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沈娴秦如凉〕〔恋综孕吐,病娇影〕〔明明是路人却在论〕〔青春岁月之致青春〕〔后妈对照组靠熊在〕〔从洪荒开始到诸天〕〔我的寒门赘婿〕〔我伪装成了美少女〕〔修仙从时间管理开〕〔成为妹妹的食物后〕〔冤种女皇的富国指〕〔论从天才到大能〕〔求求了,恶毒真千〕〔吞天剑帝〕〔我在靖安司悬壶三〕〔穿书大佬她视金如〕〔当时明月照彩云〕〔万相之王〕〔人在四合院靠救助〕〔豹豹我呀?大概是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开局为帝,完全苟不住 第19章 楚曦下江南
    天灵殿。

    “你这酒不错。”

    “对前辈味口就好...”

    楚翰天回了一句,举起一碗。

    吴八也是会意,端起一碗,与之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说实话,之前无论走到哪里,面对着不是宗师的人,都是恭恭敬敬的对着自己,可是宗师又有多少,不是闭关,就是在领悟。

    碰上了这么一个后辈,蛮对他胃口的。

    月上眉梢,酒过三巡。

    吴八没有太多的醉意,可楚翰天有些醉,三天的时间,现在算是他比较放松的时刻,心神算是有了些许的放松。

    柳眉与青衣少女站在一侧,默默无言。

    楚翰天突然间的转头看向了柳眉。

    “你修过北傲剑法?能不能练一遍给我看看?”这个世间对于他来说,有着太多的未知,也让他有些太多的好奇。

    就像对境界好奇,同样,他没有见过其它人是如何修炼,也有好奇。

    只是这话一出,气氛瞬间凝固,楚翰天也是瞬间察觉了不对。

    “我哪里说的不对吗?”楚翰天看着沉默的柳眉,又看着柳眉旁边怒视自己的青衣少女,他眉头微皱。

    坐在石桌之上的吴八大致也知道楚翰天是什么情况,看了一眼柳眉。

    “她的剑心破了,此生难以提剑。”吴八淡淡的解释了一下,拿起筷子夹着菜,直言不讳的开口。

    相逢以酒,这人间烟火气...还是蛮好。

    楚翰天目光有些不解的看了一眼柳眉,他不知道何谓剑心。

    “你真不知道?”柳眉突然的开口。

    楚翰天摇摇头,这也让柳眉沉默了一下。

    “我是北傲宗的弟子,被人暗算,破了我养了十四年的剑心,此生再难提剑...”柳眉的语气之中,看似平淡之下,带着苦涩,也有着复杂,更掺杂着恨意。

    楚翰天能感受到这一份恨意,一时没有接话,显然有些不解。

    “这小姑娘实力虽然是化罡,但剑心已破,再难提剑而练,空有境界,却没有一战的实力,哦对了,北傲宗是北燕百川之中的一个强大的宗门,被杀鸡儆猴了...”吴八又夹了一口菜,话很直接,也很伤人,顺道还给楚翰天解释了一下。

    柳眉看了一眼吴八,没有说什么,而青衣少女心中有怒,可面对着正在夹菜喝酒的中年,她沉默了。

    因为眼前的人是宗师。

    氛围十分的沉重,柳眉眼神中的忧伤遮掩不住。

    “既然剑心破了,提不了剑,那练枪不就行了?”醉意上头的楚翰天,突然间的一句。

    瞬间让正在夹菜的吴八刹那间的看着楚翰天,神情错愕。

    特别是柳眉目光若有所思....慢慢的低下了头,看着自己的双手。

    “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无耻的人,而且枪与剑不一样....”吴八摇摇头,有些无语。

    可说着说着,他突然说不下去了,因为眼前人是真的邪性,这让他转头看向柳眉,特别是看见柳眉若有所悟一般....

    不会吧...这也行?

