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沈娴秦如凉〕〔恋综孕吐,病娇影〕〔明明是路人却在论〕〔青春岁月之致青春〕〔后妈对照组靠熊在〕〔从洪荒开始到诸天〕〔我的寒门赘婿〕〔我伪装成了美少女〕〔修仙从时间管理开〕〔成为妹妹的食物后〕〔冤种女皇的富国指〕〔论从天才到大能〕〔求求了,恶毒真千〕〔吞天剑帝〕〔我在靖安司悬壶三〕〔穿书大佬她视金如〕〔当时明月照彩云〕〔万相之王〕〔人在四合院靠救助〕〔豹豹我呀?大概是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开局为帝,完全苟不住 第6章 大楚飘凌,深感己力不足
    魏皇宫,后侧,朝春宫。

    刚刚踏入朝春宫的太后,突然仿佛心有所感,回头看了一眼,瞬间就有一人迅速来到她的身边,低语几句。

    太后闻言之后,脚步微微一顿,眼神之中寒光闪现,淡淡一句:“长公主回来了....”

    跟在身后的太尉脚步微微一顿。

    “楚曦?那我们不好动手了...”太尉闻言,亦是摇摇头。

    长公主回归,手中拥有着先皇御赐长天剑在手,再配合着长公主的身份,确实不太好动手了。

    “楚翰天就是一个废物,她此番回来,估计是想保他性命,虽然没有死,但没必要在楚翰天身上太费周章,这长公主可不是好惹的...”太后面色不变,淡淡的开口。

    显然对于楚曦心中也是有一丝忌惮。

    她虽然有些不解,为何楚翰天没有死,但现在已经错过了最佳的动手时机。

    楚曦的回归,她不太可能动手了,毕竟楚曦不是楚翰天,楚曦手中拥有着先皇御赐长天剑,而且自身极为聪慧,哪怕就是一众杰出的皇子亦是被压了一头。

    甚至许多人感慨着,若非不是男儿生,或许大楚国主,应是楚曦。

    当初也是幸好楚曦没有帮助其中一名皇子,要不然,天坱想要上位,也难...

    孙太后脑海中思索着,摇摇头甩开想法,脚步轻抬。

    八名宫女也是急忙拖着凤尾跟上,可刚刚一抬步,脚步又是一顿,差点让宫女脚步踉跄,反应过来,急忙止住连忙低头。

    “太后,突然想到了何事?”太尉孙忠贤脚步也是一顿,有些好奇的询问着。

    太后挥了挥手,沉吟了一番开口说道:“没事,忠贤,我今日有些乏了,你先回去。”

    而孙忠贤亦是沉吟了一下,立刻点了点头:“那我先告退。”

    太后点了点头,目送着孙忠贤的离开,随后踏入了朝春宫,熟络的坐在了自己的凤榻之上。。

    在诺大的凤榻,整个人陷入了沉思,如今之局纷乱,又突然在她的脑海之中出现了诡异。

    孙太后眉头紧皱,隐隐的察觉此事不能透露其它人,要不然必受天谴。

    “静待王者归来?回塑十年?”孙太后低语喃喃,瘫坐在凤榻之上,旁边香炉之中,清香四溢,涌入心扉,轻轻的敲击着凤榻的边缘,思索着。

    这时,从幕帘后出现了一老者,老者面须皆白,一身青色道袍。

    孙太后看着来人,立刻坐直了身体。

    “太后,我可是听闻天乾殿上,镇压群臣,让曹丞相与刘御史哑口无言...”一身青色道袍的老者摸了一下自己的白须,爽朗的笑意在朝春宫中出现。

    “他们那两只老狐狸只是取得了自己想要的...”孙太后摇摇头,微微一顿,再次开口:“老先生,你来的正好,我正有一事想相询,可有法子为天坱稳固帝位。”

    脑海之中那一道离奇任务,让她的心瞬间就燥动了起来。

    哪一个女子不希望自己青春永驻,哪怕只是青春回塑十年...

