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权之上〕〔裂天空骑〕〔仙穹彼岸〕〔最强兵王混花都〕〔婚期365天〕〔试婚365天:霍先生〕〔婚约已至总裁求娶〕〔特拉福买家俱乐部〕〔桃源俏美妇〕〔我的师父什么都懂〕〔樱花之国上的世界〕〔虎夫〕〔从今天起当首富〕〔出笼记〕〔神霄之上〕〔蝉动〕〔半仙〕〔都市风云〕〔都市沉浮〕〔洪荒:我食铁兽,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大概率不是人了 第91章 第91章
    路元鸣接到电话的时候, 他还在外面没回去,听到江肆问引起交通事故的诡异有没有解决,路元鸣先是一愣, 随后反应过来,江肆可能想要插手这件事, 毕竟那只诡异搞事情的地点距离江肆的小区很近, 一个弄不好, 那诡异就可能去关顾江肆家的小区。 路元鸣道:“还没解决, 我们正在追踪那只诡异。” 这只诡异对制造交通事故非常执着, 向前路的交通事故已经是青市的第三起了, 根据事故幸存者描述,他们就是在正常开车, 正常等红灯, 到了绿灯正常行驶, 驶向十字路口时, 前面的几辆车就跟中了降头一样,拿油门当刹车踩, 轰鸣着往前冲,却在十字路口和三方来车相撞! 以那不要命的车速, 碰撞的瞬间人和车就都没了, 侥幸存活的人都是跟在后面的车辆,他们被车祸波及, 却保住了一条命。 经过诡管局的分析组调查, 事故发生的时候, 四个方向看到的都是绿灯, 所以他们才会行驶, 他们在启动车子的时候, 并没看见左右方向有车子行驶,是在十字路口碰撞发生后,后面的车辆才猛地发现四个方向都在行驶,后面的车辆紧急刹车,侥幸保住性命,四个方向的前面三辆车基本都没了。 诡管局分析组给出了两个答案,诡异事件发生时,红绿灯被影响,应该真的变成了绿灯,除此之外还有诡异迷惑,不然不会看不见左右来车和在十字路口飙车速,如果是一、两个飙车还能认为是个人行为,可四个方向的驾驶员一起这么做,只能是被诡异迷惑了。 车祸发生之后,红绿灯就变得正常了,后面的车辆都惊出一身冷汗,立刻就有人报警了,等路元鸣赶到现场,那诡异早不知消失去了哪里。 路元鸣把现有信息全部告诉江肆,“你现在在哪儿?你要出手吗?” 江肆牵着四只一边往前走一边讲电话,沿路吸引了无数路人视线。 江肆:“你们都找不到,我也未必能找到,随缘吧,我在遛狗。” 路元鸣:“……” 路元鸣以为自己听错了,“遛……狗?” 江肆根本没有狗,他只有宠灵! 江肆:“嗯。我今天刚发现,宠灵也需要遛,你没事也别一直关着战斗鸡,多放出来让它跑跑,可以保持心情愉悦,幸福指数更高。” 路元鸣:“……” 路元鸣一脸怀疑人生的挂断电话,然后放出了自己的战斗鸡。 一起行动的后勤组立刻警惕起来,“那诡异在这附近吗?” 路元鸣摇头,“不用紧张,目前没有发现诡异踪迹。” 后勤组:“???” 没发现诡异你放出宠灵干什么?之前不都是遇到诡异才放出梵天鸡的吗? 路元鸣一脸空白,“我兄弟在遛宠灵,让我也放出来遛遛,可以提高宠灵的幸福指数。” 后勤组:“……” 江肆牵着四只一路往前,后面几个人不远不近的跟着,他们都是薄淮派来暗中保护江肆的,他们得到的消息是,江肆很宅,只要回家基本不会出门,结果保护的第一天,就看到他下楼遛狗了。 起初一人四宠相处௚...0;还挺和谐,半小时后,花椒第一个败下阵来,它跑累了,扒着江肆的腿求抱抱,江肆黑着脸,他这个从不锻炼的运动废柴,这会儿也很累啊! 江肆:“不抱,累了就回灵冥草休息。” 花椒委屈的哼哼唧唧,抱腿不撒爪,它不想回灵冥草,想让江肆抱着走。 