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归来〕〔穿越者纵横动漫世〕〔万相之王〕〔妖夫在上〕〔男人三十〕〔万古帝尊〕〔大夏文圣〕〔将军夫人惹不得〕〔摄政大明〕〔毒医狂妃:邪帝请〕〔盖世人王〕〔六道仙尊〕〔我的治愈系游戏〕〔每天都离现形更近〕〔自律的我简直无敌〕〔神权之上〕〔官路高升笔记〕〔人道大圣〕〔深空彼岸〕〔乡村作曲家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大概率不是人了 第64章 第64章
    薄淮、郁衡和荆言风三人已经做好耗尽灵值, 也要灭掉灵冥夫人的准备,谁料被突然卷进来的浓郁诡气遮蔽了视野,等诡气稍稍消散了一点儿,发现大堂中只有他们四人, 灵冥夫人和江肆都不见了。 薄淮当即追了出去, 等郁衡和荆言风架着荀杞追上来, 发现薄淮站在山谷里,不知去往何处, 在这个满是诡气的诡异场里, 方向难辨,灵觉感应也受到很大限制, 想要寻人更是难上加难。 薄淮一张脸阴沉的可怕, 他不敢想如果江肆出事会怎样, 正当他不知何去何从时,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薄淮想也没想朝着那个方向就追了过去,因为灵域要带三个人, 速度明显减慢,他们还在路上就听到轰轰声不断,前方像是在进行着恐怖战斗。 随着最后一声巨响, 整个山谷都在震颤,等他们赶到现场, 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可怕景象!他们在难以下脚的废墟中往前,来到一个深坑前,坑底隐隐有白色布料,四人跳进深坑,打开强光手电往地上一照, 到处都是布料和碎肉,这布料前不久他们刚见过,可不正是灵冥夫人身上的衣服吗? 看到如此惨状,他们根本不敢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连如此强大的灵冥夫人都变成了这样,那么战胜灵冥夫人的到底是个什么级别的诡异?! 薄淮在坑底走了一圈,没有发现江肆的踪迹,这让他稍稍松了口气,只要江肆没有被这里的战斗波及,就说明他还活着。 荆言风的强光手电突然照到一个东西,那是一个圆圆的像小竹筒一样,表面光滑漆黑,荆言风捡起来,拿着手电仔细照了照,再看坑底的喷溅式碎肉,荆言风猜到这是什么了。 “你们过来看,这是不是藏在灵冥夫人体内的东西?”三人立刻聚拢过来。 此时荀杞已经完全恢复了,他还不知道自己被控制的事,变故太多,还没有时间和他细说。 薄淮拿在手里拧了一下,一头真的被拧开了,不过薄淮没有打开,他担心在这样的环境中打开,里面的东西有可能损毁,一察觉松动薄淮立刻拧紧,准备带出去再查看不迟,何况现在也没有这个时间,找到江肆才是眼下最要紧的事。 四人在深坑周围一通寻找,没有发现江肆的踪迹。 此时的江肆,躺在一堆乱石中,已经快要变成一条死鱼了,他浑身哪儿哪儿都痛,从皮到肉到骨到内脏,无不痛得他想抓狂。 对话框的提示给了江肆一记重拳,原本只是怀疑自己大概率不是人了,可对话框给灵冥夫人能力的限定,直接把他划分在了诡异一列,半鬼身荀杞被操控,是因为他那种形态本就不能称之为人,可以人类形态出现的江肆,也不能称之为人,这就让江肆郁卒了。 江肆陷在自我怀疑中,他似乎除了一只灵者右手,全身上下真的没有属于人类的部分了,他现在怀疑,如果把他的肚子剖开,里面是不是都是黑色的诡气,亦或是精纯的液态诡气,不然他怎么会吐出这种东西?可他的手掌和手臂受伤的时候,还是会流血,这是不是能说明,除了灵者右手,他其实还是有人类特征的……身上的防御灵纹突然开启,灵纹白光照亮了漆黑的山谷! 江肆猛地坐起,发现前方站着一只浑身包裹在鬼气里的诡异,如此眼熟的外表和攻击方式,不是食命鬼还能是谁?! 江肆都要怀疑这只诡异是不是一直躲在暗处偷窥他,不然怎么会挑他大战一场最虚弱的时候出现?