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红楼,我成了宁府〕〔看老婆洗头被骂?〕〔小道仙师〕〔长路漫漫〕〔大唐之我的时代〕〔汉武帝禅让,求我〕〔诡秘:魔女先生与〕〔这个海贼背靠正义〕〔开局坟头蹦迪,我〕〔末法时代:我创办〕〔席卷天灾〕〔不死的我实在是太〕〔无限仙凰道〕〔重生之实业大亨〕〔汉世祖〕〔清穿之佛系七阿哥〕〔嫁给偏执战神后(〕〔遮天之凡体至尊〕〔从恋综出道当明星〕〔都市之天蓬元帅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家老婆实在太会撩了 第一百一十九章 成家立业
    办好了银行卡,转好了账,两人按照计划前往跟李锐约好的餐厅。

    云归本来是想就把饭局安排在罂的,但是季风的改造已经启动,餐厅里乱七八糟的,大部分工作人员也已经放了假,最后还是选了一家普普通通的东北菜馆吃铁锅炖大鹅。

    毕竟是私人聚会,双方又都是老同学,就不用安排得太正式,吃火锅炖菜既不容易在菜品上出错,气氛也比正儿八经的宴席要热络得多。

    他们两到餐厅的时候,李锐和兰溪已经到了地方点好了才,见了面免不了一顿寒暄招呼,两个男人互相介绍了家属之后才各自落座。

    “来,云归,你看看还要点点什么不,我点了个两个锅,一个鹅一个鱼,还有点小菜。”

    云归摇摇头说道:

    “就这还点什么啊?四个人你点两个锅,老板看你跟看傻子似的。你知道东北菜分量有多大吗?”

    李锐不以为然地挥挥手,回答道:

    “害,东北菜分量大那是在东北,尚海这地方不管你是什么菜系,分量都大不到哪儿去,你就放心点吧,吃不完的我打包。”

    云归把菜单递给苏酥,后者连连摆手拒绝。

    她是被中午那一碗面撑怕了。

    见两人都不点菜,李锐只好把菜单交给服务员,几分钟的功夫,早就准备好的两口大锅就端了上来,嵌入到桌上预留好的空洞里。

    为了安全,尚海的室内火锅店用的普遍是电锅,这家东北菜也不例外,温度上来的慢,在等待锅里汤汁沸腾的间隙,云归跟李锐聊起了些近况。

    “你最近做什么呢?传媒公司干得咋样?”

    李锐一边帮兰溪一件一件地拆着餐具,一边回答道:

    “做的一般,这年头做传媒哪挣钱啊,一个方案做下来,甲方要改几十遍,别说赚钱了,光是工资支出的人力成本都吃不住,要不怎么一听你说要搞直播我就屁颠屁颠地过来了呢,还不是盼着赚点钱早点买房。”

    “不是吧,你还愁买房?”

    云归惊讶地问道。

    在他的印象里,李锐哪怕算不上是顶级的富二代,起码也是衣食无忧那一批了,以他家里的财力,在尚海给他付个首付根本就没有压力,咬咬牙的话,全款可能都拿得下来。

    李锐苦笑着回答道:

    “我怎么不愁买房啊?我家里有钱是家里有钱,不给我就是另一回事儿了。”

    “为啥不给你?”

    云归继续追问道。

    “这事儿跟别人我都懒得说,不过你的话我就懒得瞒了,还不是因为结婚的事情。我爸前两年给我找了个相亲对象你知道吧?”