江肆冷酷无情,拖着腿部挂件往前走,坚决不抱。 花椒使出杀手锏,挡在江肆身前,直立而起,张开两条小短腿,口中嗷呜嗷呜,听那语调特别像“抱我抱我”,引来围观路人一阵哄笑。 江肆:“……” 江肆磨牙,成年柯基也是一只小秤砣,如果抱着它,江肆很快就会被前面的三只丢下。 看到威武高大的一点红,江肆眸光一闪,给花椒出主意,“这样,你问问鸡哥愿不愿意载你一程。” 花椒呆了呆,扭头看了看一点红高大雪白的身体,想到自己可以蹲在一点红的背上,居高临下的蔑视天狼和巴克,花椒觉得这主意超赞! 花椒跑到鸡哥面前嗷呜嗷呜,被鸡哥一爪子蹬了出去,花椒在地上翻了个跟头,一瘸一拐的跑回来告状,继续抱着江肆的腿撒娇。 江肆:“……” 眼见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江肆捞起地上的花椒,花椒得意的浑身都在扭动,看吧看吧,江江还是最宠我,你们这些后来者都要靠边站! 江肆走到一点红面前,和它商量,“花椒这周的口粮分你一半,你愿意载它一程吗?” 江肆说的口粮可不是猫粮狗粮,而是灵子团! 花椒整只狗都震惊了,不敢相信的看着江肆。 一点红欣然同意,可花椒不同意! 江肆想把它放在一点红背上,花椒死死抱住江肆手臂不撒爪,口中嗷呜声不断。江肆不惯它这毛病,“现在反悔也没用,你的口粮肯定要分一半给鸡哥。” 花椒看出江肆不是在开玩笑,好狗不吃眼前亏,既然一半的口粮已经没了,那它一定要好好享受,绝对不让自己吃亏! 花椒乖乖蹲坐到鸡哥背上,它需要用出灵光固定住两条后腿,才不至于从鸡哥背上摔下去,鸡哥的好处已经拿了,可不管花椒会不会摔下来,鸡哥跑起来六亲不认! 现在正是下班高峰期,不少人看见一只巨型鸡驮着一只柯基,在人行道上撒丫子狂奔,巨型鸡身边还跟着两只狗,一只冷酷霸气的杜宾和一只米白色的温暖小可爱拉布拉多,它们脖子上有牵引绳,没让主人牵着,它们自己叼在嘴里一路小跑着往前,后面跟着一个样貌出众的男生,也在跟着跑。 这样的组合太过吸引目光,路人纷纷拿出手机拍照、摄像,江肆只恨出来时忘戴帽子和口罩,只能硬着头皮被拍。 江肆快要累死了,真的跑不动了,冲在最前头的巴克终于停下来了,它在地上一通闻,然后蹲坐在路边不动了,一双眼睛盯着前方不远处的红绿灯。 江肆撑着膝盖呼呼喘气,等绿灯的行人看到这一人四宠,又按捺不住蠢蠢欲动的手指了,已经有人拿出手机来偷拍这一人四宠。 江肆的这口气还没喘匀,突然听到巴克汪汪两声,已经如同离弦之箭冲了出去,目标正是十字路口的...红绿灯下方! “哎狗拉好,它跑了!” “车车车!那狗不要命了吗?!” “那是谁的狗?这么不负责!” “那、那是什么……” “卧槽卧槽!诡异……那是诡异啊!” “……” 原本还在斥责狗主人不负责的路人,这会儿全都炸开锅了,因为巴克在避开几辆行驶的车后,直扑红绿灯下,原本空无一物的地方,突然出现一团黑气,一个皮开肉绽腐坏严重的小孩被从黑气中推了出来! 那小孩在地上滚了好几圈,然后笔直而起,周身鬼气涌动就要消失,巴克再次扑上去,又把藏在鬼气中的小孩推了出去! 小孩愤怒了,瞬间出现在巴克身边,青黑的小手抓向巴克的脖子,巴克不知是不是嫌弃小孩又脏又臭,就跟踩了尾巴一样一蹦三尺高,不让小孩靠近它。 小孩再次出现在巴克身边,目标始终是巴克的脖子,巴克被惹急了,不跑不跳,直立而起,用两只前爪和小孩近身肉搏! 巴克直立起身,个头比小孩还高,小孩青黑色的小手每次抓向巴克的脖子,都会被一爪子拍开,一狗一小孩正面互殴。 小孩周身又开始出现鬼气,想要带着小孩隐身离开,巴克周身爆发出灵光,净化掉这团鬼气! 