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都市皇途〕〔聂先生又苏又撩〕〔重生之我要冲浪〕〔盖世人王〕〔隐婚总裁:女人,〕〔王爷,听说你要断〕〔狂妃来袭:腹黑王〕〔禁区之狐〕〔真实的克苏鲁跑团〕〔万相之王〕〔骗了康熙〕〔一胎双宝:总裁大〕〔重生恭王府〕〔一品丹仙〕〔星辰之主〕〔九龙归一诀〕〔我有一间白事铺〕〔仙都〕〔火影之无限瞳术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开局为帝,完全苟不住 第28章 我一上去就给他来了一个透心凉
    天启殿。

    正有着三道人影,其中的一道人影正紧闭着双目,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中间那一道身着龙蟒袍的中年男子却是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这也让两侧的凤袍王妃神情一振。

    “不讲武德...”楚启睁开眼睛,眼神炯炯有神的看向了天灵殿。

    此言一出,亦让其它两女对视了一眼,眼神均是有些不解。

    而楚启仿佛也是想到了什么,缓缓的背上了双手,然后神情淡然。

    “这一梦,我让他见识了世间的险恶,我一上来就先问好,然后同时出手给他来了一个透心凉,死不瞑目....”楚启淡淡的开口,语气之中带着阵阵的肃杀。

    两位王妃又对视了一眼,最终还是云蝶先开口了。

    “夫君,他才刚刚踏入修炼,你别一开始要求太高,就像你说的一样,楚曦这个人敢立学宫必有所依,再说了,楚翰天未来成就绝对不低,甚至有可能成为大楚顶尖宗师...”云蝶温和的劝着,语气带着一丝责备。

    无论从楚曦的方面,还是楚翰天的方面,她都感觉不应该一上来就给这么大的压力。

    “对啊,毕竟他刚刚开始修炼,一上来给这么大的压力,怕会影响变强之念,失去信心。”另外一位王妃也是赞同的点了点头,附和着开口。

    楚启神情淡淡,看着天灵殿,嘴角有些抽动,显然内心并不平静。

    “我有数,你们先去修炼,不用陪我...”楚启挥了挥手,示意了一番。

    “是。”

    两位王妃亦是点了点头,弯腰一礼拜了一下,退了出去,同行离开。

    云蝶眉头微皱,在走出门的那一刻回头看了一眼,她总感觉有些不太对,不过想了想还是迈步离开。

    “你有没有感觉有些不对?”而另外一位王妃亦是感受到了这个小动作。

    “你也感受到了?”云蝶楞了一下,眉头微皱了起来,可是瞬间摇摇头,再次开口:“应该是错觉,夫君修的大梦春秋,不成宗师己道,极难抵挡,而且说的那么详细....”

    雪凌闻言,沉吟了一下,赞同的点了点头。

    “那就应该是错觉了,天灵殿那位估计有心里阴影了,一来就要经历这些...”雪凌语气有些同情。

    “夫君有分寸,修炼去了。”

    云蝶摇摇头,迈步轻移,步伐极为的优雅,一身凤袍在身,更显的雍容华贵。

    而在窗边的楚启,正楞楞的看着天灵殿,随着两位王妃的离开,此时他的面目不算狰狞,可是太阳穴却是青筋暴起。

    手也不自觉的放在自己的胸口。

    “不讲武德楚翰天...”楚启是真的怒了,想想自己的经历,居然连续着了对方两次道。

    一上来,就被穿了一个透心凉,可以找一个自己没有防备的借口。

    可是最后,他真的以为楚翰天想服软,可却不成想又是一剑,而且成长极快的一剑,让他一时没有维持住大梦春秋,被逼了出来。

    阴险至极!!

    此时,他对于楚翰天最深的印象,那就是阴险,哪怕就是天赋,都没有阴险来的深刻。

    楚启久久无法平静,抬头看了一眼天色,黎明破晓,金乌隐现。

    良久,他才轻轻的吐了一口气。

    “今晚...”

    楚启摸了摸自己的胸口,目光很是坚定的看着天灵殿,可是突然仿佛想到了什么,立刻从怀中掏出了两枚月牙。

    手一甩,直接落在了地上,一面摇晃之间,与地面紧贴。

    一面则是摇晃着,如乌龟倒挂想翻身一般,悠悠的摇晃着,久久不停。

    “今晚...不合适,择日再战。”楚启看了一眼慢慢尘埃落定的两枚月牙,幽幽的说了一句。

    虽然依然是一正一反,但是正面摇晃太久....

