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嘉平关纪事〕〔神降天劫生〕〔天神封名录〕〔重生曼哈顿1978〕〔男人三十〕〔张大夫,你大胆一〕〔仙尊归来〕〔穿越者纵横动漫世〕〔万相之王〕〔妖夫在上〕〔男人三十〕〔万古帝尊〕〔大夏文圣〕〔将军夫人惹不得〕〔摄政大明〕〔毒医狂妃:邪帝请〕〔盖世人王〕〔六道仙尊〕〔我的治愈系游戏〕〔每天都离现形更近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大概率不是人了 第60章 第60章
    从岗西镇回来后, 江肆变得更宅了,窝在家里一连几天都没出过门,他在画防御灵纹, 哪怕是一次性防御灵纹也有大用处,这次他的母纹不能用,就是一次性防御灵纹救了他, 虽然几乎耗掉他一整本,但命是保住了, 趁着正式进入未知诡异场之前, 他要多多储备一些防御灵纹。 薄淮有事要回龙市一趟, 听说是要商讨一起进入未知诡异场的人选,江肆的意思是, 最好都是灵者,镇鬼人进去会很麻烦, 就像时景那次出来,如果不是江肆就在身边,及时抽走他的鬼力值, 时景绝对会原地鬼化, 江肆不想再来一次, 谁知道再来一次自己的马甲会不会掉? 灵者处遵循江肆的意见,只想派灵者进去,可镇鬼处不答应, 说什么都要派镇鬼人一起参与,事情争执不下, 只能把薄淮叫回去商议,白遇要跟他一起回去,薄淮就把傅星痕留下来照顾江肆, 时景已经回了龙市,出租房空了下来,变成傅星痕搬进去了。 傅星痕终于见识了什么叫死宅的最高境界,江肆关在家里一连几天都不出门,江肆每天都很忙碌,傅星痕却闲的快长蘑菇了,除了打游戏消磨时间,完全无事可做。 太无聊了,傅星痕就赖在江肆家里,看江肆画灵纹,也看到江肆如何画宠灵,傅星痕突发奇想,从沙发上跳起来,“我也学过画,我也是灵者,我能不能画宠灵?” 江肆愣住,他居然从没想过这个问题! 江肆站起身,把自己的画板画架和小凳子让出来,让傅星痕来画,路元鸣今天又给他发了两张宠物照片,江肆试出来一张可以成为宠灵,正准备画,他把这个任务交给傅星痕。 江肆大方的贡献出仿制彩绒砂,“来试试,记得注入灵子。” 傅星痕接过仿制灵墨条,在画板前坐好,开始给一只猫猫画遗像。 江肆全程围观,傅星痕应该接受过非常专业的绘画训练,画出来的猫猫栩栩如生,跟照片一模一样,唯一不一样的地方,照片是彩色的,傅星痕画出来的却是黑白的。 江肆一头雾水,“画完了吗?” 傅星痕也很茫然,“画完了。” 他亲眼见过江肆画宠灵,江肆画完宠灵之后,黑白会立刻变成彩色,比照片还要鲜亮明艳,可他画出来的宠物,黑白还是黑白。 江肆手指触碰黑白猫猫,对话框没有反应,江肆在这幅画中,感应不到任何灵子波动,他知道傅星痕画画的时候注入灵子了,因为他站在旁边都感应到灵子溢散了…… 江肆:“……” 不会是注入的灵子都跑空气中了,完全没在画上逗留吧? 江肆打量傅星痕,忽然道:“手给我一下。” 傅星痕眼皮一跳,勾起嘴角,“薄队不在,我不能把手给你。” 江肆眼皮跟着跳,“什么意思?你的手只有薄淮能碰?” “咳——!”傅星痕直接被呛到了,“小朋友,交朋友要一心一意,不能三心二意,我虽然知道自己很帅很有魅力,但是……” 江肆不等他说完,一巴掌拍在傅星痕的手面上,对话框顺利出现。 傅星痕:“……” 傅星痕陷入沉思,打手背是一种什么特殊的打招呼方式吗? 【我真是要笑死,一个咒灵者学着冥灵者画宠灵,你们这是想上天吗?