所有行人和车辆都停下了,他们全都目瞪口呆看着红绿灯下的搏斗,原本以为是一只狗发现了诡异,别人家的狗狗超级勇敢,连诡异都敢拼一拼,羡慕!结果告诉他们,别人家的狗狗根本不是普通的狗狗,看那浑身冒光的样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那是一只宠灵啊!这就更羡慕了! 距离红绿灯最近的一辆车,驾驶员已经吓懵了,他浑身抖如筛糠,想要拉开车门逃走,按了几次都没能把安全带解开,他离得太近了,近到那诡异小孩腐烂的伤口在流着黑水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他太害怕太恐惧了,以至于身体完全失控,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瞪大眼睛看着前方的厮杀! 巴克一爪子拍过去,诡异小孩“砰”一声撞在最前方的车头上,巴克追过去,一狗一诡异就贴着人家车头打架,车上的驾驶员瞪着一双眼睛,吸气吸气再吸气,嘎嘣吓晕了! 站在人行道上的江肆满脸黑线,他很想问问巴克,你贴着人家车头打架,考虑过车上人是什么感受吗? 车上的人没有感受,因为他已经吓晕了。 诡异小孩被巴克骑在身下一通暴击,犹豫半晌,才一口咬住诡异小孩的脖子,叼着小孩一路拖向江肆。 和江肆站在一起的行人,眼看着那宠灵叼着一只诡异小孩过来了,全都吓得四散奔逃,只留江肆和两狗一鸡待在原地。 巴克叼着诡异小孩站在江肆面前,没有松口,喉咙里传来呜呜声,眼巴巴的看着江肆。 江肆伸手摸了下巴克的脑袋,表扬它,“巴克很棒!你做得很好!” 巴克的大尾巴按捺不住的左右摆动,显然心情很好。 江肆见诡异小孩还在挣扎,他挑了一处还算完好的地方,手指点了一下。 【尸鬼淘淘,诡异值:2500,红绿灯很好玩,想让它变成什么颜色就能变成什么颜色,车速提起来,不要停,...大家一起玩呀。】 江肆:“……” 江肆对这么个小不点尸鬼有点束手无策,尸鬼有实体,不能直接当成鬼气吸收掉,封鬼箱有点小了,也装不下这东西,江肆记得薄淮封存两只尸鬼,都是用灵骨…… 想到薄淮,江肆心中一暖,摸出手机想给薄淮打电话,问他手中还有没有灵骨了,按下号码的前一刻,手指一抬,按通了路元鸣的号码。 薄淮很忙,他现在可能在开会也可能在执行任务,江肆不想打扰他,那就只能打扰路元鸣了。 电话刚被接通,江肆就道:“手中有灵骨吗?带一根过来,我在遛狗途中,狗狗抓到一只正准备玩红绿灯的小孩尸鬼,我现在没法处理它。” 路元鸣怔愣半晌才草了一声,问了具体位置,急忙带着人往这边赶。 他们距离这个红绿灯不远,已经在外面转了一下午,只想抓到这只操控红绿灯的诡异,没想到他们到处找找不到,江肆随便出来遛狗都能给碰见,这到底是什么运气?! 这当然不是运气,全靠巴克的追踪技能太强,跟着味道一路追到了这边,这只小诡异也算倒霉,巴爷作为一只有责任有担当的军犬,敢在巴爷眼皮子底下作案,不是找死是什么?路元鸣带着后勤组急匆匆赶过来,远远就看见一只拉布拉多叼着一只小孩诡异,路元鸣来不及多问,从后勤组手中接过一根灵骨,那灵骨上端用一块布包着,路元鸣握在那块布上,没有直接触碰灵骨,他把灵骨插进诡异小孩的胸口,诡异小孩彻底不动了。 巴克把诡异小孩丢在地上,一连串的甩头吐舌头,不停用爪子扒拉自己的嘴巴,被臭得怀疑狗生。 江肆:“……” 江肆在口袋里摸了一圈,什么也没摸到,问后勤组,“谁有湿纸巾?借用一下。” 后勤组面面相觑,一群大老爷们没人有这么细腻的心思。 围观人群中走出一个小姐姐,“那个……是要湿纸巾吗?” 