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汉世祖〕〔清穿之佛系七阿哥〕〔嫁给偏执战神后(〕〔遮天之凡体至尊〕〔从恋综出道当明星〕〔都市之天蓬元帅〕〔家父汉高祖〕〔九叔世界之超级强〕〔每天都在醋自己[快〕〔木叶:新的火之意〕〔1983:从分田到户〕〔快穿:重生女主拿〕〔赤之沙尘〕〔重生之山村小村长〕〔农门庶女惹人宠〕〔订婚夜,我成了前〕〔他是不是在撩我〕〔全世界都帮我成为〕〔柯南之我被卧底包〕〔某美漫的医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人生副本游戏 第七十三章:请君入瓮(求收藏求追读求月票)
    刷——

    何奥拉开了窗帘,清晨的阳光透过硕大的落地窗将整个屋子照亮。

    他靠在窗户上,静静的注视着眼前身穿简单作战服的青年。

    青年看起来二十八九岁的样子,他身上的作战服与联邦调查局的作战服有些相像,但是并不是联邦调查局的作战服,看起来应该是是某种民用版本。

    那青年看到何奥出现,明显一惊,但是窗户已经被何奥堵住,他三两步退了回去,准备拉开房门,但是无论如何拧动门把手也拉不开房门。

    何奥在他进来之后,就顺手用顶门器把门顶死了。

    他的计划并不复杂,说白了就是请君入瓮。

    他综合了一下前天家里被翻找的痕迹和在图书馆门口监视他的眼线的情况,猜测这两拨人应该是属于同一拨人,而他被关注的原因应该是对方应该是想要在他的身上找到什么东西。

    何奥不知道他们在找什么,但是这并不重要,他只需要抓住一个比较大的‘老鼠’,就能解开心中的疑惑了。

    被动的等待事情的变化并不是他的性格,主动出击,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最大程度的保证自己的利益。

    所以他在昨天中午使用超忆发现了监视他的两个眼线之后,并没有拆穿,而是特意的把伊嘉莉留下的那本《无畏的晨曦》装进了口袋里,带回家。

    同时在回家的路上解决了那两个眼线,伪装成谨慎要保护重要物品的样子。

    虽然他也不知道对方想要的是什么,但是只要让对方以为他把重要的物品带回了家就可以了,无论怎么样,对方肯定都会上门尝试的。

    而且有过一次逃脱成功的经历之后,对方会更自信,也会更加的肆无忌惮。

    所以他一早先是和上司请了假,然后假装出门,果然在楼下发现了新的监视他的人,他装作不知道,继续沿着上班的路走。

    随后他走了一半突然绕了回来,绕开监视的人,从公寓楼楼梯间后面的小门进入了楼梯间,一口气上了37楼,再次回到了家。

    昨天他就确认过了,公寓门口的走廊里并没有监控摄像头,他早上离开的时候,旁边也没有邻居在暗中窥伺他。

    所以他大摇大摆的穿过走廊回了公寓,拉上了所有窗帘,躲在黑暗里静静的等待着‘老鼠’上门。

    只是他没想到这老鼠过于大胆,他回来的时间已经卡的很紧了,前后不到二十分钟,居然只等了十来分钟,对方就上了门。

    然后他就直接把这家伙的退路堵死了。

    青年发现拉不开门之后,回过头来,面带笑容的看着何奥,“老爷子,”

    他从衣服里掏出来一把小巧的手枪,一点点的拧上消音器,“本来我昨天就想开枪了,就是怕枪声引来警察介入,但是没想到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恰巧,我今天特意带了消音器,我能体会你活这么大年纪,活够了的心情。”

    他缓缓抬起手,用枪对准何奥,“老爷子,不痛的,我送你上路了,还能为社保集团减少一份养老金不是?我这也是为晨曦市做出贡献了。”

    “你要杀我?”

    何奥侧了一下头,清晨的光辉洒在他纯粹的银发和宛如刀剑削过的坚毅苍老的脸庞上。

    “老爷子,很快。”

    青年脸上的笑容逐渐变得残忍,他似乎很享受杀人的乐趣。

    他的食指缓缓按在扳机上。

    砰——

    一股巨力突然打在了他的手腕上,顿时剧烈的疼痛让他手掌一松,枪口偏斜,一枪打在了侧边墙壁上,随即他的手被那股巨力以拧,手中的手枪顿时飞了出去。

    啪——

    苍老的手掌从空中接住了这把枪。

    “你···你···”

    青年呆呆的看着把玩着手枪的何奥,似乎无法理解刚刚还在窗户边上的何奥怎么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前,还夺走了他的枪,而且这老头不是一个瘸子吗?

    “年纪大了,喜欢跑步,只是跑的比较快,”

    何奥缓缓举起了手中的枪,对准了青年的眉心,“联邦法律,当住宅遭遇非法入侵或暴力袭击,并且受到生命威胁的时候,主人、租户、委托保管人等,有权使用致命武力来保护自身和财产的安全。”

    他看着青年迷茫的眼神,平静的解释道,“也就是说,我现在杀了你,是合法的。”

    这条法律并不是何奥看到的,是很久以前瑞吉特和伊嘉莉闲聊的时候,伊嘉莉告诉他的,当何奥进入这种相关场景的时候,这些记忆自然的浮现了出来。

    “老爷子,咱们有话好好说。”

    青年咽了口唾沫,有些恐惧的看着何奥。

    何奥平静而冷漠的眼神告诉他,何奥真的会杀人,这种眼神,他只在帮派老大身上见到过。

    “你在找什么?”

    何奥冰冷的注视着他。

    “我不知道!”

    青年连忙摇头,然后他在何奥的注视下,身体僵硬了一下,仿佛回想起了什么,再次疯狂的摇头,“你杀了我吧!我不知道!”

    砰——

    何奥没有任何犹豫,一枪打中了青年的小腿,鲜红的血液汩汩流出,青年腿一颤,直接跪了下来。

    他看着何奥,张了张嘴,但是什么都没有说,仍旧是一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样子。

    “我曾经听过这样一种刑罚手段,”何奥平静的注视着他,目光里涌动着压抑的疯狂,

    “将人埋在泥土里,只留下一个脑袋,然后在他的头上切上一个十字开口。

    从这个开口处灌水银,水银会腐蚀肉体,随着水银的灌入,受刑者会越发疼痛难忍,但是他们浑身被固定在泥土里,无法移动,无法挣脱,于是他们只能不断的扭动,挣脱了自身的‘皮’,只剩下血肉从开口窜出···恰好,我家里正好有一点水银···如果你觉得不够,我可以再去买一点。”

    “是市长!!!”青年颤抖着大喊道,“我是鳄鱼帮的,我们老大让我来你家找和市长有关的东西!!!”

    他索性松开了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赵浪秦始皇〕〔明日星程〕〔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猎谍〕〔十分红处〕〔误入歧途苏玥〕〔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秦云萧淑妃〕〔重生后被七个哥哥〕〔叶长歌〕〔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