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带着仓库回古代 第五百三十三章 再过淳城2
    <ins></ins>

    天阶夜色凉如水。</p>

    这里竹木环抱,又是依山傍水的郊野,房中陈设简单,且多是竹藤所制,就算是盛夏的夜晚,也有些微冷意。</p>

    城阳一向是比较健康,甚至有些微内热,此时此刻倒不觉得发寒,反觉得恰恰舒适自在。</p>

    “夫君。这风吹着刚刚好,哪里冷着我了?”她起身朝李咎稍微低了低头,是她和父母私下相处时的一种下意识的居家氛围里的礼节性问候。</p>

    李咎忙拉了她坐下:“你在看什么,出了神?连我进来都不觉得?”</p>

    “我在对照图册琢磨月相呢。不过看着月亮,看着看着,心里就只剩下‘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了。今晚的月色真美呀。”</p>

    城阳将手中书翻过面来,确是她抄录的李咎的地理书的《地月》一章。</p>

    李咎接了后面两句诗,道:“你早些休息,今天我不闹你了,明儿一早你先行一步,我得留下来见个客人,送走了他,我再快马加鞭赶上你。”</p>

    “这个地方竟有客人值得你用半天时间见他?”</p>

    城阳稍觉意外。若非要耽搁太长时间,李咎必定让她多等片刻。现在李咎商量让她先走,说明李咎在这里至少要盘桓半天起。</p>

    古人赶路,耽搁半天已经很误事了,特别是人少或者不方便露宿野外的情况下,耽搁半天极有可能错失投宿的驿站、村落,导致要冒一点风险过夜。若是在金陵,有好些人都值得李咎如此等待盘桓,但是外出在路上,冒出这么个人来就奇怪了。</p>

    李咎点点头:“你也认得,就是河庆陈县令,他如今当了郡守了。他早早找了人在这里等我,方才送了帖子来,明天约我一叙。我想着必然得一天功夫了,有点误事,便起了这个念头,让你先走。”</p>

    城阳笑道:“原来是他,怪道要一日陪他的。原也应该。每听闻他办事妥当,经营有方,是难得的好官、能吏。咱们虽是虚衔在身,不方便交通外官,然而终究和他有些私交在身,也该拜会拜会,就是御史知道了,料定也说不出话来。我先修书一封,请了陈太太一起来,那日她教我求子,这不就求了个如珠似宝的闺女来么?如此,你见你的,我见我的。我也不用先行一步,在路上还要惦记你。你也不必见了客人,再一番追赶,披星戴月,那多累啊。哥哥如今也是三十五的人了,还当自己和二十出头一样呢?”</p>

