灵值的半灵身宠灵,人的价值不同,宠灵的个体素质也不同,优秀的半灵身杜宾有了限制,无法达到本该有的实力,哦,你这个可恶的刽子手!】 江肆:“!!!” 原来是这样! 狗狗的个体条件影响着灵值点数,难怪博美和柴犬、柯基的灵值点数不一样。 如此一来,无论是半灵身还是真正灵身,狗狗品种不同,灵值也会不同。 只是杜宾的半灵身被限制了,没有达到该有的实力?他还成了刽子手?这是什么意思? 半灵身杜宾跃出纸上,宠灵形态是它生前最帅气的样子,眼耳完好,裁耳断尾,一看就知道曾经也是在精心呵护下长大的狗狗。 江肆突然明白过来,他画的杜宾,瞎眼缺耳,肚子很大,是死时的样子,和眼前这只英俊帅气的杜宾完全是两只狗! 江肆道:“站着别动,我重新给你画一张。” 他没有杜宾以前的照片,只能根据宠灵的模样写生,看看有什么不同。 他正要下笔,右手开始颤抖,拿在手中的彩绒砂似有千斤重,他几乎拿不住。 【诡体解锁6.7%,饥饿状态3,灵值40】 这次对话框没有废话,给了数值,让他自己体会。 江肆体会到了,他右手的情况应该和灵值有关,他回来后接连画了柯基,画了废物杜宾和半灵身杜宾,剩下的灵值明显不够再画一次杜宾。 这种无力的感觉,江肆还是第一次遇见。 他让杜宾先回纸上,自己回卧室睡觉,等明天灵值回满,再给杜宾画一幅。 次日一早,江肆爬起来就把杜宾叫出来当模特。 彩绒砂画的杜宾刚完成,立刻变成毛色黑亮,体型匀称,眼耳完好的帅气杜宾! 站着不动的杜宾宠灵消失,回到了纸上,对话框弹出。 【你画了一只90点灵值的宠灵,这才是优秀宠灵该有的样子,虽然只是半灵身,但和初期的你相比,绝对完爆你。】 江肆:“……” 对话框不阴阳怪气冷嘲热讽,估计框生不完整。 【哪怕只有半灵身,也无法阻止优秀宠灵拥有属性。】 【半灵身杜宾属性:攻击性1】 江肆:“……” 这可真是意外之喜! 杜宾再次出现,身上的白光没有那么张扬外放,反而低调内敛,它的身体很凝实,如果不是有白光覆盖,它就是一只有实体的真狗。 杜宾护卫一样站在那里,看着江肆,眼神并没表现出来的那么冷静自信,带着小心和试探。 江肆伸出手,“来。” 杜宾缓步走过来,江肆张开双臂,整个抱起大狗狗,放在腿上。 很沉,江肆差点当场尴尬。 看来对话框说的一点没错,看这体型和强健有力的四肢就知道了。 江肆承认,他干不过这只大狗。 江肆感觉杜宾在紧张,浑身紧绷。 江肆一下下抚摸它,让它放松,和它聊天。 “你以前叫什么名字?” 【半灵身杜宾:天狼。】 “很好听的名字。” 江肆想问问天狼以前主人的事,又怕勾起它的伤心事。 江肆没问,天狼自己弹出了对话框。 【半灵身杜宾:前主人很好,带我看病,出了车祸。】 江肆明白了,前主人出事,没人照顾天狼,天狼残疾加上伤口恶化,这才成了流浪狗。 天狼心中的爱大于恨,它对美好还有向往,所以它成了宠灵。江肆在安抚天狼,抬眼就瞧见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柯基,正站在不远处目光幽幽的看着他。 江肆:“……” 忽然有种渣男被抓包的感觉。 江肆赶紧露出春风般微笑,“花椒,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天狼,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柯基脚步沉稳,目光审视,似乎在观察江江是不是个喜新厌旧的渣男。 江肆心虚,赶紧一手一只,把两只狗子都抱在怀里,一碗水端平,他要当一个好爸爸。 正在江肆抱着狗子享受天伦之乐,段泓又打来电话。 江肆刚接通,就听见段泓在那头鬼哭狼嚎,“肆哥救命!