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总出现在命案现〕〔全球大佬团宠后,〕〔联盟之魔王系统〕〔头号战神叶锋苏凝〕〔陆七权奕珩〕〔在偏执傅少身边尽〕〔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一心御兽〕〔从斗罗开始的武魂〕〔因为怕死只好多谈〕〔抗战:百倍返现:〕〔祖宗诶!选妃呢?〕〔开局亮剑,我一团〕〔神奇宝贝:大师系〕〔少年歌行:隐居十〕〔万界神王:从召唤〕〔大秦:父皇!我真〕〔狂飙:从制霸京海〕〔那一夜,她带走了〕〔全宗门都是恋爱脑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带着仓库回古代 第五百四十八章 最后的制度课4
    秦王议政归来,还没回去换常服,先来书房看看李咎,然后就听见李咎在和小莲等几个女幕僚在那里八卦如何给三公主长志气。

    心里为秦驸马鞠了一把同情泪,秦王大大咧咧地加入他们中间坐下:“你们在聊什么?”

    一众幕僚和心腹纷纷起身行礼,李咎也站起身来,说道:“我久不在京城,不知道水深水浅,特意打听打听,以免徒生不必要的麻烦。欸,你去宫里,见着城阳了么?”

    秦王没好气地回道:“我那里能见着姐姐,我都没见着王妃!听说昨晚上母后那里宵夜都叫了两轮,早朝事罢人还没起。等到过了早起请安的时间点儿,后妃们、未嫁公主们都扎堆去了,我们哪里还能去得?”

    秦王和李咎并排坐着,一人叹了一声,然后勉强打起精神来:“今儿继续说税的事?”

    李咎摇头:“作业布置下去了,一两天收不上来。今天不上课,你有空的话,我和你聊聊财产权以及,生产力,还有对应的权力、组织、系统、制度问题。这话就严重了,所以只能和你切磋,对其他人我都不能提,否则算咱们俩大不敬。”

    秦王闻言忙叫停,先让摆饭,他换身衣服,回来吃了饭再详谈。

    李咎不会把屠龙术拿出来原样地教给秦王,不过他会讲一些更为客观的规律,并且把社会制度、权力组织仔细掰清楚,这算是打折版的屠龙术吧。

    特别是私产制度下的组织制度如何败坏,这个过程可太值得作为教训学习了。

    每个朝代的结束,每个封建国家灭亡,都有其根本的制度学逻辑。土地兼并、财政支出相对收入的剧跌、文明内敛、人口增长而生产力停滞导致养活人口的资源出现缺口……都只是这个逻辑、规律的表象。

    目前还没有人能全面、客观地总结这个逻辑、规律,不过李咎可以把看起来最靠谱的几种学说全都给秦王说一遍,尽可能地靠近这个客观规律。

    李咎希望这个国家的变革是彻底且缓和的——少死一些人,少耽误一些时间,最好能和平过渡到社会的发达形式。

    虽然天真,可世上哪有不天真的愿望呢!

    一众幕僚,包括小莲,都识趣地告退,有事要商量的就和秦王约好时间到了时候再来。

    李咎在这时候开始给秦王教不完整且杂糅了多种学说的屠龙术,也是有自己的考量。

    各方面看来秦王至少具备了三个素质:

    与其他人的共情能力,特别是体谅劳苦大众方面,他一个出身富贵的天之骄子,有心去穷山村里住一段时间,亲自下地干活,与农户同吃同住……而不是怀着高高在上的怜悯施舍,只这一条,十分难得;

    同时他还有一种执拗,认定要做的事就一定做到,对娶妻是如此,对新政也是如此,这种坚决和毅力,也是不可或缺的能量;

    此外他没有眼高手低的毛病,特别是在执行新税法变革期间,他没犯错,绕过了几乎所有的坑,把事儿办成了,说明他不容易被人蒙蔽,被人左右——须知世上多少好事都在执行中被办成了坏事,姑且不讨论思虑不全的好事是不是真正的好事,反正在封建社会里,底层的胥吏和地方官僚,以及大地主、豪强、望族,可太懂怎么故意砸锅了,只看看历次变法中出现的种种对抗手段,难道秦王就没遇到过?他绝对遇到过,只是他没跳坑里。

