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嘉平关纪事〕〔神降天劫生〕〔天神封名录〕〔重生曼哈顿1978〕〔男人三十〕〔张大夫,你大胆一〕〔仙尊归来〕〔穿越者纵横动漫世〕〔万相之王〕〔妖夫在上〕〔男人三十〕〔万古帝尊〕〔大夏文圣〕〔将军夫人惹不得〕〔摄政大明〕〔毒医狂妃:邪帝请〕〔盖世人王〕〔六道仙尊〕〔我的治愈系游戏〕〔每天都离现形更近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大概率不是人了 第106章 第106章
    薄淮带着江肆从金属屋下来,金属屋门敞开,里面没有诡气飘出。 唐副局等人亲自上去看了一眼,一直灌诡气的黑洞真的消失了,他们看江肆的眼神都不对了,一直听说江肆有这个能力,如今亲眼所见,唐副局只想劝他保护好自己,千万别再去冒险了,他的安危真的太重要了。 奥兰诡异场的所有情况都没来得及汇报,有哪些收获上面也不知情,眼下最重要的就是修补诡气黑洞,这边的诡气黑洞刚修补完,直升机已经待命,要送江肆和薄淮前往另外三处诡气黑洞。 唐副局可能也觉得孩子刚从那么危险的诡异场回来,连休息时间也没有,紧赶慢赶的修补诡气黑洞,很过意不去,可是诡气黑洞晚一刻关闭,外界就会有更多的诡异事件发生,就会有更多人卷入其中,诡异害人可没什么底线。 “小江啊,你辛苦一下,先把诡气黑洞的事解决了再好好休息,这事儿很紧急,最近诡异事件出现频率逐步升高,遇害人数也在提高,我们着急也没办法,只能这样暂时困住诡气,可拦不住诡气四处泄露,还得麻烦你出手才行。” 江肆其实觉得还好,没感觉如何累,外界虽然过去好几天了,但在诡异场他们只感觉过去了几个小时,最辛苦的是乘车乘飞机四处赶路,但情况紧急,他能理解。 江肆道:“最新版的仿制灵纸灵笔多给我准备一点儿,我那一盒用完了。” 唐副局没想到这种时候江肆还想着灵纸灵笔,失笑道:“没问题,你想要多少直接开口,总局会免费提供给你。” 江肆很满意,这样他也不觉得辛苦了。 唐副局一行人没再继续跟着江肆和薄淮,他们把两人送上直升机,就回了总部,江肆和薄淮前往第二处诡气黑洞地点。 第二处的位置是在一个封闭仓库里,诡气黑洞应该出现在夜间,经过一夜灌入,仓库外面泄露的诡气不算多,但仓库内却成了重灾区,仓库管理员去仓库取货,门一打开,漆黑诡气就灌了出来,管理员当场失去神智,变成活尸。 仓库大门一直敞开,直到诡管局监测到这边诡气值异常,才发现这里出现了诡气黑洞,立刻封锁仓库,净化周边,在这个过程中,诡气扩散了不少,因为仓库就在城市内,所以最近城内的诡异事件出现频繁,仓库附近的居民也受到了诡气影响。 江肆和薄淮赶到红市,红市诡管局人员已经等在了仓库外面,他们接到上面的消息,知道处理诡气黑洞的人过来了。 江肆看到白遇也在,有点意外,他有段时间没见到白遇了,上次追踪顾茂生误入招鬼灵纹,白遇身受重伤,之后江肆就再没见过他,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 白遇走过来,递给江肆一个袋子,袋子里是一件崭新的黑斗篷。 薄淮下了飞机,抽空联系了白遇,白遇一直留在青市养伤,如今伤势已经痊愈,红市距离青市不远,薄淮让他先到红市来,他和江肆很快就到,在白遇来之前,薄淮特意让他去一趟城外基地,带上这件黑斗篷。 江肆的黑斗篷在和那只神秘级战斗时,烧得破破烂烂,回来后一直忙碌,连换件斗篷的时间也没有,薄淮这才让白遇直接带过来。 如今各地诡管局没人不认识薄淮薄长官,这位如今就是老局长之下的第一人,有薄长官在,他们什么也不用担心。