    吴八正准备端酒的手微微一僵,整个人都有些木讷,真切的感受到了脸有些疼。

    “前辈,我有些醉了..”

    楚翰天感受着醉意上头,没有回天灵殿,而是直接找了一处竹林盘坐起来,开始北傲诀修炼。

    而吴八看了一眼盘坐的楚翰天,又看了一眼呆在原地的柳眉。

    “别打扰她,还有,你收拾一下。”吴八最终看向了青衣少女,吩咐了一句。

    青衣少女亦是看着身边的柳眉,恍惚间,点了应了一下,走到石桌旁,开始收拾。

    只是余光不停打量着柳眉,眼神有担忧,又有期待。

    “会不会有所悟....”

    青衣少女小心翼翼的收拾,比之前端上来还要小心,心中不停的嘀咕着,仿佛怕声音太大,打扰一般。

    收拾完了之后,青衣少女轻轻迈步,一步三回头,最后想了一下,端着托盘离开。

    整个竹林慢慢的陷入了寂静,除了鸟叫虫鸣,风过竹声,再无其它。

    “此人真邪性....”

    吴八看了一眼盘膝而坐修炼的楚翰天,嘀咕了一句,亦是微微的闭目。

    盘坐起来的楚翰天,虽然喝了不少的酒,也确实有些醉,但意识犹在,在盘坐之后,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剑灵的反驳。

    “龙渊,你可真是好战份子...”楚翰天心中也是有些无语。

    在没有与陈语汐碰撞之前,剑灵什么都好。

    现在楚翰天还是感觉剑灵什么都好,可自从与陈语汐剑意碰撞之后,剑灵就变了,变的极为好战,这一点让他有些头疼。

    他去哪里找对手,让龙渊战斗。

    不过,还好的是,随着他的一阵安抚,龙渊慢慢安静了下来。

    “修炼北傲诀。”

    楚翰天盘坐着,开始修炼北傲诀。

    ...................

    楚启踏入天启宫的消息,自然隐瞒不了太后。

    孙太后闻言,虽知晓楚曦去过启王府,但考虑了一下,只是一挥手。

    “无需管楚启,他想干嘛就干嘛。”

    有了太后的懿旨,楚启在楚皇宫之中也是通畅无比。

    一天的时间....不知不觉中过去。

    楚江以南三州,素有着大楚后花园之称。

    不仅是因为楚南文人墨客众多,更是因为楚南有江河,有水道。

    造就了江南的繁华似锦。

    许多大楚朝堂的大员,都会在楚南三州立一府。

    三州之中,船游而行,赏花诗会,花魁赏月,在楚国无人不知,无所不晓,哪怕就是周边国也有所耳闻。

    不少江湖人都会选择来楚南三州,寻一丝乐趣。

    江南多雨,此时大雨倾盆,路无行人。

    浠淋淋的雨声,不时伴随着雷声而现。

    一番风雨,一番狼籍。

    踏踏踏踏...

    可是在宁静的江南道上,却是出现了许多的马蹄声。

    青石官道之上,慢慢出现数十道骑马之上,个个头戴蓑立,只是为首一袭红衣十分的显眼,雨水遇其而避,也是唯一没有戴蓑衣之人。

    这数十道人影显然以红衣为首,个个在马,却犹如平地,其中在侧一男子开口。

    “长公主,前方有一处破庙,要不休整一下?”

    “不用,直接去天帝山...”

    红衣声音冷淡,瞬间一鞭下去,速度再提。

    雨点落在蓑衣之上,又迅速的弹躲而开。

    数十骑冒雨前行,就像是一片风浪中的船,破浪而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斗罗之帝剑斗罗〕〔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为了成为英灵我只〕〔无限辉煌图卷〕〔黑潮〕〔撑腰〕〔误入歧途苏玥〕〔猎谍〕〔斗破之开局魂二代〕〔秦云萧淑妃〕〔清太子今天作死了〕〔暗恋成欢女人休想〕〔见龙卸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