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天萌兽:绝世妖〕〔团宠农门女将军又〕〔领主时代:开局获〕〔大秦:神榜现世,〕〔神豪:我真的是大〕〔大唐:开局传国玉〕〔我总出现在命案现〕〔蜀山执剑人〕〔三国:我在江东做〕〔新婚夜,带千亿物〕〔陆七权奕珩〕〔在偏执傅少身边尽〕〔上门龙婿免费全文〕〔我有九千万亿舔狗〕〔国运求生:我,蟒〕〔大秦:始皇帝,我〕〔逍遥驸马爷〕〔异世界:我的人生〕〔疯了吧!你管这叫〕〔我的都市武道加点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生,帮帮我……番外(高H,李斯&王月、梁医生&亭亭,4600字)
    !

    从酒店出来,空气中全是桂花的清香。

    时间还很早,街道上车水马龙,川流不息。

    李斯站在门口静静地看了一会儿新人的婚纱照,而后,微微苦笑,黯然神伤。

    今晚的季亭亭,是那么美。身着白se蕾丝婚纱的她,美得就像一个出尘的仙子。

    只可惜,这样的仙子却成为了他好友的老婆。

    从此,他连一点点肖想的机会都没有了。

    自j个月前他在梁衍照诊室外间撞破两人的关系后,第二天,他们便双双牵着手来公司、公然地出双入对了。

    而一周后,季亭亭便由原本的外科调去了心理诊室,成为梁衍照的助手。

    这一切,都表明两人是在正式的j往。

    而先前他所关心的季亭亭的病,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正出神间,忽然一个人自他身后拍了一下他的肩。s3;

    “嘿!师兄。”

    回头,是王月。

    她今日也是来参加婚礼的,作为nv方的朋友出席。

    她穿着一身浅紫se的蕾丝裙,比新娘子的婚纱简约一些,但也衬得整个人非常的漂亮,跟往常有很大不同。

    见是小师m,李斯问道:“婚礼还没结束,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我有点担心你。师兄,你还好吗?”

    闻言,李斯强笑了下,“嗯。”

    王月知道他肯定不好的,毕竟他有多喜欢季亭亭,谁都比不上她清楚。

    “师兄,我们去你家里喝酒吧?好久没好好喝一场了。”王月笑嘻嘻地道。

    “不早了,我还是送你回家吧。”李斯道。

    他何尝不知道她是想安w他?可是他现在其实更想一个人静一静。

    “哎,不要这么小气嘛!”王月笑道,“我室友这j天去她男友那边了,我一个人回家也无聊。”

    李斯闻言,微微思忖,最后无奈道:“那好吧。”

    他是知道今晚肯定要喝酒的,所以没有开车来。

    叫了出租车,两个人都坐在后座。

    王月离他很近,近得他都能闻到她身上的香味。

    到了家,李斯脱了西装挂好,然后跟王月道:“我去拿酒,你随意。”

    “嗯。”

    看着他进厨房拿杯子,王月便去了卫生间。

    对着镜子,她将原本绑着的头发放下,又补了些粉,还仔细地画了口红,直到确认一切完美,这才出去客厅。

    李斯的家里王月是来过j次的,他是属于那种朋友多的人,在学校的时候,因为家里条件不错,又是本市人,就常带同学和师弟、师m们回家开party。

    不过之前都是一大批人来,似今晚这般两个人单独相处,倒还是第一次。

    两人喝着红酒,慢慢地说着以前学校的一些趣事。

    “师兄,你还记得程师姐吗?我记得第一次跟她说话,就是在你这里。当时我看到她的时候,就想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nv人?简直不可思议。”

    王月说的程学姐,是李斯的前前nv友,也是他们学校的校花。

    的确就像她说的,长得非常nv神范儿。

    李斯听她这么一说,忍不住笑了。

    “她长得是不错,不过也没你说的那么夸张吧?”

    “哪有夸张?”王月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脸上已经因为醉意红扑扑的,“她真的很好看,她在我眼中是我认识的nv人当中最好看的了。”

    “哦?nv人当中最好看的?那男人当中呢?”李斯笑问。

    他感觉小师m好像喝得有点急了,整个人侧躺在他旁边,眼神迷蒙,头发散乱,跟平时那个爽快的nv孩子有j分不一样。

    这样的她,多了一些小nv人的魅力。

    nbsp;“男人当中啊,”王月瞥他一眼,又飞快地转移视线,吃吃笑道:“男人当中最好看的,当然就是师兄你了。”

    “我?”李斯本来就是随意一问,听她这么一说,倒是来了兴趣,忍不住问道:“那你说说,我怎么好看了?”

