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者纵横动漫世〕〔万相之王〕〔妖夫在上〕〔男人三十〕〔万古帝尊〕〔大夏文圣〕〔将军夫人惹不得〕〔摄政大明〕〔毒医狂妃:邪帝请〕〔盖世人王〕〔六道仙尊〕〔我的治愈系游戏〕〔每天都离现形更近〕〔自律的我简直无敌〕〔神权之上〕〔官路高升笔记〕〔人道大圣〕〔深空彼岸〕〔乡村作曲家〕〔神霄之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大概率不是人了 第22章 第22章
    廖崇光带人赶到现场,看到房子里的惨状,他的表情僵住了。 看着满地血污碎肉,几人胃部疯狂翻涌,差点没当场抱住垃圾桶不撒手,他们根本想象不到,尸奴的脑袋怎么会碎成这样,这是被敲碎的吗? 这显然不是薄长官的手笔,谁特么这么凶残? “这就是你说的最后一个窝点?” 轻飘飘一句话,像是有千斤之重,压的廖崇光膝盖发软。 他浑身冒汗,“居民区不是重点排查地段,小区人口密集,如果有异常,肯定会有人报警,我这边会很快收到消息,目前为止我没收到相关消息。” 白遇道:“现在有一只七眼控尸母虫正在市区活动,这里和篮球场上的尸体,都是它制造的尸奴。” 足足几十具! 这些尸奴之中,应该不全是尸体,可能还有活人。 廖崇光冷汗更多了,“不、不可能吧?我们仔细排查过,应该不会再有高阶控尸虫才对。” “的确有,我亲眼所见,不然你眼前这些尸奴是哪来的?”江肆出声。 廖崇光早已注意到他,迫于薄长官的压力,他还没来得及询问这小孩的身份,为什么会在这里。 在廖崇光眼里,江肆就是小孩,他的女儿都比江肆年龄大。 “你是……” “我叫江肆。那只七眼控尸母虫是位老太太,穿着寿衣,它控制着几十只尸奴,尸奴差不多都被薄长官消灭了,但七眼控尸母虫却逃了。” 江肆很清楚尸傀母虫制造尸奴的过程,他当初也差点被制成尸奴,那是真的惊魂夜! “抱歉,容我问一句,如果你遇到七眼控尸母虫,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这是廖崇光最想不通的地方。 别说一个孩子,哪怕是他这样的镇鬼人,真遇到七眼控尸母虫,想要活命都困难。 江肆煞有介事道:“可能是我跑得比较快吧。” 那确实快,不快他可能没命逃出这栋楼。 廖崇光:“……” 后勤人员:“……” 薄淮神色复杂的看着他,“下次逃跑,别去篮球场,去了也别把自己的生路堵死。” 江肆:“……” 江肆有点尴尬。 这是他预算失误,他没想到那些鬼东西爬网速度这么快,这才从逐个击破演变成了群殴现场。 白遇失笑,“你把自己和尸奴一起锁在里面,怎么想的?” 江肆觉得老脸挂不住,“我以为,我能揍死它们……” 现场所有人:“……” 你特么是在逗我?! 一个破小孩,想揍死这么多尸奴,真的不是在开玩笑?! 廖崇光看江肆的眼神带着明显的轻视,显然没把他说跑得快的话放在心上,只以为他是道听途说,或者真的远远看见了,可这种事,可不是他一个小孩可以掺和进来的。 刚想教育几句,就听白遇道:“廖队长,别看他年纪小,实力却不差,他是新生灵者。” “灵者”二字一出,廖崇光和繁市诡管局的人目光立刻变了。 有后勤人员当场就道:“那太好了,我们繁市严重缺少灵者和镇鬼人。” 江肆笑笑,“我不是繁市人。” 后勤人员:“……” 同事补上,“不是繁市人没关系,只要你愿意加入我们,我们就是一家人。” 江肆:“……” 你们这么选家人,是不是太随便了? 廖崇光大气不敢出,恨不得堵上他们的嘴,灵者多稀有多重要,他们比谁都清楚,这么一个鲜嫩嫩水灵灵的新生灵者,就在薄长官面前,他能看不见?有他们诡管局什么事儿啊,这些人到底会不会看眼色,别害他啊! 果然,薄长官带着冰刀子的目光射了过来,想要挖墙脚的几人瞬间噤声。 廖崇光出面打圆场,“灵者和我们镇鬼人不是一路人,灵者还是跟着灵者比较好。” 江肆:“???” 