真正的狡诈无耻说的就是它吧?! 江肆从地上爬起来,他此刻已经精疲力竭,可他不想放走食命鬼,右手灵纹剑挥砍过去,食命鬼身形一晃到了江肆侧边,江肆身上的防御灵纹再次开启。 江肆左手按在灵纹剑上,他已经感觉不到痛,满心只有留下食命鬼,救出妈妈! 诡气再次冲出伤口,具象骷髅飞扑过去,一口咬在食命鬼的肩膀上,食命鬼的一只肩膀立刻消失,具象骷髅下一口咬向食命鬼的脑袋,就在具象骷髅即将咬上去的瞬间,食命鬼包裹在鬼气下的脸终于露了出来,那不是江思林的脸,而是……妈妈庄娴的脸! 江肆整个人都傻了,眼前这只诡异不止脸是他的妈妈,就连身体也是,那纤瘦高挑的身材,完全就是江肆最熟悉的妈妈的样子,也就是说,刚刚具象骷髅吃掉的,其实是……妈妈的肩膀…… 就在江肆愣神之际,妈妈的脸突然又变成了江思林的脸,身体也发生变化,完全变成了江思林同款身材,鬼气席卷,食命鬼化作一团黑影撞向江肆! “嘭!”江肆被撞飞出去,身体像断线木偶,瞬间失去所有知觉!他砸落在一堆乱石中,意识模糊,几乎要昏厥过去,最后一丝理智,让他强行收回释放在外的诡气具象。 “汪汪汪!!!!” 天狼和花椒刚想窜出来,就被江肆按住了,他的声音几不可闻,“别出来,会死……” 江肆身上的防御灵纹还在,食命鬼短时间内想干掉他不容易,如果天狼和花椒冲出去,很可能直接被灭。 江肆知道薄淮距离这边不远,他在和灵冥夫人厮杀的时候,那一片的诡气极其浓郁,防御灵纹就算开启,也不容易被发现,可是现在,这边诡气浓度正常,高等灵矿的防御灵纹光芒更甚,食命鬼每次攻击,都会激发防御灵纹,薄淮肯定能看见。 江肆努力睁大眼睛,等着薄淮过来,远处一条银白光线,急速掠来! 江肆知道,薄淮来了。银白光线突然变成刺目白光,砸向食命鬼,江肆真怕薄淮一击灭了食命鬼,那就什么都完了,他不担心食命鬼的死活,他只担心和食命鬼融合在一起的妈妈,直至看到食命鬼被撞飞后,迅速隐没在黑暗中,不见踪迹,这才精神一松,意识更加游离了。 江肆看到薄淮出现在他身边,薄淮在叫他的名字,恍惚中,江肆听到薄淮的声音像是在颤抖,他想告诉薄淮别担心,他死不了,只是受了点伤,需要休息一下,可他什么也说不出来,就连视野也失去了,他的眼前一片黑暗,只有耳朵朦朦胧胧还能发挥作用,耳边都是薄淮的声音,却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荆言风、郁衡和荀杞追过来的时候,只看到薄淮单膝着地,怀中抱着江肆,江肆的样子简直能用凄惨来形容,衣服破破烂烂,浑身上下像被埋在土里又挖出来一样,脏得看不清五官,他双眼紧闭,被薄淮抱在怀里。 天狼和花椒都守在江肆身边,寸步不离,花椒哼哼唧唧,时不时用脑袋顶一顶江肆的胸口,像是在听他的心跳,天狼不声不响,就这么蹲坐在边上,一双眼睛始终盯着江肆。 荆言风:“他怎么样?” 薄淮抱着江肆一动不动,状态有点不对,荆言风看向他的脖子,黑色藤蔓不知什么时候攀爬上来。 诡异场就是诡面藤的主场,加上薄淮自从进到诡异场一直在消耗灵值,对诡面藤的压制本就在减弱,只要抓住机会,诡面藤立刻就能卷土重来! 荆言风听说过薄淮的情况,一见他这样,不免有点担心,“你……是不是应该离开诡异场?” 薄淮微微偏头,看向三人,三人全都抽气,薄淮的状态果然不对,他的一只眼睛正常,另一只眼睛眼白已经全黑,瞳孔却是血红色,他即将被诡面藤侵占! 郁衡深深拧眉,“怎么回事?刚刚这些藤蔓还没出现,一会儿没见就成这样了?你遇到了什么?” 郁衡以为薄淮遇到了强大的诡异,把他逼成了这样,其实不是,薄淮在看到江肆变成这副样子,心神有瞬间的失守,让诡面藤有机可乘,这才变成现在这样。 薄淮的意识还在,他在发觉诡面藤的意图时,已经及时压制住了,“我没事,压得住。” 薄淮的样子完全不像没事,他是几人之中灵值最高的一个,他出状况,以郁衡的灵值,根本扛不起探索的重任。 “先回小院,等江肆醒了再说。”