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山村小村长〕〔农门庶女惹人宠〕〔订婚夜,我成了前〕〔他是不是在撩我〕〔全世界都帮我成为〕〔柯南之我被卧底包〕〔某美漫的医生〕〔我,奸臣!开局打〕〔团宠重生后她是太〕〔我在西游开冒险屋〕〔开局获得金刚不坏〕〔我家忍猫嫌我弱,〕〔靠马甲火遍柯学论〕〔重力使的恋人不对〕〔说我废物是吧?挂〕〔爱了很久的朋友〕〔异世星屋囤货[无限〕〔富贵妾〕〔我的系统不正经〕〔扶贫公主2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家老婆实在太会撩了 第一百六十章 需要更进一步的感情
    苏酥把额外的三炷香递到云归手里,小心翼翼地用打火机给他点上,云归冲着苏酥妈妈的遗像拜了三拜,把香插进了香炉里。

    苏酥之前已经插好的香上积了一层香灰,被云归的手一碰,漱漱落在他的手背上。

    “疼吗?”

    苏酥心疼地拽过云归的手仔细检查,还好没有看到烫伤的痕迹。

    “不疼啊,就是香灰而已,怎么会疼。”

    云归轻轻拍了拍手背,然后又从书桌旁取来纸巾擦干净了手。

    “以后这个桌面上就不要放其他东西了,万一哪天不小心的话,容易着火。嗯......还是好好清理一下,现在这个布置也太敷衍了,你看看,香炉放在书桌上,照片放在书架上,这算怎么回事啊。”

    苏酥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回答道:

    “嘿嘿,没事的,苏大姐不会介意的,有这份心就够了。”

    她拉着云归到书桌前的椅子上坐下,然后自己坐到了云归的腿上。

    屋子里烟雾缭绕,为了避免烟雾报警,苏酥已经提前打开了窗子,但是辛辣的香火味道还是让她的眼睛有些潮湿。

    她在云归的衣服上擦掉了眼角渗出来的眼泪,然后有些不安地看向云归的眼睛问道:

    “你说,我这样会不会让你觉得不太舒服?”

    “哪样?坐我腿上?是不太舒服的,感觉就像是偷偷做了些什么亲密动作被父母抓包一样......”

    “......你能不能正经点啊?我说的是这个吗?”

    苏酥气恼地捏了捏云归的腰,可惜衣服太厚,她什么也没有捏到。

    “那你说的是啥,你直接说嘛。”

    云归把她的头揽进怀里,然后又轻轻把香炉推远了一些。

    老是这么在房间里上香也不是那么回事,如果有机会的话,还是得好好跟苏酥计划一下阿姨的灵位应该摆到哪里去。

    放回苏酥父亲那边是绝对不可能了,这段时间里,别说苏酥跟她爸爸见面,甚至在自己面前提起父亲的时间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这已经不仅仅是因为某一件事情发生冲突而赌气那么简单了,无论是苏酥还是苏和义,其实大概都在重新审视他们父女之间的关系。

    苏和义现在是有家室、甚至即将要有一个儿子的人,而根据之前陈河说的,苏和义其实是非常重男轻女的,之后他的家业,大概率会留给那个肚子里还没出生的孩子。

    这么一来,苏酥的地位就会变得有些尴尬。

    再加上因为苏酥妈妈的事情发生的矛盾,这父女两便默契地相互疏远了一段时间,大概都是想着给对方一个好好去斟酌的空间。

    不能把灵位送到苏酥爸爸那里去的话,就只能是苏酥自己带着,但是也不能像现在这样随意摆放了。

    一方面不合礼数,一方面也有消防安全上的隐患。

    云归自顾自地思索了半分钟,才发现怀里的苏酥一直没有回答他刚才的问题,他稍稍推开苏酥趴在他胸前的身体,捧着她的脸问道:

    “咋了,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苏酥摇了摇头,回答道:

    “不是不说话,我是在想应该怎么说来着。就是,见父母其实还是挺好理解的吧,但是,我妈妈已经不在了,我还......”

