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在下小智,有何贵干 第九十章 镰!刀!盔!
    凭心而论,如果不是木棉球攻击力度太弱,小智是不屑于用折磨流受队打法的。

    受人者人恒受之。

    当你剧毒、寄生种子折磨你的对手时,也意味着你要做好被别人剧毒、寄生种子等等招式折磨的准备。

    受别人的时候有多开心,被受的时候就有多痛苦。

    这也被小智称之为受队相对论。

    但木棉球想要赢镰刀盔,除了靠草本招式,剩下的必须要借鉴受队打法。

    受队的核心,就是猥琐苟住。

    无论是你用鬼火降物攻手能力,还是蛋蛋剧毒防特攻手,亦或是变小、替身、自我再生等等,都是在遵循猥琐苟住的准则。

    常言道,只要受的好,固拉多也干倒。

    “木棉球,寄生种子。”

    小智毫不犹豫地指挥木棉球使用了和毒粉相性最好的寄生种子。

    这次木棉球的准确率突破天际,撒下的种子完美覆盖在镰刀盔的身上。

    “咔!”

    体内能量被汲取,镰刀盔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

    好好的一个灰色小精灵,身上时不时冒出绿光和紫光,搞得五颜六色跟彩虹似的。

    “可以叠加的异常状态吗……剧毒加上寄生种子,这样木棉球只要拖住时间就够了。”

    任萳语分析出来了小智的想法。

    在现实对战中,一种异常状态会覆盖掉另外一种异常状态,冰冻、烧伤、中毒、麻痹、睡眠只能同时存在一种。

    而寄生种子,不在五种异常状态里且可以与其中任何一种叠加存在。

    小智想依靠时间的推移来拖垮她镰刀盔的体力。

    其实这还好,最坏的是,她无法更换精灵。

    应对剧毒的最好办法是更换精灵,可是由于规则的限制,镰刀盔必须站在场上。

    任萳语深深看了一眼小智,心悸道:“这家伙,在我说出规则的时候就已经制定好了战术了吗……”

    成熟且冷静的战术布置,一点都不像是她弟弟口中的新人训练家。

    现在她只能加快进攻的节奏,在镰刀盔体力耗尽之前先行打倒木棉球。

    “镰刀盔,十字毒刃!”

    “咔!”

    三种颜色交替出现的镰刀盔挥舞利刃,以一个极快的速度斩在猝不及防的木棉球身上。

    对木棉球造成重击,把它击飞出十几米远。

    “好,就是这样。”

    观众席上的任东野比任萳语还激动,狠狠地吐了口气。

    “镰刀盔,让他见识见识你的厉害,砍他。”

    “水流裂破!”

    场上镰刀盔马不停蹄地进行了第二轮攻击,带着水流的镰刀劈向还在空中僵直的木棉球。

    小智全神贯注地注意着任萳语和镰刀盔的动作,几乎在她命令下达的同时,他也吩咐道。

    “木棉球,躲开。”

    “乌拉!”

    空中的木棉球睁开眼睛,强行扭转身体,借助漂浮的力量躲开了水流裂破。

    又因为寄生种子吸取的能量回复了些许体力。

    任萳语则面无表情地命令着镰刀盔:“继续攻击,不要停手,水流裂破!”

    “镰刀盔的体力还有这么多吗?”

    索妮娅微微感觉局势有点焦灼。

    虽然剧毒这玩儿意和酿的酒一样,时间越久越好,可是木棉球天生体质劣势,也许撑不到镰刀盔毒发身亡了。

    任东野得意道:“这就是我姐姐的实力,要不是为了照顾我,她早就去京城参加联盟大赛,说不定现在都是天王了。”

    “所以你很自豪?”

    和小智待久了,索妮娅毒舌地功力也不呈多让。

    一句话就能让屁话贼多的任东野沉默半个小时。

    “棉花防守!”

    场上,小智指挥木棉球使用了不似专属,胜似专属的棉花防守。

    棉花防守:巨幅度提高防御力。

    这是面对镰刀盔的高速连招,木棉球无法全部闪避掉的情况下最好的选择。

    “乌拉!”

    木棉球鼓起身体中的层层棉花,在体表绽放出亮白色的光芒。

    木棉球硬了。

    “咚!”

    镰刀盔的水流裂破砸在木棉球身上,发出了碰撞硬物的响声。

    木棉球再度向后飘了几步,多出来两道伤口,由于棉花防守的巨幅提升防御力,它并没有被镰刀盔的水流裂破带走,还剩下一口气苟延残喘着。

    这边,镰刀盔也不好受,身上紫色和绿色的光芒交替闪烁,红绿灯都没它耀眼。

    判断局势后,小智和任萳语同时飞快地下达命令。

    “镰刀盔,瞪眼接吸血。”

    “木棉球,撒娇!”

    ……

    “失误了。”

    场外明眼人已经看出来任萳语的战术出了问题。

    “快攻最忌讳使用变化招式,白白浪费自己的时间。”

    一般来说,除了剑舞、龙舞、蝶舞这种强化招式,普通精灵很少会使用降低对手防御力的招式。

    任萳语是一时半会儿没突破木棉球的防御塔,稍稍急躁了一点。

    想要降低一些木棉球的防御力,再一举打倒木棉球,然后靠吸血汲取的体力接着战斗。

    想法很美好,可惜被小智读穿了。

    木棉球魅惑地对镰刀盔抛了个媚眼,刚做出凶恶眼神的镰刀盔当场被俘获心神,眼睛变成两颗闪闪的爱心,连吸血都忘了使用。

    完蛋!任萳语暗道不好。

    这一手撒娇应对瞪眼是她没想到的套路,瞪大了双眼的镰刀盔反而把自己套进去了。

    局势急转直下。

    小智没有给任何机会,淡定地指挥道。

    “木棉球,用超级吸取!”

    还没有学会终极吸取的木棉球只能用超级吸取来替代。

    不过对付还未回过神来的镰刀盔,什么吸取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心意。

    绿色的光束从镰刀盔体内抽出,木棉球的伤痕顿时少了一点。

    加上寄生种子和毒粉的剧毒状态生效,带走了镰刀盔最后一丝体力。

    镰刀盔眼带红心,倒地不醒。

    “镰!刀!盔!”

    任东野带着哭腔,声嘶力竭地呐喊。

    “太卑鄙了,这不公平,你的男朋友怎么能用这么卑鄙龌龊下三滥的战术!”

    “胜之不武啊胜之不武!”

    这时候,他已经不记得,自己还说过“来舟航镇,看我不把你打哭”的大话了。

    哭了,只是哭的角色不是小智。

    捂住耳朵,索妮娅下意识跟他隔了几个身位。

    小智说过,弱智是会传染的,成年人不要和弱智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偷香(杨羽)〕〔赐我狂恋〕〔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服软〕〔家有绝色小姨〕〔徐南南帅〕〔秦时罗网人〕〔当我绑定剧情维护〕〔诱人的后母〕〔心头好〕〔霍格沃兹1991〕〔卓禹安和舒听澜〕〔从一头牛开始模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