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噬骨深情〕〔女神的贴身弃少〕〔巨富女婿〕〔快穿:本宫又活了〕〔我竟然是富二代〕〔隐形遗产〕〔蝶谷修士〕〔独家蜜爱:大亨的〕〔经过考验的友谊〕〔姜沫沫的七零穿书〕〔书中游[快穿]〕〔我能开挂升级〕〔隐迹在都市中的神〕〔最后的巫族守卫〕〔我是神界监狱长〕〔都市之活了几十亿〕〔扶摇而上婉君心〕〔伊塔之柱〕〔天芳〕〔霍少你被OUT了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校花的捉鬼小道士 第二百五十八章 5000万的保留...
    主持人把刚刚拿到的东西亮了出来,是一个信封,还未拆封。

    打开后,他大概看了一眼,笑容渐渐的僵了,直到看完许久,才表情惊讶的长出一口气,惊道:

    “各位来宾,就在刚才,我们这棵金树的委托人送来这封信,他在信中说,他原本设置的保留价是5000万元!”

    众人听到这个保留价,不由得大呼一声不可能!

    有人连连笑道:

    “卖这玩意儿的也是想钱想疯了!一棵金树就想卖5000万元?”

    “看来刚才的交易要流拍喽。”

    在场的宾客,很多都是常混拍卖会的人,很清楚所谓的保留价,是藏品委托人和拍卖行之间根据所拍卖藏品的综合价值,结合市场普遍行情所定的一个价格。

    主要目的就是为了防止一些珍贵的物品,被人串通起来以低价拍走。

    所以保留价本质上是为了保护藏品委托人的利益。

    但眼前李浩然刚刚拍到的这棵金树,无论如何也瞧不出来能定到5000万元的保留价啊。

    而且看刚才的情景,好像连主持人都不知道这件藏品的保留价,否则他也不会以190万元的价格而落槌,而应该是直接宣布流拍。

    就在台下宾客等着看好戏时,主持人又继续说道:

    “但委托人考虑到货卖有缘人,说既然李先生慧眼如炬,他便修改了保留价,同意刚才的交易价格。”

    众人听完这话,原先的一丝疑虑瞬间得到了印证。

    “瞧见了吧?这就是那个委托人想撞运气,看看有没有冤大头,结果来了个冤小头,索性临时起意,能骗多少是多少。”

    “我就说嘛,这种金树多得是,还卖5000万?他怎么不去抢啊!”

    “李大少今天看来是输人又输阵了啊。”

    “我就没看好他!你瞧瞧他请来给自己掌眼的人是什么家伙?毛都没长齐呢。”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李浩然有些坐不住了,索性把金树往桌子一扔,起身要走。

    徐子清却喊住了他,问道:“李少,别急,这棵金树恐怕还有玄机。”

    林岁寒闻言,不冷不热道:“故弄玄虚。此树上精气稀少,年头有限,有何玄机?”

    刚刚起身的李浩然也无奈道:“徐大师,我知道你是好意。但、但眼下我是真脸再待在这里了。”

    李浩然此时隐隐有些后悔,颇为不满的看了张明轩一眼,意思是说:你瞧瞧你给我找的是什么人!

    今天这场拍卖会,李浩然自认已经完败于肖盈俊了。

    这何止是赔钱,连人也一块丢了!

    肖盈俊也看出李浩然心中对徐子清已经有了隔阂,当即哈哈大笑道:“李大少,你这位徐大师看来还得多历练几年啊。”

    就在众人对徐子清和李浩然一通嘲讽的时候,台上的主持人忽然又说到:

    “大家静一静,这位委托人还说了,此树名叫‘有凤

    来仪’,并且说树中另有玄机,只是非有缘人不可得。”

    “咦?”众人不由得一阵惊呼,全部将目光投向了那棵金树。

    肖盈俊没文化,果断讥讽道:“有凤来仪?我说你们是不是搞错了?这棵破树,和凤凰有什么关系?”

    旁边有人冷笑道:“有凤来仪,非梧不栖。单从这棵树的寓意上讲,倒也说得过去。问题是,玄机又为何物?”

