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汉世祖〕〔清穿之佛系七阿哥〕〔嫁给偏执战神后(〕〔遮天之凡体至尊〕〔从恋综出道当明星〕〔都市之天蓬元帅〕〔家父汉高祖〕〔九叔世界之超级强〕〔每天都在醋自己[快〕〔木叶:新的火之意〕〔1983:从分田到户〕〔快穿:重生女主拿〕〔赤之沙尘〕〔重生之山村小村长〕〔农门庶女惹人宠〕〔订婚夜,我成了前〕〔他是不是在撩我〕〔全世界都帮我成为〕〔柯南之我被卧底包〕〔某美漫的医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在下小智,有何贵干 第八十九章 替守毒青春版
    挂掉接不通的电话,大热天小智气得浑身发抖,手脚冰凉。

    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还能不能好了!

    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想想之前小智还以为任北歌是个温儒尔雅的好人。

    现在看来哪里是任东野基因出现了变异,这两人分明就是一脉相传的亲生兄弟。

    小智仰天长叹,追悔莫及。

    “我想申请售后服务。”

    “售货商都跑了,也不要找我,我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任萳语坚定地与任北歌划清界限,淡淡道:“你不是还要挑战吗?我随时都可以。”

    小智这才想起来自己的主要任务。

    水之石先放一边,舟航徽章比水之石重要点。

    而本来都要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的群众听到还有精灵对战看,立马又不走了,全部跑了回来围观。

    精灵世界,看比赛,八卦选手,讨论精灵是人们最大的乐趣。

    一场比较正规的道馆挑战赛,更能吸引普通人的眼球。

    比赛场地定在海边沙滩,宽阔地大,适合精灵发挥。

    裁判由任东野和索妮娅两人临时充当,避免单个亲属徇私舞弊。

    “鉴于你只有一枚徽章,比赛规则仍旧是2v2,不限制道具和技能使用,但是双方中途不允许更换小精灵。

    当一方的小精灵全部失去战斗能力,另一方获胜。”

    任萳语为小智介绍着舟航道馆的规则,总体上与魔都道馆差不多,唯一区别是多了条不能更换精灵的限制。

    无法更换精灵的限制会使得对战中精灵的选择变得尤为关键,甚至会成为胜负手。

    任萳语又沉着自若地说道。

    “当然,我会手下留情的,毕竟你才刚成为训练家没多久,徽章也只有一枚。”

    “真的?”

    “真的。”

    任萳语这句话让小智松了口气,只要她不像王风一样全力以赴就好,自己还能借机练练精灵,一箭双雕。

    “姐,别放水啊!”

    在场只有一个人急了,小智不说是谁。

    任萳语则怼了回去:“滚蛋!联盟规则你来定?违反规则的罚款你来交?”

    生活来源全靠任萳语的任东野识相地闭上了嘴。

    他这个姐姐一生最跨不过的堪,叫做钱。

    再无异议之后,道馆挑战赛正式开始,小智作为挑战者,所以由道馆馆主任萳语找派出决定使用的小精灵。

    “出来吧!镰刀盔!”

    “咔咔!”

    半个圆盘似的头颅,双手呈镰刀状的灰色小精灵出现在了沙滩上。

    观众席上的索妮娅看着精灵图鉴分析。

    “镰刀盔,龟甲小精灵,会将猎物撕裂并吸取体液,被它丢弃的残骸会成为其他精灵的食物,是性格凶暴的古代小精灵。

    不仅有水属性,还有岩石属性,弱点好多啊!长得也好丑,还不如暴鲤龙。”

    “真没见识,我姐姐的镰刀盔虽然不是王牌,可也不是好欺负的,这个叫小智的等着认输吧!没有技巧的家伙。”

    “是吗?”

    索妮娅古怪地看了一眼任东野,这孩子究竟是被小智怎么折磨了,这么敌视他。

    她又想起了平日里小智在网络对战上玩弄人心的肮脏战术,身体的鸡皮疙瘩都竖起来了。

    可能,也许,这个孩子在小智那里经历了痛彻心扉的不好回忆吧!

    与此同时,小智扔出了精灵球,木棉球从精灵球里闪了出来。

    “乌拉!”

    “草系的木棉球的确对着岩石和水系的镰刀盔有着绝对的压制力。”

    “看来任馆主不好打了。”

    一些懂精灵对战的群众小声议论着。

    摇了摇头,任东野定睛望着木棉球道:“你们根本不懂精灵对战,木棉球一个没有进化过的精灵体力怎么可能比得上我姐姐的镰刀盔。

    何况镰刀盔什么强度,木棉球什么强度?木棉球有什么用?啊!

    木棉球软绵绵的力度能打赢镰刀盔?开玩笑!姐姐,不用给我留面子,狠狠地打!”

    索妮娅看着任东野,目光怜悯。

    小智跟她说过,这种瞎下定义的人就像是戏台上的老将军,浑身插满了旗子。

    虽然索妮娅不太懂插旗什么意思,不过她见识过小智吹嘘后被人家三连保打崩的网络精灵对战局。

    有时候,大话是真的不能瞎说。

    场上,小智选择先攻,他想也不想地命令道:“木棉球,用寄生种子!”

    “乌拉!”

    木棉球抖动充当双手的两片叶子,散出十几枚绿色的种子砸向镰刀盔。

    “没用的,没用的,以姐姐镰刀盔的速度,是不可能被寄生种子这种招数击中的。”任东野十分自信地解说道。

    也如他所说,任萳语直接让镰刀盔凭借速度避开了木棉球的寄生种子。

    任东野兴奋地挥拳。

    “我就说吧!寄生种子是没用的!接下来镰刀盔一击解决木棉球。”

    索妮娅好奇道:“到底是你姐姐在比赛还是你在比赛?”

    “……”

    “镰刀盔,吸血!”这边,任萳语下达了攻击指令。

    镰刀盔的身形如同鬼魅一般,滑过十几米的距离来到木棉球面前。

    以镰刀盔的攻击力度,脆弱的木棉球是没可能接下来虫系的吸血的。

    然而,小智嘴角上扬。

    双镰还未落下,镰刀盔的身形就在空中微微一滞,隐约的电流在它身上闪过。

    麻痹!任萳语眉头一皱。

    她猜出来了小智的操作。

    木棉球在刚刚使用的寄生种子同时使用了麻痹粉。

    夹杂着麻痹粉的寄生种子不需要打到镰刀盔身上。

    只要布置在场地中就行。

    这个时刻,麻痹粉生效了,镰刀盔的速度大幅度降低,行动也迟钝了下来。

    不过这个命令需要训练家与精灵的高度配合才行,稍微会错意都不行。

    “就是现在,木棉球!”

    小智抓住镰刀盔滞空的间隙,指挥木棉球释放出了另外一种粉末。

    毒粉!

    原本不易命中的毒粉在镰刀盔速度被降低且贴身后完美命中。

    镰刀盔的身体开始浮现淡紫色的光芒,麻痹的效果被剧毒替代,吸血攻击的威胁也大幅度降低。

    木棉球凭着优秀的速度后跳躲开了镰刀盔的斩击。

    “完了,又开始了。”

    索妮娅无语扶额,这个战术她听小智说过。

    替守毒青春版,毒粉撒娇棉花防守。

    适合现实对战,专杀物攻手。

    只是她有点疑惑:“小智……什么时候和木棉球这么默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赵浪秦始皇〕〔明日星程〕〔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猎谍〕〔十分红处〕〔误入歧途苏玥〕〔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秦云萧淑妃〕〔重生后被七个哥哥〕〔叶长歌〕〔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