只有冥灵者才可能招回死去生灵,咒灵者擅长方向在咒印,不在冥灵,别瞎搞,浪费彩绒砂,仿制彩绒砂也是砂!】 江肆:“……” 江肆:“???” 江肆:“!!!!!” 从没有人告诉过他,灵者也分种类啊?!对话框也从没提过呃……可能是他错怪了对话框,对话框至今碰到的灵者也只有他和薄淮,薄淮还是混杂灵体,情况特殊,对话框根本没机会提醒他这一点。 江肆挠头,原来他是冥灵者,难怪可以招回死去的宠物,冥灵者他懂了,可咒灵者他不懂啊,咒印是个什么东西? 江肆伸手,“手给我,快。” 傅星痕看着他伸过来的手,用一个标准的握手姿势,握上江肆的手,他真没占小朋友便宜,是小朋友非要和他握手。 对话框再次出现。 【咒灵者:傅星痕,灵值:1200,灵值等级:c,灵子拥有诅咒之力,专克鬼印鬼咒,咒灵者擅长用咒印对付诡异,无法凝聚咒印的咒灵者,和普通灵者没有区别,只会粗暴释放灵子,暴殄天物!】江肆抓住关键字,凝聚咒印! 江肆放开傅星痕的手,“你画不出宠灵,可能和我们的灵者能力有关,你平时是怎么对付诡异的?” 江肆在胡榕村的时候看到过一次,傅星痕扔出灵光后,灵子会像流沙一样松散,似乎连灵子团也无法保持,这不知是不是和他是咒灵者有关。 傅星痕摊手,无奈叹气,“你应该看到我的灵子团了,松散的像盘散沙,我根本不适合当灵者,我没有薄淮的天赋和机遇……姑且算是机遇吧,可能是我赛车把自己赛成了灵者,吓坏了家里人,这才被抓回来硬塞给薄淮,试图把我变成一个像他一样正直、果敢、有担当的人。” “不,你很适合当灵者,你的灵子松散是你没找对方法,想象一下,如果你拥有诅咒之力,你要咒死一只诡异,你会凝聚出什么样的咒印?”既然对话框提到了“普通灵者”,这种带前缀的灵者就肯定不普通,数量也不会多,所以傅星痕必须适合当灵者。 江肆其实不太确定自己理解的对不对,在没有正确指导的情况下,只能自己尝试,就像当初他试出宠灵形成需要的条件一样,对话框会给出什么信息,完全是随机,只能从字里行间来挖掘尝试,既然对话框说了凝聚咒印,应该需要咒灵者本人凝聚咒印。 傅星痕想也没想,“当然是‘杀’字咒印最霸气,最直观!” 江肆:“好,就这个字,你试着用灵子凝聚成‘杀’字,灵子团不适合你,你试试看这个字。” 傅星痕一脑袋问号,“你确定要我用灵子凝聚成字?” 江肆点头点头,眼中都是期待的光芒。 傅星痕一脸的难以置信,“你是魔鬼吗?连薄淮都没要求我用灵子凝聚成字,你居然让我完成如此高难度的事情?!” 江肆:“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 傅星痕:“……” 两人瞪视将近十秒,傅星痕落败,“行,我试。” 傅星痕释放一团灵子,在掌心凝聚成白光,他努力操控灵子形成一个“杀”字,这个过程比凝聚灵子团还要艰难,让傅星痕意外的是,他辛苦凝聚出的一撇,白光刺目,非常凝实,比起周围松散的灵子要强大太多了! 傅星痕一个愣神,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一撇瞬间溃散,星星点点如同流沙般落下。 傅星痕震惊的看向江肆,“你刚刚看到了吗?” 江肆也很惊喜,“看到了,这个方向是对的,你努力看看能不能把‘杀’字完整凝聚出来。” 傅星痕很兴奋,一个人去边上努力凝聚杀字了,江肆继续画他的宠灵。 薄淮和白遇从龙市回来,联系不上傅星痕,只能联系江肆,得知傅星痕在江肆家里,薄淮带着人直接来了江肆这边。 