我身上有只鬼啊啊啊啊啊!!!!” 江肆:“……” 江肆:“你要真被阴灵入侵,现在就不会跟我讲电话了。” 江肆见过余奶奶和胖阿姨被阴灵入侵,她们的反应完全不像正常人,也没法正常交流。 段泓哭嚎,“是真的啊!路哥看见的,我自己也从镜子里瞧见了,太恐怖了!” 江肆神色郑重起来,“什么样的鬼?” 段泓声音颤抖,“一个女鬼!它像是长在我的身体里了,它的脑袋长在我的脑袋后面!我要死了啊啊啊啊……我不想死啊啊啊——” “你冷静点儿,你现在在哪儿,我去……算了,你还是来我家吧,我在家等你。” 西装恶鬼未除,江肆能不出门就不出门了,路上到处都是车,他也不能时刻提防,最安全的做法就是待在家里,哪也不去。 江肆开门,看到站在门口的两人时,差点没控制住表情。 段泓脑袋上包着一件外套,只露两只眼睛,被路元鸣半扶半抱拖进来。 “腿怎么了?不能走吗?”江肆奇怪的看着他们。 路元鸣把段泓扔到沙发上,“他一直说腿不是他的,他看到一双女人的腿,然后就不会走路了。” 江肆:“……” 段泓脸色苍白,神色恍惚,一副被吓到魂不附体的模样。 江肆:“鬼头还在吗?衣服拿下来我看看。” 段泓一个激灵,“肆、肆哥,你要做好准备,真的很恐怖!” 江肆:“我准备好了,你拿下来吧。” 段泓一把摘下脑袋上的外套,路元鸣忍不住向后退了退,显然也很害怕。 外套完全摘下,江肆呆了下。 段泓惊恐道:“看到了吗?是不是很恐怖?肆哥你快救救我!” 江肆:“……什么也没有。” 路元鸣闻言看过来,果然不见那女鬼头了。 路元鸣道:“那鬼头时隐时现,我们来的时候它还在,怕吓到人,这才用外套盖住。” 江肆想了想,手指点在段泓的脑袋上。 对话框果然出现了。 江肆发现,有时对话框会主动出现,有时被动,需要他触碰目标才会出现。 【鬼种承载者,成长值:二期初段,鬼力值:1100】 【美晴想脱离百鬼树太久了,它再不离开百鬼树,很快就会变成百鬼树的养料,彻底消失。好在有人类主动送上门,美晴摒弃所有力量,化身鬼种,种进人类身体。运气好的话,或许可以跟随人类离开界域之地,等它重新成长起来,它又是一只强大的诡异!】 江肆猛地收回手,心脏怦怦狂跳! 如果白遇没和他说起诡异场的事,他可能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白遇特意提起,诡异场里的诡异都很危险,而且实力强大,跑出来一只都会为祸一方! 可他们,却把界域之地的诡异带出来了! 段泓和路元鸣见江肆的脸色不对,都很慌张。 路元鸣:“怎么样?他还有救吗?” 江肆摇头,表情凝重。 段泓嗷一嗓子哭出来,“我不想死啊,肆哥救救我,我上有老下还没有小,我死的不甘心啊!” 江肆被吵得脑仁疼,“别嚎!暂时死不了,你这情况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我打个电话问问。” 江肆此刻能想到的人,只有薄长官。 他应该知道如何解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赐我狂恋〕〔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偷香(杨羽)〕〔七零嫁糙汉,知青〕〔惊爆!团宠假千金〕〔误入歧途苏玥〕〔全球探秘:开局扮〕〔开局洪荒:我能穿〕〔我靠美食综艺全网〕〔国民法医〕〔大叔,你暗恋的小〕〔徐南南帅〕〔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全民种田:我的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