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外挂傍身的杂草〕〔前方高能〕〔神医佳婿〕〔玲珑入骨〕〔穿越之傻王哑妃〕〔始尊〕〔战少,你被捕了!〕〔我的帝国〕〔武道战神〕〔史上最狂赘婿〕〔末世胶囊系统〕〔重生支配者〕〔位面之狩猎万界〕〔杀仙传〕〔快穿有毒:高冷BO〕〔重生豪门:影后娇〕〔文娱帝国〕〔奶爸圣骑士〕〔都市最强奶爸〕〔我在漫威无限抽卡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 第十三章:谁敢动!
    第十三章:谁敢动!

    司马元惨叫声骤然而起!

    一干大臣齐齐倒抽口气!呆了,愣了!

    司马莲惊跳而起!疾步冲下阶梯到了惨叫连连的司马元身边。

    看他那条已是扭曲变形下垂着的手臂,震惊又是愤恨的看向镜司怜。

    “皇儿这是作甚!”

    这贱种,胆敢伤了她弟弟!

    而且,她是哪来这么大的力气只一瞬间便折断了司马元的胳膊!

    这一声指责后,听司马元惨叫更甚,也是暂时顾不得其他,急急转头传唤,“快,御医,李御医……”

    “谁敢动!”

    不待她话说完,已被镜司怜冰冷的声音打断。

    那李御医已是急急的准备出列,却是听此,神色一阵慌张的顿住脚步,低下了头。

    司马莲扭曲了脸,转首看向她,“皇儿这是何意?国舅纵使有错,也罪不到要废掉一条手臂!你如此心狠,这是要寒了母后的心。”

    镜司怜嗤笑,“一次次对本宫不敬都不算重罪,那母后觉得什么才算重罪?不是本宫要寒母后的心,是母后要寒了本宫的心!”

    司马莲咬牙,狠瞪镜司怜。

    心中思绪百般回转,见镜司怜眼中的冷意渗人,心头一惊。

    这……真的还是那个愚蠢好骗的贱丫头吗?

    明明还是那张脸,可周身的气息与眼中的冷意叫她都看着心惊!

    怎么回事?难道这才是这贱种的本性?以往,只是装的?

    所以才能轻松折断司马元一条手臂?

    不,不可能!她自认阅人无数,绝不会看错。

    一个人再怎么装,总会有破绽,眼神是骗不了人的。何况这贱种又年幼,怎会有那么深的城府?

    这贱种,是真的变了!

    可一个人一夜之间,真能改变这么多?

    在她震惊之余,镜司怜已是一步步的踏上阶梯,越过司马莲之前所座的位置直奔上首龙椅一侧位置。

    司马莲心中怒意更深。掺杂着嫉妒,恨不能现在就上去将镜司怜拉下来。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她会坐在那高高的龙椅上!

    那个位置只能是她司马莲的!

    像是看穿司马莲所想,镜司怜心底冷笑一声。

    前世她居然惨死在这等货色手中!现在想来,那时真是太愚蠢!愚蠢天真到极致!

    想着,勾唇冷笑声,微一拂袖,端庄入座。

    看下方极力想隐藏嫉妒神色却是未能成功的司马莲,眯眼看向哀嚎不止的司马元。

    “司马元。周尚书季侍郎,你们可知罪?”

    沉浸在镜司怜折断司马元胳膊的震惊中还未回神的周尚书与季侍郎听这话,猛地浑身一僵,立时的跪伏在地。

    “殿下息怒!臣等不知!”

    而捂着胳膊疼的满头汗的司马元则是咬牙切齿,那眼神恨不能上去活撕了镜司怜。

    “不知!”

    “哼!不知!”镜司怜一拍手下龙椅扶手。

    稚嫩的声音有着不容置喙的威严,“本宫看你们清楚的很!”

    同样都是怒拍扶手,司马莲之前那重重一下,被惊到的只有司马元而已。

    而她这一拍,却彷如能震慑人心,让除左太傅外原本都没怎么回神的一干大臣立时低了头,齐齐道。

    “殿下息怒!”

    这一拍,更是让原本还想狡辩几句的周尚书与季侍郎浑身一颤的,脸几乎贴到了地面。

    后背惊得一后背冷汗,“殿下息怒啊!”

    真是见鬼了,平日里,可没人见过这位公主发过火!

    偏这不发火则罢,这一发火,真真能叫人吓破胆了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影后,你老公偏执〕〔宫少,你老婆又上〕〔金色的探险家手稿〕〔清宫枭宠:败家福〕〔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都市巅峰雷神〕〔从骑士开始进化〕〔季先生每天都在吃〕〔夏先生,你人设崩〕〔成为英灵的我要去〕〔冥王宠妻,冰山娘〕〔春秋武神〕〔重生之剑神〕〔抱花眠〕〔极品老木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