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人三十〕〔张大夫,你大胆一〕〔仙尊归来〕〔穿越者纵横动漫世〕〔万相之王〕〔妖夫在上〕〔男人三十〕〔万古帝尊〕〔大夏文圣〕〔将军夫人惹不得〕〔摄政大明〕〔毒医狂妃:邪帝请〕〔盖世人王〕〔六道仙尊〕〔我的治愈系游戏〕〔每天都离现形更近〕〔自律的我简直无敌〕〔神权之上〕〔官路高升笔记〕〔人道大圣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大概率不是人了 第86章 第86章
    这就是一个连环局, 先让顾茂生联系江肆,以江肆不想让人知道的秘密为要挟,让他自投罗网, 如果能劝他加入死神会,后面的安排就用不上了,可江肆的态度非常坚决,顾茂生眼看着劝不动, 只能启动后面的安排:活的带不走, 死的也要带走。 如果是普通灵者或者镇鬼人,被这一炮-击中,估计已经没了, 别说灵纹炮了, 就是被灵纹枪-射中也可能没命,他们除了准备灵纹枪,还准备了灵纹炮, 江肆手中有防御灵纹的事估计也泄露出去了,不然不可能为他准备热武-器! 先用热-武器一举击溃他,如果失败就要借助青山公寓的天然优势,鬼域覆盖,强行引发青山公寓的所有诡异出现, 诡异辅以镇鬼人加上热-武器,手段层层叠加, 不信拿不下一个江肆。 如果真的只有江肆一个人过来, 被抓被杀的可能性不大,倒是可能强行使用诡体力量, 在原有诡异事件的基础上, 让事件波及更广, 难度更大。 袭击者能不能活下来江肆不知道,江肆知道自己肯定能活下来,至于诡异事件扩散会不会影响无辜的人,这一点他完全不敢保证,因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解锁比例到达80%的现在,会引发何种程度的诡异事件,最好的办法就是杜绝引发的可能,尽量不用诡体力量。 好在薄淮跟他一起来了,只要有薄淮在,基本没有需要他拼命的时候,在薄淮提出要藏在鬼棺跟来时,江肆诧异,鬼棺拒绝,试了一下鬼棺真的可以藏人后,容不得鬼棺拒绝,薄淮和白遇就这么一起跟来了,若非如此,顾茂生也不会真身出现! 黑暗中传来窸窸窣窣的爬行声,那只跳楼女鬼率先按捺不住爬过来了,还有吊死鬼、病死鬼、车祸鬼各种死法的鬼物纷纷出现。 青山公寓说好听点儿叫冥居,难听点儿就是坟场,这里本就闹诡异,加上没有鬼棺这样的吃货镇压,再有鬼域引动,能出现的鬼物都会立刻现身,完全不带客气的。 江肆冷漠脸,“我怀疑他们不仅想抓我去研究,还想在咱家地盘搞事情。” 薄淮轻拍他后背,“我去解决那些搞事情的人,这些鬼物交给你?” 江肆抬眸,“我想打爆顾茂生的狗头。” 薄淮安抚:“对付顾茂生没有难度,有宠灵盯着,那边交给白遇就行。” 白遇:“……” 我谢谢你,把最没难度的工作交给我。 白遇不想被强塞狗粮,先行离开,追着顾茂生离开的方向去了。 江肆:“好吧,鬼物和鬼域交给我,你去解决那些黑头套。” 顾茂生太狡猾,有白遇盯着江肆也能安心点儿,不然真怕他耍诈骗过宠灵。 薄淮勾起嘴角,“乖。” 薄淮说完,消失在原地。 江肆:“……” 江肆挠了挠发烧的耳朵和脸颊,眼前都是鬼棺弹出的对话框。 【鬼棺:爸爸,消灭鬼物的工作交给棺棺就行,不劳您动手!】 【鬼棺:爸爸,棺棺饿饿~~】 【鬼棺:爸爸,棺棺和奶奶都饿饿~】 江肆:“……” 江肆把鬼棺甩出来,“...你奶奶也需要吃诡异?” 鬼棺兴奋,原地蹦跶,棺盖咔咔作响。 【鬼棺:可以吃,吃了会变强。】 鬼棺像是想到了什么,又补充了一句。 【鬼棺:棺棺收进去的诡异,可以分一半给奶奶!】 鬼棺怀揣着小心思,奶奶基本不会主动攻击诡异,除非有不长眼的诡异想对奶奶下手,奶奶才会反击,如此佛系的奶奶,只要不让诡异凑到它面前,那么收进鬼棺的诡异就都是它鬼棺的! 