傅星痕全副精神都放在凝聚“杀”字上,游戏也不玩了,连手机落出租屋也不知道。 薄淮从龙市带了两个人过来,他们提着一个大大的黑箱子。 薄淮介绍道:“这两位是灵子研究处的人,灵者正式入职都需要对灵子进行检测,傅星痕已经正式入职,回国就直接来了这里,一直没去龙市,这次他们过来取走你的灵子样本。” 薄淮看向江肆,目光不自觉放柔,“你的灵子可以确定带着属性,因为只有你可以招灵,其他灵者都不可以,你不用检测,如果你想的话,也可以留下灵子样本。” 灵子研究处的人开口道:“最好留一下,也能充实我们的灵子库,至今还没出现可以招回死去宠物的灵者能力,你的灵子属性很特别,希望你能留下一份灵子样本。” 江肆点头答应,“灵子属性是什么?” 灵子研究处的人解释道:“数年前一位喜欢研究灵子的米坚国研究人员,意外发现一种特别的灵子,这种灵子和其他灵者的灵子有很大不同,它具有可开发性,可在一个方向走得很远,这种灵者的灵子属性发挥出来实力很强,但数量稀少,那位研究人员研究了几十名灵者的灵子,才碰上这么一个。” 江肆和傅星痕对视一眼,薄淮敏锐察觉他们之间有事情。 这事儿江肆在白遇给的资料上没看到过,江肆道:“我国有这种灵者吗?” 灵子研究处的人:“当然有,不过很少,你们的薄队就是其中之一,你自己也算一个。” 江肆看向薄淮,非常好奇他是什么属性,对话框只给出灵体的说法,没提过薄淮属于哪种灵者。 薄淮看出了他的疑惑,“我是域灵者,灵子凝聚的主要手段就是灵域。” 江肆:“……”摆在明面上的事情,居然一直被他忽略了! 江肆和傅星痕又对视一眼,两人释放出灵子,灵子研究处的人小心将两团灵子封存起来,提着大黑箱子先行离开。 灵子研究处的人刚走,薄淮就问:“你们有事?” 傅星痕很兴奋,“我已经找到我的灵子属性了,你看。” 傅星痕说着,当场演示他的练习成果,掌心灵光闪烁,一个小小的“杀”字缓缓成型,傅星痕抬手,把“杀”字轻轻一抛,“杀”字在空中变大,白光刺目,很快消散,空气中的灵子波动很剧烈。 薄淮面露思索,“这是你的咒印?” 江肆和傅星痕都惊了,江肆差点以为薄淮是不是也有一个对话框,连咒印都能猜到?! 傅星痕诧异,“你知道?” 薄淮:“世界上咒灵者不止你一个,不过你应该是他们之中最弱的一个。” 傅星痕:“……” 干嘛突然打击他! 薄淮二连击,“你身为咒灵者还不努力,最后连普通灵者也不如,要这属性也是浪费。” 傅星痕:“……” 傅星痕开始回想,自己是不是哪里得罪到了这位? 薄淮在发现傅星痕无法很好的凝聚灵子团就猜到他的灵子属性可能不对,但最近一直忙着处理各种事情,趁着这次回龙市,干脆把灵子研究处的人带过来,让他们取走傅星痕的灵子样本,检测一下到底有没有属性,结果灵子样本取不取都一样了。 薄淮道:“这应该不是你自己想出来的吧?” 如果随便想想就能想到这种程度,那么发现灵子属性的研究员也能撞死了。 傅星痕福至心灵,突然明白薄淮为什么打击他了,立刻笑道:“的确不是我,这是聪明绝顶的江肆小朋友想出来的办法。” 江肆:“……” 不要拖他下水啊! 薄淮:“怎么发现的?” 于是江肆和傅星痕一起,把傅星痕尝试画宠灵失败和他们阴差阳错“发现”咒灵者的事完整的说了一遍,虽然其中漏洞百出,但薄淮没有追问,把江肆摇摇欲坠的马甲给穿了回去。 薄淮道:“既然知道自己是咒灵者,就要好好凝聚咒印,要有攻有守有解咒,不能单纯只有攻咒印,浪费能力。” 傅星痕郑重点头,“我明白,人数定了吗?能不能算我一个?” 薄淮斜睨他,“你觉得你行?” 