    三个个人素质之外,秦王的皇子身份也是不错的,至少他要皇位,或者要掌权,都有天然的合法性,不需要一场暴力争斗来夺取。暴力争斗的可怕不仅仅是它本身带来的流血事件和动荡,最主要还是通过暴力手段获取权力的君王、权臣,往往都会为了掩盖自己的来位不正而采取一些不必要的措施。这在李咎看来是个坏事,既然用了不合礼法的手段,史书骂名背着就是了,千秋功过不过是一说,百姓、国家得了好处才是正道。若是为了不背骂名,或是为了彰显自己其实不是那种贪恋权柄的人,而压抑自己的施政手段,反而落了下乘。

    所以能合理地取得大雍的统治权,这也是个不错的条件。

    如果有可能,李咎甚至想把秦王的后代也一起教了,一代统治阶级不够,二代三代一起洗,应该能洗出个不错的思路。

    不得不说屠龙术真不愧是屠龙术,许多秦王之前想不通的地方,李咎给他这么上一课就解决了。特别是关于财产权的划分与当前的劳动人民、小有产者、大富商大地主、官僚体系……的不同人群的界定及关系探讨,简直是茅塞顿开,醍醐灌顶。

    李咎没有解说完整的屠龙术,只是教了基本分析方法。

    秦王确实没看出来屠龙术用到后面能斩龙,就算看出来,他也舍不得不学。随着学习一天天深刻,秦王越发对李咎口中的先祖马先生、葛先生、李先生佩服得五体投地,有时候甚至会产生“怎么不是我托生在他家,姐夫虽然学得深刻,到底说得浅显,反而耽误了我来”的痛惜感。

    如此过了一段时间,李咎得到机会见了老婆几面,就是幕僚们教作业的时间了。

    不得不说古人的智慧还是可以的,李咎掰扯完税的本质和功能和影响机制后,大家的思路就十分清晰了,再互相应证、辩驳一番,那交上来的作业,已然有了现代税制的影子。

    个人所得税,无一例外,所有人都选了阶梯计税的办法,税率有高有低,分档有疏有密,有人纯拍脑袋,有人取了许多数据学李咎的手法搭模型,根据模型算分档和税率。

    这个模型对不对的另说,反正这思路是真的有点上道了。

    征收的办法也和法令扯上了关系,秦王幕僚中有法家出身的,就在这里提出了必须以契约书留下一切交易的实证,不论是现在的房契地契,还是卖身契,或是两家买卖的契约,有是有,却都还不够完善,因此征税的第一步是建立完善的契约制度,一方面朝廷收印花税更方便,另一方面朝廷也可以获得非常完善的经济数据,相应的要保护契约人、保护交易、收税,也有了可靠的依据。

    唯一的问题是执行完善的契约制度成本比较高,需要较高的识字率和降低纸笔的成本。到这里这个幕僚由衷称赞了一下李咎在金陵、青山、大湾府搞的扫盲班,许多设计都依赖识字率,而李咎早在十年前就开始打识字率的基础,不可不说一句“高瞻远瞩”。

    不过幕僚也提到这个思路和当前的主要施政思路“牧民、愚民、士民有别、减少词讼”不一样,又需要相当长的时间移风易俗。

    李咎倒是很乐观,契约制度在大众层面涉及的是钱,是利益。不管官府打什么想法,真正生活在当下的人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一定会选择契约制,而能抽印花税和获取经济信息的至高统治者也会用好这个制度,这不就成了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从完美世界穿越诸〕〔开门迎客〕〔模拟修仙:我能看〕〔漫威之我穿越的有〕〔说他碰到你了没〕〔麻衣诡相〕〔临高启明〕〔四合院:从机械工〕〔嫁给山野糙汉后她〕〔玄幻:开局被迫下〕〔温情一生只为你林〕〔规则怪谈:要求我〕〔甲鱼修仙记〕〔从入赘长生世家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