江肆迟疑,“你收诡异进去,你奶奶不会很危险吗?” 【鬼棺:不会不会,我会保护奶奶哒~】 江肆对鬼棺的话充满怀疑,这家伙谁都敢吃,它还知道保护奶奶? 【鬼棺:我不敢不保护呀,奶奶出事,你不得拆了我?】 这倒是真话。 江肆点头同意,“行,去吃吧,别走远。” 鬼棺欢快的滑走,对一直跃跃欲试的跳楼女鬼就是一个棺口罩头! 江肆跟随鬼棺漫步在鬼域中,他用随身携带的小刀在左手掌心划了个小口,里面没有诡气溢散,反倒是外界鬼气像是受到吸引,正以最快速度向着江肆汇聚,黑色鬼气凝聚成长链,争前恐后的钻入江肆的左手伤口中。江肆在鬼域中行走,牵引着浓郁鬼气紧紧跟随,江肆像是这片鬼域的主人,他到哪儿,鬼气簇拥到哪儿。 隐藏在暗处掌控全场的真正鬼域主人昆特,能明显感觉到鬼域的鬼气在快速消耗,而且鬼气不受他控制,正在跟随别人移动!这简直不可思议!他拥有鬼域以来,还从没遇到过这样的事! 鬼域覆盖之下,所有一切都在昆特的掌握之中,以往每次出手,他用鬼域困住敌人,借用鬼域手段消耗敌人战力,并把敌人的所有信息传递给己方队员,他在鬼域可以随心所欲,向来无往不利,眼下情况他万万没有料到! 鬼域之下,昆特可以瞬间出现在任何地方,他要亲眼看看,鬼域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消耗的这么快! 两人甫一照面都是一愣,江肆愣神是因为眼前这人,居然不是黑衣黑头套,他露出真容了,标准的西方面孔,看起来只有三十出头的样子。 昆特愣神,是因为年轻人的左手掌心,正有一道伤口,他丢失的鬼气都像黑色缎带般拼命往他伤口里钻,年轻人似乎没有丝毫不适,反而很是悠闲惬意! 昆特非常警惕,……他到底是不是人?! 不等双方动手,鬼物吃到得意忘形的鬼棺,朝着昆特就盖了下去! 昆特的身影如同烟雾一般从原地消失,让偷袭的鬼棺扑了个空。 昆特出现在另一边,很快再次消失,前后左右不停变换,不让江肆和鬼棺捕捉到他的真实位置,鬼域中传出他的询问声:“你到底是不是人?!” 江肆原地不动,任凭那镇鬼人围着他打转,“单凭引梦伞就判定我不是人,是不是太武断了?我这个大好青年就这么被你们轻易驱逐出人类行列了吗?” 江肆用的自家语言,昆特大半没听懂,“伞”字却听懂了,他们过来的主要目的就是红伞,所以对伞字格外敏感。 昆特的身形滞了滞,...盯着江肆左手伤口,那里还在吸收他的鬼气,当着他的面吸收他的鬼气!这根本不能忍!继续这么下去,昆特很怀疑自己的鬼域会易主! 鬼气翻涌,昆特再次消失在鬼气中,附近传出拖沓的脚步声,十几只诡异正朝江肆包围而来,江肆拍了拍兴奋的鬼棺,“去吧,都是你的口粮。” 鬼棺犹如撒欢的狗子扑了上去,棺口大开,追着诡异满场跑。 江肆站在原地,不想在别人家的鬼域里玩捉迷藏游戏,这根本就是犯规,他可不想像鬼棺一样被戏耍,江肆决定以自己为中心,让那镇鬼人主动过来找他。 江肆咬着牙在原有的伤口上又补了一刀,让伤口变得更大,这样吸收鬼气速度更快,翻滚的鬼气疯狂灌入他的掌心伤口,鬼域内的鬼气浓度飞速变低! 昆特有点藏不住了,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江肆身后,一只长满老年斑的青黑枯手,利剑般笔直刺向江肆的后心! 江肆早有防备,左手向后,一把握住那只干枯鬼手! 江肆转身,“抓到你了……” 突然对上一张面皮松松垮垮长满老年斑的青黑老脸,江肆差点咬到舌头,一把扔开干枯鬼手,江肆迅速后退! 老年鬼立刻从眼前消失,江肆怔了下,原来不是抓错鬼了,那老年鬼就是鬼域主人!突然变成这副鬼样子,实在有点意想不到! 江肆很快意识到,这个人也是一位半鬼身镇鬼人,不然不会突然变成老年鬼! 