傅星痕笑道:“你看我也不是真这么废物,我是咒灵者,进去之后肯定能帮得上忙,再说我还要给亚当找变强的材料,不进去不行啊。” 提到亚当,亚当立刻出现,站在傅星痕肩膀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几人。 薄淮不客气道:“你太弱了,进去只能送人头。” 亚当:“嗷~~!” 显然对薄淮的回答很不满,可不满归不满,亚当也不敢真的扑上去,这人给它的感觉非常危险,比它强大太多了。 江肆道:“几个人?太多的话我担心带不过去。” 薄淮:“加上你,一共要去五人,没问题吧?” 五个人完全没问题,当初红伞织田在把牧为、乔若素、丘芸蕙和乔少臣拖进梦境领域之后,还能再把江肆、时景和许明熠带进去,这就已经是七个人了,江肆带五个完全没问题。薄淮道:“三名a级灵者,加上镇鬼处选出一名镇鬼人和我们同行。” 江肆:“……” 到底还是要带镇鬼人进去吗? 薄淮:“这个人和其他镇鬼人不同,他已经成功驭鬼,现在是半鬼身,不用担心诡异场对他有什么影响,他已经不受鬼物成长值的限制了,他本身就是半人半鬼的存在。” 江肆:“……” 见过这么多的镇鬼人,他还真没见过成功驭鬼的半鬼身镇鬼人,果然能过去的都是大佬啊。 一听说过去的都是什么等级的人物,傅星痕果断闭嘴,他的1200点灵值真心不够看,四位大佬护住江肆这个小朋友,应该绰绰有余了。 正式进入未知诡异场还要再等两天,除了薄淮,另外三人分散在全国各地,需要时间处理手里的事再赶过来,等人员到齐就能开始了。 去往未知诡异场的前一天晚上,江肆见到了段泓,他的培训已经结束,段泓主动申请到青市担任镇鬼人,他来找江肆取走梵天鸡,他要回老家一趟,老家那边最近不太平,他要回去看看,如果可以,他想把父母接到青市来住,他现在是镇鬼人了,养活父母完全不是问题。 江肆也支持段泓这么做,世道这么乱,还是接到身边比较放心,路元鸣和段泓一起回去,争取这趟就把二老接过来。 两日后,薄淮来接江肆去往郊外的特殊部队驻扎地,他们要在那里进入梦境领域,那里重兵把守,加上唐绍言唐副局亲自镇守,在他们进入梦境领域期间,绝对保证他们的身体安全。 江肆在基地外见到了另外三人,荆言风就是其中之一,看到江肆,荆言风主动打招呼,虎斑花纹猫派克被荆言风抱在怀里,还是一脸的不耐烦,看人的眼神超凶。 江肆笑眯眯打招呼,“派克,好久不见。” 江肆顶着派克杀人的眼神,在它脑袋上rua了一把,本就略长的毛毛被这一通揉,变得更乱了,被毛毛遮住一半的眼睛变得格外阴翳,连缓缓摆动的尾巴都僵直不动了。 江肆心虚的收手,荆言风赶紧把弄乱的猫毛捋顺,撸了好几把,僵直的尾巴这才重新摆动。 白遇和傅星痕跟着一起过来,傅星痕和派克甫一照面,亚当就出现了,两位暴躁老哥一对上眼,感觉空气都在噼啪燃烧,虎斑花纹猫顶着那张霸总脸,翘起一边胡须,露出一颗尖牙,满满都是嫌弃和嘲讽。 亚当感觉自己被鄙视了,当场就想过去比划两下,看看谁才是真正的大哥,被傅星痕拦腰抱住,“祖宗,千万别惹事,你能揍过那只猫,我揍不过猫的主人啊!咱别一换一行吗?” 江肆看向另外两人,一个剃着板寸,浑身阳刚之气,身高差不多有一米九的酷哥,眼神狠厉,一看就不是善茬,江肆在看他的时候,他也在盯着江肆看。 薄淮给江肆介绍,“郁衡郁队,清灵者,灵子属性就是清场,只要舍得消耗灵值,厉鬼级照样能清掉,最新灵值检测已经达到10000+,是位很强的灵者。” 