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外挂傍身的杂草〕〔前方高能〕〔神医佳婿〕〔玲珑入骨〕〔穿越之傻王哑妃〕〔始尊〕〔战少,你被捕了!〕〔我的帝国〕〔武道战神〕〔史上最狂赘婿〕〔末世胶囊系统〕〔重生支配者〕〔位面之狩猎万界〕〔杀仙传〕〔快穿有毒:高冷BO〕〔重生豪门:影后娇〕〔文娱帝国〕〔奶爸圣骑士〕〔都市最强奶爸〕〔我在漫威无限抽卡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 第一百七十七章:为什么我不行?
    第一百七十七章:为什么我不行?

    她一楞,随即抬脸,“你……”

    话没说完,下颚被轻捏住。睁大着眼见他脸压了下来!几乎是在他唇触碰到她唇的瞬间,镜司怜一个后反应的用力推开了他!

    推开后,连连后退几步,脸色刷白的怒吼。

    “你想做什么?”

    流痕被推的后退几步,站稳身子后,黑眸似是带着些哀伤看她。

    唇角牵起抹苦涩笑意,“为什么我不行?”

    镜司怜微怔,眸露疑惑。不解他的话,对他唇角那抹笑,更是感焦躁难受,心一紧一抽的疼。

    完全不知道自已为何会有如此的反应,她咬牙,“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恕说完便是疾步冲出房间。

    一路飞跃着落在后山,停在一颗古木上,靠着粗壮的树干,手抚上紧疼的胸口。

    “……究竟为什么?”

    咬牙,强迫自已收回心神,不要去想,不能去想。

    刚收回一点心神,猛地感应到后背一凉,同时的,一阵低沉嘶哑‘呵呵呵’的阴森怪笑在耳边响起。

    仿佛是贴着耳边的那种阴冷小声,叫她一惊!

    手腕一动,隔空一掌扔向后背,人也是瞬间飞出十几米距离。

    挺稳在一个交叉树干上后,镜司怜急忙转身看去,却是未见任何人身影。

    眯眼,左右观察间,后背凉意又起,‘呵呵呵’声再次传进耳中!

    袖间一把手枪落下,抓紧的同时她沉着脸转身,‘砰砰……’的几声枪响,却是仍未见任何敌人身影。

    ‘呵呵呵’的那阵阴森怪笑又起,仍是子后背传来。

    镜司怜眯着眼不再动作,直到那怪笑停止。

    后背阴森的冷意似是加重。

    “哎呀呀,果真是变了!这都不怕!和小时候简直判若两人啊!”

    嘶哑干涩,难听至极的沧桑声音,在这深深的林间,尤为渗人。

    镜司怜冷勾下唇,“知道小时候的本宫,看来是老故人啊!”

    “呵呵呵呵……果真是变了!让我看看,究竟是不是真的被转魂了!”

    镜司怜一楞!

    转魂?

    是她所想的那个意思?

    闭眼,感受身后阴冷的气息,手腕再次一动,一枚纤细的铜针急射而出!同时的,身形一个飞跃,瞬间闪离几米距离!

    而原地,一阵雷光闪烁,雷光中心处,一娇小的身影被裹其中,喉间发出阵阵嘶哑的惨叫!

    噼里啪啦的雷光中心出,身影随着被电击,一阵阵的抽搐!

    惨叫的同时也是一阵咬牙切齿的低吼,“你这该死的贱种!”

    镜司怜冷笑,手腕一动,再是几根铜针急射过去!加大了电击的同时,也是叫那声音发出了疯狂的嘶吼!

    随着这阵嘶吼,那强烈的的雷光被弹了开!强劲的真气横扫周围!镜司怜落稳在一颗古木上,眼见此景,飞身后退!

    然那明显被电的周身都散发出焦味浑身都是漆黑的身影却是一个闪近!速度快的叫镜司怜甚至没能发音,眼看喉咙要被掐住!

    腰间骤然一紧,在那欲掐住她脖子的手一个握紧间,身子被带着飞远。

    熟悉的胸膛触感,似曾相识的心跳,镜司怜怔楞楞的抬眼。见流痕沉着的神色,心一跳。

    来不及让她多说什么,那道身影已是追了过来!

    凌空一掌袭过来,流痕带着她一个侧身避开。

    但那黑影却是身形一个扭曲,以着一种常人绝对办不到的身体扭曲度,一掌改袭他怀中镜司怜!

    镜司怜眸色一动,这个动作?

    眼看闪躲已是来不及!调动真气正欲急急接下这一掌,流痕却是带着一个转身!

    重重一掌落在他后背!

    接下这一掌的同时,他也是一个凌空变向,带着强劲真气的一掌正中黑影右胸。

    黑影被击中,顿时一口鲜血吐出!

    急急的后退,落至十几米外树干上。

    而流痕,也是带着镜司怜闪身落下。

    那黑影半蹲在古木枝干上,捂着右胸眸色阴森的看向镜司怜与流痕。

    “你就是那个流痕?”

    流痕眯眼看他,似是未打算回答他的话。

    那黑影阴着神色看他好一会儿,突然又是一阵呵呵呵诡异的阴笑!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呵呵呵……或许被转魂的不是……”

    即将出口的话,又是被一口急急呕出的血打断!

    眼看着对面多到身影飞来,黑影眯眼再是阴森的看下镜司怜与流痕,闪身远离。

    几十道白色身影越过镜司怜与流痕身侧飞身追上。

    镜司怜皱眉喊道,“量力而行!你们不是对手!不要平白丢了性命!”

    白色身影齐齐应声,话音随风散在林间。

    这后,镜司怜看向流痕,见他脸上毫无血色,立时的抓上她手腕。

    流痕却是反抓住她手腕,一笑,“我没事。你先跟闻昭回去,我去帮忙……”

    “帮什么忙?你受伤了!“

    那一掌有多重,镜司怜怎会不知道!