他们很好奇薄长官身边的黑袍人是谁,他们原本以为黑袍人是薄长官的助手,可越看越觉得不对,从薄长官的种种表现来看,是他一直跟在黑袍人身边。 诡管局的人伸着脖子张望,想趁着黑袍人换斗篷的时候看一眼,结果黑斗篷的确是换了,他们却依旧没看见那人是谁,谁能想到黑斗篷之下还有黑头套啊!抢-劫犯都没他遮得严实! 江肆的身份和能力只有诡管局高层知晓,之前江肆在网络上留下的种种痕迹,都借着上次的机会清理干净了,网上再搜不到有关江肆的内容。 有白遇在,薄淮可以少操心很多事,他只要专心任务,其他事都交给白遇就行,白遇跟着他很多年,实力的确有限,但他的工作能力没得说。 薄淮开启灵域,带着江肆进了仓库,仓库门一关一合,没有一丝诡气飘散出来。 仓库内诡气浓度很高,可见度很低,黑暗中隐隐有白光闪烁,镇守这边的两名灵者正在净化诡气,看到薄长官过来,出声打招呼,手下工作却没停。 “不用净化了,你们先出去。”江肆虽然没有明确说过他的诡异能力是怎么回事,但薄淮能看得出来,他比较需要诡气。 两人停手,转身要走,又被薄淮叫住了,“拓印灵纹给我一份。” 两名灵者愣了下,一人送出手中的灵矿,净化灵纹就拓印在上面,薄淮用灵域送他们出去。 直到两人离开,江肆才开口,“你想用拓印灵纹反推母纹?” 薄淮意外,“怎么想到反推母纹的?” 江肆:“看到灵纹光芒突然想到的,拓印灵纹的纹路都很模糊,但有完整的能量走向,这比自创灵纹简单多了,只要把模糊的能量走向变得清晰明了,那不就是母纹了吗?” 如果真能反推出母纹,那他们就能拥有净化灵纹母纹和法灵母纹了,去诡异场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寻找法灵母纹,他们一直没遇到,倒是灵源带回来不少,想要的灵纹没找到,却找到了三种其他灵纹,收获颇丰,再能反推出法灵母纹,那就更完美了!薄淮道:“这个方法早在几年前就有人提出来,法灵母纹很重要,但拓印权的价格却逐年升高,我们就想试着自己凝聚反推,那时候高等灵者都尝试过,却都失败了。我们能找到的最大失败原因就是灵值不够,想要恢复每一条纹路的走向需要很多灵量,一个人的灵量根本不够,多人合成更是不行,母纹之中除了灵量似乎还有一点其他东西,以前我不明白,在这几次的分离母纹中,我逐渐摸索出了一些东西,可以尝试一下。” 江肆肯定道:“应该没问题,你肯定能行。” 薄淮笑了,“这么相信我?” 江肆点头,“那必须相信,你是纯灵体灵者,只要你想,就肯定能做到!” 江肆的自信来自对话框给他的底气,对话框都说了,灵者想也不敢想的事,纯净灵体都能做到,大多数时候,对话框还是很靠谱的。 “好,我努力努力。”单凭江肆对他的信任,他都要成功。 江肆首先吸收了仓库里的浓郁诡气,这才看见诡气黑洞在哪里,界域之膜出现在他手中,在靠近诡气黑洞的时候,界域之膜自动变形,变成界域之洞的形状,这样才能严丝合缝的修补上去。 用过这么多次界域之膜,江肆至今都没弄明白界域之膜的出现方式,好像只要见到界域之洞,他想要修补,界域之膜就会出现在手中,就好像这东西一直藏在他身体里一样,可江肆丝毫没觉得身体有什么异样。 江肆看着界域之洞消失,转身要走,视线忽然停在靠近仓库墙角的位置,他拿出手机,打开照明仔细看了一下,果然是一处透明的界域之膜! 江肆拿着手机在仓库里走了一圈,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 薄淮看着江肆伫立在仓库里不动,知道他肯定有所发现,“看到了什么?” 