说到灵值检测,薄淮这次回龙市,也参加了灵值检测,检测出来的数值差点没把灵者处的楼顶掀翻,这边数值刚出来,那边就被叫去办公室批评教育,诡管总局的领导全部到齐,对薄淮进行一番极为深刻的思想教育,中心思想只有一个:咱不能冒险提高灵值,一切以大局为重,薄淮绝对不能有事。 其实这次把薄淮叫回龙市,一方面是为了商议进入未知诡异场的事,另一方面是想劝薄淮不要进去,他体内有诡面藤,进到诡异场很危险,这些年薄淮轻易不进诡异场,如果不得不进,那进去的时间也不会长,出来必定第一时间抽取诡气。 之前唐绍言就提过,让薄淮放弃前往,被薄淮拒绝了,上面因为人选问题争执不下,高层都不想薄淮去冒险,这才把他又叫回龙市,结果还是一样,薄淮不可能让江肆一个人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再三劝阻无果,只能叮嘱薄淮一定要小心,一切以自己的安危为重,薄淮全部应下,具体怎么做,他心中有数。 江肆的视线落在最后一人身上,他应该也是个大学生,黑发黑眸,安安静静,看人的目光无波无澜,非常沉静,像是历经千帆后的死寂。 薄淮介绍道:“荀杞,龙市大学大三学生,我国仅有的几名半鬼身之一。” 薄淮又给他们介绍江肆,“江肆,q大一年级学生,灵子属性招灵,b级灵者,现有灵值5169。” 一听江肆的灵值,郁衡第一个皱眉,“有什么保命手段?” 荆言风冷嗤,“要比保命手段,你可能比不过他,你的防御灵纹,母纹就在他身上。” 郁衡:“……” 郁衡看向荆言风,狠厉的目光迟滞片刻,只能乖乖闭嘴。 互相介绍完,薄淮带着几人进入基地,唐绍言在等他们,又是一番叮嘱和部署,让他们千万要小心,哪怕一次探索不完也没关系,安全回来最重要。 他们进入梦境领域,是以睡着的方式,所以基地给他们准备了一个防守严密的房间,房间四周都是金属墙壁,房间里没有床,只放着五张沙发躺椅,他们进去的时候,需要把能用到的东西一并带过去,所以身上会背着包,背包没法躺下,只能把包挂在胸前带进去。 五个人带上自己的背包,走进金属房间,正中间的沙发躺椅是江肆的位置,江肆先躺进去,背包挂在胸前,沙发躺椅挺舒服,睡久了应该不会落枕。 薄淮在江肆的右手边沙发躺椅坐下,荆言风在江肆左手边坐下,郁衡刚要过来,就听荆言风清越好听的声音响起,“荀杞,来我这边。”郁衡:“……” 郁衡人高马大的杵在原地,盯着荆言风,荆言风垂眸放包,压根儿不看他。 郁衡阴沉着脸,走到薄淮身边坐下,重重放下背包,往沙发躺椅上一摔,整个人都陷了下去。 江肆诧异的看着两人,目光询问薄淮,这两人怎么回事?不会是死对头吧?这要是进到诡异场干起来,那事情就麻烦了。 薄淮摇头,示意江肆不用担心他俩,不会出问题。 五个人在沙发躺椅上躺好,背包放好,只等进去梦境领域,为了能把他们带进梦境领域后不分散,五个人的手需要牵在一起,江肆把右手递给薄淮的时候顿住了,他看了看自己的左右手,有点不放心,诡异左手的秘密太多了,不放心交到别人手中。 江肆坐起来,尴尬道:“荆队,能麻烦你和薄队换下位置吗?” 荆言风:“???” 一脸不爽,早早闭上眼睛的郁衡突然睁开眼睛,眼中的狠厉变成了兴味,他忽然觉得江肆小朋友非常顺眼,很上道。 荆言风站起身,“荀杞,麻烦和薄队换一下位置。” 郁衡:“……” 荀杞刚要起身,江肆立刻道:“那个……荆队,还是你换吧,他是半鬼身,我是灵者,五人中我最弱,我这引梦伞中藏着一个不知品级的鬼物,这要是睡着睡着发生个什么事儿,灵者也好照应下。” 灵者右手当然是抓着灵者最安全,让他抓着半鬼身镇鬼人,这要是在他们睡着后鬼鬼联手,那他和荀杞都要完蛋。 