    “这我没印象了。”

    “我知道你没印象,我也就这么随口一问。”

    对于云归的回答,李锐丝毫不感到意外。

    从高中毕业之后李锐跟云归就几乎没有了联系,仅有的互发消息就是逢年过节的简单几句问候,对双方的情况都不怎么了解。

    另一方面来说,云归在经历了家里的事情之后性格变得极为内向,对外界的事情压根不怎么关心,这一点李锐也是知道的。

    他停顿了片刻,继续说道:

    “我爸给我找的那个相亲对象吧,说实话,挺不错的。家里有钱,家世也好,学历又高,人长得也挺漂亮。”

    “卧槽,你停一下,你女朋友可还在这坐着呢。”

    云归看了一眼兰溪,后者微笑着回望向他,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

    李锐轻轻拍了拍兰溪放在桌上的手,继续说道:

    “没事,我这都是陈述客观事实,她知道我的。”

    “我继续说啊,就是按道理来讲吧,我要是真听了我爸的话跟她去谈,真到了结婚那一步的话,绝对也不会过得不好,因为那女孩子的性格其实还挺平和的。”

    “就算最后没谈成,两家人也不至于闹得不愉快。但是问题是,我不喜欢啊!”

    “云归,你想想,咱俩认识的时候也早了,在你家里出事前也算好朋友,你是了解我的性格的。”

    “我那会儿多听话啊,我爸不让我学文我二话不说就选了理科,结果学不明白大学也考的不上不下的。”

    “我算是从小到大都没反抗过,但是这事儿,我真不想听他们的了。”

    “我跟阿溪大一的时候认识,大三的时候在一起,谈了那么久,什么架都吵过,什么坎儿也都过去了,等到毕业了,我爸突然给我扔过来这么一个人,说让我抓紧分手回去相亲,你说我能同意吗?”

    李锐似乎是对这件事情早就耿耿于怀,这时候索性把心里的委屈都说了出来。

    “也不怕你笑话,我从毕业到现在就没用过家里一分钱,最穷的时候跟阿溪两个人买两斤肉都得计划着来。对,她是学园艺的,现在在出版社做编辑,工资也不高。”

    “但是吧,现在总算是熬过来了。虽然还是凑合着干,生活总没问题了,就是买房这事儿遥遥无期。”

    苏酥听着他的诉说,眼神转向了坐在一盘的兰溪。

    对方始终眼神温柔地看向李锐,只在察觉到自己看向她的时候才回过头来笑一笑。

    而李锐在讲述的时候,时不时也会回头看向兰溪,流露出掩饰不住的笑意。

    哪怕他讲到当时过过的苦日子和现在的困境时,这种笑意都未曾消减。

    苏酥意识到,那种爱一个人的眼神真的是藏不住也伪装不出来的。

    她转过头看向云归,然后立刻感觉一股闷气涌上心头。

    因为云归正一边听着李锐的讲述,一边专注地往锅上贴着饼。

    他的眼神也充满爱意,可惜是冲着食物去的。

    “......你能不能等会儿再弄你那饼?”

    苏酥掐了下云归的大腿,后者疼得龇牙咧嘴,但手上的动作还是麻利流畅。

    “我在听着呢,这饼不贴好一会儿该贴不上了......待会儿你不吃啊?”

    “......吃,你贴吧,多贴几个,我撑死。”

    李锐看见苏酥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神情,也猜出了她的心思,他哈哈一笑,跟云归一起忙活起来。

    “......反正吧,我现在跟阿溪过得挺好的,我爸要想我跟他认怂是不可能的,咱俩都商量好了,到时候万一真买不起房就不买,直接把证先领了。反正我的户口页我早偷出来了。”

    云归点点头,回答道:

    “遇到良人先成家,遇到贵人先立业,你这属于遇到良人了,先成家没毛病。”

    李锐帮着云归把饼全部贴好,然后调侃地问道:

    “你呢?你这是良人还是贵人?以后什么打算啊?”

    云归拍了拍手上沾着的玉米粉,伸手在苏酥的脸上擦出几条胡须,然后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我这属于遇到富婆,直接成家立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赵浪秦始皇〕〔明日星程〕〔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猎谍〕〔十分红处〕〔误入歧途苏玥〕〔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叶长歌〕〔秦云萧淑妃〕〔重生后被七个哥哥〕〔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