面对半鬼身,江肆完全不敢小觑,加速对鬼域的吸收,鬼域范围正在飞快缩小,老年鬼再次出现在江肆身后,五指并拢,脏污发黑的长指甲刺向江肆—— 江肆再次抓住干枯鬼手,这次他没有再放开,而是利用掌心伤口,直接从老年鬼身上抽取鬼力值。他还从没对半鬼身动过手,借着这次机会,他想知道半鬼身和普通镇鬼人有什么不同! 事实证明,两者并没什么不同。 镇鬼人的鬼种失去鬼力值会回归初态,半鬼身的鬼种失去鬼力值一样会回归初态,相比起来可能半鬼身镇鬼人损失更大,因为他们好不容易跨进半鬼身门槛,经此一役,就算侥幸活命也别想留下半鬼身,一撸到底,从头再来! 昆特察觉到体内的鬼力值正在飞速减少,他想挣扎,却发现他的半鬼身完全被压制了,丝毫动弹不得,他意识到江肆在对他做的事,惊恐的大声叫骂! 这种能力顾茂生和他们说起过,顾茂生自己就是受益者,所以很能取信他们,这也是他们对江肆感兴趣的其中一点,能使鬼种回归初态,这对那些无法成为半鬼身的镇鬼人来说,无疑是救命圣光! 可是他不需要!他已经是半鬼身了,他好不容易成为半鬼身,不能回归初态,再来一次,他还能不能成为半鬼身都是未知,所以他格外恐惧! 任他如何叫骂,也无法阻止江肆抽走他的鬼力值! 江肆亲眼看着昆特从皮肤松垮垮逐渐变得皮肤紧致,再从老年鬼逐渐变成年轻人,最后完全回归人类形态,周遭鬼域已经完全消失了,回归初态的鬼种完全无法支撑鬼域的开启…… “砰砰砰砰!” 一连串的枪-声响起,江肆身上有防御灵纹保护,毫发无...伤,没有保护的昆特已经被射成筛子! 江肆连连后退,看着昆特倒在地上,双目圆睁,死不瞑目! 江肆:“……” 江肆看着从一处单元楼里冲出来一个同样没有黑头套的人,他手中抱着灵纹枪,刚刚应该躲得较远,这才没有被薄淮废了灵纹弹。 那人一边开枪一边大喊,“昆特!你他妈在叫骂什么?你的鬼域呢?!” 江肆完全被护在防御灵纹后面,虽然知道只要有防御灵纹,这些灵纹弹就伤不到他,但看到子-弹射过来江肆还是本能后退,他看到疯狂开-枪的那人边喊“昆特”边朝地上的人靠近。那人站到昆特身边,紧张大喊,“昆特起来!别装死!” 被射成筛子的昆特一动不动,那人用脚踢了踢昆特的肩膀,“快点!那个灵者要杀来了!” 江肆犹豫半晌,用塑料米坚语好心提醒他,“那个……他已经被你……打死了。” 那人一愣,枪-口瞄准江肆,飞快瞥了地上的昆特一眼,见他双目圆睁,身上几个弹孔,地上满是鲜血…… 那人根本不信,又用脚踢了踢昆特,“你他妈别装了快起来!你不是半鬼身吗?我知道你不会死才会开-枪,快站起来!” 江肆:“……” 不好意思,他的半鬼身已经没了。 死透的昆特没有站起来,倒是他体内的鬼物站起来了! 干枯的青黑鬼手撕破昆特的胸腔,虚弱到只剩虚影的老年鬼从昆特的身体里爬出来,一把抓住持-枪男人的腿,苍老虚影很快隐没进男人的身体。 男人大叫一声抽搐倒地,两眼翻白,在地上打滚,先是胸腔爆出一团血雾,接着是脑袋,一个大活人眨眼变得粉碎,两只鬼物从男人的血肉中爬出来,老年鬼虚影凝实了不少,男人自身的鬼种是一颗人头,从血肉中滚出来之后,迅速朝着远处遁逃! 诡丝飞射出去,射穿鬼头,彻底将之抽干! 江肆全程屏住呼吸,亲眼目睹如此血腥的场面,他感到有点不适。 不管诡异如何的面目全非,惨不忍睹,江肆都清楚那是诡异不是人,他可以毫不手软的干掉它们,可他还是第一次亲眼看见两只鬼种钻进一个人的身体,以这种方式撑爆人体,再从血肉中爬出来,过程太过血腥和恐怖。 诡丝缠住想要逃跑的老年鬼,这老东西不能杀,它的鬼域还在,只要重新成长起来鬼域还能用,这是一只品质很好的鬼种,不能浪费了。 江肆缠住老年鬼拖过来,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封鬼箱,把老年鬼塞进去,封盖装好,带回去给薄淮兑换贡献值。 鬼域消失,青山公寓的光线并没变得明亮,这里聚集的诡异太多了,每只鬼物身上都在散发鬼气,鬼气凝结,让整个青山公寓都变得鬼气森森,不过比鬼域可见度高多了。 