    流痕见她焦急的神色,笑着轻抚她脸,“你在担心我?”

    镜司怜一楞,咬牙,“……你是因为我受伤的。”

    流痕道,“只是这样?”

    镜司怜皱眉,正待开口,却见流痕突然捂着胸口。

    急忙扶住他,“你怎么样?”

    流痕笑,“没事……”只是话没落,一口血急急吐出了口!

    这个后,身形都是不稳了下,向着镜司怜靠下。

    镜司怜咬牙扶紧了他,听他笑道,“抱歉,好像伤的是有点重了。”

    镜司怜一听道,“那是当然!我都能看出那掌的威力!你……”

    话没完呢,听流痕靠在她耳边轻道,“我先睡一会儿,就一会儿……”

    话落,已是昏迷了过去!

    镜司怜脸色一白,扶着他靠坐在树干上,探上他手脉。

    越探脸色越是白!脉象好虚弱,且有些奇怪!

    “殿下!”

    也待此时,闻昭闻巽闪身落下。同时的送上瓶药给镜司怜。

    “这是治疗内伤的圣药。原本王爷交给我们已备殿下不时之需的,正好可以给流痕公子服下。”

    镜司怜急忙伸手接过,开了药瓶给流痕服下。

    这后又是探上他手脉,过人这脉象很是怪!

    抓着他手臂,吃力的带着他回到寝室。吩咐厨房熬了药给他喂下,这后镜司怜坐在床边,呆呆看着他。

    她像是很久没有认真的看过流痕。

    不想看,也是不愿看。

    现在这么静静的看着,这才发现,他像是清瘦了,眼下隐隐有着黑影,因为受伤而惨白的脸色,尽显疲惫。

    镜司怜静静的看着,不懂他为什么又要为她挡掌。

    前一次他为她挡剑,她怀疑是苦肉计!

    那次,还在心底唾弃自已!

    然这一次……

    难道她还要怀疑,这是苦肉计?

    但……想到前世的种种,叫她能不去想!不去怀疑!

    越想,脑内越乱,一团乱麻!

    趴在床边看着他,看着看着,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直到半夜,悠悠转醒,听床上人一阵阵轻唤。

    “怜儿……怜儿……”

    镜司怜微楞,揉了下眼看去,见流痕眼闭着,眉心紧皱着,并未清醒,想来是梦呓。

    凑近给他拉了被子,又是听他几声轻唤。

    皱眉,他唤的是她的名字!

    为何?

    掖好了被子,正待收回手,手腕却是被抓住。

    看着床上人缓缓睁开的眼,那眸色中似是带着迷茫与惊恐。

    从未见过他这种神色,镜司怜一时有些呆。

    半晌,见他突然一笑,听他轻道,“你在。”

    镜司怜神色一动,有些尴尬,“你受伤了,我……”

    话没完突然不黑一个拉扯,下一瞬已是落在床上!腰被环紧,人也是被紧紧的抱住,流痕脸埋进她颈间。

    “怜儿……”

    随着一声声,越见越小的轻唤,镜司怜呆了,僵了。

    良久良久,在那一声声低喃的轻唤不再传来时,她缓缓的僵硬的低眉。

    肩上,流痕头压在上,呼吸一下下的轻触她颈间。

    微暖的气息与心跳,莫名的似是有种熟悉感!

    想到此,镜司怜脸色又是一变。

    究竟为什么?为什么总是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

    试着将流痕环在她腰上的手拿开,却是试了几次没能成功。

    她盯着帐顶,看了会儿。

    咬牙,手上一个用力,将那手臂挪开,身形一动,下了床。

    看着床上人良久,想步出房门,却终是没能迈出那一步。

    最后折回,又是坐回床边凳子上,趴在床边,渐渐的睡了下去。

    醒来时,发现是睡在床上。

    她一惊,转脸,正对上流痕一张温笑的脸。

    “醒了?”

    镜司怜皱眉,撑起身子。想责怪他将她搬到床上,但是看呢张惨白的脸,却是开不了口。

    心下叹口气道,“你什么时候醒的?伤势如何?”

    说着手也是探上他手脉,探了会儿,眸色动了下。

    “你昨晚的脉象很是奇怪。但是现在……”

    隐隐只有虚弱,没了昨晚那怪异的感觉了。

    流痕笑,“昨日伤的太重,脉象紊乱很正常。”

    镜司怜听此,微疑惑,但一想,也是觉得确实会有这种情况。

    正待下床,听他道,“你照顾了我一晚,需要休息。”

    镜司怜看他,“不用。朝上有事。”

    下床,却是被他抓住手腕,“怜儿!”

    镜司怜咬牙,“为什么要这样唤我?我还并未及笄,你以前不都是唤丫……”

    说着一楞!

    唤‘丫头’?

    是啊!以前流痕总唤她丫头!前世,是在她及笄后,改口唤怜儿的。

    但是,他是有多久没唤过她丫头了?

    好像……

    自从她重生回来后,他便很少那般唤她了?为什么?

    镜司怜微眯着眼,静静的看着流痕。

    半晌,道,“你以前总是唤我丫头,为何突然改口?”

    流痕看她会儿,温笑,“你长大了呀,我不能这样唤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影后,你老公偏执〕〔宫少,你老婆又上〕〔金色的探险家手稿〕〔清宫枭宠:败家福〕〔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都市巅峰雷神〕〔从骑士开始进化〕〔季先生每天都在吃〕〔夏先生,你人设崩〕〔成为英灵的我要去〕〔冥王宠妻,冰山娘〕〔春秋武神〕〔重生之剑神〕〔抱花眠〕〔极品老木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