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1983开始〕〔最强狂暴升级〕〔沈浪和苏若雪〕〔超级无敌大胖子〕〔重回1985:麻辣俏〕〔乡村小神农〕〔旧人可安〕〔浮尘之外〕〔至尊小神农〕〔我的绝色总裁未婚〕〔破梦者〕〔从艺术家开始〕〔老婆大人有点拽〕〔奇殊馆〕〔在不正常的地球开〕〔白瓷梅子汤〕〔重生八零:家有媳〕〔我的极品女上司〕〔封少的掌上娇妻〕〔危险关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校花的捉鬼小道士 第一百七十九章 修水表的
    徐子清问的问题,很关键。

    以他之前了解的情况,这次的凶手,既然是修道中人,又出手狠毒,必然会与修炼一些邪术有关。

    这种邪魔歪道,动起手来,从来不择手段,就算是再闹出几条人命也不怕。

    张所显然也料到这个情况了,果断正色道:

    “凶手的身份和犯罪证据,都已经百分百确认了,就算抓到他,零口供也能治他的罪。”

    “现在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如果他动用武力拒捕,在多次警告无果的情况下,可以使用必要的手段。”

    “我事先已经和上头请示过了,他们也完全同意你参与进行动,也接受意外情况的出现。”

    “总之,只要这个凶手能彻底伏法,不再危害群众的生命安全,就是我们最终目的!”

    这番话,让徐子清打消了很多的顾虑,只要有人兜底,就不会让自己受到不必要的牵连。

    更重要的是,徐子清很清楚自己现在炁场的情况,已经出现了问题,所以为了自己的安全,为了能让行动成功,他在和凶手交手的时候,就必须全力以赴,否则一旦出现了意外问题,影响到行动不说,恐怕连他自己能不能活着回来都不好说。

    在得到张所的保证后,两人迅速跟上大队伍,乘着便车,飞速赶往凶手所在地。

    经过这几天的最新调查,凶手躲到了附近的一栋民用出租房内。

    凶手租住的房间仍是选在了三楼,而且是最里面的那间,阳台后面就是一条逼仄的小胡同,穿过胡同,可以直接到达大街上。

    那条大街是条老街,建筑很散乱,有不少的胡同小道,只要跑上大街,凶手就能再次隐匿。

    很显然,凶手也是做好了准备,打算和上次一样,跳楼逃走。

    有了上次的教训,张所果断在胡同的两头,安排了大量的人手,嘱咐他们只要看到有人跳下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制服了再说。

    “徐老弟,你看要不要和我们一起上楼?”张所悄悄问询徐子清的想法。

    徐子清看了看狭窄的楼道和住满人的房间,摇摇头:“上面动手不方便,我就在胡同里等他吧。”

    “好!我们去逼他出来!”张所斩钉截铁的说道。

    他正要带人上楼,忽然又被徐子清喊住了,塞给了他一叠东西。

    竟然是一叠的符箓!

    “你让你的弟兄们带上这些符箓,可以免受一些邪术的影响。”这些符箓是徐子清来之前的路上,抽空画的“辟邪符”,在眼下相当实用。

    张所很清楚今天要对付的家伙不简单,所以接过符箓,就马上分发给了自己的手下,提醒他们藏在衣服里面。

    可没想到,中队里面有两个老油子,哪怕看到了徐子清把李正虎打倒,仍是对他不屑一顾,特别是听到张所让他们带着徐子清给的符箓,这俩家伙果断互相低声嘲弄道:

    “我在

    所里干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到抓人要靠这玩意的。”

    “扔了算逑!谁知道这封建迷信的玩意儿有没有晦气?反正我是不戴!”

    “扔了?”

    “扔了!”

    两人商量一番后,果断十分鄙夷的把符箓扔到了旁边的垃圾桶。

    这一幕被徐子清看在眼里,那俩老油子也注意到了,回头冲他十分鄙夷的笑了笑,那样子分明就是说:

    你小子少拿这些破纸来唬弄人!

    徐子清无奈的叹了一声,有些人,不见棺材不掉泪!

    张所带着包括那两个老油子在内的七个人,分成了两组,一组假装是上楼找朋友的人,一组穿着水表工的服装,假装是抄表的。

    两组人悄无声息的靠近了凶手所在出租房,张所假扮水表工,果断伸手敲门喊道:

    “喂,屋里有人吗?房东打电话说,你这屋子的水表上个月漏了十几吨的水,让我们过来看看怎么回事。”

    屋子中一片寂静,无人回话。

    张所又拍了几下,装作不耐烦道:“你不开门,我们就走了啊。回头你多交水电费,可别投诉我们!走,咱们给房东反馈一下,如果还有问题,就让派出所的人破门进去瞧瞧。”

    说完,张所向旁边的手下悄悄使了个眼神,示意他们假装离开。

    就在这时,只听铁皮门后面传来一声低沉的话语:“你们干吗?”

    “修水表的!我还以为没人呢。”

    屋子里又沉默了将近一分钟后,铁皮门才“吱扭”一声错开一条细缝,露出一个光头。

    凶手是个光头,站在门缝中,露着大半张脸。

    那张脸,几乎没有血色,眼窝深陷,乍一看好像是吸毒的,但与那些真正吸毒的人不同,这家伙没有一点颓靡之态,反而眼睛中精光四溢,眼神恶毒有力。

    尤其是这家伙的脸上,好像团了一层黑黑的雾气,加上脸上本就极重的煞气,显得更加让人胆寒。

    张所看到光头出现的一瞬间,就下意识的用脚卡在门缝中,笑道:“你是租客吧?开门让我们进去查查水表有没有问题。”

    “水表没事。”光头冷冰冰的说出四个字,马上就要关门,可他推了两下后,发现门不关上了,这才低头看去,正好看到张所卡在门缝中的脚。

    不等光头做出反应,张所大喝一声:“不许动!”果断就从门缝里探进一条胳膊,揪住光头的衣领子,同时猛力往门上撞去。

    其余两名手下见状,反应同样迅速,也一起撞门!

    可没想到,光头一点也不着急,反而抬起头,冲着几人嘿嘿一声冷笑,脸上煞气忽然随之重了几分。

    张所见状,心知不对,叫了声不好!

    那光头一只手抠着门板,冷笑一声后,砰得一下便顶着张所等四人撞门的力道,把那扇厚重的铁皮门给重重的合上!

    张所始终保持着用脚卡着门、用手揪着

    光头的姿势,随着铁皮门关闭的力道,只听“咔擦咔擦”两声脆响,他立刻觉得胳膊和脚被生生夹断了!

    看到张所遇到危险了,其实几名手下,立刻从走廊的另一头冲了过来,想把张所从铁皮门的门缝里拽出来。

    可这边他还没把脚抽出来,只听旁边“噗通噗通”几声闷响,再一瞧,张所立刻觉得头发都竖起来,骂了声“草”!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影后,你老公偏执〕〔傲娇总裁请别闹!〕〔极品老木匠〕〔女王嫁到:老公,〕〔从骑士开始进化〕〔骄阳灼我心〕〔神奇直播系统〕〔进化之眼〕〔农门厨色:娇娘不〕〔厉先生,缘来是你〕〔我在漫威当武僧〕〔我是炮灰之锦鲤仙〕〔极道仙术〕〔快穿之娘娘别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