江肆跟着鬼棺继续往前,收割着一只只鬼物。 另一边,逃跑的顾茂生被冲在最前的天狼跃起扑倒,黑色鬼发缠向天狼,天狼敏捷跳开,锋利的爪子灵光一闪,缠过来的鬼发从中断开! 紧随其后的花椒和一点红追上来,三只宠灵把顾茂生团团围住,顾...茂生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挣扎着往前跑,花椒一口咬在他的小腿上,顾茂生吃痛却一声不吭,腿上拖着一只狗,还在往前跑,一点红扑上去,蹲在顾茂生肩膀上就是一顿按头啄,顾茂生头破血流还在挣扎往前。 等白遇赶到,就看到顾茂生满头满脸都是血,他肩膀上蹲着一只梵天鸡,腿上挂着一只柯基,天狼什么也没做,一脸冷漠的跟着他走,确保这个人不会逃走。 白遇跑到近前,瞬间被三只宠灵盯住,白遇脚下顿住,他试探着靠近一步,翻眼看人的花椒立刻发出不满的哼声,白遇明白了,这三只是不想他抢了功劳。 白遇只好后退,“顾茂生,别再挣扎了,这次你无论如何也逃不了!” 顾茂生不说话,也不看他,紧咬牙关还在往前走,地上都是他低落的血迹,天狼跟着走了一段,忽然跳起,踩在他的后背,把人再次踹趴在地,花椒和一点红立刻转移位置,全都跳到顾茂生的背上,压着他,不许他站起来。 顾茂生目光执着,站不起来他就往前爬,他身上压着两只宠灵,还在奋力往前爬动。 白遇:“……” 白遇手心冒汗,江肆的这三只宠灵有点可怕。 花椒对他还能动表示很不满,上蹿下跳在他身上蹦迪,可它重量有限,根本影响不了顾茂生的行动,在花椒准备多咬几口,彻底把人咬废的时候,密集鬼发突然撒开,冲开三只宠灵和白遇,顾茂生爬起来就往前跑! 没有跑出多远,再次被天狼扑倒在地,这次顾茂生没有再爬起来,他的鬼发肆意生长,挥舞着不让宠灵靠近,顾茂生嘶声大喊: “江肆!你的所有秘密我都告诉了死神会!今日你不死,日后也别想有安宁日子!不止死神会,米坚国的其他组织也都知道你的存在,你在境外已经成了一块肥肉!你如果恨我就亲自来杀我!死在宠灵手中不算你的本事!” “江肆!不管你是灵者还是诡异,我只问你敢不敢杀人?!我就在这里等着你来杀!你敢不敢?!” “江肆——!!!” 摩擦声由远及近,鬼棺贴着地面往前滑行,江肆不紧不慢的跟在鬼棺后面,一人一棺出现在顾茂生的视野中。 江肆:“杀你根本不需要我动手,也不需要宠灵,鬼棺和你的仇还没清算呢。” 江肆按住想要扑过去报仇的鬼棺,他看向满脸是血的顾茂生,“走到这一步,你后悔吗?” 顾茂生眼中有片刻的恍惚,喃喃道:“我有后悔的时间吗?走到这一步,我只是想活着,不想妻子失去丈夫,不想女儿失去父亲,我只是想活着而已!就是这么简单的事!你们给我留活路了吗?!我做这一切都是你们逼我的!都是你们逼我!!!” 江肆明白了,他不后悔,也不认为自己有错,江肆放开手。 看着鬼棺飞过来,顾茂生笑了,他大喊:“我答应你们的事已经做到!你们答应我的事也必须做到!敢伤害她们,我顾茂生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顾茂生把一直攥在手中的一块灵矿狠狠砸在地上! 白色灵光贴地蔓延,一个复杂灵纹顷刻形成,江肆、白遇、鬼棺和三只宠灵正在灵纹正中! 浓郁的鬼气冲天而起,强大的...诡压瞬间压爆顾茂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这个世界不对劲!〕〔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快穿】病娇修罗〕〔不装了,抱上厂长〕〔司少甜妻,宠定了〕〔我的姐姐是群扶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