薄淮小心的扶起江肆,把他背后的背包取下来,荆言风伸手接过,薄淮让江肆靠在自己怀里,将人打横抱起,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 这一片是乱石区,不太好走,随着深一脚浅一脚,江肆的脑袋蹭进了薄淮的颈窝,江肆的脸颊贴在薄淮的颈侧,肌肤相贴,温热的呼吸刺激着薄淮的每一条神经,薄淮的脚步顿了顿,双臂缓缓收紧,低头看向怀中的人,依旧安静睡着,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又往前走了一段,原本毫无意识的江肆动了动,脸颊更紧的贴着薄淮,不止脸颊,就连手臂也攀上了薄淮的脖子,左手掌心紧紧贴着薄淮的皮肤,江肆的体温很低,冰冰凉凉,像在汲取薄淮的温度,整个人都嵌在薄淮怀中。 薄淮的脚步彻底停住了,他脊背僵直,更紧的抱住怀中的人,轻声唤了一句,“江肆,你醒了吗?” 江肆没有回应,就以这种肌肤相贴的姿势不动了。 很快薄淮就知道,江肆为什么会紧紧贴着他了,江肆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汲取他体内的诡气,哪怕是在无意识的昏睡中,也不忘做这件事。 走在前面的三人,没听到脚步声,回头一看,就看见江肆如此亲昵的贴在薄淮颈侧,都有些诧异,荆言风看向薄淮的目光变得复杂,转身继续往前,同时不忘叫上两个超级白炽灯,“走了。” 郁衡和荀杞回过神来,立刻转身,闷头赶路,三人的耳朵都竖的笔直,想听听后面的动静。 薄淮确认江肆没醒,只能无奈的继续往回走。 江肆恢复意识,发现自己躺在地上,身下铺着一件外套,身上还盖着两件,头下枕着一个背包,已经尽可能让他睡得舒服了。 江肆坐起身,胸口还是有点闷痛,不过比起之前已经好很多了。 “醒了?”薄淮的声音传来,“好点了吗?” 江肆点头,还有点回不过神来,失去意识前的一幕幕出现在脑海中,他看见食命鬼了,遗憾的是再次错过,他依旧没能救出妈妈,他当时太虚弱了,江肆知道这种虚弱不是透支诡体造成,因为他的意识还在,他很清醒,就是觉得虚弱无力,浑身剧痛,应该是重伤后留下的后遗症,伤口虽然恢复了,可痛感依旧留在记忆神经上。 江肆的力气已经恢复了不少,不再那么无力,一直守在他身边的花椒,哼哼唧唧往江肆怀里挤,显然是想让江肆抱抱它。 江肆抱住花椒,揉了揉它的脑袋,把蹲坐在一旁的天狼也抱在怀里撸,天狼一直很克制,这会儿靠在江肆怀里,非常依赖,等安抚好两只明显被吓到的狗儿子,江肆这才让它们回卡套里去。薄淮默默看着,直至宠灵消失,江肆想站起身,动作明显迟缓,薄淮伸手扶了他一把。 江肆把地上的外套捡起来,掸了掸还给薄淮,“谢了,你们都没事吧?” “没事。”薄淮接过外套,“灵冥夫人被灭了,你看到了吗?” 江肆垂下眼眸,不动声色的转身去拿地上的背包,“没有,是你们做的吗?” 薄淮看着他,“不是,我们赶到的时候,灵冥夫人已经碎成无数块。” 江肆背上背包,已经调整好心态,“我听到动静了,我以为是你们,我当时就在不远处对付食命鬼……就是江思林恶念形成的诡异,它一心想杀我。” 薄淮一直在观察江肆,他的反应太平静了,不知是还没缓过来,还是知道些什么却不愿意说,整件事处处透着古怪,“你怎么会突然离开小院出现在那么远的地方?” 江肆又开始飙演技了,“我本来想帮忙,刚站起来就被浓郁诡气包裹,然后就出现在那个地方了,食命鬼等在那里,想要偷袭我,还好我身上的防御灵纹比较多,差点等不到你赶来。” 江肆的面色还很苍白,他在无意识状态下,几乎将诡面藤抽干,却在最后关头停手了,再次沉沉昏睡,也不再执着于贴着他了。 薄淮心中有种很强的危机感,灵冥夫人的等级应该已经到了怪诞级巅峰,可能已经一只脚踏进神秘级了,如此强大的诡异,到底是如何被灭的?如果是人类灵者灭掉诡异,薄淮觉得很合理,可这是一个未被开启的诡异场,除了他们五个,不可能再有人类存在,而他们五人都没有在短时间内灭掉灵冥夫人的实力。 