    “不吉,不急...咱们慢慢玩,我再入梦时,必不可能让他有说话的机会。”楚启语气有些阴森森的,他要找一个良辰吉日,好好的教楚翰天做人。

    窗边,人影虽然还在,但是陷入沉寂,静静的看着天灵殿。

    而天灵殿,竹林。

    楚翰天亦是心有余悸的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的熟悉的一切,竹林,石桌。

    还有着停下修炼的龙渊剑,他突然反应了过来。

    梦醒了...

    “是谁?”楚翰天眉头紧皱,第一反应就是在猜想着对方到底是谁。

    可只是一刹那,他就打消了猜测对方是谁的念头。

    因为在他的脑海中的记忆里,除了灯红酒绿,还有穿越之时在九五王座上的经历,再无其它。

    “目的是什么?是不是怀有恶意...”楚翰天立刻开始转变了思考。

    立刻开始认真的思考着梦中的一切,他在梦境之中,就知道绝对不是错觉,这绝对是有人入了自己的梦,或者说把自己拉入梦。

    也让楚翰天真正的感受到了这个世界,所谓修炼功法的诡异。

    像这种拉人入梦的功法都存在。

    楚翰天在沉吟着,努力的在思考,可是突然之间,他仿佛感受到了什么。

    “我...真凝七重了?”楚翰天神情一楞,感受着自己体内的变化。

    此时,他可不是修炼的小白,对于修炼,他早就请教过吴八许多。

    浓缩内气,凝聚真液。

    坐窥八脉,气走奇筋。

    修炼之基,至远登临。

    这就是真凝境要做的事情,把七经八脉全部填满,形成极致的内气。

    然后真行五脏,经六腑,开辟洞之玄,只要修其一,便是洞玄。

    每开辟其一便为一重,直到巅峰,开辟剩下两重便是极限,极限之中,便是参悟功法意境。

    如果说真凝与洞玄只是身体天赋至上的话,那么要入化罡则是考验悟性。

    顶尖功法都包含意境,若是领悟了意境,便可突破化罡,在招式之中引动天地之力,威力莫大。

    在没有达到洞玄极限,把身体内修极限的情况之下,是不可能引动天地的。

    他也询问过,不过并没有从吴八那里得到确定的答案,只是一直存在的猜测。

    洞玄极限,内无可修,自然而外,其实已经踏入了化罡之门,可真正的化罡要掌控化罡之法。

    修炼一步一步走,这是修炼的常识,可楚翰天感受到自己体内的变化,他整个人都是有些懵的。

    因为真气如龙,一层一层的突破着。

    这让楚翰天不由的抬头看了一眼并没有修炼的龙渊剑,哪怕就是之前龙渊修炼时,也没有这么强的提升。

    难道....

    楚翰天眼神聚焦在龙渊剑上,这才发现龙渊剑正在微微的颤抖着,这也让他内心仔细的感受着龙渊。

    不屈之下,带着骄傲..

    骄傲中带着磅礴的战意。

    甚至有一种玄奥的声音,隐约的在楚翰天的脑海之中回荡。

    随着他的心神沉入脑海之中,他突然离奇的发现,脑海之中出现了一黑一白。

    “阴阳?日月?”楚翰天神情一振,因为他突然感觉龙渊到底为何在颤抖。

    日月同辉傲于北...

    楚翰天神情一振,楞楞的看着震颤之中的龙渊剑,他想到了一个可能。

    北傲剑意?

    北傲分日月,颤抖之中的龙渊剑不时隐隐莹光,又灼热而散,一切的一切,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北傲剑中的真意被龙渊领悟。

    这也让楚翰天神情一振,立刻小心的看着龙渊。

    领悟避讳打扰,而且看龙渊一时半会不会停止。

    天灵殿,总管休息的小院里。

    柳眉认真的看着黄泉天怒,里面的一招一式都让她痴迷不已,手还在不停的比划着。

    世间百强黄泉天怒,此时在她的手中,让她看到了为北傲复仇的希望。

    可突然之间,柳眉身形一跃拿着黄泉天怒走出了屋子,走到了门外,目光看向了一个方向,那是她每天都会去的方向。

    “师姐,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剑开始颤抖了起来...”钟璃看着柳眉出现,急忙的伸出握剑的手。

