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天萌兽:绝世妖〕〔团宠农门女将军又〕〔领主时代:开局获〕〔大秦:神榜现世,〕〔神豪:我真的是大〕〔大唐:开局传国玉〕〔我总出现在命案现〕〔蜀山执剑人〕〔三国:我在江东做〕〔新婚夜,带千亿物〕〔陆七权奕珩〕〔在偏执傅少身边尽〕〔上门龙婿免费全文〕〔我有九千万亿舔狗〕〔国运求生:我,蟒〕〔大秦:始皇帝,我〕〔逍遥驸马爷〕〔异世界:我的人生〕〔疯了吧!你管这叫〕〔我的都市武道加点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皇上恕罪4
    !

    谢清璎这一觉睡得极好。

    她做了一个美梦。

    梦中,她的哥哥谢澜远一袭绯se官f,挺拔昂然。

    而她,穿上了j年未碰的nv装,着一袭湖绿se的衣裙,站在一个漂亮的湖边,欣赏着湖光美景,自由自在。

    真好啊……

    好得她都不愿意醒过来。

    但是最终,她还是不得不醒了过来。

    因为她感觉自己无法呼吸了。

    她的唇被人堵住,完全呼吸不了新鲜的空气。

    半梦半醒间,她蓦地睁开眼。

    而后,她看到了一张俊颜在眼前放大。s3;

    凌厉的眉,笔直高挺的鼻梁,深邃的双眸,纯烟的瞳仁,长长的睫mao……

    这张脸,放眼整个大胤,都再也找不出第二张来。

    谢清璎一下子吓得魂飞魄散。

    尤其是,她发现这张脸的主人正在t舐她的唇时。

    “皇……皇上……”她吓得牙齿都在打颤。

    萧尘陌遗憾地叹息一声,恋恋不舍地放开她的唇,却并不从她的身上下去,依旧紧紧贴着她。

    “ai卿醒了?”他极烟的瞳仁盯着她,淡淡地道。

    谢清璎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了,她看一眼头顶,方才想起来自己此刻身在何处。

    心念电转间,她微微垂眸,小声道:“皇上可是要午休了?臣这便下去。”

    说完,便轻轻地移动着身子,yu溜下床去。

    但是萧尘陌岂容她得逞?

    他双臂架在她两侧,并不如何用力,却将她的去路全都封死了。

    “皇上……”谢清璎无奈,只好停了要下床的动作,偷偷用眼风瞥一眼他,见萧尘陌盯着自己的眸光灼灼,一下子心跳得都快蹦出来x口了,她心中快速地想了一遍措词,方才小心翼翼地道:“请皇上允许臣下床吧。”

    “呵~”萧尘陌轻笑,觉得她明明怕得要死却又强作镇定的模样甚是可ai,忍不住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一口,道:“下床g什么?时辰还早呢。”

    再次被轻薄,让谢清璎彻底傻眼了。

    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虽说外袍已经不见踪影,但是中衣还在身上,束x也没有解开,不由稍稍放下心来。

    然而对着萧尘陌的行为,想假作无视已经是不可能了。

    她只好y着头p道:“皇上……皇上若是此刻有情致,可让李公公宣淑妃娘娘前来侍奉。”

    当今皇上登基之后一直未立中

    宫,目前后宫里位份最高的,便是芝兰殿的淑妃江氏了。

    萧尘陌闻言,眼底闪过一丝不悦。

    他伸指轻轻摩挲着她光滑的下颌,淡淡道:“有ai卿在此侍奉即可。”

    他的动作,配上他的俊美无俦的俊颜,倒也谈不上多轻浮。

    可是,却绝对不该是一个皇帝对一个臣子做的。

    谢清璎浑身一僵,她咬了咬牙,最终还是小声提醒道:“可……臣是男子,怕是不能侍奉皇上。”

    她这句话简直直踩萧尘陌的痛脚。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她是男子了!

    这也是他每次见到她最想发火的原因。

    为何要是男子?

    为何既已经是男子,还偏偏占据他的心神,让他心心念念?s3;

    可恶,当真可恶!

    想到此处,萧尘陌忽然间起了坏心。

    他蓦地张嘴,咬上她小巧的耳垂,用舌尖轻轻地含吮着。

    “嗯~”

    谢清璎此生从被被人如此对待过,一下子便觉得一g电流从耳垂处涌向四肢百骸。

    一下子,她的气息便乱了。

    她惊惶害怕又不知所措地看着头顶上方的人,伸手轻轻推他,但是又使不出力气,也不敢使力气。

    明明是恶意戏弄她的,但是一触及她软软的身子,萧尘陌自己倒先按捺不住起来。

    吸吮了一阵,放开她小巧的耳垂,萧尘陌意味深长地道:“谁说只有nv人才能侍奉朕?男人也是可以的。”

    这句话如同上元夜的焰火般,在谢清璎耳中轰然炸开。

    等到脑中那阵轰然巨响过去,她才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皇帝,大胤的君主,半晌说不出话来。

    她这吃惊的模样令萧尘陌龙心甚悦,他于是决定好心地给她科普一下。

    “ai卿平日可读过一些春宫册?”

    “微臣……未曾读过。”

    谢清璎仍旧没有回过神来,但是快速回答皇上的话已经成为了她三年来的习惯,即便处于震惊之中,仍旧是下意识的反应。

    他就知道她没读过,不仅没读,看她方才承受他的吻那呼吸都不顺畅的样子,只怕都还未开过荤呢。

    这一点还是很值得高兴的。

    他不愿意她亲近过任何人。

    他微微一笑,说不出的风姿卓然。

    “那想必ai卿不知道,男人与男人之间,也是可以欢好,共赴巫山云雨的。”

    n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我一个治疗术下去〕〔反派:被逐出师门〕〔未婚妻她突然变A了〕〔墨桑〕〔穿书后我又把男主〕〔科技之虚拟实验室〕〔重生年代之发家致〕〔逍遥始神〕〔斗罗:开局被小舞〕〔海贼里的狂笑小丑〕〔全民网游,开局推〕〔非正式探险笔记〕〔我在诸天角色转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