如果是诡异灭掉诡异,那也很不合理,诡异就算没有意识,也有规避危险的本能,就像背身鬼何修,追到山谷边缘却没下来,它应该是感应到了山谷里有比它更强大的诡异,它的本能不让它靠近。 诡异杀人也是本能,如果真有这样一只强大的诡异存在,那么它的实力估计已经达到了神秘级,这种等级的诡异,不可能无缘无故冲进来引着灵冥夫人出去杀,诡异更有可能连他们一起灭掉,可是没有,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有人引导神秘级诡异来灭掉灵冥夫人,就像引梦伞的其中一位主人那样,利用诡异对付诡异。 他们五人之中,唯一的不确定就是江肆,薄淮早已知道江肆很特别,明明是灵者,灵纹对他却有伤害,他的灵者能力很特别,他可以吸收别人的鬼气/诡气,灵者和镇鬼人都看不见的东西,江肆却可以看见,就连诡异场和外界的缺口,江肆似乎也有办法解决,这么多的不可能他都做到了,引着一只强大诡异来对付灵冥夫人,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任凭薄淮如何猜想,也想不到江肆就是那只强大的诡异,不管江肆如何特别,他在别人眼中都是实实在在的人类,他从出生到长大全都有迹可循,他就是人类,一个人不可能突然拥有堪比神秘级诡异的实力,所以薄淮想不到,也不可能往那个方面想。 江肆忽然想到一件事,“灵冥夫人被灭,那灵冥草的种植和制作方法找到了吗?” 这才是他们冒险的主要目的,可别到头来什么也没得到,那就亏大了! 薄淮:“我们在现场找到了个东西,里面应该就是种植和制作方法,除此之外还有意外之喜,那柄短剑上的灵纹是一种全新母纹,我们暂时命名为‘器灵母纹’,这种母纹目前还没被人发现,我国会是器灵母纹的第一个拥有国。” 江肆松了一口气,“那可真是太好了,不虚此行!” 薄淮忽然道:“你不想知道是谁灭了灵冥夫人吗?” 江肆:“……” 江肆:“当、当然想,不是我们,那会是谁?” 薄淮看着他的眼睛,“我也想知道,你觉得会是谁解决了灵冥夫人?” 江肆:“……” 江肆心跳的几乎要飞出来了,强装镇定道:“诡异场里大活人只有我们几个,除了我们,那就只有诡异了,能解决灵冥夫人这样的诡异,应、应该只有诡异了吧?” 江肆心虚的一批,他这么说也没错,他的确是靠诡体的力量解决了灵冥夫人。 薄淮的目光变得意味深长,“所以你觉得这个诡异场里,其实还有一只实力比灵冥夫人更强的诡异,对吗?” 江肆:“……” 他、他不知道啊,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呢?江肆硬着头皮,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可、可能吧。” 薄淮几乎确定了,应该就是江肆通过某种手段,引来一只实力可能已经达到了神秘级的诡异,江肆只能想办法引过来,却没办法控制,两只如此强大的诡异打起来,江肆很可能被波及,他的伤也许不完全是食命鬼造成,也可能是被波及造成。 江肆真怕薄淮继续追问,急忙转移话题,“荆队他们呢?” 薄淮:“去收殓灵冥夫人的尸骸了,不管怎样,我们从她这里得了不少好处,她的诡异已经灭除,也该入土为安了。” 正说着,荆言风、郁衡和荀杞回来了,他们用一件外套包裹着能找到的所有碎尸,放进鲜红的棺木中,几人合力把棺盖重新盖上。 这个诡异场迟早会开启,为了让灵冥夫人不被打扰,他们决定挖坑埋棺,让她真正入土为安。 他们背包里有折叠工兵铲,几人没有走远,就在院子里挖,江肆有伤在身,没有动手,看着他们在院子里忙碌。忙完灵冥夫人的事,他们需要确定是继续探索,还是先回去,等着下次再进来。 江肆的脸色很不好,明显伤势未愈,他们几个在和背身鬼何修与灵冥夫人的战斗中,消耗都很大,诡异场里的确有稀薄的灵量,但和危险比起来,这点儿灵量明显不算什么。 