    苏酥的语气渐渐低沉下去,云归立刻猜到了她想要说的东西。

    他有些好笑地把苏酥的下巴抬起来,看着她的眼睛说道:

    “你总是去担心一些多余的事情......且不说咱们两个少数民族,本来这种故人先祖的传统就比较重,见见先人无可厚非,退一万步讲,咱们谈个恋爱都是奔着以后要结婚生子去的,这点小事有什么好纠结的?”

    “我真不在意什么合不合适啊、忌不忌讳啊之类的这种说法,只要你觉得重要的,那就合适,只要你觉得重要的,那就没什么可忌讳的。懂了吗?”

    苏酥沉默地点了点头,重新缩回到云归的胸口,瓮声瓮气地问道:

    “云归,你以后会不会还一直对我这么好?如果有一天,真的像你说的那样,你变得超级超级有钱,甚至变成了全国首富,你会不会觉得,有更大的天地在等你,会不会觉得,我会变成你的累赘?”

    “又来了,又来了。你现在就挺累赘的了,我不相信你还能累赘到哪里去。”

    停顿了片刻,云归试探着问道:

    “你要是实在不放心的话,要不然,你说说怎么办?”

    苏酥没有回答。

    其实她心里也很纠结,她明明知道自己之所以会莫名其妙地产生这类悲观的情绪是跟自己的抑郁症有一定关系的,可是客观上,她又的确控制不住自己去往这方面想。

    她也不想每天跟云归说起未来的事情的时候总是提到最坏的情况啊,她也想像其他女孩子一样,一说起未来,就会说“以后我们要买个大房子啊,要生几个宝宝啊,要让你带着我到处去旅行啊”之类的。

    这些美好的幻想不是没有在她的脑子里出现过,只是每次一出现,就会被她更加现实而悲观的情绪掩盖。

    所以她几乎从来不主动要求云归去做到什么。

    不是担心他做不到,而是担心他哪怕做到了,自己也不会开心。

    见苏酥没有回答,云归探了口气,把手向她的胸口伸去。

    苏酥敏捷地坐直身子拽住云归的手,有些惊慌失措地问道:

    “你干嘛?”

    “......我想把你的无事牌拿出来,你想啥呢?我要干什么也不是在这啊!”

    “哦......”苏酥松开手,云归拽着红绳把牌子从她胸口拽了出来。

    “我怎么感觉你这语气有点失望啊......其实我就是想问问你,你喜欢这个牌子吗?”

    苏酥郑重地点了点头。

    “很喜欢,这是我并列第二喜欢的礼物。”

    她轻轻弹了弹手上的发带,那才是她第一喜欢的礼物。

    “所以啊,我那天在想一个问题,就是我身上的东西,大部分都是你送的,你身上有关我的痕迹也越来越多。”

    “我们都在互相改造着对方,都在对方身上留下自己的印记。”

    “说句现实的话,人肯定是会变的,也都会有各种各样的欲望,比如在未来某一天,可能我也会遇到某个觉得看上去非常非常顺眼的女生,甚至会觉得,我大概也对她有那么几分好感。这是动物的本能,并不是我可以左右的事情。”

    “但是,到了那个时候,我的身上肯定已经全都是你的印记了,因为你的关系,我不会觉得她是正确的人。”

    “情感和欲望是并存的两种东西,只要情感在每一个时间都超过欲望,那你就永远不用担心你现在在担心的那些事情。”

    苏酥抱住云归的脖子,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把脸贴在他的脸上。

    思索了片刻,她继续问道:

    “那如果有一天,我们的感情达到了上限,但是你的欲望还在继续增长呢?”

    云归摇了摇头,回答道:

    “你搞错了,事情是相反的,情感是没有上限的,但是欲望----这里说的是男女之间的欲望,反倒是有上限的。”

    “之所以你会觉得欲望会超过情感,那只是因为大部分你看到的例子,其实他们都没有好好去经营而已。”

    苏酥深吸了一口气,脸上终于重新露出了笑容。

    她认真地盯着云归的眼睛看了几秒钟,突然开口说道:

    “你觉得,我们的感情,是不是应该更进一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赵浪秦始皇〕〔明日星程〕〔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猎谍〕〔十分红处〕〔误入歧途苏玥〕〔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秦云萧淑妃〕〔重生后被七个哥哥〕〔叶长歌〕〔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