荆言风:“……” 郁衡哼笑一声,给了江肆一个“你很上道”的眼神,就冲小朋友帮他这两次,郁衡决定今后照着他。 江肆一脸莫名,不明白郁队给他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荆言风没办法,只好走过去,面对幸灾乐祸的郁衡,荆言风坐下时,背包“一不小心”砸在郁衡肚子上,差点把他直接砸蹦起来。 荆言风皮笑肉不笑,“抱歉哈,没看到这儿还有个人。” 郁衡揉着肚子,“没关系,一会儿牵手就知道了。” 荆言风:“……” 荆言风面无表情的坐下,刚躺好,右手被郁衡抓住,荆言风暗自磨牙,不作回应。 荆言风刚抓住江肆的右手,就出现一个简短的对话框。 【灵者:荆言风,灵值:9000+,灵值等级:a。】 江肆主动伸出左手给薄淮,薄淮握住,江肆感到少有的安心,他笑了一下闭上眼睛,几乎是秒睡过去,他藏在左手的引梦伞突然出现,悬浮在头顶上方,这一幕另外四人都看见了,也只有一眼,他们意识一荡,再睁眼时,发现他们站在金属房间里,五个人还牵着手。 他们立刻意识到,已经进入梦境领域了。 金属房间的监控室内,所有人都很诧异,唐绍言直接站了起来,那把鲜红的油纸伞明明是凭空悬浮在江肆的脑袋上方,可从躺椅后的金属墙壁上看到的却是完全不同的景象,那是一个穿着素雅古装的窈窕女子撑着红伞,站在江肆的躺椅旁,场面极其诡异。 监控室里的所有人都看向唐副局,不知要不要叫停,这还能停止吗? 唐副局一脸凝重,看着引梦伞重新消失在江肆的左手,古装女子跟着消失。 唐副局沉声道:“所有人提高警惕,绝对不能出现任何意外!” 大朝国年轻一辈的顶尖强者都在这里,这要是全部出事,真要出大问题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11-05 12:24:54~2021-11-06 11:27: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蒟蒻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花与御、18073655、demeter、27111444、橙子、一沐鱼一、54917223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situ烟沙 80瓶;莲芯苦 68瓶;莫 60瓶;陌上香初、蒟蒻 30瓶;lb、636715 20瓶;icedrink、江水流春去欲尽、酆都苍茕、嘿嘿嘿、33984273、54917223、kk 10瓶;今天也在追文 6瓶;霁祾今天等到钟离复刻、爱啾的鸠 5瓶;青澜、库楼加、淡水、呆桃气泡水吖、crystal朗朗 3瓶;xivv、品客洋葱 2瓶;虾龟一家爬、布鲁布鲁布鲁斯、星诗羽墨、巧克力爱好者、天呐、肖可爱总是突然出现、跨跨火盆避瘟神、抱朴守一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这个世界不对劲!〕〔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快穿】病娇修罗〕〔不装了,抱上厂长〕〔司少甜妻,宠定了〕〔我的姐姐是群扶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