薄淮很担心江肆的情况,“探索到这里,我们的消耗都很大,这个诡异场的危险程度远远高出预期,后面不知还会遇到怎样的诡异,以我们现在的状态,估计连对付背身鬼何修都很吃力,何况还有一只可以灭掉灵冥夫人的诡异藏在暗处,万一遇上,我们很可能被一锅端,所以我打算这次先到这里,我们得到的东西都很重要,需要先送回去,等我们调整好状态再进来,你们觉得呢?” 江·藏在暗处的诡异·肆:“……” 荆言风道:“我也正有此意,只要有江肆的引梦伞,我们随时都可以进来,没必要在状态不好的情况下勉强坚持。” 郁衡和荀杞也都点头,表示同意。 四人全都看向江肆,江肆除了点头别无他法,食命鬼在这里,江肆肯定还会再进来。 五人一致通过,肯定要带些东西回去,除了可能装着灵冥草种植和制作方法的小圆筒,灵纹剑肯定也要带回去,除了这两样,江肆想带些院外的灵冥草回去。 荆言风拍了拍木质房子,“这应该是制作封鬼箱的材料吧?江肆,引梦伞能带多少东西回去?” 江肆:“……” 江肆:“我没试过,这次可以试试看。” 荆言风的意图太明显了,他这是想把整个房子搬回去啊! 江肆看了眼百鬼木制成的房屋,直接搬回去的可能性不大,如果没有限制,他岂不是可以把整个灵矿都搬回去了? 荆言风想了想,“那先搬扇门回去。” 荆言风和郁衡忙着拆门,江肆、薄淮和荀杞出去挖灵冥草,由于不知是只要叶子还是连根也要,他们干脆连根也一起挖了。 灵冥草的叶子很大,为了不破坏叶子,一个人只能带两棵,他们挖了8棵灵冥草,外加一扇百鬼木门,如同来时的样子,他们手拉着手,最外的两人一人抬着一头百鬼木门,灵冥草被他们小心卷起插在背包里,他们就以这种样子回去了。 引梦伞出现在江肆的头顶,这次眼前景象变化的有点慢,比过来时慢了不少,果然会有重量限制,百鬼木很沉,一扇百鬼木门两个人抬都觉得吃力,让一把小小的引梦伞承担这个重量,也是为难一把伞了。 昏暗的视野突然变得明亮起来,他们回到了来时的金属房间,不过这里还在梦中,需要再回去一层,才能回到现实。 作者有话要说:抱歉,更新晚了。感谢在2021-11-09 13:25:41~2021-11-10 21:36: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人间理想“停停子”、梨加糖 2个;橙子、98小可奈、demeter、 shan 、悦、小鸭子、酷九岁、、小铃响叮当、季月二十三、不过如此!、肖白、27111444、舞梦琉璃、喵喵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墨珩 144瓶;rose 70瓶;林汐 44瓶;伤心的康纳迷妹官微因 41瓶;默默、ivy、可乐加盐、玄之又玄、秋栩、灸舟、心若向阳、喵~ 30瓶;古茴忧 29瓶;ri、我是蓝、汀缬、君君、霜晨月、我一直在坑底观望、吾乃民政局、肉肉、催更人,催更魂、黑曜石 20瓶;月亮是我啃弯的 16瓶;小六、pinko 15瓶;啵啵球、芜妋芜蔷、葡萄葡萄?、46019896、寒烟、鹤朝、云卿、桃花羞作无情死、琑了琑了!!、18248633、0-0、因为昵称被制裁、sherry、16608826、49307091 10瓶;回忆93、蝶绕寒枝自蹁跹、狐基在此地、煊沅、逢冬、決衍子、栗木六、沐轻风、19050548、泪痕ぁ墨雪、绵羊卷、大鱼吃小鱼 5瓶;crystal朗朗 3瓶;顾顾顾顾顾瑾言、寥寥星辰、砖头你要不要啊、虾龟一家爬、兴兴、22207049 2瓶;□□ile、星诗羽墨、夏日夕、肖可爱总是突然出现、蜜桃雪山、山崖边的草、霁祾今天等到钟离复刻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这个世界不对劲!〕〔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快穿】病娇修罗〕〔不装了,抱上厂长〕〔司少甜妻,宠定了〕〔我的姐姐是群扶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