    出于好奇,一帮人全都凑到了桌前,甚至连林岁寒都没忍住侧目看了过来。

    徐子清站在金树旁,打量了许久,心头始终萦绕着一团雾水。

    刚才这棵金树亮相的一瞬间,他和林岁寒一样,都发现这棵金树没有什么稀奇之处。

    原本他打算告诉李浩然不要再拍了,可没想到玉葫芦里珠魔竟然告诉他,一定要把此物拍下,同样说其中另有大玄机。

    徐子清之前听主持人介绍,说金树是来自西域古国,又想起来珠魔生前便是象雄古国的权臣,一定见过很多西域的宝物,说不定就知道这棵金树的奥妙,于是只好转念告诉李浩然无论如何得拍下来。

    眼下,金树拍下来了,珠魔却一点动静也没有了。

    此时听到主持人的介绍,徐子清困惑的望着金树,心中暗想此金树会不会是某种法器,需要用真气才能催动?

    于是,他果断暗运真气,伸手轻轻按在金树上,将真气灌入其中。

    可好一阵过去了,那棵金树仍是毫无变化。

    “别摸了,再摸你也摸不出来那什么凤凰。”肖盈俊见状,冷冷耻笑道。

    围观众人也跟着现出失望之色,摇摇头:“不看了,不看了,什么另有玄机,就是造个噱头忽悠人呢。”

    李浩然不由得叹了一声,神色失望的要离开会场。

    这时,徐子清只好在心中对珠魔讲道:“珠魔,告诉我这棵金树有何奥秘?为什么要让我拍下?”

    “小子,此物乃是当年西夜古国大国师博罗金阿布所制,送给楼兰古国国王的。当年我随象雄国王出使时,曾经见到过此物。”

    珠魔在玉葫芦里解释道:

    “此树中藏有‘九凤玉佩’,当年为了此玉象,西夜古国曾连灭三国,做为求和之物进献于楼兰。”

    徐子清又问道:“九凤玉佩?如何取出来?”

    珠魔阴沉沉的说道:“你在此树左侧第三枝、右侧第五枝、顶端及底部各灌入一丝真气,便能取到。”

    徐子清这才恍然大悟:“你为什么到现在才告诉我?”

    珠魔却不再说话了,重新归于沉寂。

    徐子清和珠魔的对话,全是通过“血祭之约”的联接后,通过意识直接对话的。

    所以外人,包括林岁寒都没有瞧出异常,以为徐子清是束手无策在发呆。

    “什么垃圾玩意儿,白让我耽误这么久。李大少,以后想请人掌眼,你自己先长个心眼,别什么毛头小子都敢

    请来糊弄人!”

    肖盈俊没心思再等下去了,嘲讽一句后转身就走。

    徐子清回过神,正声道:“慢!肖大少,此物确实有玄机。”

    “玄个屁的机!别人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你这都钻进棺材里,还嘴硬?”肖盈俊转身冷笑道,“行,今天本大少让你死个痛快!”

    “你要是真能捣鼓出那什么破玄机出来,我当场给你50万!要是捣鼓不出,哼哼,我不欺负你,把天珠送给刚才那位美女如何?”肖盈俊果断发断。

    这时吕小姐微微笑道:

    “谢谢肖公子的一番心意了。不过天珠毕竟是宝物,送人未免有些亵渎。”

    “既然肖公子和他对赌,让他以天珠为赌资,那我也拿出50万全当彩头。”

    “若是肖公子胜了,这50万只当徐大师输给大家的,你们拿去分了。”

    一听要对赌,周围那帮老板们顿时来了兴致,立刻纷纷说道:

    “肖大少好魄力!我也跟了,我出50万!”

    “我出20万!”

    “30万!肖大少一会吃肉,让我跟着喝口汤就行!”

    徐子清等他们安静下来后,这才缓声道:“我可以和你们赌。但需要有人替你们担保。”

    林岁寒闻言转过头,淡淡说道:“老朽愿意做这个保人。徐大师,一会输了你若是不把天珠送出去,可休怪老朽无礼。”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影后,你老公偏执〕〔神奇直播系统〕〔画爱为牢:神秘总〕〔女王嫁到:老公,〕〔极品老木匠〕〔从骑士开始进化〕〔横推三千世界〕〔快穿我成了男神的〕〔透视神医女婿〕〔郎骑木马来女郎不〕〔星际绿化大师〕〔宫少,你老婆又上〕〔重回五零当军嫂〕〔治婊专家[快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