江肆回头,小姐姐距离老远给他扔来一包,江肆接住,冲她笑了一下,小姐姐被晃了眼。 江肆抽出湿纸巾给巴克擦嘴巴擦舌头和牙齿,边擦边念叨,“要谢谢小姐姐救你狗命。” 终于料理好巴克,巴克感觉好多了,这才不急不慢的走向出手相助的小姐姐,仰头看着她。 小姐姐:“???” 江肆帮忙翻译,“巴克在感谢你,可以给你摸一下。” 小姐姐惊喜,赶忙蹲下-身,伸手摸了摸巴克,毛毛好软好滑,肌肉好紧实! 小姐姐激动道:“这、这真的是宠灵吗?我我我我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宠灵!我还摸到了!” 江肆被小姐姐的激动感染,跟着笑起来,“是宠灵,巴克很厉害。” 小姐姐不好意思道:“我、我能和巴克合个影吗?想发朋友圈炫耀一下。” 江肆问巴克,“可以吗?” 巴克站起身,抖了抖身上的毛毛,走到小姐姐身边蹲坐好,已经摆好了拍照姿势。 江肆失笑,“可以,巴克已经准备好了。” 小姐姐已经被巴克萌翻了,立刻拿出手机,为了效果更好,巴克还现场放了个光,证明自己就是一只货真价实的宠灵。 小姐姐太开心了,抱着手机站到边上,不影响他们工作。 后勤组已经拿出白布把尸鬼小孩包裹住,准备带回去,尸鬼是好东西,尸鬼血是制作封鬼箱&#...30340;材料之一,他们必须好好处理。 路元鸣:“我会上报,把这个任务的贡献值给你。” 江肆:“不用,我没做什么,都是巴克的功劳,我替你奖励它两团灵子就行,贡献值你自己留着,我们都用不到。” 路元鸣拍了拍江肆肩膀,没有推辞,约好有空再见,带着后勤组和尸鬼小孩先离开了。 那位被吓晕的仁兄已经被后勤人员从车里弄出来,叫了救护车。 十字路口恢复通行,江肆带着四只原路返回。 之后的两天,江肆都是上午画四品宠灵,剩下的一点儿灵值,江肆会清一清学校积压的单子,那些单子需要的灵值不高,一下午能画出两、三幅,傍晚就带着宠灵出去溜达。 期间薄淮给江肆来过电话,江肆这才知道薄淮回了龙市,可能要在龙市待几天,忙完就回来,江肆心中有点失落,想到薄淮过几天就回来,他又满血复活,琢磨等薄淮回来,他要怎么试探。 第三天的傍晚,江肆穿戴整齐准备出门,六只崽已经在门口排排坐,等着出门放风了。 除了第一天出门忘了戴帽子和口罩,之后江肆都会把自己包个严实,只露两只眼睛才出门。 江肆打开门,正好和准备敲门的牧为正面对上,牧为腰间别着一把柴刀,这是他在缠尸线被毁以后新兑换的鬼器,从鬼老太手中得到的这把柴刀,明显比缠尸线更好用。 江肆没想到牧为会过来,“牧队,好久不见。” 牧为打量他之后,视线落在门口的六只身上,德牧、杜宾、罗威纳、拉布拉多、柯基和梵天鸡,品种够全,每一只都和真实宠物没两样。 牧为:“要出去?” 江肆:“遛狗。” 牧为道:“可能要耽误你遛狗时间了,有起诡异事件需要你配合一下。” 江肆:“……” 江肆:“你这语气让我觉得我可能犯了大案。” 牧为点头,“确实和你有关,目前为止卷进去的人数已经高达一千多人,人数还在不断增加。” 江肆:“……” 江肆让开门,让牧为进屋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龙宸〕〔玄幻:授徒万倍返〕〔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这个世界不对劲!〕〔【快穿】病娇修罗〕〔大叔,你暗恋的小〕〔我的姐姐是群扶弟〕〔司少甜妻,宠定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