江肆沉默了半晌,才道:“我觉得情况似乎有点不对,这个仓库里还有三处变成半透明的界域之膜,这要是破了就是三处诡气黑洞,全都聚在这里,是不是有点太密集了?” 突然大规模出现诡气黑洞,情况本就很反常,已经出现的黑洞可以被看到,那些即将出现的别人却看不到,江肆只在这个仓库就发现了三处,别处还不知道有多少。 薄淮有种强烈的危机感,他拿出卫星电话给唐副局打过去,唐副局很快接通,薄淮把红市的发现汇报给他,并提出尽快做好灾前应对准备,不止是大朝国,其他国家估计也是同样情况,他会和江肆尽快确定另外两处的情况,总局最好抓紧时间做好部署。 结束通话,薄淮着急前往另外两处,却被江肆拉住了,“你来试一下。” 江肆抓着薄淮的手,触碰上透明的界域之膜,薄淮的手指穿透而过,依旧触碰不到,对话框也没有任何提示,江肆对这个结果已经有了准备,当初薄淮的灵子团触碰不到界域之膜,手碰到的几率更小,不亲自试一下他不会死心,现在看来,哪怕是界域之膜也不是随便可以吸收。 江肆不再耽搁时间,自己把手按在了透明薄膜上,岌岌可危的薄膜开始反向增厚,直至彻底消失不见,这一幕江肆在和尼特罗抢界域之膜的时候也出现过,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他的手上像是真的存在某种力量,可以把即将破损的界域之膜恢复正常。 江肆把三处界域之膜恢复成原样,这才跟着薄淮离开。 白遇等在仓库外,见他们出来,低声和他们说了些红市的情况。 因为诡气泄露,住在仓库附近的居民不少人受到影响,他们都被送进了医院,有的人吸收诡气太多,诡管局已经判定他们是活尸,可家属坚持认为亲人还有救,不许诡管局的人碰他们,当初青市也出现过这样的情况,绝大部分的人都救回来了,他们肯定也还有救。 红市诡管局的人想请薄淮过去看看,那些人还能不能救了,确定不能救就可以着手处理了,那些人外表已经完全不像人了,也没有自主意识,倒是有攻击人的本能,现在他们都被捆在医院的病床上,只等一个最终结果。 薄淮现在急着离开,可他不能无视人命,“带路。” 两人又跟着诡管局的人去了趟医院,红市医院单独分了一层出来安置这些病人,病人家属都守在长廊上,病房里传出的动静不小。 家属们一看到诡管局的人来了,全都围了上来。 “能救我爸爸的灵者来了吗?” “我们已经等了好几天了,诡管局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救救我孩子?!” “都别吵!几位长官,我只想知道我爱人到底还有没有救了?看着她这样我真是……”说话的男人声音哽咽,他身后的病房里传来病床的晃动声。 江肆走到门口,从可视窗往里看了一眼,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正被捆绑在病床上,捆绑带几乎把女人缠成了粽子,女人一次次想起身,都被捆绑带困住,她像是不知道自己被捆住,一直试图坐起来,带着病床一直在晃动。 女人肤色青黑,面部肿胀,两边脸都已经涨开了,正向外流着黑水,她的枕头脏污不堪,上面沾着脸颊上的青黑色腐肉,黑红黄什么颜色都有,女人腐烂的非常严重。 江肆不用进去,只看一眼就知道结果,“没救了。”男人当场哭出声,他其实已经意识到了,看着妻子一天天腐烂,他已经猜到可能没救了,可他还是抱着一丝希望,此刻终于听到了最终判决,他还是忍不住痛哭。 江肆从每一间病房门口经过,在过来的时候他就知道可能不会有活口,如果是鬼气,耽搁几天说不定还能救回来,可他们吸入的是诡气,过去这么久,存活的可能性太小了。 果然,江肆走完一整层,没有一个人能救,江肆对薄淮摇头,都没救了,就别浪费时间了。 