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只愿与你共白头〕〔霍夫人是个小哭包〕〔天才纨绔〕〔七等分的未来〕〔毁天屠帝〕〔笑傲仙缘〕〔苏爽世界崩坏中[综〕〔我生卿未生〕〔神武变〕〔万古帝尊〕〔仙御〕〔帝神通鉴〕〔重生之最强龙神〕〔萌妻十八岁〕〔都市阴阳师(都市〕〔武侠仙侠世界的厨〕〔秦立楚清音〕〔绝色总裁的极品狂〕〔枭雄〕〔近卫高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 第三十九章:原来是在这幽会呢!
    第三十九章:原来是在这幽会呢!

    成片枫树,将红未红。

    那道白色身影立在其中,隐隐红辉映衬下,有种梦幻的美感。

    让镜司怜忍不住回想起,好些年前,那一片血红中的他……

    强制自已收回心神。

    听流痕道,“殿下,今日天气不错,要出去走走吗?”

    镜司怜沉默了下,随即点头。

    在流痕淡淡的暖笑中,抱着小狐狸出门。

    二人前后步出院子,选择枫树林内湖间凉亭落座。

    初秋的湖景,带着些微凉气息,午后赏景,别有一番滋味。

    婢女上了茶与糕点,镜司怜喂小狐狸吃了几块后,便是看向一边的棋盘。

    以往,经常与流痕在这亭内对弈弹琴的画面,仿佛还历历在目。

    “殿下,要下一局吗?”

    镜司怜微怔,看向流痕。

    微点头。

    顷刻,亭内就只余下偶时的落子之声。

    好一会儿,流痕看着举棋不定的镜司怜问。

    “殿下有心事?”

    镜司怜落下一子,“无。”

    流痕笑,“是吗。”

    “你有心事吗?”

    流痕答,“有。”

    镜司怜抬头看他,“哦?你也会有心事?”

    流痕笑意不变,“人有七情六欲,流痕无不同。”

    “是吗,那什么心事,可以说来听听吗?”

    流痕落下一子后,看着她,“殿下的心事是什么?”

    “……”镜司怜微怔。

    “哟!小公主!”

    不待她开口,便是听一道声音传来。

    镜司怜转首,见姑苏晨宇与南宫瑾二人身影走了过来。

    不削一会儿,便是已到到了亭内。

    姑苏晨宇视线在流痕与镜司怜身上循环了下,一脸坏笑又道,“原来是和你家流痕公子在这幽会呢!”

    镜司怜对着腿上抱着颗糕点啃得正欢的小狐狸道,“咬他。”

    姑苏晨宇嗤笑,“就它!能听懂人话……”

    不想话没完,已是被小狐狸扑了个满面!

    “哇……我的脸!别抓本公子的脸啊!”

    “这什么呀?这么小也太凶残了吧!师兄!救脸啊!”

    暗处谢玖夜看着那被小狐狸死抓头不放,急的跳脚的身影,冷哼,活该!

    南宫瑾在一旁看的发笑。

    “公主这只小狐狸,可真是与众不同。”

    不愧是极地雪狐啊!该说,不愧是百里兄送的极地雪狐!

    姑苏晨宇扯不下小狐狸,鬼叫道。

    “果真是什么人养什么样的狐狸!哇说了不许抓脸!也不许咬耳朵!”

    不理会那边姑苏晨宇叫喊。

    南宫瑾对着镜司怜微微一抱拳。

    “其实瑾是来向公主辞行的。”

    镜司怜扬了下眉,“晗珏掌门要走?”

    “正是,突发急事,不得不离开。愿下次到镜沧,还能如现在一般,在皇公主府小住一段。”

    镜司怜笑,“皇公主府随时欢迎晗珏掌门。”

    南宫瑾也是笑,“如此,瑾便当真了,下次前来绝不会客气。”

    “如此甚好。”

    “哈哈……瑾与公主果然很合缘。公主给了瑾这个方便,瑾也不能不回礼。”

    说着,自袖间掏出一枚色泽通透的墨色玉佩抛到镜司怜手中。

    镜司怜翻过来一看,挑眉。

    南宫瑾道,“这是我天苍的门主令,只是是副的。”

    镜司怜问,“所以晗珏掌门这是何意?”

    “意思就是,公主以后就是我天苍的副掌门了!可调动我天苍全数门众!高兴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罗依依与沈敬岩小〕〔厉少宠妻至上〕〔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神戒缘〕〔萧尘〕〔娱乐之从吐槽大会〕〔紫阳小师叔〕〔山野汉子旺夫妻〕〔拳皇在诸天世界〕〔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我能后悔一万次〕〔虎行全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