    柳眉慢慢的低头看向了钟璃的利剑,更是精神一振。

    “真是北傲剑意,北傲剑意...”柳眉神情如梦一般,她已经多久没有感受过北傲剑意了。

    自从北傲两位宗师战死之后,她就再没有感受过了,可是现在北傲剑意再一次临世,让她的心神有一种回到了两年之前。

    可事实,她却很清楚的知道,两年之前的北傲宗回不去了。

    不过,就算如此,心情激荡之下,她激动的目光反而离奇的平静了下来,楞楞的的看着天灵殿的那一片竹林。

    钟璃感受到了什么,神情一振,看着远处,同样一些剑在颤抖之中的弟子,正在朝着自己这边而来。

    “止步,师姐有所悟。”钟璃的声音不大,瞬间就让前来的北傲宗弟子止住了。

    毕竟,现在还跟在身边的弟子,均是北傲宗的死忠,个个立誓要为北傲宗复仇。

    人越聚越多,最后甚至有一位中年出现在此,一出现目光就落在了柳眉的身上,当看着柳眉,他神情一振。

    “北傲剑意,柳师妹在修复剑心?”

    随着这一位中年的出现,瞬间所有北傲宗的弟子神情一振,立刻看向了柳眉。

    北傲剑意,是北傲剑法修炼极致所悟,是北傲宗历代祖训,领悟北傲剑意者,必踏宗师...

    “我们北傲宗又要有宗师了???”一位弟子低语喃喃,语气有些压抑,仿佛怕高兴了,反而会破坏眼前的一切。

    而整个北傲宗弟子之中,均是眼神聚焦在柳眉的身上,压抑着眼神之中的灼热。

    这一路上,经历了太多,追杀而至绝境,寄人篱下苦涩。

    北傲之殇...让他们陷入了无限的黑暗。

    可如今,虽不敢说再现宗师,但眼前一切,犹如一声啼叫,冲破黎明前的黑暗,正如他们经过了千山万水,来到了楚都,得到了一丝安生。

    钟璃神情也是一振,目光落在了柳眉的身上,如此之近的距离,她近乎不敢喘气,不敢移动。

    而柳眉发呆一般的看着天灵殿,感受着那北傲剑意。

    重重叠叠的高山,看不见人影,看不见稻田,从来没有人敢深入这一片雪域,可是唯独高山之中,一道松柏,立于悬崖峭壁之上。

    北傲宗弟子只能仰望着那一道松柏,历代无数北傲宗弟子都想成为那一道松柏。

    于寒雪凛冽之中傲立,于悬崖峭壁之上安然。

    可踏足者甚少,别说是超越,哪怕就是成为那一道松柏之人都甚少,只能到脚下,从来无人超越那道松柏,攀登峰顶。

    经历许多,见过人情冷暖,见过生死相随。

    她以为自己的心已经死了,可此刻,她突然感觉自己的心还活着,那一片片的破碎,在慢慢的缝合。

    知道,这绝对不是刚刚领悟,可此时出现,

    柳眉回忆经历的巅峰,也思考着踏过的低谷。

    剑心破碎之后,她再无提剑的冲动,可此时,她突然有一种提剑的冲动。

    “给了我黄泉天怒,又散发北傲剑意修复我的剑心...你到底想做什么...”可手中的紫色又像是一座大山,压在她的手中,压在她的心里。

    柳眉低语喃喃,抬头看着天灵殿,感受着越来越强烈的北傲剑意。

    可突然之间,她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黄泉天怒,极力的思考着。

    “难道是结合?”

    柳眉突然之间仿佛想到了什么,整个人呆立在原地,缓缓的闭目。

    北傲宗的弟子对视了一眼,目光微微一闪。

    一个个警惕的看着四周,小心的移动,无形之中把柳眉围在中间。

    三百人持剑相守,一言不发,却互相守望。

    这是一路从燕到楚被追杀之中煅练出来的,血与火之中成长起来的。

    同时,天灵殿,竹林所在。

    楚翰天看着龙渊剑越发的颤抖,甚至他第一次感受到了龙渊剑的冰冷,寒冰冷冽,让他不得不退后的几步。

    随着寒冰的冷冽,他的体内却是越发真凝的速度越来越快。

    这让他沉默了一下,看了一眼龙渊,立刻盘坐了起来。

    因为此时,他已经确定自己真凝速度的迅猛提升,正是因为龙渊有悟。

    他不能错过了这样一个修炼的机会,要不然,感觉对不起龙渊的领悟。

    甚至他的内心突然有些感谢拉他入梦之人....虽然不明确是敌是友,但这收获绝对是丰收的。

    ps:四千字,求票求追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赐我狂恋〕〔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偷香(杨羽)〕〔七零嫁糙汉,知青〕〔惊爆!团宠假千金〕〔误入歧途苏玥〕〔全球探秘:开局扮〕〔开局洪荒:我能穿〕〔我靠美食综艺全网〕〔国民法医〕〔大叔,你暗恋的小〕〔徐南南帅〕〔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全民种田:我的农
  sitemap