薄淮看了白遇一眼,带着江肆先行离开,白遇留下来处理这件事。 江肆和薄淮在车上等了一会儿,白遇很快下来,楼上传来嚎哭声,他们没有耽搁,立刻赶往下一处诡气黑洞处。 江肆在之后的诡气黑洞附近,也发现了透明薄膜,把这些薄膜都加起来,总共有十几处,数量多到骇人! 处理完最后两处,三个人又返回龙市,龙市郊外的那处黑洞,处理完后他们就离开了,江肆没有检查过附近有没有已经出现的界域之膜,所以还要再去一趟。 白遇开车,带着江肆和薄淮在郊外转了一圈,江肆发现了四处界域之膜,江肆和白遇一路沉默,只有薄淮一直在打电话,情况比预想的还要严重,只是这么随便一转就发现这么多,那些没去过的地方到底还有多少,根本不敢想。 薄淮的电话接连不断,白遇把车开去了薄淮在龙市的住处,薄淮接下来会格外忙碌,可能没有时间陪着江肆,也无法再跟去青市保护他了。 车子开到薄淮的住处,白遇下车,给两人留出空间。 薄淮挂断电话,看向乖乖坐在身边的人,“接下来我会很忙,可能没时间再去青市了,你能不能暂时留在龙市?我们都很需要你。” 江肆在青市没有什么留恋,那个一直被他当成家的地方,却让妈妈感到厌恶,她不想住在那套房子里,既然妈妈和薄淮都在龙市,江肆自然也会留下来,唯一有点担心的就是几个朋友。 江肆答应下来。 薄淮带着江肆下车,把家里的门卡给了江肆一份,“你先住在这里,有什么需要和白遇说,我要立刻赶去总局开会,等我回来。” 江肆:“好。” 进到家里,江肆终于摘了兜帽和头套,天天呆在一起,薄淮却感觉好久没见到他了,把人拉过来,在他额头上吻了又吻。 薄淮:“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你可以先熟悉一下,有什么需要都可以告诉白遇,他会让人给你送来。” 江肆:“好。” 薄淮临走时在他唇上吻了又吻,然后急匆匆离开。 江肆这才有时间观察薄淮住的地方,独栋别墅,装修风格和薄淮这个人一样,简洁大气,干净利落,整体色调以灰白为主。 江肆楼上楼下转了一圈,房子很干净,像是有人来定期打扫,这里只有薄淮一个人生活的痕迹,这么大的房子一个人住,不觉得孤单吗? 江肆刚到楼下,手机就响了,是傅星痕的电话,格罗佛已经把所有符合条件的野生动物照片发过来了,他原本想把相册寄过来,被傅星痕阻止了,以如今的情况,相册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寄到,不如直接传照片方便快捷。 正合心意,江肆让傅星痕把照片发过来,趁着有时间,他要尝试画野生动物宠灵。 江肆捧着手机,等着傅星痕把照片打包发过来,等他收到照片的时候,门铃被人按响了。 江肆跑过去开门,门口是个不认识的人。 男人面上带笑,“你好,白助理让我过来送点儿东西,我姓刘,你可以喊我小刘。” 江肆:“……你好。” 这声小刘江肆真的叫不出口,这人年龄明显比他大。 小刘把放在门外的大纸箱和画架搬进来,他没有多留,东西送到后就离开了。 纸箱里有不少东西,除了日常生活用品之外,还有几个小木盒,木盒里装的都是仿制灵冥草和仿制彩绒砂,唐副局的动作倒是够快,江肆正好需要这些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这个世界不对劲!〕〔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快穿】病娇修罗〕〔不装了,抱上厂长〕〔司少甜妻,宠定了〕〔我的姐姐是群扶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