    “嗯……”这个问题对于喝醉了的王月来说似乎有些难度,她微微皱眉思索了一阵,这才往李斯那边挪了一点,然后凑近他跟前,指着他的眼睛,笑道:“师兄,你的眼睛特好看,里面像是有星星。”

    李斯失笑。

    小师m是真的醉了,他正准备劝她去床上睡觉,却见眼前近在咫尺的nv孩子忽然伸手摸向他的唇,轻轻地摩挲一阵后,眼神痴迷地道:“还有你的嘴唇,我每次看了都很想咬一口。”

    说完,不待李斯反应,她居然真的张开嘴,对着他的双唇咬了下去。

    “唔~”

    被突袭的男人忍不住发出一声吃痛的闷哼。

    正想教训一下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忽然间眼前的一幕却让他愣住了。

    只见王月在咬完他的嘴后,竟然伸出粉红的舌尖来t了自己的唇一口,而后喃喃道:“师兄,原来你的嘴唇是红酒味的。”

    她的动作,配合她的话,简直像个妖精。s3;

    哪里还是原来哪个大方爽朗的小nv孩!

    李斯的喉结紧了紧,他深呼口气,让自己平复下来,然后起身抱起王月,沉声道:“你喝醉了,我抱你去躺一会儿吧。”

    “没醉,我没醉。”王月窝在他怀里,小声地道。

    哪里没醉?

    这样的娇软、小nv人,平时是绝对不可能在她身上出现的!

    李斯无奈地叹气,脚步却丝毫不停,一直抱着她走去客房。

    将她放到床上,李斯又帮她脱去鞋子,正要盖被子时,忽然间,手又被抓住了。

    “师兄,我x口好痛,你快帮我看看。”

    说着,她拉着他的手,按在她不停起伏的ru房上。

    手下的触感,柔软、饱满、温热,李斯一碰上去,脑中就轰地一声炸开。

    他正天人j战中,王月却已经抓着他的手直接从x口伸了进去,然后拉着他不停地捏着。

    “师兄,我x口好痛、好痒,你帮我揉揉好不好?”

    因为是抹x礼f,里面只有薄薄一层x贴,此刻因为她的动作,早已经滑落了。

    于是,李斯一下子就摸到了她滑腻的ru房,以及她的ru尖。

    方才一直强自克制的自控忽然间就消失殆尽了,李斯蓦地翻身压上她,哑声道:“好,师兄给你揉。”

    说完,他便微微用力,将她浅紫se的礼f拽下来。

    她x前雪白的两团一下子就滚了出来,平时她总是穿宽松的衣f,没有想到原来这么有料。

    李斯将她喊着痛痒的左ru抓在手里,轻轻地捏着,然后问她:“现在好点儿了吗?”

    “嗯~好舒f~师兄,你捏得好舒f~”

    她微微闭眼,舒f地娇哼。

    小腹的火已经在不停地冒了,偏偏身下的人还在嘟囔道:“师兄,那边也捏捏。”

    这下,李斯是真的决定要让她为自己惹火的行为负责了。

    他伸出空着的大掌,捏住她另一边的ru房,大力的动作着。

    “啊~师兄,你真好~”

    见她那模样,已经是深陷yu火了。

    李斯g脆直接低头咬住她的ru头,轻轻地t弄着。

    “啊~师兄~啊~”

    ru头好痒,浑身都好痒,王月说不出来自己想要些什么,只是情难自禁地想夹紧双腿。

    然而,李斯却不许。

    他一只手已经伸到了她的腿间,温柔地按揉着。

    “月儿,”他离开她已经娇俏挺立的ru头,去轻啄她的唇,问道:“告诉师兄,你之前有别的男人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我一个治疗术下去〕〔未婚妻她突然变A了〕〔墨桑〕〔穿书后我又把男主〕〔科技之虚拟实验室〕〔重生年代之发家致〕〔逍遥始神〕〔斗罗:开局被小舞〕〔海贼里的狂笑小丑〕〔全民网游,开局推〕〔非正式探险笔记〕〔我在诸天角色转换〕〔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