不好意思,我谁也不跟,我跟我自己,谢谢。“知道那些尸奴从哪儿来的吗?”薄淮岔开这个话题。 江肆:“从窗口爬进来的。” 江肆忽然想到一件事,“控尸母虫在没有电梯卡的情况下,能乘电梯上来吗?” 薄淮:“不能,控尸虫操控尸体,尸体是实体,实体更擅长物理攻击,不会无中生有。” 绿茵小区的电梯卡只能刷到指定楼层,江肆猜测余奶奶是乘电梯上来,跟人上到13楼,又从13楼下到11楼。不然以尸傀虫爬墙的能力,完全可以从窗口爬进去,也不会从楼梯下来,更不会敲门进去了。 廖崇光的话提醒了江肆,如果真是和人同乘,那和余奶奶一起乘电梯上来的人呢?还活着吗? 兵分两路,薄淮带人上去看看,白遇下楼去保安室,调取监控。 一行人从楼梯爬到13楼,地面干干净净,不见血迹,两户人家房门紧闭。 廖崇光和后勤人员过去敲门,两家房门被敲得砰砰响,却没人开门。 “别敲了,我让狗狗进去看看。”江肆说着,指尖敲了敲脖子上的卡套。 顶着霸总脸的帅气杜宾出现,在几人或诧异或震惊的目光中,透过房门钻了进去,很快又出来。 江肆摸了摸杜宾的脑袋,“里面有人吗?” 杜宾脑袋上弹出对话框。 【半灵身杜宾:没人,地上有血迹。】 江肆指了另一家,“去看看。” 杜宾钻进去,半晌没回来。 紧闭的防盗门“咔哒”一声开了,等在门外的人瞬间戒备,出来的是杜宾。 【半灵身杜宾:有发现。】 江肆率先走进去,“里面有东西。” 房子里的电路被破坏了,只能拿手机或电筒照明。 几人跟着杜宾,去到一间卧室,杜宾趴在地上,冲着床底扒拉爪子。 跟进来的廖崇光几人,只觉头皮发炸,在诡异复苏之后,像卫生间、地下停车场和床底这些地方,都是高危地段,指不定就出现个什么恐怖东西。 诡管局几人还在做着心理准备,江肆已经和杜宾一起趴在地上,强光手电往床底照去。 诡管局几人:“……” 这小孩这么莽的吗?! 并不是说成为灵者或者镇鬼人,就不怕诡异了,他们也是人,是人就会有恐惧,他们之所以会比普通人胆子大,只因为他们见得诡异多了,有了一定的免疫力。 廖崇光比江肆更早成为镇鬼人,可他至今依旧无法战胜恐惧,对诡异还是很惧怕。 床底的确有东西,白花花一堆,手电照到一团乌黑,像是人的头发。 江肆往前挪了挪,想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右手的手电已经探进床底,白花花的东西突然动了一下,一条软趴趴的手臂塌了出来—— “卧槽!” 江肆和杜宾同时跳起。 江肆手摸向背包,打鬼棍已经攥在手里了。 精神高度紧绷的几人,被江肆的举动吓得连连后退。 只有薄淮,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像是不惧任何诡异之物。 他走到床边,一脚踩在床沿上,脚下用力,“吱嘎”一声,床滑了出去,床底的东西露了出来。 原本瘫在地上的东西,颤颤巍巍坐了起来,所有人顿时感到头皮发麻! 那白花花的东西,竟是一张人皮! 人皮像是有自己的意识,摇摇摆摆想要站起来,软趴趴的腿脚撑不起人皮的重量,几次之后,彻底堆叠在地上,不动了。 江肆只觉辣眼睛,这人皮都不知道穿衣服的吗?这么光-溜溜一摊,莫不是有暴-露癖? 薄淮的手机响了,是白遇的电话。 白遇那边已经有结果了。 在场几人的注意力都在薄淮身上,失去血肉和骨架的人皮,突然飞起,如同麻袋一样,在空中张开,朝着江肆兜头盖去! 江肆:“……” 还能不能好了?! 为什么第一目标总是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这个世界不对劲!〕〔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快穿】病娇修罗〕〔不装了,抱上厂长〕〔司少甜妻,宠定了〕〔我的姐姐是群扶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