    城阳调笑了一番,李咎轻轻捏一下她的脖颈,直让城阳忙说“我不敢了,哥哥龙马精神,我不过是说笑说笑”。</p>

    李咎那里肯依,叫来喜晴、幺娘,代城阳写封信,由钱内官带着她们送去陈家的下人那里,请他们务必赶紧送去太守官邸。</p>

    这事不过一二句的功夫,李咎那里交代得清清楚楚,回过来就和城阳算帐。</p>

    这一夜怎么算的账倒是不用细说,第二天因为不赶路的缘故,大家倒是都起得比往常晚了些,城阳睡得迟了也没什么。</p>

    只是城阳在熟人面前面皮薄,往常卯时醒的,正点起的,今天竟然一觉睡到了辰时过半,日上三竿了才悠悠转醒,于是不觉有些羞赧,整个上午都没敢正眼看人。</p>

    好赖吃过了午饭,城阳换了身待客的衣服,一边搁那逗女儿,一边才敢悄悄地抬眼觑喜晴她们的神色,喜晴她们倒是一派自然的表情,城阳这才渐渐觉得好些了。</p>

    殊不知其实侍女们私下已经笑过了一轮,这会儿都是为了让主人脸色好看些,才假装不知道。</p>

    笑归笑,羡慕也是真的羡慕。转眼李咎城阳成婚已经三年多了,还这么着伉俪情深,如胶似漆,世上又有几个人能不向往。</p>

    不仅她们这些未婚的侍女们羡慕,那陈太太也是极羡慕的。</p>

    陈太太和陈务晌午方渡河前来,原来这几天南岸突然发生了一起争产事宜,牵涉不小,陈务不得不在那里盘桓数日,到今天才抽了空子匆匆前来。</p>

    陈务有事找李咎讨主意,两人直接就在临时找了间屋子做书房,陈太太则直接来到了城阳的起居室。</p>

    城阳特意带着女儿英姑娘一起,她总觉得能育有此女,应有当年陈太太赠香囊的一份功劳。</p>

    陈太太看见城阳还抱了个女娃,焉能不知道情况?她本是最贤淑善良的一位妇人,当即便为城阳公主高兴极了,寒暄问礼之后,忙恭贺道:“可是遂了公主娘娘的心愿,果真就得了一个这么可爱的孩子。妾也为娘娘高兴啊!”</p>

    城阳看着女儿安静红润的小脸,笑道:“多谢你费心想着。说起来,还是得感谢你。我总觉得,我命中不该有这个孩子,但是那日得了你一番话,和一个求子的香囊,这才有了她。我这一世也知足了。不过是我不便去你们那里,这才不得不请你前来一叙。”</p>

    “可不敢劳烦公主娘娘,本该是我们觐见的。只因不敢耽搁了路程,这才不曾拜谒。谁知公主、驸马贤德,特命我等得见一面,我们高兴尚不及,那里能当公主亲至?公主也不必过于计较儿女子嗣,俗话说先开花后结果,有了小娘子,自然就有小公子。谁敢说注定命中无儿无女,那不都是缘分没到?这不缘分来了,就天随人愿啦!”</p>

    城阳自不好说,是因为李咎不想要孩子,所以做了些措施好降低她怀孕的可能性。她亦不知为何李咎这般坚持,这其实让她有些不踏实,但是李咎对她母女俩始终如一,挚爱之情未有分毫褪色,素日言语、书信等往来,又从没藏私又没隐瞒,她便也无话可说,只得由着李咎。</p>

    城阳只能略带怅惘地说道:“人得知足么,有她,我是真的足够了。”</p>

    城阳是真的还想要一个孩子,别说凑个“好”字,这和男女没关系,以后英姑娘总得有个帮衬,总得有个骨肉手足打商量。外面的人再好,终究血脉有别。</p>

    换了一般人家的妇人,生育要遭受莫大的痛苦,养育要牵扯无限精力,可能会因为生娃耽误养家糊口,从而不喜欢生产。但是城阳不一样,英姑娘出生顺利,没让城阳受太多痛苦。自她出生来,基本是李咎、喜晴她们负责带,城阳只在涨奶时哺乳几次,再就是陪姑娘玩耍了,那些烦人的哄睡觉、换尿布……城阳统统没经历过。而她的身体也恢复得很快,英姑娘还没满周岁,城阳已经恢复到了未生育时的状态,没有半夜哺乳、睡眠不足、精神不振的困扰,没有营养不足或过剩的隐忧,只有恰到好处的锻炼和康复介入,于是城阳的皮肤依然光泽白皙富有弹性,她依然每天神采奕奕。</p>

    陈太太不知道里头的细节,单纯地羡慕城阳可以在生育后依然这般光彩照人。她也是个女人,很难不对保养秘诀动心,又往这里问了问。</p>

    城阳自己不甚了了,便让喜晴抄一份自己坐蓐期到现在的食谱和活动起卧安排,还叮咛嘱咐一定要按个人自个儿的情况调整,这一份,真的就只适合给城阳用。</p>

    喜晴那里打发人去抄方子了,城阳悄悄问了问李咎那边的时间,闻说李咎和陈务约莫还得大半日,只怕今儿前半夜都搭进去了,城阳思忖若是不想耽误明天的事情,则今儿说不定得熬上一宿,遂让侍女们再收拾一间屋子出来,预备陈家人住着。</p><hr css=authorwords author=兔子的刀 identityid=2cff7f9932a824cffb6869f3f1efd843 /></p>

    在写大结局了,卡文卡得非常非常非常严重,救命啊</p>

    </p>

    </p>

    推荐:</p><style>.reend a</style>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尘不到顶弄闻时〕〔知乎推荐高质量网〕〔临高启明〕〔女主家世显赫父母〕〔说他碰到你了没〕〔四合院:从机械工〕〔龙珠之我能看到战〕〔温情一生只为你林〕〔漫威之我穿越的有〕〔告白〕〔麻衣诡相〕〔开门迎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