    孙太后只是想想都感觉着心头的灼热。

    一身青色道袍的老者闻言,不由的摇摇头:“楚翰天未死,现在长公主回归,长公主威望不凡,可不太可能站在我们这边,曹刘重启夺嫡之心不死,仅凭我们之力很难,只有两个可能.....”

    “老先生明示。”孙太后心也是一沉,目前的情况如何,她也很清楚。

    曹贼与刘贼不是省油的灯,这一番回去,估计指不定又会出一些谋划。

    “其一,天坱帝回归...”道袍老者开口,可瞬间孙太后摇摇头否定了。

    “西周虽然没有杀天坱,但是没有足够的利益之前,不太可能回来,谈判需要时间,短时间内...”孙太后否定了这个提议,要是能回来,一切就没有那么复杂了。

    正是因为不容易回来,才会出现如今的情况。

    “其二,新帝不能受曹刘控制,太后加孙太尉联手可与曹刘争一争朝堂国事,要是能拟诏,让太后亦上朝....”老者说到了最后补充了一句。

    孙太后闻言,前面还赞同的点了点头,不过拟诏一事,她的眉头微微一皱。

    她在天乾殿中安排了人手,曹贼与刘贼同样可以安排,如果是她自己私下拟诏,会被成为攻击的借口,曹刘可不是省油的灯。

    孙太后思索,老者也不在言语,因为两人都清楚,这两个可能性都不高。

    这时,一道人影匆匆的跑进了朝春宫,然后一步踏入了宫殿内,孙太后察觉了动静,抬头看了一眼,瞬间眉头微微一皱。

    “我不是让你尽力隐藏?没有必要,不必来朝春宫。”孙太后语气看似平静之下,带着一丝怒意。

    如今之局,步步惊险。

    “太后好事,好事啊...”来人立刻的拱手躬声,恭敬的开口,声音尖锐。

    孙太后没有说话,只是盯着来人,仿佛说错一句,必有重罚一般。

    “翰天帝诏....”一身宦官服的来人,立刻拿出了手上金灿灿的卷轴。

    孙太后这才发现,来人手中之物,眉头又是一皱,诏书...帝皇所用。

    “奉翰天诏曰,大楚飘凌,深感己力不足,为江山,己不具雄稻武略,为万民,己不具才德....“

    “深虑之后,明日早朝...

    “恭请太后垂帘听政。”

    随着宦官开口,孙太后与老者的目光有些呆滞,彼此对视了一眼,眼神全是不敢相信。

    “这...得的是不是太容易了...”孙太后低语喃喃,甚至突然之间,她体内有一种充盈之感,让她神情一振。

    老者亦是赞同的点了点头,大有一种,想什么就来什么的感觉。

    “早闻大楚长公主聪慧无双,要不然女儿身,必是大敌....”青袍的老道士,亦是轻轻一叹。

    大楚长公主刚回,就出了这档子事,不得不让他惊叹,大楚长公主的手笔。

    “谁说不是呢,若是有她相助,天坱也不至于拖上那般之久,若她在楚都,天坱也不可能西征...”

    孙太后同样轻轻一叹,甚至她的心中对于楚曦,有强烈的收服欲望。

    可楚曦不是那般好收服的,这一点,她很清楚。

    不过,想到了此诏所带来的结果,她的脸上流露出一丝笑容。

    “恭贺太后,太后垂帘听政...必可拖至天坱帝回归。”

    “既然老先生有意扩大规模,我自然也是支持,金鼎山必是大楚道门之首...”

    老道士闻言,面色一正,作揖一礼,而孙太后亦是看着夕阳而下,脸上流露出一丝笑容,笑容之中,透露着畅快。

    因为两人都感觉即将得到自己想要的。

    ps:求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斗罗之帝剑斗罗〕〔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为了成为英灵我只〕〔无限辉煌图卷〕〔黑潮〕〔撑腰〕〔误入歧途苏玥〕〔猎谍〕〔斗破之开局魂二代〕〔秦云萧淑妃〕〔清太子今天作死了〕〔暗恋成欢女人休想〕〔见龙卸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